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香港勞動者階級必讀《逆權車長》(葉蔚琳著,白卷出版社,2018年)ISBN:9789887816393

Updated: Jul 15

#Book #Review #逆權車長 #葉蔚琳 #書評

PHOTO FILE: A Book Cover of the Subject ISBN:9789887816393.  Image: Facebook
PHOTO FILE: A Book Cover of the Subject ISBN:9789887816393. Image: Facebook

防止秋後算賬的出版意義


這本是關於2018年月薪車長大聯盟工潮九巴內部從2018年2月23日罷工至3月9日參與者贏得復職的工運)而撰寫的書。其特色是為事後工運命運而考量的戰略性,它不僅僅是本出版物,也是工運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香港此資本家階級剝削勞動者階級最自由的環境,工運往往難免被政治勢力劫持,當時九巴內部發動罷工的月薪車長大聯盟也被黃藍兩種政治顏色定位。


香港的藍黃兩大意識形態都不是勞動者階級的階級意識形態,而藍黃都是本地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這對台灣的藍綠之爭而言,也是如此,都不是當地勞動者階級的意識形態之爭,而是統治階級之間的鬥爭勞動者階級被兩種統治階級的政治顏色所分化。這才是台港工人階級都有共同點的問題。


藍黃政治顏色都不是勞動者階級的階級意識形態,而是統治階級分化和支配工人的意識形態現象


Hong Kong political colours, both ''blue'' and ''yellow'' are fundamentally not ideologies of the working class but those are ruling class ideological phenomena to divide and rule workers.


葉蔚琳在此書強調她不分政治立場,她和她領導的工會本身也都不分什麼藍黃。既然藍黃都不是勞動者階級的階級利益的意識形態表現,她感受到的政治立場之爭與勞動者權益之間的落差是反映香港政治的現實。藍黃二元論只會撕裂本來撕裂的香港勞動者階級只會有利於藍黃各色彩的統治階級


工人階級必須始終忠於本身的階級利益,而不該為統治階級的政治鬥爭所犧牲。為政治立場而犧牲勞動階級的階級利益是個致命的錯誤。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政治顏色往往都是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


支不支持任何政策,政黨的唯一客觀標準是合不合乎自身的階級利益。


實際上撰寫這本書的不是葉蔚琳, 而是劉偉程。不過,這增加了客觀性,面對各種勢力的抹黑,這本書的撰寫和出版模式基本上適合其工運上的目的,即出版物必須合乎工運整體的階級利益,而非任何個人或政黨的利益。誠然,萬一葉蔚琳親自撰寫,就難免更加被批判說是為了個人利益。


葉蔚琳寫道:


回顧工運,最令我意外的,是原來我們真的可以作到無分你我,無分政黨,唇齒相依,一起全心全意創造一個痛快的工作環境,也獲得普羅大眾的支持。我相信,只要大家都感同身受,大家的眼睛便會亮起來。只有每個人都放下成見,不再受本身的立場左右,為香港人的未來設想,為香港的未來謀福祉...... (1)



香港的工會(產業別工會,公司內工會)與作為政黨的工會聯合社團之別


職 工 會 必 須 根 據 《 職 工 會 條 例 》 登 記 , 該 條 例 由 職 工 會 登 記 局 局 長 執 行 。 一 經 登 記 , 職 工 會 便 成 為 法 人 團 體 , 享 有 若 干 民 事 訴 訟 的 豁 免 權 。


年 內 , 新 登 記 的 工 會 和 職 工 會 聯 會 分 別 有 20 個 和 一 個 。 年 底 時 , 根 據 《 職 工 會 條 例 》 登 記 的 工 會 共 有 654 個 (其 中 僱 員 工 會 佔 610 個 、 僱 主 組 織 25 個 、 由 勞 資 雙 方 聯 合 組 成 的 團 體 佔 19 個) , 而 職 工 會 聯 會 則 有 三 個 。


約 半 數 的 僱 員 工 會 分 別 附 屬 於 以 下 四 個 根 據 《 社 團 條 例 》 註 冊 的 主 要 勞 工 組 織 ︰ 香 港 工 會 聯 合 會 (有 屬 會 143 個) 、 港 九 工 團 聯 合 總 會 (有 屬 會 52 個) 、 香 港 職 工 會 聯 盟 (有 屬 會 52 個) 和 港 九 勞 工 社 團 聯 會 (有 屬 會 48 個) 。


(2)


香港工會其實都不是工會,是因為勞動三權不全。實際上可以說真正的工會都不存在。團結權與團體行動權都有,但工會往往是屬於身為政黨的工會聯合組織。工會與工會聯合組織之間被混淆,在2020年1月仍然存在的主要社團,建制派的香港工會聯合會,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反對派的職工會聯盟, 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國民黨)等等都不是工會,而都是社團社團更遠離工會,它算是公司或政黨,並不具有工會的一般社會功能。


工會工會聯合組織的關係而言,香港的工會難免都被藍黃政治操縱和劫持,只會有受藍黃影響的程度之別。目前,個別工會都不是獨立的,真正獨立的工會,即真正的工會必須要有的是集體談判權。香港工人階級的真正待遇的根本性改善,其大前提就是能否實現集體談判權首先必須要有勞動三權。因為缺乏集體談判權,工會運動不得不以某種程度,多多少少依賴那些工會聯合組織的政客們的權力和協助。


集體談判權會推翻既有的工會聯合組織的權力機構和既得利益。香港政治腦殘的典型說法是,集體談判權是李卓人。這是錯亂的。為何將勞動者階級的普遍權益與個人政客結合起來憎恨集體談判權?這是愚蠢至極。藍黃如同病毒都讓人失去了理性。不管藍黃綠紅,只要侵害勞動者階級利益的政客政黨都必須遭受反對和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