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3 香港區議會選舉揭示僅有1/4民意基礎的政治體制

Updated: Dec 13, 2023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3 香港區議會選舉揭示僅有1/4民意基礎的政治體制
FILE PHOTO: Clown at retro arcade © Envato

🔻 IMPORTANT 【重要】香港區議會選舉


實質上,我們就是把九七後的香港政權,交給香港的資本家了。- 趙紫陽 (URL)


重點:最好的政宣和愛國教育是真正搞好民生,而非任何公關和強迫手段。


▪️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直選揭示整個體制的民意基礎:所謂2023年香港選舉改革後的第一次區選舉結果揭示的政治意義為何?只有以全港市民為基礎的選舉才算選舉或民主。其中,僅佔全體議席比率18.7%的直選結果較客觀地反映全港市民對目前整個香港政治以及整個涉港中央政策的民意。誠然,僅有大約四分之一的香港民意表態支撐和肯定當前的裙帶資本體制了。換言之,119萬 / 4,329,710 全港選民的投票支持(URL)也就是中港政府,甚至地產霸權寡頭勢力只能最多動員大約一百萬本港市民而已。那,香港全人口749萬(URL)中,港府,中央,地產霸權寡頭及其體制僅有119萬的民意基礎而已。這是相當薄弱的民意/政治基礎,也仍然無法在中美矛盾上構成後方。剩下,3,139,710位香港市民則等於投了不信任票,也就是棄票了。四分之三的民意是在過去由所謂反對派吸收的,對現狀不滿意的民怨。不但直接投票反映民意,不投票也不可避免地反映香港市民的民意了。香港未來的真改革動力和希望則在於誠實地棄票的3,139,710位香港市民的動向。繼反修例風波之後,北上消費也好,移民潮也好,罷工也好,罷市也好,個人和集體的其他富於創意和真正經濟需要的社會行動都是這股民意合情合理合法的政治反應。這並不限於示威遊行的形式。

 

▪️所謂119萬(1,193,193) / 4,329,710 全港選民(URL)的階級成分呢? 其數值相當接近香港統治階級/資本家的總人口(最少數值)=仍在公司註冊上登記的本地公司數量1,425,193(URL)。 此外,總勞動者人口383萬(URL)則接近棄票的3,136,517位香港市民人口。足以認定在統治階級的相當大的部分以組織票的方式穩定確保了票數了。這同時包含了部分勞動者階級(所謂中產階級也是屬於受雇者,即廣義的勞動者階級,只是反映如小布爾喬亞之類的半資本家,上層或基層的階層之別而已)。然而,香港社會人口中的絕對多數派,即大部分的勞動者階級則棄票了。足以認定中港政府在香港社會中仍然嚴重缺乏佔居絕對多數派的勞動者階級的廣泛支持和民意基礎。記得,棄票的3,136,517位香港市民的主要階級成分是勞動者階級。總勞動者階級人口383萬/香港全人口749萬。港府也明知大部分都是基層選民棄票了。要嚴肅思考,但統治階級完全已預料和棄之不顧的問題重點是有這樣嚴重失衡的,薄弱的民意基礎。目前的體制是僅有社會總人口中,全選民的四分之一民意基礎的體制。這證實了本港無法承擔中美矛盾的任何風險。

 

▪️ 政治勢力的實際角色以及成分與一般市民被長期灌輸的景觀截然不同。不管是資本媒體敘述的表面上的什麼派,本港金主大聯盟都有不少相等的組織,他們傾向於複製和增殖同質性極高的,甚至同一資本,同一成員,同一目的,同一政治功能組成的利益集團/壓力團體/媒體。如反修例風波的幕後黑手們的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等。說到網媒,恆基地產資助的HKG報系列媒體是典型。連被錯誤地視為完全屬於中共媒體的大公文匯報也不但曾經在六四時搞了反共活動,也積極服務本港地產霸權寡頭壟斷,因此在其運作上並非中共全資,也依賴資本的廣告收入。更有趣的例子是,美國企業,美國商會會員南華早報,雖明明是反對派媒體,但因過去與阿里巴巴集團的關係,長期自動化地也被歸類於屬於中方體制。於是,這些主體都體現了買辦資本和兩面人的本質。它們從港英時代到回歸中國的現在一直做的就是維持現狀和保衛既得利益及僵持其已明顯失去活力的過氣經營模式,也就是產生,僵化和惡化本港深層次矛盾(民生問題)的事情。所謂提名的真正母體和來源明明是最積極搞公關宣傳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自己,即從港府,中央機構,立法會,司法機關,到法定機構,極少數人同時霸佔多重公職並在內部互相分享權力和消息的地產霸權朋黨大聯盟(本港的既得利益勢力,它們既得利益勢力僵持其貪婪經營模式是深層次矛盾的根本原因)其在經濟上的壟斷也如此意味著政治上的壟斷。這些商界主導的利益集團/壓力集團的主力明明是包括各界明星(所謂精英)在內的地產霸權主導的炒家階層,也就是本港統治階級的主要成分。那麼,政治買辦階級的兩大工具,兩隻手,即所謂建制派和反對派,也是代理各方資本/政治勢力涉港政治的買辦資本。建制派代理中國和美國以及中,華,外資企業的本港政治(看看,所謂建制派商會,香港總商會內的外資企業名單,公開支持反對派的英美歐企業主體也都有。甚至,例如,英資怡和,Shell支持工聯會。地產寡頭企業同時也是美國商會會員等,都顯示了金主們經營分化勞動者階級的顏色政治)。所謂建制派主要代理的外資-外國意志是經濟政策,如撤辣。反對派,如社民連也代理了中國民族主義勢力在慰安婦和釣魚台紛爭上的活動(如反對派組成的保釣行動委員会),也代理了以美國為首的外資的涉港政治活動。其實,已被弱化的顏色政治的兩派基本上都代理了中美雙方,建制派以精英路線,反對派則以群眾路線服務了各方資本/政治勢力。至少,這就是為什麼所謂建制派也曾來都沒有以實際行動威脅過外資,尤其是他們也在各方面依賴的美資和英資的。換言之,最新的區選舉結果對於外資,美國資本在本港的運作一點也不會構成任何威脅的。這才是服務美國資本的美國情報界和美國政府的重點。那麼,在媒體,外交和國會層面的批判則是高度具有公關性質的例行反應。就整體而言,反映在脆弱民意基礎上的事實是目前香港任何體制內真正的勞動者階級完全不存在(被異化,被政治隔絕)。勞動貴族,所謂“勞工界”,“基層界”代表乃在該界運作的社團,有限公司,並不等於勞動者階級本身。當政治權利(主權)不在勞動者階級(人民)手裏時,人民就必然會對其體制如此失去信心。

 

▪️ 除了地區直選外,其他範疇,如三會委員(即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政府委任,當然議員(鄉議局的原居民)等的所謂‘選舉’的本質皆為欽點/指名(非民主)。只有稱得上民主的,只有以全港選民為基礎的直接票選而已。離譜的是,所謂三會委員的成員也同時在地區直選上當選的事實。譬如,民建聯的鍾健峰不但是在三會委員中,擔任分區委員會的副主席(URL),也是地區直選的候選人(當選)。連這點也凸顯了上述社團主義/裙帶資本主義體制的典型狀況,即同一個朋黨成員同時霸佔多重公職主宰方方面面的政治活動。這在選舉上也不例外。誠然,‘一個人限一個公職’的嚴格原則是必須要的。

 

▪️ 另一指標揭示反修例風波之後的所謂改革的民意接受度。那就是直選投票率。在2019年的地區直選的投票率是全港選民的71.23%,然而,最新的投票率則僅是全港選民的27.54%投票而已。於是,當前的整個政治體制還是只有全港選民的四分之一的民意基礎而已。甚至在香港總人口上,只有七分之一的民意基礎而已。多麼脆弱!並不具有足夠的全民代表性!

 

🔻 NEWS / FACTs 【事實關係】

 

▪️2023 年區議會選舉結束,政府在今早(11 日)公布,地方選區總投票率為 27.54%,有1,193,193 人參與區議會選舉投票。投票率是自 1982 年區議會設立以來,最低的一屆。

在 2019 年區議會選舉,總投票率為 71.23%,有 294.3 萬人投票。

對上一次的地區直選,2021 年立法會選舉,總投票率為 30.2%,有 135 萬人投票。

 

▪️ 民建聯在44區,每區派1人參選,取得41席,連同地區委員會界別的議席,合共取得109席,成為區議會最大黨。工聯會地區直選派25人出戰,取得18席;但在地委會界別的表現就較遜色,派21人參選,只有9人當選,合共取得27席。新民黨地區直選派17人,只有5人當選;地委會界別就派12人,有10人當選;合共取得15席。經民聯取得12席,自由黨5席,專業動力1席和勞聯各有1席。只有1名候選人的實政圓桌、民主思路和紫荊黨 ,都競逐失敗。

 

▪️ 區議會選舉周日進行,政府今晚舉行大型戶外音樂會「共建美好社區大匯演」,由七個電視台聯播,多名政府高官現身台下支持。但有網民就發現,不少台上表演者與34年前的八九民運籌款活動《民主歌聲獻中華》重疊,包括今晚司儀汪明荃、Maria Cordero(肥媽)、草蜢、蘇永康、鄺美雲等。

 

🔻 COMMENT 【評語】

 

一言以蔽之,中共外判香港治理給本港資本勢力後,2023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揭示了本港地產霸權的裙帶資本主義體制僅有全港選民的四分之一民意基礎,全港市民的七分之一的民意基礎而已。甚至,本港地產霸權的裙帶資本主義體制只能最大政治動員大約100萬人而已。這麼薄弱的民意基礎根本不敵美國和英國。那麼,到底中共的致命錯誤在哪裡?中共忘記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即最好的政宣和愛國教育是真正搞好勞動者階級的民生。當中共外判香港給地產霸權寡頭勢力的時候,早就犯錯了,是因為本港買辦階級及其小丑們都同時政治代理中美勢力,甚至不斷在毫無政治權力的勞動者階級身上強化炒樓炒股的方方面面的貪婪剝削和苛政。

 

In a nutshell, aft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outsourced the governance of Hong Kong to the capitalist forces in Hong Kong, the results of the 2023 District Election reveal that the crony capitalist system of Hong Kong's real estate hegemony has only one-fourth of the public opinion base of all Hong Kong's voters, and one-seventh of that of all Hong Kong's citizens. Even the crony capitalist system of Hong Kong's real estate hegemony can only mobilize a maximum of one million people. Such a weak public opinion base is simply no match for tha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United Kingdom. So, what is the fatal mistak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CCP has forgotten the basics of Marxism, that is, the best political propaganda and patriotic education is to really improve the livelihood of the working class. When the CCP outsourced Hong Kong to the real estate hegemony and oligarchy, it made a mistake long ago because the local comprador class and its clowns are all political agents of the US and China at the same time, and they even keep on reinforcing all aspects of greed, exploitation and tyranny in property and stock speculation on the working class, who have no political power at all.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13 香港區議會選舉揭示僅有1/4民意基礎的政治體制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