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Book Review #2 : 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 (2nd edition)

Updated: Oct 7

#Book #Review #CantoneseAComprehensiveGrammar #StephenMatthews #書評

Image:taylorfrancis.com
Fig.1 版主製作 © Ryota Nakanishi: 黃色部分是耶魯式的特點
Fig.2 版主製作 © Ryota Nakanishi: 黃色部分是耶魯式的特點
Fig.3 版主製作 © Ryota Nakanishi: 黃色部分是耶魯式的特點
Fig.4 版主製作 © Ryota Nakanishi: 黃色部分是耶魯式的特點

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By Stephen Matthews, Virginia Yip; Edition: 2nd Edition; First Published in 2011; eBook Published on 24 May 2013; Pub. location: London; Imprint: Routledge;

DOI: https://doi.org/10.4324/9780203835012

Pages: 544 pages; eBook;  ISBN9780203835012 Subjects: Language & Literature



《廣東話語法》是一本最具權威的,最昂貴的香港粵語學習書。主要作者為位英國殖民地時期的白人教授香港大學語言學系馬詩帆(Stephen Matthews)。他懂口語的廣東話,但正像其他英語圈白人人士不太拿手的是書寫中文層面。


此書為英國殖民地統治時期英語圈白人對於粵語研究的精華,因此其成就最適宜英語圈的白人人士去學習。 其切入點理所當然地以口語粵語為主,而作者早就放棄統一書寫粵語的正確性的議題研究。以下,證言可解釋該書的限制。


英國出生的馬詩帆學習及研究廣東話接近30年,在大學教授粵語語法課程(Cantonese Linguistics),但他講起廣東話,仍然未能完全掌握廣東話的6個聲調加3個入聲,「廣東話比嘻(起)普通話油(有)趣豪(好)多。」(1)


我將逐一批判性地檢討該書的所有內容以及同時以書評式進行。 由於研究對象為中文,因此採取中文進行最貼切的批判。


導論 (Introduction)


'' Cantonese is essentially a spoken language. '' (2)


其實粵語是比普通話更古老的中文,也是與文字同時發展的。 近年來重新復刻出版的一百年以前的粵語書籍的豐富性證明了粵語並非只限於口語的語言。心一堂有限公司出版了一系列廣東省的古時粵語書籍。如《廣州話指南(光緒版)》(禪山;ISBN9789888582143)。


粵語被限制在口語發展的原因有幾個: 1)英國殖民統治; 2)各種拼音系統混亂;3)粵語漢字教育不足。


現在香港境內主要有三種拼音方式在重要的教育機構使用。 1)香港語言學學會在1993年12月所發表的拼音系統, 叫做「粵拼」。2)耶魯式拼音, 由由黃伯飛和Gerald P. Kok共同發明,最早可見於耶魯大學出版社於1973年出版的《Speak Cantonese I》一書。 3)廣東省敎育行政部門公佈的《廣州話拼音方案》。它本來由饒秉才主編著之《廣州音字典》 及《廣州話方言詞典》(商務印書館出版)所列出之修訂系統爲標準。(3)


相對於台語的無文字,無系統化拼音的困境以及限制在閩南族群家庭內常用的狀況相比,粵語是在港澳屬公共場合的標準官方語言。其使用率遠超過國語。粵語學習的主要困難在於各種混亂的拼音系統以及不會懂粵語拼音與粵語漢字的教師品質問題。


必須認清不同拼音方式的適合對象


上述三種主要粵語拼音系統的創作者以及適用族群的不同往往被忽略。


a. 粵拼最適合學習香港粵語。 它克服了與英語以及普通話混淆的拼音法。 最廣泛的學習者該使用。 如年輕的本土教師們開始慣用和推廣。完全是香港人為本土教育創作的。


b. 耶魯式拼音最適合英語圈的白人人士使用。 原創作者為白人英語話者, 為了西方英語圈的白人學習粵語而發明的。 它仍然與普通話,英語混淆的部分。其聲調標註方式也繁雜。不適合與亞洲人以及懂得普通話的人士使用。 基本上,日本國內的粵語書也採取耶魯式。


c.《廣州話拼音方案》原本是依照廣東省的粵語特性創作的。它不太適合於香港粵語學習。 適合於學習廣東省粵語人士使用。


誠然, 若想學習香港粵語,則應該採取粵拼。 不過,這不是該書作者的立場和結論。


不但普通話與粵語的對比是對學習粵語的中文人士當然需要的, 教育和學習正確的粵語漢字也是同等需要的。這才是發展趨勢,而不是某部分港大與中大教室內的局部現象。其實在港大與中大的粵語教育已開始教這個過去不足的領域了。 這讓該書的立場顯得過期。


馬詩帆寫道:


''我被人偷了車了。'' 這一類的句子在普通話中可以省略主詞,但在粵語中則不可以。 (4)


然而,我們所看到的文字基本上都是以普通話為書面語的粵語。在書寫上也仍然可以與普通話一模一樣。 粵語主要使用在聽講的部分。讀寫部分看讀者對象。 一般主要以普通話的書寫為標準,因此該差別在書寫上已不大。馬詩帆在導論提及的其他特性, 如英語式的以否定式回答否定式的語法不同之類的,根本不侷限在粵語。 甚至,實際運用上都可以。中文比英文靈活多變,歷史悠久的文明語言。


不過,該書正確指出粵語共有6聲,而不是9聲或更多。 聲調的解釋也在過去十分混亂。重點在於會否將p,t.k, m, ng以及長短音視為聲調。 p,t.k, m, ng以及長短音都不是什麼聲調,它們只是不同的發音方式而已,而不至於改變調性,甚至以不同的聲調發出的。馬詩帆也正確地排除了《廣州話拼音方案》。 應該說學習香港粵語的兩大拼音系統是粵拼與耶魯式。


現在的粵語學習必須根除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負面遺產, 也必須以粵拼統一標準粵語拼音。 更需要不敵對整個中文文化的學習或研究態度。粵語只是中文的整體概念的一部分,而非終極代替中文的。一旦抽象地看待和政治化粵語時,則會失去其本質。語言學領域的分裂主義是錯誤的前提。


Cont.

Fig.5 版主製作 © Ryota Nakanishi :1,3,6聲都是平的。2,5都是升的。只有4是降的。

Notes


(1) https://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8024616

(2) 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 (2nd edition) p.2

(3) http://input.foruto.com/ccc/jyt/index.htm

(4) Ibid.p.14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