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0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Hamas-Israel Conflict 2023: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hinese)

Updated: Feb 25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0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Hamas-Israel Conflict 2023: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hinese)
FILE PHOTO: Close up of blue star of David on national Israel flag. © Envato

🔻 IMPORTANT 【重要】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由於以色列駐港總領事藍天銘(Mr. Amir Lati)展開的一系列優秀解說,目前本港除了勒索目的的一些港媒主流媒體上的反猶太主義評論和表面上折衷而實為偏向哈馬斯恐怖主義一方的報導之外,本港基督教和猶太社區,甚至廣泛市民都不選擇反猶太行動是積極和正面的情況。

 

As a result of the excellent series of explanations initiated by Mr. Amir Lati, the Consul General of Israel in Hong Kong, the Christian and Jewish communities in Hong Kong, and even the public, do not choose anti-Semitism to be a positive and active situation in Hong Kong, except for anti-Semitism comments by paid aggressors in some Hong Kong mainstream media for blackmail purposes, and their superficially eclectic but actually biased towards the Hamas terrorist side of the story.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0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Hamas-Israel Conflict 2023: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hinese)
FILE PHOTO: Patriotic fighters of IDF © The Jerusalem Post

▪️以色列外交部清楚解釋了被媒體忽略的種種重點和細節。不過,港媒在描述以色列軍事行動上所採取的報導手段和風格與港媒在俄烏戰爭上報導俄國軍事行動的手段和風格相一致。不但哈馬斯的恐怖主義及其本質完全被掩蓋,一律改稱武裝組織,將平民及其民用設施當作人盾的戰爭犯罪視而不見,也一律不報導以色列秉持的相稱性原則(若預期平民傷亡大過軍事效益,則喊停軍事行動),以色列個別中止軍事行動的事實面完全不被報導。甚至,港媒一律不報導以色列冒著被哈馬斯利用來取得其情報的危險而廣泛預告即將開展軍事行動的區域來事前撤離當地平民的努力。結局,觀眾只看得到的是哈馬斯釋放的戰時的總體死傷人數,這其實包括哈馬斯自己誤殺和廝殺的巴勒斯坦人民在內的。往往與此組合的鏡頭則都是以色列的攻勢畫面而已。簡言之,資本媒體為了勒索以色列,而利用哈馬斯的單方面敘事。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Israel has clearly explained various points and details that have been overlooked by the media. However, the tactics and style adopted by the Hong Kong media in describing the Israeli military operations are consistent with the tactics and style adopted by the Hong Kong media in reporting the Russian military operations in the Russian-Ukrainian war. Not only was the terrorism of Hamas and its nature completely covered up, with the name changed to an armed organization, and the war crime of treating civilians and their civilian facilities as if they were human shields was ignored,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 upheld by Israel (if civilian casualties are expected to outweigh the benefits of military operations, then military operations should be called off) was not reported, and the fact that Israel had suspended its military operations individually was not reported at all. Even the Hong Kong media did not report on Israel's efforts to evacuate civilians from areas widely publicized for upcoming military operations, at the risk of being used by Hamas to obtain its intelligence. In the end, all the viewer gets to see is the wartime casualty totals released by Hamas, which actually include the Palestinians that Hamas itself accidentally killed and slaughtered. Often, this is combined with footage of the Israeli offensive. In short, the capitalist media exploits Hamas' one-sided narrative in order to blackmail Israel.

 

▪️關於以色列的愛國者,偉大的內塔尼亞胡總理的港媒報導和所謂磚家,偽學者也有錯誤。內塔尼亞胡總理受一些以色列人民批評或不滿的唯一理由是沒法阻止繼納粹黨的holocaust以來最大規模的大屠殺,而並非內塔尼亞胡總理捍衛以色列的主權獨立完整而展開軍事行動來搶救以色列人質。

 

The Hong Kong media reports and the so-called bricklayers ('experts') and pseudo-scholars are also wrong about Israel's patriot, the great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The only reason why Prime Minister Netanyahu was criticized or dissatisfied by some Israeli people was the inability to stop the largest Hamas massacre since the Nazi holocaust, not the fact that Prime Minister Netanyahu defended Israel's sovereignty, independence and integrity by launching a military operation to rescue Israeli hostages.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0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Hamas-Israel Conflict 2023: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hinese)
FILE PHOTO: Prime Minister Netanyahu's patriotic rejection of the two-state solution © The Jerusalem Post

▪️內塔尼亞胡總理拒絕兩國論凸顯的是中方立場逐漸脫離了中立,而偏向哈馬斯一方。這將會危及以色列和中國的外交關係,也逐漸有利於美國。中方忽略的一點是,當中國需要重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之時卻在以巴衝突上,以反猶太主義傾向而正在損害曾經在漫長的中世紀推動其全球貿易的最大合作夥伴猶太人。不過,中國和以色列尚未直接交惡。

 

Prime Minister Netanyahu's rejection of the two-state solution underscores the fact that the Chinese side is moving away from neutrality and favoring the Hamas side. This will jeopardize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Israel and China, and will gradually work in favor of the United States. What China is ignoring is the fact that it needs to rebuild the Belt and Road, the Silk Road, at a time when the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with its anti-Semitic tendencies, is hurting the Jews, its biggest partner in promoting global trade of the Silk Road during the long Middle Ages. But China and Israel are not yet directly in conflict.

 

🔻 NEWS / FACTs 【事實關係】


▪️1. 以色列軍事行動的目標是什麼?

 

以色列正在設法使作為人質被扣押在加沙的嬰兒、兒童、婦女和男子獲釋,並使哈馬斯和加沙的其他武裝團體無法繼續攻擊以色列公民和領土,因為他們已明確發誓要這樣做。


哈馬斯和加沙的其他武裝團體不斷地從加沙向以色列濫射火箭彈,以及實施駭人聽聞的屠殺、廣泛和殘忍的酷刑。

 

在2023年10 月 7 日,哈馬斯實施的駭人聽聞的大屠殺、廣泛而殘忍的酷刑、性暴力和劫持人質行為已造成 1200 多人被殺,數千人受傷、240 多名嬰兒、兒童、婦女和男子被劫持為人質。哈馬斯公開發誓要再次採取這些行動,這是任何國家都不能容忍的,也是每個國家都會採取行動予以反對的。

 

根據其國家保護自己及其公民的權利和義務,以色列的當務之急是採取必要的合法措施、解救所有人質,確保加沙永遠不再成為恐怖主義的發射台。

 

從長遠來看,以色列尋求與全球和區域夥伴合作,創造一種現實,使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人民擁有管理自己的權力,但沒有能力威脅以色列及其公民的權力。以色列並不尋求佔領加沙或永久性地使加沙平民流離失所,而是要為以色列人和加沙人民的未來推進和平與安全。冀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享有和平與安全的未來。

 

伊朗及其代理人,包括恐怖組織哈馬斯和真主黨,企圖使該地區陷入無休止的仇恨和暴力的未來。他們想讓他們的死亡崇拜灌輸給另一代人的思想。甚至,他們想剝奪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和眾多阿拉伯國家推動整個地區進一步融合、繁榮和共存的未來的能力。我們不能讓他們得逞。

 

 ▪️2. 巴勒斯坦平民傷亡的原因是什麼?

 

2023年10 月 7 日的哈馬斯野蠻屠殺引發了武裝敵對行動,哈馬斯試圖利用巴勒斯坦平民作為其擋箭牌(人盾)。

 

雖然以色列致力於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平民的傷害並遵守國際法,但如哈馬斯,加沙武裝團體的軍事戰略卻以蔑視平民為基礎。

 

對以色列來說,每一次平民傷亡都是一場悲劇,都應盡可能避免。而對哈馬斯來說,平民被用作抵御以色列國防軍攻擊的盾牌,他們的死亡亦則是宣傳活動的棋子。

 

首先,對平民傷亡的道義憤慨應針對那些繼續蓄意危害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生命並劫持 240 多名人質進入加沙的武裝團體,而不是針對以色列,是因為以色列正在其合法軍事行動的背景下,面對哈馬斯的不人道行為和哈馬斯製造的殘酷戰場,努力將平民傷亡降到最低。

 

要對當前敵對行動中的平民傷亡事件進行充分評估,就必須認識到以下幾點:

 

- 加沙城市戰的現實以及哈馬斯廣泛和系統地使用平民作為人盾的情況

 

哈馬斯將平民用作人盾:

 

正如其他民主國家的武裝部隊近幾十年來所經歷的那樣,平民傷亡是現代城市戰爭的殘酷事實。哈馬斯在過去16 年中有系統地將其軍事行動和資產嵌入和分散到整個加沙地區,將巴勒斯坦平民視為犧牲品。

 

哈馬斯將巴勒斯坦平民視為可消耗的人盾。哈馬斯則蓄意尋求最大限度地增加平民的傷害,以便讓國際社會譴責以色列。哈馬斯希望國際社會譴責以色列,而不是譴責哈馬斯蓄意將平民置於危險境地的戰略。

 

關於哈馬斯戰略和以色列國防軍行動的例子:

 

哈馬斯的戰略和以色列國防軍的應對行動,請參見此處

 

哈馬斯故意將戰鬥拖入城市地區,使居民區成為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動攻擊的戰場。如此,居民區成為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襲擊的戰場,給平民和民用基礎設施帶來危險。

 

哈馬斯在整個加沙地帶修建了大量的地下隧道,其入口位於住宅、清真寺、學校,甚至醫院中都有出入口,從而將戰鬥(以及隨之而來的破壞)帶到平民的中心地帶。關於哈馬斯在軍事上利用醫院和救護車的例子,請參見此處此處

 

哈馬斯還通過在居民樓內和樓底下放置爆炸物、誘殺裝置、擲彈筒以及在平民使用的道路上佈雷等方式直接威脅平民。這些可悲的行動直接傷害了在這些地點內或附近的巴勒斯坦平民。

 

此外,哈馬斯在居民樓內放置武器導致了二次爆炸,對居民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遠遠超過以色列國防軍最初的攻擊。例如,對哈馬斯武裝分子的目標對面的聖城醫院(the Al Quds Hospital)受到破壞的二次爆炸的例子,見此處

 

- 哈馬斯沒有為其民眾提供任何保護,並積極阻止平民保護自己。

 

哈馬斯沒有為加沙居民提供任何免受戰爭蹂躪的保護或安全措施。相反,哈馬斯已公開表示,它的地道只是為其戰鬥人員準備的,它沒有責任保護加沙人。令人震驚的是,哈馬斯正竭盡全力將平民留在敵對行動地區。它公開呼籲平民無視以色列國防軍關於暫時撤離的警告和建議,它設置路障阻止人們離開危險地區,威脅個人不要離開,根據一些報道,它還槍殺試圖離開的平民,以威懾其他人。哈馬斯這樣做直接危及了自己的民眾。例如,見此處此處

 

- 以色列國防軍被迫在加沙各地廣泛開展行動。以色列國防軍在加沙開展敵對軍事行動的規則並沒有改變。然而,在前幾輪軍事行動中,以色列的目標並不是在軍事上擊敗哈馬斯,而設定了更為有限的目標,以削弱哈馬斯的軍事能力並實現威懾為目標。

 

鑒於哈馬斯在 2023年10 月 7 日發動的令人髮指的襲擊、此後對以色列的不斷襲擊,以及其宣稱的摧毀以色列和殺害以色列公民的目標(例如,見此處),以色列不得不採取以下行動,即將釋放人質和瓦解哈馬斯的軍事力量作為自己的目標。

 

摧毀哈馬斯的軍事能力。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以色列國防軍正在為實現這一目標,在加沙各地開展行動,打擊多種類型的軍事目標(火箭發射場、武器庫、反坦克火力陣地、狙擊手哨所、指揮部和控制資產、武裝分子本身、地下軍事設施等)。

 

因此,鑒於哈馬斯在整個加沙地帶的控制和存在範圍,以色列國防軍不得不採取比以往敵對行動更為廣泛的行動。

 

如上所述,以前的敵對行動目標較為有限。

 

由於哈馬斯的戰略,這些攻擊大多是在密集的城市環境中進行的,針對的是一個試圖利用平民掩護其行動的對手。在這種情況下,考慮到以色列國防軍軍事攻擊的範圍和規模以及哈馬斯令人憎惡的戰略,對加沙平民造成的總體影響-包括傷亡人數-將不可避免地比過去的敵對行動更大,儘管以色列國防軍致力於維護法律,這些傷亡既不是以色列國防軍的意圖,也不是以色列國防軍的願望。

 

以色列國防軍在加沙的行動實例,請參見此處

 

- 哈馬斯和其他武裝團體發射的 1,000 多枚導彈落在加沙地帶了。

 

這些火箭不分青紅皂白地射向以色列,卻在加沙地帶爆炸。

 

證據顯示,這些火箭彈在學校和醫院附近爆炸、給平民造成了無盡的傷害。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射擊,以及數以百計的火箭彈在加沙地帶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區爆炸,這表明它們是造成平民傷亡的重要原因。

 

例如,見此處

 

- 國際法下的平民傷亡。

 

如下文所述,根據武裝衝突法(也稱國際人道法或戰爭法;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攻擊的相稱性原則要求對每一次攻擊進行單獨的相稱性評估。

 

每一次攻擊的相稱性評估。總體傷亡數字本身並不表明非法性。根據攻擊相稱性原則,如果預期對平民造成的傷害將導致以下情況,則應禁止攻擊。

 

根據攻擊相稱性原則,如果預期的平民傷害與預期的具體和直接軍事優勢相比過大,則攻擊應予禁止。

 

這一規則承認,平民傷亡可能是軍事行動不可避免的結果,儘管這種結果並不可取。相稱性原則要求對遵守情況的評估,不是取決於攻擊的結果,而取決於指揮官的決策。並不是攻擊的結果,而是指揮官在攻擊時根據他/她當時所掌握的信息作出的判斷。

 

因此,不能僅根據攻擊結果來判斷單次攻擊的合法性。有關武裝衝突法中這一原則的更多信息,請參閱《關鍵法律問題》文件(the Key Legal Aspects paper )和《2014 年加沙衝突報告》第六章(the 2014 Gaza Conflict Report)。每一個平民的死亡都是一場悲劇,哈馬斯挑起的敵對行動及其採取的戰略已導致大量平民傷亡。與此同時,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對媒體公布的加沙的傷亡數字表示懷疑。所有這些統計數字,包括聯合國和人道主義機構報告的都來自哈馬斯的衛生部或其他機構。

 

這些機構不能被視為可靠的參考,也不披露關於武裝分子死亡的信息。哈馬斯也不披露哪些傷亡是其自身行動或其他武裝團體的行動造成的,如火箭發射失敗和哈馬斯的其他戰術造成的。

 

根據前幾輪戰鬥和可靠的證詞,儘管有目前的報告,但很明顯,一些傷亡者實際上是哈馬斯武裝分子,而不是平民。其中一些人是作為恐怖主義戰鬥人員被招募的。有些人,甚至未滿 18 歲就被招募為恐怖主義戰鬥人員。

 

加沙哈馬斯當局的報告: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UN OCHA)等機構引用的加沙哈馬斯當局的報告提出了更多的歪曲和失實問題。歪曲和失實的問題,包括似乎在某些日子裡聲稱有更多的婦女和兒童被殺害,而不是所列的死亡總人數。被殺害的婦女和兒童人數多於所列死亡總人數,或在許多天裡幾乎沒有男性傷亡。對於有關哈馬斯傷亡報告的歷史分析,請參見《2014 年加沙衝突報告》附件


▪️3. 以色列如何減少平民傷亡?

 

以色列在加沙的軍事行動只針對哈馬斯、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其他武裝團體。以色列國防軍並不故意以平民為目標,也不試圖傷害平民。

 

如上所述,目前的敵對行動是以色列被迫採取的。

 

雖然以色列國防軍有義務根據武裝衝突法減輕對平民的傷害,但其首要任務是保護平民。儘管以色列國防軍有義務根據武裝衝突法減輕對平民的傷害,但首先哈馬斯要對其在 2023年10 月 7 日挑釁敵對行動並利用平民作為人盾而造成的廣泛苦難負責。

 

以色列國防軍在開展行動時採取了許多措施來減輕對平民的傷害。這些措施應用於目標規劃過程(包括考慮所用武器和彈藥的類型以及攻擊的時機)以及在預期的平民傷害可能大於最初預期時放棄攻擊。雖然發動攻擊的結果顯而易見,但無數次攻擊被中止或完全避免,以防止對平民造成傷害。

 

為了提供有效的預先警報和減輕對平民的傷害,以色列國防軍還鼓勵平民暫時撤離敵對行動激烈的地區和個別目標。以色列國防軍為這些工作投入了大量資源、其中包括(迄今為止)發送了 1500 多萬條短信,打了 1200 多萬個預錄電話,空投 450 多萬份傳單,在加沙的社交媒體、廣播和電視上發佈信息,敦促人們與加沙當地的國際組織進行溝通,並撥打了 45000 多通電話,也敦促人們暫時離開敵對行動地區和個別目標。以色列國防軍的信息通常包括何時撤離(包括從具體地區和個別目標撤離)、應使用的安全路線以及在哪裡可以獲得援助等詳細信息。

 

自2023年10 月 12 日以來,以色列國防軍一直在敦促平民暫時撤離加沙北部,以防該地區發生激戰和由於以色列國防軍的地面行動。預計該地區將發生激烈戰鬥,以色列國防軍將在該地區開展地面行動。為方便撤離,以色列國防軍單方面建立了人道主義走廊和局部暫停戰鬥。有關這些努力的例子,請參閱此處此處此處。以色列國防軍非常清楚加沙南部平民人數的增加,並採取了上述所有措施,以減輕對這些地區平民的傷害。如果不在加沙南部開展行動,就不可能摧毀哈馬斯的軍事能力。最近幾週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的絕大多數火箭彈都是從那裡發射的,哈馬斯的許多高級指揮官也是從那裡指揮行動的。而且,哈馬斯在那裡擁有大量軍事資產。以色列國防軍的情報顯示,人質被扣押在那裡。

 

具體來說,以色列國防軍正在努力為其在特定地區的行動提供有效的預先警告。在特定地區開展行動上,例如,以色列國防軍正在採用一種機制,利用各種工具向加沙特定街區的平民傳達撤離建議,並整理有關平民環境的實時和不斷更新的數據。

 

有關平民環境的實時和不斷更新的數據。該系統使用了一張詳細的加沙地圖,上面標有特定街區的編號,並已與加沙公眾和國際社會共享。例如,見以色列國防軍網站上公佈的地圖(見此處;阿拉伯文)。以色列國防軍利用這一編號系統,向加沙人提供撤離地點、路線和避難所的信息。在加強行動之前,以色列國防軍向加沙人提供撤離地點、路線和可進入避難所的信息。

 

例如,見以色列國防軍阿拉伯文社交媒體上的公告。這一機制是以色列國防軍針對哈馬斯未能為其民眾提供保護而直接與加沙民眾溝通的努力、 並幫助他們應對哈馬斯一再使平民處於更加危險的地區,從而危及平民生命的行為。

 

維護這一系統的專職部門("平民傷害減輕組"/the ‘Civilian Harm Mitigation Unit’、 由以色列國防軍高級指揮官、情報官員、講阿拉伯語的士兵、法律顧問和其他專業人員組成)還不斷對這些疏散建議的執行情況進行實時監控。這些撤離建議的執行情況,如社交媒體以及情報來源。不斷向在加沙開展行動的以色列國防軍空軍、海軍和地面部隊提供最新數據,以提高他們對行動區平民環境的認識。雖然由於上述原因,不可能完全避免對平民的傷害,但這一機制已在當前的敵對行動中證明是有效的,輓救了許多生命。以色列國防軍知道加沙的通信時斷時續,因此已作出廣泛努力,以色列國防軍通過多種渠道分發地圖和後續信息、 包括加沙的電台和電視廣播、空投傳單、加沙的國際組織社交媒體和短信。

 

除上述措施外,以色列還努力為在戰鬥中受傷的平民提供醫療服務。以色列在加沙南部協助建立了野戰醫院,在海上建立了浮動醫院,並正在與第三方合作建立更多的野戰醫院。以色列為人們離開加沙接受治療提供了便利,也為醫療用品進入加沙提供了便利,而且,在以色列國防軍地面部隊開展行動的地區,以色列向醫院的病人和工作人員提供醫療用品。例如,見此處。以色列在這方面的努力既是履行其法律義務,也是其價值觀和人道承諾的體現。以色列在這方面的努力既是履行其法律義務,也是其價值觀和對人類承諾的體現。然而,必須認識到,加沙平民面臨的主要威脅是,他們生活在一個蔑視法律和人命的毀滅性恐怖組織的統治之下。只要這種統治繼續存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將受到威脅。

 

▪️4. 為什麼沒有達成永久停火協議?

 

停火會讓哈馬斯逍遙法外,準備再次實施謀殺。 雖然以色列國防軍單方面建立了人道主義走廊,暫停了巴勒斯坦平民的撤離,並同意暫時停止行動以釋放人質,但以色列無法與一個仍將嬰兒、兒童、婦女和男子扣為人質,繼續從陸地、海上和空中襲擊以色列,並仍有能力和意圖對其公民發動恐怖襲擊的組織實行永久停火。

 

哈馬斯明確表示,它將繼續發動襲擊,直至以色列被徹底摧毀。哈馬斯大屠殺的《憲章》、其領導人的聲明及其在當地的行動都表明,哈馬斯明確決心繼續殺害盡可能多的以色列人和猶太人。2023年10 月 7 日的野蠻屠殺以及此後向以色列持續發射的數千枚火箭彈都最清楚地證明了,與這一恐怖組織的停火既不可持續,也不會有效。哈馬斯利用過去的每一次停火重新武裝自己了,以進一步扎根於平民之中,並策劃和實施新的暴行。事實上,2023年10 月 6 日基本上已處於停火狀態;哈馬斯也自行破壞了停火。

 

哈馬斯在加薩北部所設下的以色列國防軍附近的爆炸物(見此處 ),後來違反了同意條款,哈馬斯並向以色列發射了火箭。 與實施大屠殺的恐怖組織接壤的任何國家都不會同意在這些條件下停火的。任何國家都不會有在這方面不保護其公民的情況。就以色列而言,以色列公民同樣值得保護。 在哈馬斯創造的可怕現實中,最人道的行動,對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來說,以色列可以採取的措施是盡快擊敗哈馬斯,也要盡可能果斷執行。

 

▪️5. 以色列為便利向加沙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做了什麼?

 

以色列不斷為人道主義援助進入加沙提供便利,並與國際持份者合作推進這一目標。與此同時,對人道主義局勢的真正關切不能忽視哈馬斯試圖分散和竊取援助物資的努力、也不能無視加沙巴勒斯坦人面臨的人道主義威脅這一事實。哈馬斯完全蔑視巴勒斯坦人的福祉。至關重要的是,要求援助進入加沙,而同時不要求哈馬斯釋放其從平民手中竊取的物資。這實際上就等於是在獎勵哈馬斯本應受譴責的行為,並要求其他人確保哈馬斯保留對以色列發動武裝襲擊的能力。

 

哈馬斯挑起的當前敵對行動已導致加沙人道主義局勢嚴重惡化。造成當前局勢的主要原因是哈馬斯在其統治加沙的 16 年裡對待加沙居民的方式。哈馬斯明確表示,它認為自己沒有責任照顧其控制下的民眾。結局,哈馬斯並沒有改善平民的處境,也沒有對關鍵基礎設施進行投資,也沒有讓其民眾做好準備,以應對其挑起的與以色列的戰爭所帶來的不可避免的影響。而哈馬斯繼續投資於其軍事集結和對以色列的襲擊,利用其資源來推進這一議程,而不是支援其自己的居民。

 

在目前的敵對行動之前,哈馬斯繼續將原本用於平民的援助轉用於恐怖主義目的,包括將原本用於住房建設的混凝土用於建造其龐大的地下隧道網絡。國際社會為援助平民而提供的慷慨資金最終流入了哈馬斯的金庫,支持了其領導人的奢侈生活,並推進了其恐怖主義議程。

 

相比之下,儘管從加沙不斷遭到襲擊,以色列仍繼續直接向加沙提供服務。


例如,在 2023年10 月 7 日之前,以色列供應了加沙 50%的電力和高達 10%的水。以色列還運營過境點,以便利貨物和援助進入加沙。同樣,在當前的敵對行動之前、每天有近 20000名加沙人進入以色列工作。

 

2023年10 月 7 日,從以色列輸入的 10 條輸電線中,有 9 條被哈馬斯的炮火擊中。以色列的三條水管中也有一條被哈馬斯的炮火擊中。哈馬斯入侵了埃雷茲(the Erez)過境點(加沙居民持工作許可證進入以色列、就醫和旅行的過境點,國際組織人員通過該過境點進入加沙)、殺害和綁架人員,並造成重大損失了。

 

南部的凱雷姆沙格姆(the Kerem Shalom)過境點(貨物和援助進入加沙的過境點)不斷遭到炮火襲擊。由於哈馬斯將火箭發射場和其他軍事資產置於關鍵基礎設施內或附近(例如,一個火箭發射場毗鄰一個由國際社會資助的海水淡化廠),從而故意使其受到傷害,加沙的人道主義局勢也受到其影響。甚至,哈馬斯囤積燃料等物資,並從國際組織竊取其他用於平民的物資(聯合國公開承認了這一點)。

 

哈馬斯還利用醫院開展軍事行動,不但損害,甚至也造成了加沙醫療服務的中斷,因此,以色列國防軍必須在這些地點開展行動了,並為的是病人和工作人員的安全撤離。最後,哈馬斯濫用平民環境和將平民作為人盾,即使是附帶傷害,也對平民和民用基礎設施造成了直接傷害。

 

以色列高級政治和軍事領導人都一再明確表示,以色列並不希望傷害加沙平民,也正在採取步驟促進和擴大對平民的援助。根據武裝衝突法(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如果平民生存所必需的物資沒有得到充分提供,武裝衝突各方就必須允許和便利這些物資的運送。這一義務受到一些重要條件的限制,包括沒有任何重大理由擔心所運送的物資會偏離其民用目的地或以其他方式對敵方的軍事行動變有利。國際法並未規定衝突一方有義務向另一方領土提供物資。

 

實際上,儘管哈馬斯擁有自己可以提供給平民的許多必需品,但以色列現在每天為幾百噸人道主義物資的進入提供便利。以色列還用自己的供應品向加沙供水。而且,以色列協助居民在加沙南部建立了野戰醫院和海上浮動醫院,並正在與第三方合作建立更多的野戰醫院。不止如此,以色列還為人們離開加沙接受治療提供便利,同時也為醫療用品和設備進入加沙提供便利,並在以色列國防軍揭露和破壞醫院建築群內哈馬斯軍事基礎設施的行動中,向希法醫院(the Shifa hospital)的病人和工作人員提供了醫療用品。更多信息,請訪問 COGAT 網站

 

要真正關心人道主義局勢,首先必須要求哈馬斯停止為維持其恐怖主義目標而偷竊援助物資,並且也必須要求發放從平民手中竊取的物資。


▪️6.以色列過去對加沙的限制是否促成了目前的局勢?

 

哈馬斯的恐怖行為不是以色列對加沙限制措施的結果。以色列過去的限制措施是哈馬斯恐怖活動的直接結果。早在哈馬斯支配加沙之前,它就一直在對以色列實施恐怖襲擊了。多年來,數以百計的以色列平民因哈馬斯的自殺式爆炸和其他襲擊而被殺害了,所有這些都促成了哈馬斯追求的大屠殺目標及其破壞任何以巴和平前景的努力。

 

2005 年,以色列從加沙撤出了所有士兵和平民,留下了一個有可能成為經濟和政治成功典範的沿海地區。當時,雙方就通行進出問題達成了一項協議,其中包括在加沙-埃及邊境設立一個國際過境點。該過境點由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控制,並接受歐洲聯盟監察員的監督。在該過境點運作的 19 個月中,約有 450,000人使用,每天約 1,500 人。

 

2007 年,哈馬斯完成了對加沙的暴力接管。甚至,哈馬斯襲擊並殺害了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代表,以在加沙實行極權統治,剝奪人權、言論自由和基本的自由民主價值觀。最後,過境點的歐洲監測員紛紛逃命了。

 

准入和通行協議還包括建造海港和機場的安排,以及加沙和西岸之間的過境安排,但由於哈馬斯的暴力和拒絕與以色列協調的任何安排,而所有這些安排都受挫。此外,哈馬斯一貫利用海域進行襲擊和走私。

 

此外,由於哈馬斯一貫利用海域進行襲擊和走私武器,以色列不得不於 2009 年根據國際法實施海上封鎖了。多年來,在安全局勢允許的情況下,以色列放寬了對加沙人使用海區的限制。問題是,批評以色列政策的人們往往很少提到加沙還與埃及接壤。

 

還有,埃及自己也承認了有必要實施邊境限制,以防止武器走私進入加沙。甚至,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阿巴斯主席(President Abbas of the Palestinian Authority)過去也曾表示過支持埃及作出有關安排,防止武器流入加沙的哈馬斯手中。

 

不能混淆因果關係。正是哈馬斯的恐怖行為給加沙帶來了苦難,而只有鏟除這種恐怖主義,才能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帶來一個沒有暴力的未來。


▪️7.有人指控以色列對哈馬斯採取的行動構成對平民的集體懲罰,以色列對此有何回應?

 

以色列的行動是只針對哈馬斯和伊斯蘭聖戰組織的,目的是消除它們構成的威脅,並確保人質獲釋。

 

以色列無意傷害加沙的平民。以色列行動的目的正是防止哈馬斯再次實施類似 10 月 7 日的屠殺,而絕不是為了懲罰加沙人民。

 

由於哈馬斯的軍事資產和武裝分子位於民用基礎設施內部和地下,而且哈馬斯將平民作為人盾作為一種戰略,因此平民不幸受到其害了。

 

以色列決不尋求實施 “集體懲罰”,而是致力於遵守以下法律原則

 

在對軍事目標發動攻擊時,以色列決不尋求實施 “集體懲罰”。

 

以色列決不尋求實施 “集體懲罰”,而是致力於在針對軍事目標發動攻擊時遵循區別、預防和相稱的法律原則(the legal principles of distinction, precaution and proportionality in directing attacks against military objectives)。即使哈馬斯試圖最大限度地增加平民傷害,以色列也為人道主義援助進入加沙提供便利,並減少對平民的傷害。

 

不幸的是,所有敵對行動都會對平民造成集體影響。但指責以色列實施 “集體懲罰”純然是誹謗。對加沙平民的苦難負有罪責的一方則是哈馬斯。

 

哈馬斯的言行表明,它願意為其大屠殺議程犧牲巴勒斯坦平民。


▪️8.為什麼以色列對哈馬斯襲擊的反應是相稱的?

 

國際法規定的相稱性(proportionality under international law)不是以牙還牙。以色列的行動與它所面臨的嚴重威脅相稱,並且符合法律要求,即攻擊造成的預期平民傷害與所尋求的預期軍事優勢相比不過分。以色列已經並將繼續中止不符合這一標準的任何攻擊。

 

有人聲稱,以色列使用的軍事力量或對加沙平民造成的傷害與哈馬斯發動的襲擊 “不相稱”。雖然衝突對平民造成的影響是悲慘的,但這是對戰爭中“相稱性”一詞含義的曲解,無論是在口語意義上還是在適用的國際法中都是如此。

 

通俗地說,戰爭中的相稱性不是以牙還牙。它意味著使用必要數量的武力來實現消除所面臨威脅的合法目標。哈馬斯構成的威脅是嚴重的、迫在眉睫的,因為哈馬斯在與以色列接壤的領土上活動,試圖在以色列境內發動嚴重襲擊(如 10 月 7 日對以色列的襲擊)。

 

哈馬斯在與以色列接壤的領土上活動,企圖在以色列境內發動嚴重襲擊(如 10 月 7 日),甚至,繼續每天襲擊以色列(包括發射火箭彈,其覆蓋以色列大部分領土),哈馬斯扣押以色列嬰兒、兒童、婦女和男子作為人質(在沒有任何外部通信下,並威脅要處死他們,這已經成為現實),並明確表示打算繼續襲擊以色列,直至完全摧毀以色列。因此,以色列的目標是消除哈馬斯的軍事能力並確保人質獲釋,這與威脅是相稱的,以色列所使用的武力是唯一可行的手段,以消除哈馬斯正在進行的襲擊和即將發生的更多襲擊的威脅。

 

就適用的國際法而言,‘相稱性’原則(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見於管轄以色列與哈馬斯和加沙其他武裝團體之間持續武裝衝突的武裝衝突法(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根據這一原則,如果預期附帶造成的平民生命損失、平民受傷或民用物體損壞與預期從攻擊中獲得的具體和直接軍事優勢相比過多,則禁止發動攻擊。

 

與軍事利益相比,攻擊的預期附帶平民生命損失、平民受傷或民用物體受損過大。因此,攻擊的相稱性原則應單獨適用於每一次攻擊,它與軍事力量的總體使用無關。

 

以色列國防軍所尋求的軍事優勢包括摧毀敵方軍事資產,並以武裝分子為目標,削弱和剝奪敵方指揮和控制行動的能力,使地下隧道和用於軍事目的的基礎設施失效,以及剝奪危及以色列國防軍地面部隊的陣地(如狙擊、反坦克和監視哨所),所有這些都有助於實現確保人質獲釋和消除哈馬斯進一步攻擊以色列和公民的能力這一總體目標。

 

武裝衝突法(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規定,相稱性評估的依據是軍事指揮官在每一次攻擊時的判斷,而不是事後的看法:檢驗標準是以個別行為為導向,而不是以總體結果為導向。

 

作為一個法律問題,平民傷亡或對民用物體的損害本身並不允許在沒有對襲擊時預期的平民傷害和預期的軍事優勢進行知情評估的情況下得出關於相稱性的結論。

 

因此,任何人在沒有對攻擊時預期的平民傷害和軍事優勢進行過知情評估的情況下,不能就相稱性得出合理結論。

 

此外,如上所述,衝突中的總體傷亡人數並不表明違反了這一原則,因為相稱性檢驗要求對每次攻擊進行單獨評估。舉例說明,一次襲擊造成 500人傷亡,與500 次針對軍事目標的襲擊造成相同傷亡人數,在邏輯上和法律上都應區別對待。

 

在攻擊中執行相稱性原則是一個艱難的平衡,但以色列正在致力於實現這一平衡。以色列國防軍已作出了許多努力,以盡量減少預期的平民傷亡,並對預期的平民傷亡進行評估,包括敦促平民暫時撤離戰鬥最激烈和最危險的地區,並為他們的安全撤離提供便利。

 

可悲的是,許多組織片面地僅根據給平民造成的困難來宣佈相稱性,而不具備軍事專業知識或必要的數據來評估等式的另一面。有關武裝衝突法中這一原則的更多信息,請參閱關鍵法律問題文件(the Key Legal Aspects paper)和《2014 年加沙衝突報告》第六章(the 2014 Gaza Conflict Report)。

 

最後,有人認為,關於訴諸武力的初始權利(訴諸戰爭權 the initial right to

resort to the use of force ‘jus ad bellum’)的法律與當前的敵對行動有關。這是不正確的,因為如前所述,以色列與哈馬斯和加沙其他武裝團體的武裝衝突已持續了多年了,還有其他原因。

 

然而,如果將這一法律體系的相關規則適用於當前的敵對行動,那麼顯而易見的是,自10 月 7 日以來,以色列正面臨著廣泛和嚴重的武裝攻擊,儘管以色列試圖阻止這種攻擊,但這種攻擊仍在繼續(包括不分青紅皂白地不斷發射火箭彈和進行地面、海上和空中入侵)。鑒於襲擊的性質和構成的威脅,以及缺乏替代手段,以色列訴諸武力是必要的,而且鑒於其範圍和嚴重程度,訴諸武力也是相稱的。

 

▪️9.面對哈馬斯一貫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以色列是否承諾遵守國際法?

 

敵人不尊重國際法並不能免除我方尊重國際法的義務。但敵人的非法行為很可能會影響合法反應的實際效果。

 

10 月 7 日,哈馬斯犯下了人類已知最嚴重的暴行,包括戰爭罪、危害人類罪和可能構成種族滅絕的行為。此後,哈馬斯繼續犯下嚴重罪行,包括劫持人質、向平民發射數千枚火箭彈,以及將自己的平民用作人盾,危及平民安全。

 

儘管哈馬斯犯下了這些暴行,但以色列則仍致力於按照國際法,包括規範敵對行動的規則(即武裝衝突法或國際人道主義法 / 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 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開展行動。更多詳情,請參閱關鍵法律問題文件(the Key Legal Aspects paper)和《2014 年加沙衝突報告》第六章(the 2014 Gaza Conflict Report)。

 

這些原則本來就是以色列國防軍培訓的一部分,為參與行動決策的法律顧問提供指導,也是以色列審查和調查其部隊被控不當行為時的依據。

 

在某些方面,以色列國防軍的行動滿足和甚至,多出了國際法的基本要求,這有助於維護以色列的戰略利益和更廣泛的民主價值觀—包括人的生命神聖不可侵犯,以及即使(也許特別是)面對哈馬斯的非人道行徑也要彰顯人道的承諾。

 

 ▪️10. 如何回應關於加沙正在發生‘種族滅絕’的指控?

 

對以色列的種族滅絕指控不僅在事實和法律上都毫無根據,而且在道德上令人厭惡。訴諸這種言辭的目的是把一個用來描述對猶太人民自己犯下的最嚴重罪行的詞作為武器來對付以色列,這樣做是反猶太的,是對大屠殺受害者記憶的深度污衊。

 

當以色列正在合法自衛以對抗一個公開宣揚種族滅絕的恐怖組織,並不斷努力將對巴勒斯坦平民的傷害降到最低,而哈馬斯卻試圖將傷害最大化的時候,單方面指控以色列 "種族滅絕"是一種誹謗,使這個詞失去了意義。

 

沒有什麼指控比加沙正在發生"種族滅絕"的說法更令人厭惡了。它讓人聯想到卑鄙的反猶太模式,即把反猶太勢力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歸咎於猶太人,並指控猶太人也是這些罪行的危害者。它還試圖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即 10 月 7 日,哈馬斯本身就參與了對無辜猶太人的喪心病狂的屠殺,其具體意圖是將他們猶太人作為一個群體加以消滅,以推進其《憲章》中明確的種族滅絕號召。

 

在以色列以哈馬斯、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加沙其他恐怖組織為合法目標時使用"種族滅絕"一詞,使這個詞失去了意義。以色列高級政治和軍事領導人已明確表明其政策(見 例如,見這裡這裡這裡這裡)。以色列是在與哈馬斯作戰,而不是與加沙人民作戰。

 

以色列承諾根據國際法(見此處)開展行動,不希望傷害任何地方的巴勒斯坦平民。根據武裝衝突法,以色列冒著對其自身軍事行動造成相當大的風險,而正努力將敵對行動可能對加沙平民造成的任何傷害降至最低。

 

儘管哈馬斯試圖最大限度地增加這種傷害,並它奉行有計劃地將平民用作人盾和將民用基礎設施、學校、清真寺、救護車和醫院等受保護的敏感地點用於軍事目的的可惡戰略,但以色列仍在努力盡量減少哈馬斯挑起的敵對行動可能對加沙平民造成的任何傷害(實例見此處)。僅舉幾例,以色列在特定地區開展行動前,會事先向平民發出警告;敦促他們在軍事行動中保護自己。敦促他們通過指定的安全路線暫時撤離;建立人道主義走廊。建立人道走廊和人道區;在局部地區暫停戰鬥,以造福於平民。為了平民的利益,在戰鬥中適當地局部暫停;中止可能會造成過多平民傷亡的行動。更多信息,請參見此處這裡)。

 

此外,以色列還為受傷平民的治療提供便利、出於對平民需求的關切,以色列不斷監測整個加沙的人道主義局勢,並與一系列行為體(actors)合作,促進通過埃及-加沙邊界不斷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包括食品、水、醫療用品、住所和燃料,儘管哈馬斯一直在大肆囤積這些援助物資,並從自己的民眾手中竊取這些物資(更多信息,見此處)。以色列還呼籲哈馬斯投降,以便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能繁榮昌盛。所有這些步驟本身就明顯不符合任何種族滅絕的說法。在這種情況下指控以色列實施種族滅絕不僅在法律和事實上是荒謬的。這種令人髮指的指控針對的是以色列,而不是哈馬斯或與最近的任何其他衝突有關,包括那些成千上萬無辜者成為目標的衝突。

 

以色列被迫採取的敵對行動,以及哈馬斯對加沙居民實施應受譴責的待遇、 毫無疑問,這給平民造成了巨大的悲慘痛苦(見《巴勒斯坦平民傷亡的原因是什麼?》

 

巴勒斯坦平民傷亡的原因是什麼?但這無論在事實還是法律上,都絕不能成為肆無忌憚地指控以色列種族滅絕的有效依據。

 

事實上,國際法院本身也曾有機會澄清(在 1999 年北約轟炸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時),以武力相威脅或使用武力"本身不能構成種族滅絕行為"(the threat or use of force “cannot in itself constitute an act of genocide”)。這同樣適用於目前的敵對行動。虛假和惡毒地描述把城市戰爭中平民的悲慘死亡說成是種族滅絕,是對語言的濫用,只會削弱國際法提供的保護。這是對這一可怕罪行的真正受害者的侮辱,尤其是對納粹大屠殺中 600 萬猶太受害者的緬懷。任何有道德操守的人都應該斷然拒絕這種無禮的指控。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 COMMENT 【評語】

 

一言以蔽之,以色列正在遭受的各種反猶太主義抹黑的手段是與俄羅斯正在其俄烏戰爭上所遭受的抹黑手段相一致。在以巴衝突上,中方立場逐漸傾斜哈馬斯一方,但猶太人乃過去絲綢之路的最大全球貿易夥伴,不應該被反猶太主義勢力繼續煽動,以免直接與以色列交惡,而應當秉持中立立場才合乎其國益。

 

In a nutshell, the various anti-Semitic smear campaigns that Israel is being subjected to are consistent with the smear campaigns that Russia is being subjected to in its Russo-Ukrainian war. China's position on the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is gradually tilting toward Hamas, but on the Jews, the largest global trading partner on the Silk Road in the past, China should not be incited by anti-Semitism to directly engage Israel, and it is in their national interest to maintain a neutral position.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0  2023 年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常見問題 Hamas-Israel Conflict 2023: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hinese)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