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1 周庭永久離港事件揭示的政治深層意義

Updated: Dec 5, 2023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1 周庭永久離港事件揭示的政治深層意義
FILE PHOTO: Flag of Canada, the word Canada in wooden abstract letters © Envato

🔻 IMPORTANT 【重要】周庭

 

▪️2023年12月3日到4日令全港譁然的事件是周庭決定棄保續留加拿大一事。關於這件事件,只能說恭喜。誠然,在五眼聯盟國家,所謂留學意味著他們保留和繼續扶植海外反對派明星們,以幾十年後將來五眼聯盟重新調派他們,回到香港加入已換成反共右派政權的中港體制內。如蘇聯的改革開放(perestroika)最終毀了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和共黨獨裁,中共的實際瓦解是在其原理上,當它完全‘開放’ 其經濟槓桿,即把其經濟槓桿拱手讓給資本的時候。那時,像埋葬動態清零時一樣,首先全國各地地方政府都紛紛以宇宙速度拆掉中共體制,並且像後蘇共時代一樣由目前80%的中共官僚將會繼續組成將來的反共右派民族政權。但它跟葉利欽,普京可能會類似,因此不太可能允許分裂主義,若不是外資的傀儡政權。

 

▪️對香港市民而言,該事件令人驚愕不已的不是周庭(在目前的政治狀況下,只要有條件,反對派明星們就都想隨時‘移民’是正常的),而是國安處。不但強逼寫悔改書,拍照‘愛國’證據等舊時代的古怪‘教育’方式更加疏遠香港市民,更令人質疑的則是男性佔多數的國安處人員組團安排陪著所謂‘民主女神’周庭一人大玩深圳一日遊一事。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保釋條件?雖成功移民的周庭已確定是個贏家,但以陪同男性國安處人員組大玩深圳一日遊來換取可永久離港的護照是誰之過?明顯是,國安處和國安公署的政治錯誤。不過,真正的問題還不是這點,而是他們為了不被社會問責,如此流於形式地過於重視走程序,而完全陷於形式主義一事。他們國安處都走程序化了的一切了,所以沒人會被問責。這才是他們的重點,也就是市民絕不能容忍而噴飯的一點。誠然,結局證明了他們走的一切程序都流於膚淺的形式了,無能至極,同時也仍然無法排除無間道的可能性,所以人家直接走掉了。考慮萬一周庭可能會棄保繼續留加拿大的時候,就有沒有想過國安處備案?那結果證明了根本沒有,而只有到時口頭‘強烈譴責’了事,如此敷衍了市民。不管是外交部或國安處都要知道的是,所謂強烈譴責並不是第一人自己講述的用詞,而該是第二人或第三人用以描述該情況的用詞。其古怪的官腔文法也有中文錯誤。


補充1: 香港國安處的特色是它並非普通警察的上級機構,而是警務處的下屬機構。 警務處的上級機構則是保安局。雖然不是專業的情報機構,但是勉強可以說保安局是香港的情報機構。


補充2: 周庭離港時購買了來回票以順利出境。

 

▪️最糟糕的是什麼呢?就2023年全年而言,香港社會仍然缺乏所謂中方‘後方’的概念和形成。所謂後方根本不是內地,而是指當香港最主要的深層次矛盾,即中美矛盾惡化,陷入緊急狀態或戰爭狀態時,擔當物資和人力支援以及維持基本社會經濟運作的市民社會就是所謂後方。不過,香港政治最致命的地方是,仍然不了解解決第二大深層矛盾,即4高(超高地價,超高樓價,超高租金,超高物價)是為了形成所謂‘後方’。香港勞動總人口382萬(勞動人口)被剝削階級則是其主力。不過,中港政府都一面倒地傾斜於地產霸權炒家階層一邊,而讓中方自己的‘後方’的形成更加不可能了。為何解決深層次矛盾的‘土地房屋問題’ (超高地價,超高樓價,超高租金,超高物價)極為重要?它跟最主要的深層次矛盾,即與中美矛盾有關的。在勞動和資本(資本即不勞所得)階級之間,‘土地房屋問題’ (超高地價,超高樓價,超高租金,超高物價)是地產霸權炒家階層和被剝削階級之間的跨階級矛盾,本來後者應該可以擔當在中美矛盾上的中方的後方,而目前地產霸權炒家階層和被剝削階層都變為美方的後方了。這個典型現象正是反修例風波。周庭和她的離港事件象徵的深層意義就是完全被漠視的中方‘後方’概念的不在場。只要香港社會不構成中方‘後方’,英美歐都持續佔政治優勢。究竟誰最漠視香港社會形成中方的‘後方’?那就是身為中央政府的中共自己。

 

Point: In a nutshell, what Agnes Chow Ting's abandonment of bail and departure from Hong Kong reveals is the superficial formalism of the paralyzed state security system (the distorted idea of going through the procedures to avoid accountability), and at the deeper level, in terms of the Sino-US conflict, which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deep-rooted contradiction, China still has no conception of and action to form its own 'rear', while Agnes Chow Ting and the anti-amendment wave (2019-2021) reflect the fact that both the exploiting class and the exploited class in Hong Kong have become the 'rear' of the US side. 


🔻 NEWS / FACTs 【事實關係】

 

▪️周庭所指的被迫到中國大陸,原來是今年8月期間,為了滿足國安人員條件取回被扣押護照,她「被安排」過境到了中國大陸一次。香港警務處國安處人員協助她成功申請回鄉證,並陪同她到深圳「一天游」。周庭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瞭解中共發展以及歷代領導人「輝煌成就」。其後,她更被安排到騰訊總部,瞭解「祖國的科技發展」。

 

她在貼文中質疑,個人從不否定中國經濟發展,但如此強大國家,要將爭取民主的人送入監牢、限制出入境自由,還要求進入中國大陸參觀愛國展覽作為取回護照的交換條件,何嘗不是一種脆弱呢?

參觀回到香港後,她再次被國安要求寫下「感謝警方安排,使我能瞭解祖國的偉大發展」的信件。她說,這類親筆信件,在離開香港前的幾個月已經寫過好幾封了。

 

周庭強調,並不是最初便有這樣不返回香港的打算,當她還在香港時,完全沒有思考過會否回港的問題,在連自己能否順利出境也不清楚情況下,根本沒有心思思考再之後的事情。但當她來到加拿大安頓後,才慢慢開始思考,在作出這次決定前,她還買了12月回港的機票。所以她並非處心積慮欺騙國安,若有這陳述絕對是錯誤的。

 

承認自己在香港因國安打壓患了焦慮症、驚恐症、創傷後壓力症以及抑鬱症的她最後寫到:「這數年切身感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多麼可貴的東西。將來還有很多未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終於不用再為會否被捕而擔憂,也可以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了。在加拿大學習和療傷的同時,也希望能重拾過去因情緒病和種種壓力而放下了的興趣,好好建立屬於自己的節奏。自由來得不易,在擔驚受怕的日常中,更加珍惜所有沒有遺忘自己,關心自己、愛自己的人。願我們能在不久的將來重聚,好好擁抱彼此。」

 

周庭還透露說,她出獄後仍需遵守國安法的擔保條件,需要定期報到,護照亦一直被沒收,不能出境。 按照國安法的程序,每三個月,國安都會要求她簽署一份《扣留旅遊證件通知書》,通知其護照會被多扣留三個月,三個月又三個月,三個月又三個月。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說:「既然透過協商,當然雙方提出不同條件,只要雙方同意就可以。當然如果任何一方提出條件,對方認為不可接受,理論上可向法庭提出申請,由法庭決定究竟保釋、調查期間保釋條件如何?特別涉及離開香港,警方當然會小心處理,經評估風險,認為某些條件雙方可接受,相信達成協議基礎。」 今次事件後,警方會否收緊國安法案件疑犯保釋條件?

 

湯家驊稱,每宗案件情況不同,相信警方會仔細評估,根據案情需要及嚴重性作決定。 香港和加拿大原先有司法互助協定,但加拿大2020年起,單方面暫停與香港的移交逃犯協定。港府又可否要求加方將周庭移交回來?湯家驊稱,根據聯合國指引,移交逃犯並不能涉及政治罪行,或有政治背景的被告。

 

▪️至今年7月初,國安告知周庭如果想到加拿大升學,還要「跟我哋返一次大陸」,完成行程後會把護照交還給她,她只需在大學假期時回港報到就可以。

 

周庭稱,自知在國安面前「其實我沒有拒絕的權利」,同時亦害怕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就是『主動送中』了」。最終,她於八月在5名香港國安人員「陪同」下,到了到深圳「一日遊」,並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和騰訊總部。

 

🔻 COMMENT 【評語】

 

一言以蔽之,周庭棄保離港事件揭示的是癱瘓國安系統的膚淺形式主義(走程序,以免問責的歪念),在深層,在作為最主要深層次矛盾的中美矛盾上,中方仍然沒有概念和行動形成自己的‘後方’,而周庭和反修例風波體現的則是本港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都變為美方‘後方’的事實。

 

In a nutshell, what Agnes Chow Ting's abandonment of bail and departure from Hong Kong reveals is the superficial formalism of the paralyzed state security system (the distorted idea of going through the procedures to avoid accountability), and at the deeper level, in terms of the Sino-US conflict, which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deep-rooted contradiction, China still has no conception of and action to form its own 'rear', while Agnes Chow Ting and the anti-amendment wave (2019-2021) reflect the fact that both the exploiting class and the exploited class in Hong Kong have become the 'rear' of the US sid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1 周庭永久離港事件揭示的政治深層意義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