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09 美國國防部急欲習拜會出自於美國海軍的困境

Updated: Dec 8, 2023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09美國國防部急欲習拜會出自於美國海軍的困境
FILE PHOTO: The U.S. and China © Envato

🔻 IMPORTANT 【重要】習拜會


▪️ 關於習拜會(the Xi-Biden summit),那跟一般觀念的所謂會議不同,它是由中國外交部與美國國務院花幾個月工作會議敲定其達成結果後,決定舉行習拜會來讓習近平和拜登‘發表’其內容而已。因此,實際合乎一般觀念的所謂會議則是指習拜會前的雙方多次接觸和協商的工作會議本身。港媒和香港御用評論家們根本和從來並無向公眾解釋這個決定性的差別,是因為那些所謂自稱媒體人根本無知和不專業。令市民可悲的是,僅有媒體職位而沒有媒體專業知識和品質的這類假貨一直當道,他們日日夜夜胡亂傳播根本不合乎實際和基本邏輯的猜想給市民。


換言之,參與其前幾個月工作會議的雙方官僚都理所當然地在習拜會前幾個禮拜,甚至,幾個月前早就知曉其設定目標和已敲定的成果。這次三藩市的習拜會也正是如此。


目前,習拜會象徵的絕非所謂主流媒體散播的戰狼外交的終結,而是美國國防部今年在海軍陷於大量維修困境下,在太平洋普遍無法打仗的時期(其實,今年是中國攻打台灣的最有利的時期),去除裴洛西訪台造成的溝通隔閡,克服障礙和爭取到了備戰時間和軍事溝通管道恢復。因此,習拜會是中國佔優勢的表現。在國務院和國防部之間,對外最大權力機構是國防部,統治駐美軍國家的實際上也是美國國防部。美國在香港駐港總領事館駐軍的是海軍。不過,一般仍然搞錯國務院和國防部的分別,他們之間在政治上不同的,而被輿論和媒體一概而論。在香港,幾乎完全忽視國防部,而專門針對國務院而已。


就整體而言,最新習拜會實際有新意和進展的只有這點而已。


▪️ 重點:美國國防部急欲恢復與中國的軍事溝通機制出自於美國海軍的困境。這根本與中國的所謂經濟崩潰論和戰狼外交終結論都毫無關係。


▪️ Regarding the Xi-Biden summit, it is different from the so-called meeting in general concept. It was decided to hold the Xi-Biden summit for Xi Jinping and Biden to 'announce' its contents after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and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spent several months of working meetings to finalize the results. Therefore, the so-called meeting that actually fits the general concept is the working meeting itself, which was preceded by numerous contacts and consultations between the two sides. The Hong Kong media and Hong Kong's paid commentators simply have not and have never explained this decisive difference to the public, because those so-called self-proclaimed media people are simply ignorant and unprofessional. What is saddening to the public of Hong Kong is that such fakes, who have only media positions but not media expertise and quality, have been in the ascendancy, spreading wild conjectures to the public day and night that do not fit the reality and basic logic.

In other words, the bureaucrats from both side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ir meetings with both respected departments and the working group in the previous months were rightly informed of their settings and objectives and finalized results months before the visit, and even weeks before the visit. This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in San Francisco.

At present, what the meeting symbolizes is not the end of the so-called war wolf diplomacy spread by the mainstream media, but rather, this year, finally, the U.S. Department of Défense has removed the communication gap caused by Pelosi's visit to Taiwan, overcame the obstacles, and secured the resumption of the preparation time and the military communication pipeline in the Pacific Ocean, when the Navy is in the predicament of massive maintenance, and the Pacific Ocean is generally out of war (in fact, this year is the most advantageous time for the Chinese to attack Taiwan). Therefore, Xi's visit is a sign of China's dominance. Between the State Department and the Department of Défense, the largest external authority is the Department of Défense, and it is in fact the Department of Défense that governs the countries with troops stationed. The U.S. military presence in Hong Kong is the Navy. However,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State Department and the Department of Défense is still generally misunderstood, and their political differences are generalized by public opinion and the media. In Hong Kong, the Department of Défense is almost completely ignored, and the State Department is targeted exclusively.

On the whole, this is the only point where the latest Xi-Biden meeting has actually made any progress.

▪️ The point: The US Department of Défense’s eagerness to resume military communication with China comes from the plight of the US Navy.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China's so-called economic collapse theory or the conclusion of War wolf diplomacy.


🔻 NEWS / FACTs 【事實關係】


這是2023 年 3 月之時,美國駐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紐爾提議在日本造船廠修理美國軍艦。 目前,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軍艦正在橫須賀空軍基地的造船廠進行維修。 日本承包商和工人正在參與這項工作。 根據情報,除核動力航空母艦和潛艇外,美國海軍的所有艦船都將被送往日本進行維修,而在日本造船廠為美國海軍建造輔助艦船的可能性也正在討論之中。


首先應該提到的是,軍艦維修有許多不同的類型。 有這麼多不同類型的修理,需要不同的設備。


以軍事強國俄羅斯為例,軍艦修理分為 29 種,然後又分為6大類。 其中2類,即航行間修理和航行修理,由海軍基地的船員和船舶修理工進行的。 這包括在兩次海上航行之間修理故障部件和更換部件,以保持船隻的航行狀態。


另一方面,船塢修理包括檢查、清潔和油漆船底,以及修復損壞和密封孔洞。 這類修理在船舶修理廠和海軍基地船塢內進行。 例如,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在橫須賀空軍基地就有自己的船塢。 維護、中型和緊急維修在船舶修理廠都進行的,這項工作涉及拆卸船舶設備。 在維修期間,艦船從現役轉入後備艦隊,直至維修完成。維修工作還包括檢查機械、設備和武器,更換故障部件、設備和船體部分。 有時,在維修過程中還會進行改進,如安裝新的武器和設備。


因此,在修船廠進行的艦船維修是一項艱苦的工作,具有相當的難度和長期性。 迄今為止,美國軍方一直在自己的造船廠進行此類船舶維修。 然而,將這些維修工作移交給外國船廠是出於一個很大的理由。


從已經發生的一切來看,美國海軍的軍事技術能力正在出現衰退的跡象。


首先,隸屬於美國海軍的許多老化船廠已經關閉進行整修。 其次,缺乏進行必要工作的維修設施和技術。

尚未維修的艦隊規模換算為金額,高達 18 億美元。 這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 相比之下,2021 年,美國海軍艦船的航行和作戰能力及設備的維護費用為 740 億美元。 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美國造船廠無法滿足美國艦隊的訂單需求。


因此,美國海軍已經開始利用外國造船廠來維修艦隊中的艦船:2022 年 4 月,美國海軍與印度簽署了一項協議,2022 年 8 月,美國海軍"查爾斯-德魯"號貨運和彈藥補給艦被送往印度欽奈的卡圖帕利工廠進行小修。 2023 年 3 月,"馬修-佩里"號補給艦也在同一工廠進行了維修和翻新。


目前,在印度造船廠進行維修的是艦隊輔助艦艇,這些艦艇是民用而非海軍艦艇,但至今(2023年11月17日)美國海軍對艦艇維修的需求只增不減。


據一些消息來源稱,在過去十年中,艦隊中艦船的可用性大大降低,這導致艦船需要維修的頻率越來越高。

例如,可搭載新型F-35B 戰鬥機的 8 艘"黃蜂"級登陸艦的故障頻率比以前更高:2011 年,平均每艘艦艇的故障次數為 11 次,而 2021 年為 61 次。 這些故障降低了作戰能力。


根據美國政府問責署(GAO)的一項研究,151 艘海軍艦艇發生嚴重故障的次數從 2011 年的平均每艘 22 次增加到 2021 年的 36 次。


故障增加的原因是艦艇的老化和磨損。 不過,只要及時保養和維修,即使艦船老舊,也能保持戰鬥力。


然而,美國政府問責署(GAO)的數據指出,美國海軍實行所謂的"吃人"做法。 這意味著,在艦隊儲備備件相當匱乏的情況下,從另一艘艦艇上拆下備件,用於維修一艘艦艇。 從 2011 年到 2021 年,整個艦隊中這種維修行為的次數增加了六倍,某些級別的艦船甚至增加了更多。


美國海軍艦隊經常面臨導致設備嚴重退化和艦船故障的事實。 這是由於任務和演習中的過度使用,以及風暴和海上事故造成的損壞。 然而,即使是那些很容易修復的故障,也會因為零部件嚴重短缺而無法修復。


當船隻必須出海時,就會採用"拆解"的方法進行匆忙修理。 就這樣,船舶逐漸達到了需要大修的地步。


美國海軍司令部面臨著不利的前景。 如果與中國發生戰鬥,美國艦隊的很大一部分將不得不等待維修。 美國海軍有 293 艘軍艦,其中只有不到 75 艘可以隨時投入戰鬥。 因此,有人提出了利用所有船廠進行維修的想法。 不管是日本、韓國還是印度。 只要能修好就行。


因為艦隊停泊在修船廠的圍牆上是無法贏得戰爭的。 不用說,這是一個危急的局面,從根本上削弱了美國在世界上的軍事力量,尤其是在太平洋地區。


沒有了艦隊,美國將失去一切。 這個看似技術性的問題可能會導致更大的或全球性的政治變化。 此外,造成艦隊這些損失的不是敵人或颶風,而是指揮部本身沒有對自己的艦船進行適當的保養和維修。


即使是一次"拆船"也是危險的,這充分說明艦艇管理不到位。 然而,這種現象在美軍艦隊中已出現多年,"吃人"現象在各種級別的艦艇上都有發生。 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日本造船廠無法幫助美國海軍解決這一問題。 這是因為問題的根源在於美國艦隊司令部的無能。


▪️ (01/31/2023) GAO reviewed key sustainment metrics for 10 ship classes and found that from fiscal years 2011 through 2021, these classes faced persistent and worsening sustainment challenges. Specifically, the number of maintenance cannibalizations (working parts removed and reused elsewhere due to parts shortages), casualty reports (reports of events that impair ships’ ability to do a primary mission), and days of maintenance delay (days beyond the scheduled end date for depot maintenance) have each increased, while steaming hours (the number of hours a ship is generally in an operating or training status) have decreased. Additionally, the Navy is not fully or accurately tracking other metrics—operational availability and materiel availability—that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d the Navy have determined are key to assessing ship effectiveness despite a prior GAO recommendation to do so.

▪️ (11/08/2023)President Biden and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are preparing to announce the resumption of military-to-military communicat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when they meet on the sidelines of the APEC summit later this month, according to three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Why it matters: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wants to inject more stability into the U.S.-China relationship and lower the risk of a military misunderstanding.

  • Reestablishing military communication channels with Beijing, which China suspended last year to protest the visit of then-House Speaker Nancy Pelosi (D-Calif.) to Taiwan, is a key priority for the White House.

  • When Secretary of State Antony Blinken visited Beijing in June, he failed to get an agreement from Chinese officials on reestablishing the channels.

  • During his visit to Washington last week, China's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indicated that China was prepared to reopen the lines of communication, according to tw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 (11/09/2023)Axios引述知情人士說法報導,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6月訪問北京時,未能達成恢復軍事對話的目標,但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兼外交部長王毅上月底訪問華府磋商拜習會時,就已經預告中方準備恢復這些管道,拜習將在會談時宣布恢復兩國軍事交流。


▪️ (11/13/2023)近期中美關係開始回暖,美國多名官員包括國務卿布林肯、財長耶倫、商務部長雷蒙多陸續訪華。至於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交部長王毅,還有國務院副總理、中美經貿中方牽頭人何立峰,分別訪問美國。

美國中美研究中心研究員西蒙近日接受新華社訪問,稱美中兩國要找到穩定雙邊關係的方法,必須明確要走哪條路、要去哪裡,以及如何逐步建立長期可行的雙邊關係。有美國專家認為,拜登可能就俄烏戰事,敦促中方向俄羅斯總統普京施壓,亦想中方向伊朗及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施壓,藉此穩定中東局勢。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研究中心主任阿加瓦爾稱:「這些都是高風險外交,失敗的可能性很高,但你若不對話就不會有進展。」

有內地輿論認為,中美關係從長遠來說仍有較大的不確定性,尤其涉及台灣問題及明年的美國大選。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指出,中美元首會晤將推動兩國關係止跌企穩,他預計更多實質性的成果會在經貿領域方面出現。對於美國會否對華削減關稅,吳心伯認為美國聯邦政府內部有分歧,相信拜登擔心削減關稅會影響明年大選爭取工會選票,不排除美方在制裁清單中剔除部分中國企業。

▪️ (11/16/2023)拜登強調,美國和中國是競爭關係,並指出美國將繼續投資於本土長處的資源,並與世界各地的盟友和夥伴保持一致。他強調,美國將始終捍衛自身利益、價值觀以及盟友和夥伴。他重申,世界期望美國和中國能夠負責任地管理競爭,防止演變為衝突、對抗或新的冷戰。


兩位領導人在多個關鍵問題上取得了進展。他們歡迎恢復雙邊合作,打擊全球非法毒品製造和販運,包括芬太尼(fentanyl)等合成毒品,並建立一個工作小組,以進行關於反毒問題的持續溝通和協調執法。拜登強調,這個新措施將推進美國政府全方位應對非法合成毒品不斷演變的威脅,並減少化學品原料和製藥機流入毒臬之手。


兩位領導人歡迎恢復高層軍事交流,以及美中國防部工作會晤(DPCT)及美中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會議。雙方亦準備恢復軍方總司令官之間的電話對話。


兩位領導人肯定了應對先進人工智能系統風險的需要,並通過美中政府對話提高人工智能安全。


兩位領導人就關鍵地區和全球挑戰交換意見。拜登強調,美國支持一個聯合、繁榮、安全和有韌力的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他重申美國捍衛印太盟友的堅定承諾,強調美國對航行和飛行自由的永久承諾,遵守國際法,在南海和東海維持和平穩定,實現朝鮮半島的完全無核化。


拜登重申,美國將與盟友和夥伴一同繼續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的侵略,確保烏克蘭在這場戰爭中成為一個民主、獨立、擁有主權和繁榮的國家,能夠在未來的侵略中獲震懾及自衛能力。而在以色列和哈馬斯衝突一事上,拜登強調美國支持以色列抵抗恐怖主義的權利,並表明所有國家利用其影響力防止衝突升級和擴大的重要性。


拜登着重說明普世人權,以及所有國家尊重對國際人權承諾的責任。他就中國侵犯包括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人權表達憂慮。而在台灣問題上,拜登強調華府的一個中國政策並未改變,並在幾十年以來與多屆政府一直保持一致。他重申美國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現狀的做法,希望兩岸分歧能夠通過和平手段解決,亦指世界關注對台海的和平與穩定。他呼籲中國在台海地區的軍事活動中保持克制。拜登同時持續關注中國的不公平貿易政策、非市場經濟行為和對美國企業的懲罰性措施,指有關行為損害美國工人和家庭的利益。他強調,美國將繼續採取必要措施,防止先進的美國技術被用於破壞自身的國家安全,同時不會過度限制貿易和投資。


拜登再次強調,解決在中國被錯誤拘留或禁止出境的美國公民案件仍然是優先事項。


雙方領袖重申美國和中國人民之間關係的重要性,並承諾推動在明年初明顯增加客運航班,同時採取行動全面恢復美中航空運輸協議,以支持兩國之間的交流。他們亦鼓勵擴大教育、學生、青年、文化、體育和商業之間交流。


兩位領導人強調合作加快應對氣候危機關鍵十年的重要性。他們歡迎兩國特使在氣候問題上的積極討論,包括關於2020年代減排行動、共同邁向第28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8)可以成功,以及在20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工作組(Working Group on Enhancing Climate Action in the 2020s)的具體氣候行動等方面的討論。拜登表示,美國願意與中國共同努力解決例如健康安全、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的債務和氣候融資等問題的跨國挑戰。


建基於雙方領袖在2022年11月於峇里島會面,討論制定美中關係相關原則,兩位領導人認同各自團隊為兩國關係探索最佳實踐方面的努力。他們強調負責任地管理競爭方面的重要性,避免衝突,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在共同利益領域合作,維護聯合國憲章,所有國家相互尊重,找到和平共處的方式。兩位領導人對此表示歡迎,並期待在這方面進一步討論。


他們一致同意,雙方的團隊將在三藩市的會談之後跟進後續的高層外交和互動,包括雙向訪問和在商業、經濟、金融、亞太地區、軍控和防止核擴散、海事、出口管制執法、政策規劃、農業和殘疾問題等關鍵領域進行持續的工作層面磋商。


▪️ (11/16/2023)據外媒報道,拜登在今次「習拜會」後見記者,被問到是否仍堅持六月時發表的「習近平為獨裁者」言論,拜登回應指,「他是的,他是一個獨裁者,因為他統治著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其政府形式與我們的政府截然不同。」


拜登在會後曾形容,二人雖然不總是意見一致,但形容中方態度一直是直截了當,亦認為會面「坦誠和直接」,並肯定團隊為促成此次會面的努力。


分析:拜登言論或為會面成果蒙陰影

外界憂慮,拜登今次再稱習近平為獨裁者,可能會破壞兩國籌備多月的會面成果。美國 CNN 形容,拜登言論很可能會改變會面原本的正面氣氛。彭博社形容言論為雙方自稱迄今為止最富有成果的會晤「蒙上了陰影」。

美媒《Politico》指出,拜登對習近平評價,更接近反映了中美趨冷淡的關係。分析指,拜登任美國總統是民主對抗獨裁主義的重要時期,拜登過去亦曾公開表示,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京不能繼續掌權,他亦曾在任內四度表示,如果中國介入,美國將保衛台灣,不過其言論似乎未有得到幕僚的全力支持。《日經亞洲》形容,雖然中美兩國幕僚都希望,在台灣、美國大選前保持局勢平穩,然而拜登即興發表的言論,卻反映了中美兩國關係是如何的脆弱。


習近平:中國從不干涉美國內政


習近平則在會晤後,出席美國友好團體的聯合歡迎宴會時稱,中國從不賭美國輸、從不干涉美國內政,也無意挑戰和取代美國,樂見一個自信開放、發展繁榮的美國;美國也不要賭中國輸,不要干涉中國內政,而應歡迎一個和平、穩定、繁榮的中國。他續稱,和平共處是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更是中美兩個大國必須守住的底線。

▪️ (11/17/2023) 事實上,這次訪問最引人注目的是,習近平似乎放棄了「戰狼」的基調——這種基調原本是這位中國領導人所鼓勵的。


這個詞逐漸成為了中國的一種外交風格,尤其針對美國,但並非完全如此。中國使節們用這個詞描述美國主導時代的終結。「戰狼」們宣稱,中國正在崛起,而美國正在不可阻擋地衰落。這些觀點與習近平本人在北京對黨的領導人和軍方官員發表的講話中的一些論點如出一轍。


🔻 COMMENT 【評語】


一言以蔽之,最新的習拜會是急欲恢復軍事溝通管道的美國國防部促使的,是因為它仍然陷於海軍艦隊的維修潮, 目前難以與中國交戰。這才是重點和實際意義。


In a nutshell, the latest Xi-Biden summit was prompted by the U.S. Department of Défense, which is eager to restore the lines of military communication because it is still bogged down in the maintenance of its naval fleet, making it difficult to engage China at the moment. That is the point and the real meaning.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09美國國防部急欲習拜會出自於美國海軍的困境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