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7 香港政治分析報告:作為地產黨的建制派與反對派以及矇騙中共和市民的政治把戲

Updated: Apr 24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FILE PHOTO: Three policy decisions that Hong Kong can make. Composite ©Ryota Nakanishi

Politicalisation of Chamber of Commerce


When you analyse political issues in one country or one society, you have to check the activities and tendencies of the ruling class, especially lobbying organisations. In Hong Kong, it includes ''Opposition'' AmCham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The 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s a member of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a) And New York Times is a member of ''Opposition'' AmCham. Moreover, Taiwanese 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s surprisingly a member of ''Opposition'' AmCham. (b)


This proves both ''Pro-Beijing'' and ''Opposition'' General Chambers of Commerce are MNCs' tentacles, their political leverages, their political channels. Lobbying is its main activity but their member corporate media actually support cancellation or suspension of extradition bill.


Even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s a cover for MNCs such a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Shell etc. MNCs camouflage themselves in ''Pro-Beijing'' uniform.


As the result, both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Opposition'' AmCham harmoniously praised the decision of suspens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even before the official announcement on June 15, 2019.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Opposition'' AmCham

''Opposition'' AmCham

Ruling Class's Bipartisan Support to both 'pro-Beijing' and 'oppositions' is a main cause of Hong Kong citizens' political blindness and stagnation. HK needs the 'not castrated' extradition bill. It is not the castrated bill for protecting economic criminals and political criminals. The 6.12 Riot (New and unknown actors mainly used Telegram to organise the riots) killed the possible option of the most thorough extradition bill which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opposes. Hong Kong ruling class is good at political pro wrestling.


Q. Who strangled the most thorough extradition bill from the beginning?


A. That is Chambers of Commerce. Both ''pro Beijing'' and ''Opposition''chambers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Q. Who lobbied the castrat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A. That is Chambers of Commerce. Both ''pro Beijing'' and ''Opposition''chambers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Q. Who promoted and supported the anti extradition bill riots?


A. The obvious proofs are out ther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s a member of of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t repeatedly promoted and defended the ''oppositions''! It wrote ''misguided policy-making'' but the ''Pro-Beijing''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decisively guided the castrat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at the same time contradictorily. Moreover, the chairman Aron Harilela has close connection with Lam as an electoral senior advisor. And his political statement is harmonious with ''oppositions.'' For instance, he thinks the reason of instability of Hong Kong is due to lack of real Universal suffrage. ''Pro-Beijing'' MNC media actually supports ''oppositions.'' Its self contradiction and political fraud are real origins of instability of Hong Kong. As the result, Hong Kong government represents Chambers of Commerce.


現年四十七歲的夏雅朗系出名門,其已故父親夏利萊(Hari N. Harilela)是香港最成功的印度籍商人,家族主要從事酒店業務,夏雅朗現為夏利里拉酒店集團主席及行政總裁。夏雅朗在香港出生,於英國赫爾大學獲政治哲學博士學位,曾發表數份有關近代社會政治思想的文章,夏雅朗幾年前接受訪問時就提到,近年香港亂局的最深層的原因是政府沒有人民授權,導致港人不信任政府,香港需要根本的政治大改革,認為香港實行普選特首才有出路。

夏雅朗本身是特首選委會商界(一)選委,一二年曾提名梁振英參選,是該界別唯一一名提名梁的選委;去年特首選舉,夏雅朗出任林鄭月娥競選辦資深顧問,曾拍片稱讚林鄭重視教育政策,是能做到包容少數族裔的領袖。有商界人士指,商會主席最重要是捍衞商界權益,向政府反映商界意見,並協助會員拓展香港、內地和國際企業的網絡,完全是「非政治化」的工作,做生意才是正經事。 (c)


https://www.wsj.com/articles/hong-kongs-carrie-lam-makes-televised-apology-in-bid-to-defuse-political-crisis-11560846562

(d)


New York Times is a member of ''Opposition'' AmCham. It unsurprisingly promoted and supported the anti China riots as usual. NO PROOF OF FORIGN SUPPORT? This is it.



https://www.nytimes.com/2019/06/19/world/asia/hong-kong-extradition-protests-christians.html

(e)


Q. Who eagerly ''welcomed'' the suspens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A. That is Chambers of Commerce. Both ''pro Beijing'' and ''Opposition''chambers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For example, notorious Tien Pei brothers who always betray and oppose pro China proposals, one of them called James Tien Pei-chun who is a member of ''pro Beijing'' The 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which also castrated the bill and welcomed the suspension before official governmental announcement. The will of Chambers of Commerce became the official ''pro Beijing'' party line. It does not represent will of the grassroots and pro China.


田北俊致自由黨書全文:

致自由黨立法會議員及全體黨友

關於修訂逃犯條例為香港帶來的連場衝突,我再次呼籲黨內各位議員支持擱置修例,刻不容緩。

我們一起經歷很多風雨,你們也是有良知的好友。我相信你們可以在這艱難的時刻,為香港市民打下一支強心針,令大家在這遍我們熱愛的土地上繼續樂業安居。

田北俊. (f)


Another one called Michael Tien, his younger brother. His ''pro Beijing'' proposal is also the same with Aron Harilela and ''oppositions.'' He is highly hostile to the extradition bill and blame Chinese policies for lack of real Universal suffrage.


田北辰指,律師會曾開腔指特首非普選產生,市民不信任靠特首把關保障被移交港人,「一日沒有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你要靠特首把關,根本好難sell(推銷)。」他指,長遠來說想落實一國兩制,沒有普選,市民便沒有信心;亦因為缺乏信心,所有具爭議性議題如23條立法等,都會「好難搞」。

田北辰表示,自己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今次為港人感驕傲,指香港人對很多事都無所謂,「一地兩檢炒作不起,明日大嶼我也不覺得炒作得起,因為大家都知道其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修訂《逃犯條例》觸動港人底線,分別有100萬及200萬人上街和平集會,「這個民意令中央政府思考,這件事是否可以繼續?」(g)



There is no doubt that the CIA station, Consulate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welcomed'' the suspens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館方在林鄭月娥周六(15日)宣布暫緩修例後發出上述聲明。她周六下午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政府會在徵詢意見後繼續下一步工作,並將不設立時限。

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面對有關《逃犯條例》修訂問題以及其可能導致的狀況,反應相當快。在立法會原定上周三(12日)恢復《逃犯條例》修例二讀的前一天,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網頁上周二(11日)發出「示威警示」(Demonstration Alert),提醒在金鐘、政府總部及添馬公園一帶會有示威活動,應避免前往示威區域。 (h)


As mentioned above, the thorough infiltration of Hong Kong by Chambers of Commerce, Realestate giants, US-led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their political tentacles both ''Pro-Beijing'' and ''oppositions'' is the biggest political issue for Hong Kong citizens.


Notes


(a) MEMBER PROFILE http://www.chamber.org.hk/en/membership/profile.aspx?issearch=yes# accessed June 15, 2019

(b) MEMBERSHIP https://www.amcham.org.hk/membership/membership-directory/companies-featured accessed June 15, 2019

(c)【專欄】總商會改選 吳宗權競逐理事 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214937/

accessed June 20, 2019

(d) Hong Kong Leader Carrie Lam Makes Apology, Puts Contested Law On Ice https://www.wsj.com/articles/hong-kongs-carrie-lam-makes-televised-apology-in-bid-to-defuse-political-crisis-11560846562 accessed June 20, 2019

(e) With Hymns and Prayers, Christians Help Drive Hong Kong’s Protests https://www.nytimes.com/2019/06/19/world/asia/hong-kong-extradition-protests-christians.html

accessed June 20, 2019

(f) 【逃犯條例】田北俊致自由黨書 籲撐擱置修例:你們也是有良知的 https://www.hk01.com/政情/340834/逃犯條例-田北俊致自由黨書-籲撐擱置修例-你們也是有良知的 accessed June 20, 2019

(g) 【逃犯條例】田北辰:中央或調校治港政策  「香港人唔易搞」https://www.hk01.com/政情/342191/逃犯條例-田北辰-中央或調校治港政策-香港人唔易搞 accessed June 20, 2019

(h) 【逃犯條例】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稱歡迎港府決定 https://www.hk01.com/即時國際/341051/逃犯條例-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稱歡迎港府決定 accessed June 20, 2019


............................................................


統治階級如同一隻八爪魚。不同觸手都屬於一樣的本體。

外國勢力在商會!商會是當地統治階級與外國勢力的勾結!亂港禍根!


香港統治階級如同八爪魚。地產霸權,外國勢力,終極放生,姑息養奸,反中亂港都是五大關鍵詞。真正的主體並非任何一方,而是與外國勢力勾結的地產霸權以及與地產霸權勾結的外國勢力。這兩者都終究敵對中共和勞動者階級!


講出真實總是革命性的。無論如何,都得始終堅持獨立的批判性。香港的政治生態異於台灣或日本。在所有的香港媒體中,東方日報具有一定程度的批判性,但它的獨立性來自於對台灣國民黨的依存。不過,在建制派中,對建制與中央持有批判性是值得尊敬的。就事情的本質而言,至今最好概括香港政治本質和真相的文章如下:


一黨死去一黨鳴 禁獨豈能捉迷藏


《西遊記》中,白骨精可以千變萬化,一時間變成老翁,一時間變成老嫗,一時間又以少女形象出現,打之不絕。港獨問題亦作如是觀,查禁一個組織,又會有其他組織出現,當局若以為取締了一個香港民族黨就可以收殺一儆百之效,不是太假就是太天真。

佔中落幕後,港獨組織如病毒蔓延,香港民族黨是其中之一。該黨以「獨立建立香港共和國」、「廢除基本法」、「支持並參與一切有效抗爭」為綱領,違憲違法自不待言,該黨召集人陳浩天尤其高調,一再勾結藏獨、疆獨、台獨等分裂勢力,並獲得外部勢力力挺。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縱然民族黨言行大膽出位,港府卻長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其招搖過市,即使在民意及中央壓力之下,當局最終宣布其為非法組織,但這一天距離其成立已經兩年多,距離當局宣布其違反《社團條例》也有兩個多月,港府對港獨是「零容忍」還是一味姑息,是有法必依還是拖拖拉拉,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最令人憤怒的是,港府一方面表示要取締民族黨,一方面又給予其申述期,並按照對方的要求三次延期,最終對方是在限期過後三個小時才勉強提交申述書。當局對港獨組織如此遷就,如此呵護,如此小心翼翼,明顯予外界「理不直氣不壯」的印象,這就難怪被人戲謔是病貓怕老鼠。亦就是在延長申述期間,陳浩天獲得外部勢力提供播獨平台,更致信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制裁中國及香港,陳浩天由此一鳴驚人,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業青年變成對抗中國的「英雄」,而這一切不都是拜港府所賜嗎?

綿綿不絕,必成妖孽。民族黨雖然已被禁止運作,但仍然可以上訴,斷言該黨從此銷聲匿迹為時尚早。眾所周知,司法刀把子掌握在別人手中,而港府打官司一貫輸多勝少,觀乎暴力衝擊政府東翼前地、提前引爆佔中的學生領袖獲得終極放生,而暴力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案的十多名被告也因此受益,提前獲釋,司法「反高潮」的一幕隨時重演。

退一步說,即使民族黨壽終正寢,並不代表港獨組織從此退出歷史舞台。事實上,就在民族黨被禁的同一天,曾因宣獨及辱華而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梁頌恆宣布加入另一個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綫」,並充當其發言人,可見港獨分子根本未將港府放在眼內,而同樣因宣獨辱華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游蕙禎日前亦在外國傳媒撰文,販售「香港民族」、「香港獨立」、「中國殖民」那一套歪理邪說。更不必說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一再以「討論港獨」為名,行推銷港獨之實,他自己更洋洋得意地宣稱最近連寫十篇「討論港獨」的文章,並揚言香港是否允許討論港獨是對一國兩制是否變形走樣的檢測,雖然其言論同「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違法達義」一樣的荒謬不經,但支持者、認同者不乏其人。

無庸諱言,在港府尤其高層中認同戴耀廷謬論、同情民族黨的大有其人,近日就有建制中人批評港府針對民族黨是「小題大做」、「政治性決定」云云,與反中亂港勢力完全是同聲同氣。公開的敵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暗中搞鬼的無間道以及貌似公允的所謂「開明人士」有人形容港府並非真心取締港獨,而是與港獨大玩「捉迷藏」遊戲,做給中央看,可謂一針見血。一雞死一雞鳴,在外部勢力支持下,在港府明縱暗助下,一個港獨組織被禁止,還有千萬個組織走出來,查之不完,禁之難絕,問題沒完沒了。

知病之所起,方能治之。港獨近年之所以沉渣泛起,儼然成為氣候,完全是港府一味縱容所致。佔中打開潘朵拉魔盒,港獨正是其中被放出的一隻魔鬼,要從根本上斷絕港獨,必須正本清源,從清算非法佔中開始,可惜人們看到的是,佔中過去四年,迄今僅九人被控,包括壹傳媒黎智英等三十多名佔中搞手、黑手至今逍遙法外,與佔中密切相關的政治黑金案也是一筆勾銷,更不說黎智英刑事恐嚇東方報業的記者,律政司拖了逾十五個月至今石沉大海。港府執法雙重標準,抓小放大,捨本逐末,港獨之火只會愈燒愈旺,遲早形成燎原之勢。

所以說,根治港獨的關鍵不在於取締多少港獨組織,而在於港府有沒有堅決打擊港獨的決心。如果宣獨仍然沒有代價卻可以名利雙收;如果宣獨仍然可以披上「言論自由、學術討論」的外衣;如果佔中大案不了了之;如果港府仍然畏洋如虎,投鼠忌器;如果隱形港獨分子仍然可以堂而皇之入閘參選區議會及立法會,並聘請公開的港獨分子為助理;如果邪惡學者仍然可以妖言惑眾,誤人子弟,那就足以證明,港府身在漢營心在曹,繼續玩包庇,對中央「零容忍」港獨組織的要求陽奉陰違,對領導人強調的「底線不能觸碰」置若罔聞。

紀綱一廢,何事不生!回歸二十一年的歷史,就是「反中亂港有呵護,愛國愛港無路行」的歷史,中央對此洞若觀火,近年也一再強調「全面管治權」,更揚言對付港獨「要槍有槍,要炮有炮,要法律有法律」,然而批判的武器替代不了武器的批判,再完善的法律備而不用也不過是裝飾品,對於香港今日亂象紛紛,港獨氾濫成災,假難民無惡不作,難道僅僅能歸咎於港府的無能及縱容嗎?收回香港卻沒有端正主人翁態度,中央就沒有一點責任?


- 東方日報 (1)


【重要】 堵塞市民真正正確路徑的政治把戲:為了地產商盲撐或盲反都是錯的。


香港的統治階級是由四大地產商以及香港總商會中華總商會等六大商會所代表的資本階級, 尤其以地產商為最主要的統治階級。國內外左派勢力往往以反中共的偏見,自動化地將中共與港府視為一同,結局最忽視的是香港本身的統治階級與其利益代表的港府。


盲目地指摘勞動者階級領導問題是無法理解其整體的政治把戲。香港政治最發達的是如何操作建制派與反對派的騷動來最大化統治階級的利益。我們看的是職業摔角。這必然也是針對中共與市民的政治秀。統治階級操縱兩派鬥爭的同時,以中介者/調解者的身分出現,而其本質為反共。香港統治階級不是中共的下屬,而是中共妥協的交易對象。甚至,國內外自稱左派勢力傾向於漠視美歐帝國主義的滲透,而始終執著於反斯大林主義這一宗派的過時偏見。


一地兩檢(2018年9月4日),明日大嶼(2018年10月10日),逃犯條例修訂(2019年3月29日) 的議題爭議中,建制派與反對派彼此批判其地產商的支持,但雙方都是地產商的利益代表。香港統治階級資助和支持建制派與反對派雙方。


立法是由商會要求,並由港府,建制派去完成的,恐嚇和誤導市民,阻撓真正所需政策的念頭,提高政治價格的騷動則是由反對派去完成。兩派都是不同功能的政治工具。


地產商最大的利潤來自於租貸,而不是直接的土地買賣,土地仍然是由政府租借的狀態,真正土地擁有者是從港英時代以來一直都是港府。反對派往往高喊反地產霸權,不過反對土地供應的增加明顯是有助於租貸價格的升高。同時,建制派也同樣高喊反地產霸權,也沒有人否認地產霸權的,房地產市場的壟斷, 但是建制派的支持團隊包含地產商,甚至於地產商也參與像明日大嶼的增加土地供應的計畫。地產商如此確保該計畫中的發展工程,其租貸業務,管理業務,以及私人樓房的買賣。結局就是肯定和反對都對地產商有利。


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反地產霸權都是空洞的,自相矛盾的,他們所肯定或反對的政策都有利於地產商。以地產商為主的統治階級的政治把戲凸現在目前衝突發生中的逃犯條例修訂上。


連國外的左派都被洗腦的是,不少人以為有關逃犯條例是為了把政治犯送中國大陸,因此反對送中的市民是反對政治迫害的。這是假訊息造成的誤認。基於此誤認根本無法理解香港的政治。香港統治階級開始表態支持的是去勢後的逃犯條例修訂案,而不是在去勢前他們表態的。商界意在去勢


統治階級支持的是去勢後的逃犯修訂案,即排除了政治犯,逃稅犯,過境犯罪的網路犯罪,刑事判刑未滿七年徒刑的罪犯。已經大幅度排除了商界逃犯與政治犯。基本上,佔中雨傘旺暴的罪犯都被排除在外了。這去勢後的修訂案不是反對派,而是港府提出來,將通過的。


Telegram社交群組「公海總谷」發動的,香港612金鐘「反送中」佔領暴動(他們傾向於靠新人來組織暴動)的主張與逃犯條例修訂的去勢案本身的內容嚴重自相矛盾。該案已經不是什麼送中,也不是為了什麼政治犯的移交。 這場暴動是歐美台灣支援的佔中,旺暴的顏色革命翻版,可謂佔中旺暴2.0。主要目的是為了去勢的逃犯條例修訂案造勢,製造中共被迫接受該去勢案的同時,建制派與統治階級扮演調解者角色可以獲得中共的信賴,一舉兩得的政治把戲。這也合乎為了貿易戰造成社會動盪與交涉條件的美帝的外交利益。我們所看到的是香港統治階級及其兩派,港府與美帝的政治把戲,政治秀。其整體的本質是反中反共,同時服務香港統治階級與歐美帝國主義。法律是制約政府能夠如何干預社會活動的。去勢案的通過最大限度合乎香港統治階級的利益。逃犯天堂依然不會變。這場騷動不僅迫使中共接受去勢案,也提高香港統治階級合作的政治價格。甚至,也為美帝造成貿易戰上的交涉條件。


【事實】


1. 香港最大,最主要的商業帝國是地產業四大地產商是指長江實業,新世界,新鴻基, 恆基兆業。(2)


2. 香港最大資本家體現反共的本質以及現實主義的機會主義的典型態度。其中,香港首富,最大資本家李嘉誠是英國情報單位認可的極端反共人士。2018年9月英國檔案處最新解密一份1987年的李嘉誠檔案,揭示和黃歐洲大班Lord Derwent在致英政府密函中,直指李嘉誠強烈反共(he is violently anti-communist of course);英國外交部香港處當時也形容,李嘉誠雖與北京關係良好,但他做生意時還是會忠於自己。1987年英國之行過後,被形容「反共」的李嘉誠,於1989年1月獲英女王頒授CBE勳銜。解密檔案曾經披露,1989年3月李嘉誠再與戴卓爾夫人會面,談到國籍問題,表明希望投資英國換取英籍,戴卓爾夫人親自指示下屬跟進。檔案載有一封Lord Derwent寫給時任貿易及工業大臣Lord Young的信。信中除提到李嘉誠白手興家外,亦談及他和北京的關係。Derwent指李很着重華人身分並感到自豪,但強調他「當然是強烈地反共(he is violently anti-communist of course)」,又指他對北京官僚「評價甚低(pretty low opinion)」。3個月後,北京發生六四事件。英方最終亦為港人的居英權另作安排。現時未有檔案披露李嘉誠最終有否申請英籍。Lord Derwent指出,李嘉誠絕對是現實主義者(total realist),他可與中國高層保持良好關係,甚至在家鄉汕頭捐錢起一所大學,又和當局緊密合作。(3)李嘉誠當時批判中共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上的態度。申請英國居住權是為了保護他的資產。香港地產,統治階級頭銜對中共官僚的又反共,又現實主義的態度就是香港統治階級依然如故的本質。


Image:英國檔案處


3.所謂明日大嶼根本不排除地產發展商,反而委託重點工程事業是由地產發展商去完成的。公共建設發展業是地產發展商受委託的重大事業。甚至地產發展商包括地產管理業。「明日大嶼」為了地產商帶來極大的利益。根本看不到反地產霸權的根據。


房屋土地供應重點:

►「明日大嶼」願景計劃,東大嶼建約1700公頃人工島 ► 准地產商「公私合營」農地起樓 ► 研究設新政策局統籌房屋與土地政策 ► 考慮調整公私營房屋六四比




4. 參與和推動「明日大嶼」的建制派組織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持分者都是發展商、地產商。團結香港基金領頭人為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其他理事背景分別為恒基兆業地產集團、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恒隆集團有限公司、世茂集團、瑞安集團和信和集團等。香港主要的地產商參與了反地產霸權的明日大嶼計畫。所謂反地產霸權口號如此嚴重自相矛盾。(4)



5.保安局於2019 年 4 月 3 日向立法會提交《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其內容是為商界以及美帝顏色革命勢力去勢的。排除了政治犯,逃稅犯,網路犯罪,甚至只有最高人民檢察院才能提出已交申請,排除了地方法院,最糟的是排除了未滿徒刑七年的犯罪。目前,佔中,雨傘,旺暴等政治暴動的罪犯都基本上被排除在外了。所謂反送中的口號嚴重與去勢後的修訂案自相矛盾。(5)


Image:工聯會

Image:工聯會

Image:工聯會

6. 代表所有香港資本階級的香港總商會,中華總商會等六大商會不僅包含主要地產商,更重要的是他們在保安局於2019 年 4 月 3 日的修訂案公布之前已表態,並大力支持去勢後的修訂案。此舉證明了該去勢是主要受商界的影響,甚至4月發表的修訂更加去勢了。香港統治階級憂慮的原來不是香港治安,而是商界本身被移交的恐懼去除商界犯罪是他們最大關心的事,也是需要反送中騷動來矇騙和恐嚇市民的動機。市民本來爭取最正確的,最完整的逃犯條例的需求如此被扭曲。商界目的是剔除商界犯罪。在反送中前,直接親自推動去勢的不是反對派,而是統治階級,港府以及建制派。(6)



此外,另一個主要的統治階級的商會,最大商會,香港總商會也一樣向港府施壓了。促進的是比中華總商會更加去勢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據2019年5月27日明報的報導【逃犯條例】總商會促須中央最高機構提出引渡 罪行刑期7年以上方可移交


香港總商會的跨國企業不算‘外國勢力’是荒謬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廣泛爭議。飯店發展和經營商Harilela Group夏雅朗擔任主席的香港總商會中的跨國公司不被視為外國勢力?那時荒謬絕倫!美帝與歐洲帝國主義滲透和發動顏色革命是為了讓其跨國企業壟斷當地市場和資源。政治作戰是為了其跨國企業本身的利益。所謂外國勢力,,理所當然地包含在當地運作的跨國企業。


香港總商會下午與保安局李家超會面後,總商會主席夏雅朗及理事林健鋒表示,促請政府把修例中罪行刑期超過3年即可移交的建議,上調至刑期逾7年才可移交。香港總商會亦要求,內地必須只限最高人民法院等「中央最高機構」,才有權提出引渡。


林健鋒指出,總商會自年初至今,已就修訂《逃犯條例》提出很多意見,希望政府可盡快回應。他又認為,官員應多出席公眾場合解釋修例詳情,但他不贊成特首林鄭月娥應民主派邀請,與民主黨涂謹申在電視上一對一公開辯論修例,稱「辯論的另一方,如果他們提出一些歪理出來,你都不知怎麼答他」。

本身是行政會議成員兼經民聯立法會議員的林健鋒,未有直接回應會否在立法會投票支持《逃犯條例》修訂,僅稱「大家都認同(現行法例)有漏洞,我們是要堵塞」。他又稱,政府已答應會研究總商會對於修例的意見,「今天他們未答我們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太過多揣測」,強調希望香港「大家都住得開心、住得安樂」。

總商會其後就會面發出新聞稿,指出港府與加拿大和英國等其他司法管轄區訂定的引渡協議中,涵蓋的強制或酌情拒絕引渡條款,都遠較《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為多。與會的總商會總裁袁莎妮指出,是次修例涵蓋全數170個未有與香港訂立長期引渡協定的司法管轄區,「當中不少地區的人權保障水平均低於香港」,故上述條款相關的保障措施「尤為重要」。

- 明報 (7)



image:明報


7. 中華總商會的成員包括行政會議成員兼建制派議員民建聯主席李慧琼。香港總商會的副主席則為地產商長江實業李澤鉅,永和實業有限公司 董事長林健鋒 等人。建制派最大黨也是地產代表,支持層也是地產商集團。建制派也是地產利益代表。李澤鉅同時擔任香港總商會副主席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成員。林健鋒同時擔任行政會議成員兼經民聯立法會議員 地產商滲透了政黨,商會以及政府機構。香港有六個主要商會代表統治階級,即香港總商會中華總商會廠商會香港工業總會中華出入口商會及地產建設商會。其中最大的是香港總商會,此次逃犯條例修案也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勢了,並且他們利用反送中暴動來阻礙市民真正需要的,完整的逃犯條例的念頭。


(8)(9)(10)







(11)高喊反地產霸權的反對派與支持建制的地產商的關係密切,也不勝枚舉。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比如,據文匯報的報導,聲言反「地產霸權」的反對派前立法會議員陳偉業,2011年在其屯門友愛邨辦事處,大派由地產商贊助的月餅。引文如下:


選舉期日近,反對派各政黨為爭取選票而無所不用其極,醜聞亦被越揭越多。最近,「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大舊)被投訴在地區大派月餅,有在選舉前賄選之嫌;更堪玩味的是,一直聲言自己「反地產霸權」的大舊,是次所派月餅卻是由地產商所贊助的。陳偉業在回應時承認舉辦了是次活動,但未待追問已匆匆掛線,大有「此地無銀」的味道。

假惺惺反「地產霸權」

 香港文匯報記者接獲市民投訴,指大舊近期在新界西選區「大規模派餅」,「派餅」派到街知巷聞,質疑該黨涉漠視選舉條例,有提早為新界西選情造勢之嫌,而最近的一次就是於日前在其屯門友愛邨議員辦事處派發。有趣的是,大舊等「人民力量」成員時常聲言香港有「地產霸權」,表面上將各大地產商視同仇讎,但大舊是次派月餅的單張上卻註明,是次派餅「特別鳴謝恆基兆業地產集團物業管理部贊助」

 有地區人士直指,大舊身為資深政客,且為公眾人物,理應以身作則,任何可能涉及「踩界」的行為都應該「避得就避」,且「人民力量」這群人最常掛在口邊的,是污衊其他黨派的區議員為街坊搞要付費的旅行為「賄選」,但自己就在地區免費派月餅,證明其言行不一,人格分裂,誠信破產

 大舊在回應香港文匯報記者查詢時,先「聲大夾惡」地稱「我冇話落呢區喎!」但承認日前確實有舉行「愛心月餅敬長者」活動,又隨即大發脾氣稱:「我成日都有舉行中秋活動,你不如叫民政署勒令禁止地區人士舉行中秋活動啦!好心你地唔好成日話我地啦……」語畢即刻掛斷電話,逃避記者的進一步追問。

蔣月蘭向長者派利是

 地區人士坦言,為求在區選搶位,很多反對派參選者都「巧立明目」,試圖大走「法律罅」,又大爆民主黨現任屯門區議員蔣月蘭,涉嫌在另一個「老人團體」大派「10蚊大利是」,以致不少長者走到其他政黨辦事處詢問「有冇利是派」,質疑蔣月蘭行為有問題。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11)


【評語】 如上所述, 地產商不僅連任何一個立法會議員選舉都滲透,也貫穿了最大商會,最大政黨,以及港府機構。冠名為反地產霸權的「明日大嶼」也是由地產商推動和完成的。甚至,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去勢也是由地產霸權滲透的兩大商會,即中華總商會以及香港總商會促進保安局接受和推動的保護措施。沒有移交法制是它們的理想?不,他們需要以去勢的逃犯條例來剔除商界犯罪以及為他們發動暴亂的反對派的犯罪。目前香港統治階級成立了去勢後的修訂案,反送中根本與此自相矛盾,不過,統治階級的反對派之反送中將迫使中共接受商界去勢的逃犯條例修訂案,統治階級也可以叫其建制派通過立法,如此可以當香港與內地的調解者,也提高合作的價格。反對派是為了統治階級在與中共的政治交涉上創造條件,也為了美帝金主在貿易戰上攻擊中共。 作為統治階級立法工具的建制派,作為統治階級保鑣,破壞工具的反對派都不是為了市民,勞動者階級服務的。


所謂反地產霸權的政策也都是由地產霸權本身為自己發動的,並為此服務的。香港市民需要的不是反送中,而是最徹底的逃犯條例。必須不剔除商界犯罪以及政治犯罪的完整逃犯條例才是市民該推動的修訂案。不過,反對派的騷動完全成功地蒙蔽了市民該追求的正確政策。


衷心希望中共直接管轄香港,並重新把統治階級滲透政黨以及港府的結構性問題解決掉。香港類似南非。舊殖民地實力被保留下來的結局是殖民地狀況的延續。勞動者階級都是為了地產滲透的政治把戲犧牲掉,不論是建制的,反對派的支持者,都是炮灰,最終埋單的犧牲品。其整體決策結構本身,只有一個地產霸權的八爪魚,即香港統治階級的利益。勞動者階級需要中共中央直接管轄和介入香港。香港並無勞動者階級的利益代表。哪有土共?我們看到的不是任何共產黨,而是地產黨而已。


正確地來講,一國兩制本身並不是問題,一國兩制目前可以保護內地,保留資本主義,保留香港的文化與生活方式也都沒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還保留了持續滲透和亂港的舊殖民地勢力。


補充:


六月十五日,就像二十三條立法撤回時幾乎一樣,港府被迫暫緩了香港總商會版本的逃犯條例修訂案,也無時間表了。正如極力反對修訂的美國總商會所述,這等於撤回。與此吻合的也是建制派的經民聯林健鋒,即香港總商會。商會都贊成了港府的決定。 原來他們都還是一致的。



See https://www.amcham.org.hk/news/amcham-welcomes-hk-governments-decision-to-shelve-extradition-bill


以下引用:


不少工商界反對《逃犯修訂》修訂,卻礙於北京支持特首林鄭月娥硬推而敢怒不敢言,例如有不少外資會員的香港總商會,最初已呼籲政府修例不能操之過急;截至日前仍然未有表明支持修例,主席夏雅朗雖稱認同草案背後的原則,但指從市民大規模示威及抗議行動可見,社會仍然深感憂慮,懇請政府繼續聆聽持份者聲音,而在林鄭今午於記者會宣佈暫緩後,未待記者會結束,總商會已極速發表聲明稱歡迎當局的決定,夏雅朗指:「我們歡迎政府決定暫緩恢復修訂草案二讀,好讓各方冷靜下來,重回理性的討論」,同時補充指:「我們期望政府繼續與持份者和社會大眾進行建設性的討論,以回應和釋除各方對草案的疑慮。」


而包括總商會立法會代表林健鋒以及工總代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內的經民聯,也在林鄭記者會未完結前發出簡短聲明,稱對林鄭暫緩決定表示理解和支持,並指希望政府因應社會關注,就草案內容向社會各界詳細解說,期望政府多做解釋工作、多聽市民意見。翻查資料可見,經民聯一直支持政府修例,亦未有反對政府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恢復二讀的安排。身兼行會成員的林健鋒昨天回應時未表明對暫緩的取態;《蘋果》正查詢連續3天未有召開立法會大會的梁君彥對修例有何回應。

英國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亦發表聲明,稱讚港府'Well done',願意聆聽為自己人權挺身而出、勇敢香港人的訴求,重申維護《中英聯合聲明》所列明的權利與自由,是對香港與英國最好的未來。 - 蘋果日報(12)



以下文章正確指摘了盲點之一,並且發現了,最新的政治傾向,即商會的政治化。此一傾向可以形容為商會的政治激化。 正像其他所謂建制派陣營一樣,該作者也極力避免檢視號稱建制派的商會是片面的,而不是全面性的。不過,此文最代表最開明的建制派的分析。 建制派必須分析建制派內部的滲透問題。


關於《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事宜,政府及建制和反對陣營之間攻防進退,可謂越演越烈。但本文卻想另闢蹊徑提出一個問題:是誰最先吹響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號角?是本地反對陣營嗎?當然不是!

  那到底是誰?且聽細細道來——

  今年2月15日,特區政府保安局第一次向立法會提交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同時即日向傳媒發放相關消息,但當時並沒有引起反對陣營很大的關注。一方面可能因為《逃犯條例》修訂的緣起事件,也就是港人陳同佳涉嫌在台灣謀殺香港女友的情節過於殘忍,修例以便引渡陳去台灣受審普遍得到市民的支持理解,故此反對陣營也不敢逆民意而行;另一方面,在兩天之後的2月17日,由主張所謂「本土優先」的「新民主同盟」、激進本土派「人民力量」發起、包括多個團體參與的一場規模不算大的遊行,打出了一個已經有十幾年未見的口號:要求特區政府取消每日150個內地居民持單程證移民香港的配額,從長遠計特區政府取回對單程證的審批權,理由是新移民導致公立醫院迫爆之類。在此之前及遊行之後,反對派媒體也日日在炒作這個所謂的「單程配額」議題,可見反對陣營當時的政治炒作焦點,並不是放在《逃犯條例》的修訂事宜上,直至到大半個月後的3月7日!

  3月7日,香港美國商會透過一份反對派報章和一份本地英文報紙,高調宣稱曾經在3月4日向特區政府保安局發出措辭強硬的「意見書」,反對特區政府對《逃犯條例》的修訂,理由是「內地刑事程序存在嚴重缺陷,包括缺乏獨立司法,任意拘留,缺乏公平審訊,限制接觸代表律師和惡劣的監獄條件,可以任意將與外資的商業糾紛變成刑事化處理」雲雲,提醒特區政府不要修訂該法例。

  美商會發聲反對派即轉軚

  美國商會向特區政府提交意見書,這本來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正如每年在特首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前,美國商會都會例行提交一份關乎美商營商利益的意見書,沒有什麼政治化措辭與炒作。但這一次則完全不同,一是涉及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是涉及如何與沒有引渡安排的台灣地區和內地進行逃犯引渡的法律,本身無涉營商環境,但美國商會卻破天荒地高調提出反對,幾乎可以說是本地社會第一個公開表示反對的團體。二是美國商會這次意見書也有別於以往常規做法,以往是沒有刻意通知媒體,而是直接呈交特區政府,但這一次卻是把意見書直接向反對派媒體爆料,以其激起社會效應。三是不止措辭強硬,而且直接針對內地司法制度。這種幾乎從未有過的「商會忽然政治化」現象值得關注,難免讓人懷疑,這背後有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在統一協調的可能性。

  之所以提到可能有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在統一協調,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跡可尋:

  自2016年8月起,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由原本的夏千福,更換為唐偉康之後,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比以往低調多了。在夏千福任職的時期(2013年7月30日至2016年7月30日),正正是香港社會經歷非法「佔中」、旺角暴亂、行政長官普選方案被否決和立法會2016年換屆選舉等回歸以來最激烈政治事件的時期。夏千福個人的職業背景(曾任職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海軍作戰部等)、高調深入香港社區和與反對派人員接觸,已是在香港人所共知的了,故此從來不能排除他以及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在上述政治激進行動中曾經扮演過重要角色。

  自從新的總領事唐偉康到來之後,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變得非常低調,而唐本人長期在美國國務院從事經貿談判的職業背景,也讓人認為他主要是負責經貿問題,而少有像前任那樣高調介入政治。即使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立法會宣誓事件進行釋法之時,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方面也沒有表現出以往的高調。因此,至少有一年半(2016下半年和2017全年)時間,香港社會幾乎習慣了美國駐港方面的低調。

  但是,從2018年1月9日開始,唐偉康不再對政治事務低調,反而高調評論包括內地事務在內的政治事務。是日,他接受香港無綫電視新聞部採訪,宣稱所謂的內地嚴格管制互聯網,會影響香港的互聯網自由雲雲。同時聲稱,他與內地官員接觸發現,內地官員更多強調「一國」而少提「兩制」,令他擔心會損及高度自治之類。這是唐第一次高調評價政治事務。

  如果從時間上看,唐高調評論香港乃至內地政治事務,剛好與美國準備對中國挑起關稅貿易戰的時間相脗合。貿易戰不僅僅是貿易方面的爭端,唐作為長期擔任國務院經貿事務的官員,肯定嗅到了美國方面對華態度轉向強硬的重大變化。

  2018年11月1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向美國國會呈交年度報告,對中央依法管治香港及特區事務,採取了諸多干涉和不當的評論,更提出三項明確的建議:

  唐高調介入香港內部事務

  國會指示美國商務部及其他相關政府部門準備公開文件,檢視及評估美國的軍民兩用技術出口管制政策中,把香港與中國內地視為兩個不同關稅區的做法是否合適。

  國會組織與英國、歐盟、台灣的議會人士接觸,就中國是否恪守《基本法》進行兩年一度的檢討,特別是對法治、言論自由、集會及新聞自由的關注,並在每次檢討後發表報告。

  國會議員應就中國恪守「一國兩制」,以及中國有關高度自治的承諾表達關注,「並就香港的法治及言論自由繼續表達支持」雖然上述只是建議,尚未變成真正的、新的「美國─香港政策法」,但無疑這就為港美關係的未來作政治化調整指明了方向,亦變相變成指導美國駐港外交人員的工作方向。

  2019年2月26日,唐偉康再次接受香港無綫電視新聞部的訪問,而且這一次是新聞清談節目,有更充足的時間。他在節目中表示:香港去年發生的多宗政治事件,顯示高度自治被削弱,政治上限制越來越多。更令美國擔憂的是,未來這可能進一步威脅營商環境。過去數年有種趨勢,尤其在2018年,側重了「一國」,令「兩制」未能發揮最大益處。北京對香港施加的壓力,會衝擊香港政治生態,收窄政治空間。連節目主持人也覺得一向言論謹慎的唐偉康這次發表了很明確的談話信息。在唐偉康被問及該委員會的下一份報告時,唐更語帶威脅:「下一份報告將對香港的評論會更加嚴厲!」

  這一位駐港澳總領事,從低調走向高調,從主力經貿事務到評論政治事務,這種轉變與美國對華採取強硬態度的時間是高度脗合的。而目前《逃犯條例》的修訂事宜,明顯就是美國進一步介入香港政治的一個突破口。當3月7日媒體公布了美國商會那份「意見書」之後,本地反對陣營的政治炒作焦點迅速隨之而扭轉,變成集中火力全面「妖魔化」《逃犯條例》的修訂,同時國際英文媒體也隨之大幅報道附和。

  5月4日,在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日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裏,唐偉康總領事接受英文電台節目訪問,在此對《逃犯條例》表示反對。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誰才是挑起這次修例的政治愛恨情仇的主角?一目了然!

   -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13)


為何沒人批判商會中的外國勢力或反中亂港勢力的商會?


612暴動過後,到六月十八日,代表商會利益並以香港總商會為顧問的林鄭不僅暫緩逃犯條例,也改口撤銷暴動罪的追究了。在此,市民不僅看到了香港沒有草根的,本來佔多數的撐中國,撐修訂的任何遊行集會,政黨及社團受高度的官僚主義的控制與商會的制約,結局沒有市民站出來發動大遊行了,甚至行政會議成員中的港英餘孽與滲透中共的反共份子促進了香港政府與建制的節節敗退。 看見了體制內的滲透狀況最糟糕, 也看到了像六月十七日釋放的黃之鋒已不再為顏色革命需要了。其中,還是沒有人批判商會,尤其是建制派商會的問題性。商會替代了整個市民以及政府!商會是當地統治階級資本家與外國帝國主義結合的組織!


行會成員:政府犯了很多錯誤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昨日公開否認學生是暴徒,以及據他了解部分被捕學生不一定會被控以暴動相關的罪名,明言政府無定性那一天發生的事屬於暴動,間接宣告政府在定性暴動一事上「褪軚」。他又承認,今次政府犯了很多錯誤,當中最大錯失是不能明白市民心聲,錯判市民會明白及接受政府以為法律上是正確的方案,相信特首會把握機會再面對市民傳遞道歉訊息。據了解,林鄭今天會見傳媒親自向公眾道歉。


修例完全失敗 當局部署失策


對於社會要求林鄭引咎下台回應民憤,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指,過去兩周有大批市民上街,反映修例是完全失敗,政府必須承認做得不好、部署失策,而特首已經感到非常抱歉和內疚,得到很大教訓,認為她在過去兩年做了很多工作,促大眾給她機會,不要因一個議題而「一鋪清袋」。行會成員任志剛亦發聲明,表示支持林鄭繼續擔任特首,形容暫緩修例已是撤回,而香港正面對很大挑戰,希望事件告一段落,讓社會重回正軌。(14)


梁振英懇請商會為港解說是可悲的,是因為那些所謂同意妥協案的商會最熱烈歡迎了暫緩/撤回,也同時資助了反對派的暴動。去勢逃犯條例修訂的是商會,助產和埋葬該法案的也是商會。那麼死撐商會的梁振英根本無法幫香港擺脫僵局。背道而馳。梁振英本身是地產發展商提名的,香港總商會的利益代表。


上任特首梁振英首度公開評論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修訂《逃犯條例》,他今早(18日)在fb貼文稱,事件「重創香港在國外的聲譽」,建議香港各大商會馬上組團連續出訪,幫助解釋。

梁振英指出,他建議由香港各大商會連續出訪解釋,是因「對外的解釋說明工作,我們不能僅靠中國駐外的使領館,不能僅靠力量單薄的香港特區經貿辦事處,更不能靠外國傳媒」,「各商會在特區政府作出讓步後接受修改方案,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最為清楚,因此最有發言權」。


梁振英指出,他建議由香港各大商會連續出訪解釋,是因「對外的解釋說明工作,我們不能僅靠中國駐外的使領館,不能僅靠力量單薄的香港特區經貿辦事處,更不能靠外國傳媒」,「各商會在特區政府作出讓步後接受修改方案,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最為清楚,因此最有發言權」。 - 梁振英 (15)


Note

(1) 一黨死去一黨鳴 禁獨豈能捉迷藏: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925/mobile/odn-20180925-0925_00186_001.html accessed, June 13, 2019.

(2) 香港地產界的「四大天王」:https://kknews.cc/finance/p5ozen8.html accessed, June 13, 2019.

(3) 前和黃大班:李嘉誠強烈反共最新解封87年致英政府密函揭示: http://www.mingpaocanada.com/van/htm/News/20181020/vaba_r.htm accessed, June 13, 2019.

(4) 【一件事】明日大嶼 反對填海謝世傑:利益者決定了我們的未來: https://www.hk01.com/隱形香港/246465/一件事-明日大嶼-反對填海謝世傑-利益者決定了我們的未來 accessed, June 13, 2019.

(5) 《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 ( 修訂 ) 條例草案》: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bills/b201903291.pdf accessed, June 13, 2019.

(6) 中總歡迎及認同《逃犯條例》修訂建議: https://www.cgcc.org.hk/zh/temp_news.php?cid=8&sid=51&tid=0&tabid=0&id=1337 accessed, June 13, 2019.

(7)【逃犯條例】總商會促須中央最高機構提出引渡 罪行刑期7年以上方可移交: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527/s00001/1558946148098/【逃犯條例】總商會促須中央最高機構提出引渡-罪行刑期7年以上方可移交 accessed, June 13, 2019.

(8) 工商及社會事務委員會: https://www.cgcc.org.hk/zh/thirdcat.php?cid=2&sid=21&tid=13 accessed, June 13, 2019.

(9) 董事個人資料: https://www.ckh.com.hk/tc/about/directors_details.php accessed, June 13, 2019.

(10) GENERAL COMMITTEE: http://www.chamber.org.hk/en/about/hkgcc_committee_member.aspx?cid=24 accessed, June 13, 2019.

(11) 厚顏直認:地產商贊助派月餅 大舊疑似賄選: http://paper.wenweipo.com/2011/09/09/HK1109090020.htm accessed, June 13, 2019.

(12)【引渡惡法】總商會極速發聲明撐暫緩 英外相讚港府 Well done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615/59719183 accessed, June 15, 2019.

(13) 誰最先吹響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號角?/鄧 飛 (時間:2019-05-09 03:17:48 來源:大公報)

http://www.takungpao.com.hk/opinion/233119/2019/0509/285575.html accessed, June 15, 2019.

(14) 特首辦被圍 林鄭政府一跪再跪暴動唔敢再提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618/00174_001.html accessed, June 18, 2019.

(15) 【逃犯條例】梁振英:修例風波重創香港國外聲譽 倡香港商會組團外訪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618/s00001/1560821231480/【逃犯條例】梁振英-修例風波重創香港國外聲譽-倡香港商會組團外訪 accessed, June 18, 2019.


Statements

This series of intelligence reports of Hong Kong is written by Chinese due to main readers' convenience. And we apply intelligence report format of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which is quite familiar for the writer. Reference includes full texts from original source.

Any part of this report may be disseminated without permission, provided attribution to Ryota Nakanishi as author and a link to www.ryotanakanishi.com is provided.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