中文字幕《戰火中的烏克蘭2 Revealing Ukraine》(2019):被封殺的紀錄片,烏干涉美大選,烏克蘭門的存在

Updated: Mar 31

#translation

FILE PHOTO: Revealing Ukraine (2019) Sources © Another Way Productions / Igor Lopatonok / Envato
中文字幕版《戰火中的烏克蘭2 -顏色革命過後 Revealing Ukraine》(2019)
網址:https://rumble.com/vyx7zl-revealing-ukraine2019with-chinese-subtitles.html


影片評語


片名的直譯是《揭露烏克蘭 Revealing Ukraine》(2019)。


本片的特色是,第一,敘述了顏色革命過後的烏克蘭的社會慘狀,包括8年頓巴斯戰爭的進展,第二,烏克蘭干涉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一事,第三,拜登父子的烏克蘭門事件。本片是由這三大事件組成的。

在2014年2月21日獨立廣場顏色革命成功後,副總統拜登的兒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一直陪同他訪問烏克蘭。


杭特·拜登(Hunter Biden)於2014年4月被任命為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能源公司Burisma的董事會成員。


杭特將擔任Burisma的董事五年,直到2019年4月,將獲得報酬,儘管是兼職的,每月$50,000 美元(40萬港幣)。


描述了對能源一無所知的杭特是如何得到一筆令人難以置信的錢的。


後來Burisma涉嫌逃稅和洗錢,烏克蘭檢察官正在調查該公司及其所有者Mykola Zlochevsky。


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也呼籲進行徹底調查,美國政府內部也對在Burisma董事會的職位提出了批評。


2015年12月副總統拜登要求波羅申科總統解除正在調查該公司的總檢察長Viktor Mykolayovych Shokin的職務。他警告說,如果不解雇他,他將收回對烏克蘭的10億美元貸款。


作為回應,波羅申科總統決定解除檢察長的職務。


議會也批准了,美國的貸款也得到了落實。


在他被解雇後(注意:不是日本目前某些賣文作家散播和炒作的2015年,而實際上的發效日期是2016年3月,意思是說不是即時解僱),檢察長指責副總統拜登在媒體上對他施加壓力。


READ MORE:

Hunter Biden, the black sheep who got Trump impeached, explained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19/10/1/20891510/hunter-biden-burisma-ukraine-shokin


The money machine: how a high-profile corruption investigation fell apart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apr/12/the-money-machine-how-a-high-profile-corruption-investigation-fell-apart


Why Was Ukraine's Top Prosecutor Fired? The Issue At The Heart Of The Dispute Gripping Washington

https://www.rferl.org/a/why-was-ukraine-top-prosecutor-fired-viktor-shokin/30181445.html


卷入“賄賂”風波 美國前總統拜登遭烏克蘭調查

http://gz.people.com.cn/BIG5/n2/2020/0522/c344103-34035453.html


順便一提,日本論壇有不少奇怪的慣例。無論有關新聞或理論是國際上已盛傳已久的,民眾也可自行接觸的,也就任何新聞都一定要先找所謂國內‘專家權威’依據以及日文文章。這是為什麼日本國內的輿論是無法即時與國際接軌的,民眾也都往往掉入這些賣文作家們及其商業體系的資本活動之中。這就是令人乏味的原因。每位市民應該自己主動找新聞和發表自己的看法,而不需要把思考,表現和傳播的權利白白拱手讓給這些‘專家權威’賣文作家們。


a. 本篇的目的主要是翻譯和分享。我們有幾個重要的原理要概述:


(1)理論與實踐的辯證法 (重溫唯物辯證法的意義)


理論是所有國家的勞動者階級運動的一般/總體面的經驗。當然,理論如果不與革命實踐相聯繫,就會變得毫無意義,正如實踐如果沒有革命理論的照亮,就會在黑暗中摸索。但是,如果理論與革命實踐建立起不可分割的聯繫,它就能成為勞動者階級運動中的巨大力量;因為理論,只有理論,才能給運動以信心、方向感和對周圍事件的內在關係的理解;因為它,只有它,才能幫助實踐不僅認識到階級目前是如何和向哪個方向發展的,而且還認識到它們在不久的將來會如何和向哪個方向發展。除列寧外,其他人都曾多次提出並重復過這樣一個眾所周知的論點:


"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運動"(見第四卷第380頁)。(1)


上述原理在和平時期,就意味著當我們面對諸多社會問題的時候,解決問題先是在理論上解決的,然後訴諸於有效的實踐/行動。先要有足以解決問題的理論,這意思是說預先在理論上解決有關問題。當然,真正的解決是在實踐和行動層面上的解決。後者反過來也就會意味著理論的發展。理論/思想和實踐/行動是對立面的統一;理論轉化為實踐,實踐也轉化為理論(對立面相互轉化);先有盲目的行動/摸索,遭到失敗或從中獲得些成功,進行反思反省思考,一再循環到一定程度,量轉化為質,如此就有了越來越準確的概念,判斷,推論/理論/思想/知識,再實踐它,並達到一定目的。換言之,從模糊的實踐,理論,發展到理論的實踐(揚棄 / 否定的否定;它否定事前的否定的環節)。這不僅是否定的否定的過程,同時也就是揚棄,即從中採取了有效的部分,而捨棄了已被證明為錯誤的部分(這並非折衷/中庸),這就是辯證法的螺旋運動/所謂發展/進步一般的運動。通俗的說法是誤導的,即正反合,肯定,否定,綜合等,是因為所謂綜合的階段/環節不是單純的總和或加法或混合,而是揚棄的階段只綜合了肯定的環節和否定的環節的合理性。此外,重要的是辯證法視對象為辯證矛盾的運動及其具體的社會總體,而不是靜態,片面,抽象的。那麼,唯物史觀(歷史唯物論)是關於社會上層建築/意識形態和經濟基礎的辯證矛盾。它本身並不是與唯物辯證法(辯證唯物論)對立的別的東西,而是唯物辯證法本身。

其實,三大辯證法原理(對立面統一;量轉化為質/對立面相互轉化;否定的否定/揚棄)以及唯物史觀是指同一個唯物辯證法運動整體。今日,大部分所謂左派還是搞不懂這個道理的。為什麼唯物辯證法是極為重要的分析工具?是因為所謂階級(社會)分析就是唯物辯證法的體現。


(2)顏色革命與變相顏色革命 (為何反俄示威是反華運動?)


在2022年3月25日外部勢力在香港組織了反俄違法示威活動(親亞速營),但香港警察漂亮地控制了違法示威活動及其政治病毒。很明顯,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資助的HKFP和法國政府的宣傳機器AFP(從2017年以來香港內有其傳播台)與包括烏克蘭人在內的外國示威者進行了協調合作。這是第二次試圖煽動香港公民的舉動(第一次的變相顏色革命圖謀是在2022年3月1日至2日)他們的目的是通過在正在進行的俄烏衝突議題上挑撥香港和大陸之間的矛盾和分歧,從而在中國和俄羅斯之間打入一個楔子。因此,這本質上同時也就是一場反華運動。(2)(3)


有些人以為反俄示威和反華示威是兩碼事。雖然大公報和文匯報等的報導有政宣的色彩多過對事情的概念,但是在事件的內在聯繫及其邏輯指明上述原理。


藉著俄烏衝突製造香港和大陸的分歧,以分化中國和俄羅斯。這不可避免地,必然同時帶有反中運動/反華顏色革命的因素。甚至,炒作的議題可以是任何中國及其友邦與西方衝突的議題。譬如,反送中,戰爭犯罪,種族滅絕,強制勞動云云。

因此,香港恐怕就會有第三次發動反俄示威(變相顏色革命)的圖謀,尤其是在香港放寬防疫措施的4月20日以後,其口號也會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John Blinken)的反俄訴訟動作配合的(3月23日發表)。換言之,其題目將會是所謂戰爭犯罪。


聲明還指,俄軍隊襲擊多地被清楚識別為民用甚至是「內有兒童」的場所,包括馬里烏波爾婦產醫院、馬里烏波爾劇院等;正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所說:「俄羅斯讓烏克蘭人民浸在血與淚中」。鑒於此,美國政府將繼續追蹤戰爭罪報告,並將酌情與盟國、合作夥伴以及國際機構和組織分享美國收集的信息,並致力於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來追究責任,包括刑事起訴。(4)


(3)香港媒體的典型現象/亂象(標榜愛國愛港媒體如何與反共反港外部勢力合作)


曾經支持黑暴的反共台灣媒體之一,國民黨的聯合報在3月26日轉載了國民黨中央社的反俄挺新納粹文章。


聯美反共的國民黨陣營媒體,如中央社及聯合報之類的政宣機器,它們國民黨為何辯護新納粹主義?其實,這合乎國民黨反動勢力的政治本色。最著名的例子是,標榜「民主,自由,博愛,三民主義」的國民黨培養和扶植了類似烏克蘭新納粹主義勢力的薩瓦多瓦行刑隊


國民黨政權曾經培訓和扶植了薩瓦多瓦的準軍事組織阿特拉卡特爾營Atlacatl Battalion,惡名昭著,譬如莫佐特大屠殺El Mozote massacre: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Fu Hsing Kang College)是台灣北部一所因培訓反共戰爭而享有盛譽的軍事學院,其前學生中有國家共和聯盟黨(Arena)的創始人和行刑隊的領導人羅伯托·道布伊鬆(Roberto d’Aubuisson)。


台灣在中美洲的戰略也導致了許多腐敗事件,使其形象受損;其中包括2001年薩爾瓦多地震後用於幫助重建的1000萬美元的消失。薩爾瓦多前總統弗朗西斯科·吉列尔莫·弗洛雷斯·佩雷斯(Francisco Flores)在接受採訪時,就其參與貪污的指控,描述了台灣的方法。"在我任職期間,這是一種獨特的合作方式;台灣政府直接向有利於台獨的政治家、政府、基金會和政治組織轉移資金"。


台灣還必須處理一個尷尬的過去。台灣北部一所因培訓反共戰爭而享有盛譽的軍事學院--復興崗政治作戰學校,其前學生中就有國家共和聯盟黨(Arena)的創始人和行刑隊的領導人羅伯托·道布伊鬆。台灣與中美洲的右翼政黨仍有密切聯繫。但自從該地區達成和平協議和恢復民主以來,包括薩爾瓦多、危地馬拉和尼加拉瓜在內的幾個國家都發生了政府更迭;現在執政的是前游擊隊組織的政治分支—比如薩爾瓦多的法拉本多·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MLN)--在意識形態上與台灣曾經幫助打擊的共產主義思想有密切聯繫。(5)


註釋:FMLN的政權是到2019年為止。


READ MORE:

https://mondediplo.com/2016/06/10taiwan


在2022年3月26日晚上20點10分,台灣的‘國民黨’聯合報轉載了‘國民黨’中央社的為新納粹主義份子辯護的文章:


有些人稱他們為戰爭英雄,有些人叫他們新納粹分子,在這場俄國宣稱要對烏克蘭「去納粹化」的戰事中,烏克蘭國家衛隊「亞速軍團」成為基輔與莫斯科打宣傳戰的重點。


先前稱亞速營(Azov Battalion),現在改稱亞速軍團(Azov Regiment)的亞速特戰分遣隊(Azov Special Operations Detachment)時常成為親俄社群網站貼文的攻擊目標,包括俄國駐巴黎、倫敦和其他地方的大使館都曾發文攻擊。


亞速軍團目前在烏克蘭南部城市馬立波(Mariupol)作戰,這裡也是俄烏開戰以來,戰火最激烈的地區之一。


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曾以亞速軍團和「其他激進分子」藏身在建築物裡為由,替砲轟馬立波一處婦幼醫院正當化。


亞速軍團於2014年由極右翼分子創立,起初在烏克蘭東部對抗親俄分離主義分子,之後納入國家衛隊,受內政部指揮。


亞速軍團的創始者包括準軍事組織「烏克蘭愛國者」(Patriot of Ukraine)前成員畢列茨基(Andrei Biletsky)。成員一開始大多是志願者,他們配戴被稱為「狼之鉤」(Wolfsangel)的徽章,圖案類似納粹德國的親衛隊第2師標誌。


斯德哥爾摩東歐研究中心的烏朗德(Andreas Umland)告訴法新社:「在2014年,這個營隊確實有極右派背景,由極右派種族主義者成立。」但自此之後,這個營隊逐漸「去意識型態化」,變成一般的作戰部隊。烏朗德表示,現在加入亞速軍團的人不是因為意識型態,而是因為「這是一個有著強悍作戰名聲的作戰部隊」。


亞速營以烏克蘭南部的亞速海為名,在2014年擊退俄國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奪回馬立波而一戰成名。8年後,亞速軍團再次於馬立波奮戰。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則希望攻下這座城市,取得在烏克蘭的第一場重大勝利。


擊敗亞速軍團,也能讓普亭在發動戰爭時的「去納粹化」宣傳合理化。俄國宣稱身為猶太人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領導著「一群吸毒者和新納粹分子」。


專家表示,這種攻擊手法是想要喚起俄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他們稱之為「偉大的衛國戰爭」(Great Patriotic War)時的集體記憶,煽動民族主義者支持入侵烏克蘭。


亞速軍團也加入宣傳戰,在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發布勝利宣言,時常附上燒毀俄軍戰車的影片,並說俄國人才是真正的法西斯主義者。


基輔ZMINA人權中心學者李卡契夫(Vyacheslav Likhachev)告訴法新社,亞速軍團現在的運作方式和其他軍團沒有兩樣,「只是有更好的公關手段」。軍團的名聲吸引許多想加入的人,「所以他們可以從中擇優汰劣」。


這支有2000至3000人的部隊依舊使用形似「狼之鉤」的徽章,但烏朗德表示,在烏克蘭已經不太有人把這個符號與過去做連結。「這已經不再是某種法西斯主義的象徵。」


(6)


意思是說,亞速營加入了國家機構以後,就不再是新納粹主義的準軍事組織了? 理由是因為加入了國家機構,改名,自己否認了。這個觀點是北約的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薄弱論點。其詭辯主要是以形式(及其變化)來否定其內容/本質(的一致性)。

第一,加入了國家機構(NGU烏克蘭國民警衛隊)就是說原來的新納粹主義準軍事組織正式升格為該國正規部隊了。這不是更糟糕嗎?第二,亞速營(Azov Battalion)已經是該組織的國際通稱。第三,俄羅斯最近揭發了所謂‘非納粹的’NGU烏克蘭國民警衛隊中人仍然信奉納粹主義的種種物據,不勝枚舉。例如,右區(黨)自己的行刑隊,UVC(Ukrainian Volunteer Corps)乃NGU烏克蘭國民警衛隊的成分。 亞速營也是右區黨民兵加入的,也是原來自別爾江斯克(Berdyansk)。


在通過烏克蘭南部推進時,RT與俄羅斯軍隊一起在別爾江斯克(Berdyansk)發現了一個新納粹領導人的房子。令在烏克蘭進行去納粹化運動的人感到驚訝的是,這些法西斯主義的符號甚至不是隱蔽的。


See: https://twitter.com/RT_com/status/1508549488528568335?cxt=HHwWnsC93YzxuO8pAAAA


主流媒體之一,DW(德國之聲)也承認了事實:


馬里烏波爾也是亞速營的所在地,該營是烏克蘭國民警衛隊的一部分,因此隸屬於內政部。其戰士訓練有素,但該部隊由民族主義者和極右翼激進分子組成。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的藉口之一。最初,"亞速"是一支在別爾江斯克(Berdyansk)市組建的志願民兵,以支持烏克蘭軍隊打擊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裂分子。它的一些戰士來自小型但活躍的極右團體 Pravyi sektor(右區),其核心成員來自烏克蘭東部,講俄語。最初,他們甚至主張東斯拉夫人的統一。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一些人是足球Ultras,另一些人則活躍在民族主義圈子裡。斯德哥爾摩東歐研究中心的安德烈亞斯-烏姆蘭(Andreas Umland)告訴DW,這種組織在德國被描述為"自由聯盟",或有組織的新納粹團體。(7)


聯合報=中央社=國民黨的觀點原來是北約的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


該專欄文章向讀者展示的一個例子是烏克蘭亞速營,聯邦調查局稱其為“准軍事部隊”,因其 “與新納粹意識形態有關 ”而臭名昭著。不幸的是,這一點以及專欄文章中對亞速的其他提及都是誤導性的,這使得整個例子都是不合理的,可悲的是,這對作者的重要論點是有害的。

作者所說的 “烏克蘭亞速營”,在這裡他們還加上了“准軍事部隊”的描述,實際上是“亞速”特別行動支隊—烏克蘭國民警衛隊的一個團,隸屬內務部。這意味著“亞速營”既不是准軍事部隊,也沒有任何獨立於國家的地位,而是官方機構的一個組成部分,它服從內政部的命令。

(8)


問題是,自稱愛國愛港的星島日報隨即轉載了反共勢力的同一文章並為新納粹主義勢力辯護。偷偷轉載時只有表面上小修小補而已。


在2022年3月27日上午1點14分30秒,自稱愛國愛港的星島日報不僅隱藏來源,也把用詞換成香港語境的用詞後,轉載了該聯合報=中央社的文章:


(星島日報報道)有些人稱其為戰爭英雄,有些人則叫他們新納粹分子。在這場俄國宣稱要對烏克蘭「去納粹化」的戰事中,烏克蘭國家衞隊「亞速軍團」成為基輔與莫斯科打宣傳戰的重點。


先前稱「亞速營」,現在改稱「亞速軍團」的亞速特戰分遣隊(Azov Special Operations Detachment),時常成為親俄社交網站帖文的攻擊目標,包括俄國駐巴黎、倫敦和其他地方的大使館都曾發文攻擊。亞速軍團目前在烏克蘭南部城市馬里烏波爾作戰,這裏也是俄烏開戰以來,戰火最激烈的地區之一。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曾以亞速軍團和「其他激進分子」藏身在建築物裏為由,作為炮轟馬里烏波爾一處婦產醫院的藉口。


亞速軍團二○一四年由極右翼分子創立,起初在烏克蘭東部對抗親俄分離主義分子,之後納入國家衞隊,受內政部指揮。亞速軍團的創始者包括準軍事組織「烏克蘭愛國者」前成員畢列茨基。成員一開始大多是志願者,他們佩戴稱為「狼之鈎」的徽章,圖案類似納粹德國的親衞隊第二師標誌。瑞期斯德哥爾摩東歐研究中心研究員烏朗德告訴法新社:「在二○一四年,這個營隊確實有極右派背景,由極右派種族主義者成立。」但自此之後,這個營隊逐漸「去意識形態」,變成一般的作戰部隊。


烏朗德又稱,現在加入亞速軍團的人不是因為意識形態,而是因為「這是一個有着強悍作戰名聲的作戰部隊」。亞速營以烏克蘭南部的亞速海為名,在二○一四年擊退俄國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奪回馬里烏波爾而一戰成名。八年後,亞速軍團再次於馬里烏波爾奮戰。俄總統普京希望攻下這座城市,取得在烏克蘭的第一場重大勝利。


仍用「狼之鈎」徽章


擊敗亞速軍團,也能讓普京有機會使其在發動戰爭時的「去納粹化」宣傳看似更合理。俄國宣稱身為猶太人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領導着「一群吸毒者和新納粹分子」。專家表示,這種攻擊手法是想要喚起俄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他們稱之為「偉大的衞國戰爭」時的集體記憶,煽動民族主義者支持入侵烏克蘭。


亞速軍團也加入宣傳戰,在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發布勝利宣言,時常附上燒毀俄軍戰車的影片,並說俄國人才是真正的法西斯主義者。


基輔ZMINA人權中心學者李卡契夫說,亞速軍團現在的運作方式和其他軍團沒有兩樣,「只是有更好的公關手段」。軍團的名聲吸引許多想加入的人,「所以他們可以從中擇優汰劣」。

這支有二千至三千人的部隊依舊使用形似「狼之鈎」的徽章,但烏朗德表示,在烏克蘭已經不太有人把這個符號與過去做連結,「這已經不再是某種法西斯主義的象徵」。 (9)


誠然,聯合報的「曾有極右背景 亞速軍團成俄國侵烏文宣重點」和星島日報的「具極右背景 烏亞速軍團成俄文宣重點」都是一樣的反俄挺新納粹的北約文章。甚至,其論點原來是來自於北約的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

這個就是自從黑暴以來至今未改的‘專業’香港媒體典型的現象/亂象。一邊在正門標榜愛國愛港,一邊從後門偷偷引狼入室。兩面人的這種小動作騙不了所有的香港市民。


結論


在信息戰上,公正,客觀,平等,中立唯一是指愛國的立場。有些港媒仍然混雜和不假思索地轉載/轉播反俄反華勢力的新聞是個仍未解決的國安問題之一。

NOTES


1. https://www.marxists.org, www.marxists.org, (accessed on March 30, 2022) 'The Foundations of Leninism.' Available at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stalin/works/1924/foundations-leninism/ch03.htm

2. https://hongkongfp.com, HKFP, (March 25, 2022) 'Hong Kong police fine 3 pro-Ukraine protesters under Covid rules, following Zelensky’s call for global demos.' Available at https://hongkongfp.com/2022/03/25/hong-kong-police-arrest-2-fine-3-at-rally-in-support-of-ukraine-over-not-carrying-id-breaching-social-distancing-rules/

3. https://hongkongfp.com, HKFP, (March 1, 2022) '‘Hardly imaginable’: Hongkongers rally to show their support for the people of Ukraine after Russian invasion.' Available at https://hongkongfp.com/2022/03/01/hardly-imaginable-hongkongers-rally-to-show-their-support-for-the-people-of-ukraine-after-russian-invasion/

4. https://www.rfa.org, RFA, (March 24, 2022) '‘美國宣布俄羅斯犯戰爭罪 波蘭議會認定普京是戰犯 中國撐俄難變.' Available at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us-putin-03242022115745.html

5. https://mondediplo.com, LE MONDE diplomatique, (June 2016) '‘New left regimes ally with China.' Available at https://mondediplo.com/2016/06/10taiwan

6. https://udn.com, 聯合報, (March 26, 2022) '曾有極右背景 亞速軍團成俄國侵烏文宣重點.' Available at https://udn.com/news/story/122663/6194011

7. https://www.dw.com, DW, (March 16, 2022) 'The Azov Battalion: Extremists defending Mariupol.' Available at https://www.dw.com/en/the-azov-battalion-extremists-defending-mariupol/a-61151151

8. 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 Atlantic Council, (February 24, 2020) 'Why Azov should not be designated a 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blogs/ukrainealert/why-azov-should-not-be-designated-a-foreign-terrorist-organization/

9. https://www.singtaousa.com, 星島日報, (March 27, 2022) '具極右背景 烏亞速軍團成俄文宣重點.' Available at https://www.singtaousa.com/2022-03-27/具極右背景-烏亞速軍團成俄文宣重點/3996902#page2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