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5 Problem of British Hong Kong Bureaucrats After 1997 港府廢官領銜主演的《無間道》

Updated: May 31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FILE PHOTO: Facebook Screenshot of the Infiltrator 修例風波:律政司檢控官fb向示威者教路 質疑偏頗遭調職 Copyrighted ON.CC

餘孽治港的問題:所謂「反修例」暴動充分展現的港英殖民遺存禍港問題


Life in Hong Kong improved. Not as fast as in neighboring Shenzhen or Guangzhou, but it improved. The reason Hong Kong is being ‘left behind’ is because of its antiquated British-era laws, rules and regulations, its extreme capitalist system; because of “too little of Beijing,”  not “because of too much of it.” - Andre Vltchek


READ MORE:

https://www.globalresearch.ca/western-media-portrays-hong-kong-hooligans-heroes/5688809


國片《我和我的祖國》


圍繞國旗議題總括歷史重大事件的國片《我和我的祖國》(Dir. 陳凱歌;2019年) 其中一個段落故事與香港回歸有關。《回歸》中,當時鐘指向1997年7月1日0:00am之時,由惠英紅演的蓮姐一瞬間從皇家香港警察處警長轉化為香港警務處警長了。只是「換帽子」而已。這一細節動作體現了港英殖民時期的官吏只是原封不動的換帽子而已。實際上只延續了原來的殖民地經營體制。


自從2019年6月9日開始的內外勾結的反中反共顏色革命4.0暴動中,幾個事件(證據)極具概括性。港英殖民遺存如何從體制內支援和教唆反對派及其炮灰? 甚至體制內殖民遺存如何洩漏機密給暴徒們?比如,


公務員參加遮打花園公眾集會


2019年8月2日不少特區政府行政體制內的公務員違反公務員的政治中立原則參加了反對派所謂五大訴求的遮打花園公眾集會,以支持暴徒禍港。然而,特區政府隔日就扭曲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的詭辯反駁道:


「根據《公務員守則》,公務員必須保持政治中立,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不得受本身的政治信念支配或影響。公務員表達自己的意見時,應確保有關意見不會引致與其本身職務有利益衝突,或可能令人認為有損其在執行職務時不偏不倚和政治中立的重要原則。公務員須時刻確保他們的行為不會妨礙他們以專業、公正的態度執行職務。」


這是全世界公務員的共同核心價值和基本道德觀念。體制內的殖民遺存官員們以公務員身份參加了反中反政府集會。佔中時也一樣有類似怪象。


8.11晚上沙田快閃示威


據《香港01》報導,有一名姓李的海關督察被警方拘捕。有消息指,他當時只是下樓表示不滿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影響民居,在無被要求落口供下獲釋。不過他當月29日起已被停職。後續消息,尚未有。


海關與消費者委員會不同的是有否執法權。海關是商品說明條例的警察。該取締非法的政府紀律部隊怎麼會淪為非法反政府暴徒,同時繼續可以坐收政府官員的高薪呢?豈有此理?公道在哪裡?這比貪腐更貪腐腐敗!


825荃葵青遊行


《香港01》也在2019年8月30日報導了一名姓鄧的入境事務助理員於8月25日在荃灣永順街被拘捕,警方指當時在該處共拘捕10男2女,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案件交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第三隊跟進。據了解,該名姓鄧的入境事務助理員已獲保釋,但有內部通告顯示,根據《公務人員(管理)命令》,他由28日(周三)起被勒令停職。


這事件不僅顯示了公務員直接參與非法反政府暴動的危險,也顯示了入境處管理的私隱,機密,入境處裡都遭受的風險多大。難怪,暴徒們對警方和持不同意見的市民之起底那麼順利。


律政司檢控官fb向示威者教路


接下來的事件,《東方日報》在2019年9月7日報道,題為【修例風波:律政司檢控官fb向示威者教路 質疑偏頗遭調職】的事件。


這確實證實了港英殖民遺存在官僚體制內禍港的事實。連律政司檢控官都搞無間道!內外迎合,貪官污吏庇護反中亂港勢力!難怪總是終極放生!該檢控的不檢控,即使檢控,也刻意做爛讓反中亂港犯罪分子放生出來!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以來,逾千人被捕,不少人被落案檢控,有律政司檢控官被指在Facebook留言,評論示威者的衝擊行動及警方執法情況,又教示威者一旦被捕,「記住唔好講嘢唔好簽任何文件直到律師來。」被質疑是教人逃避調查,該檢控官最終被調職,將不會處理涉及警方的案件。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907/mobile/bkn-20190907174035149-0907_00822_001.html


結局還是輕判。這在一般企業內必將會遭受即時解雇的嚴重紀律處分之違反行為。司法界的被滲透情況頻發放生漢奸,嚴處愛國人士的現象屬於類似現象。


其他在此論述的此類殖民遺存禍港事件,也是震撼人心的公務員直接暴動而被捕的事件。


10.31太子站悼念活動


事件發生在2019年10月31日「未來主人翁」暴徒們到港鐵太子站舉行悼念活動,而港鐵早前宣佈午後2時起關閉太子站。


其晚間,警方在旺角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同時制服及拘捕多人。消息指,其中一名被捕人士男子,為政務司司長辦公室一名24歲助理文書主任,他涉嫌非法集會,已被帶返警署扣留調查。甚至據說當時攻擊正在執法的警官👮‍♀️!


消防員網上言論惹火 處方調查90人


東方日報在2019年11月2日報導,反修例風波引起不同政見人士衝突,紀律部隊的網上言論亦惹起爭議。由6月至今,消防處約有90名屬員因網上言論而需進一步了解或調查,如證實有違反指引,須接受紀律處分。


消防處證實,由6月至今,約有90位屬員涉及相關個案,需要作進一步了解或調查。處方已制訂有關使用社交媒體的指引供屬員參考,屬員如違反有關指引,將須接受紀律調查。該處重申一向注重屬員的紀律和操守,處方對每宗違法及違紀個案必定嚴肅處理。


這也證實了官僚體制內各部門卻有這麼多反政府暴亂份子滲透,這些sleepers 到時如此現形出來從體制內庇護暴徒和攪亂政府的工作。此事件也說明了官方監視其公務員的網上言論的事實,及其必要性。難怪11月2日中環暴動中,有停在路邊執行職務的消防車懷疑遭警方的催淚彈射中,而一名負責駕駛消防車的消防員下車與防暴警察理論,遭到十多名警員包圍、推撞及指罵。此類事件是來自被灌輸仇警情緒的消防處公務員的網路不當言論醞釀了的溫床。仇警情緒是反警的假新聞媒體的假新聞所製造的洗腦的結果,算是毒草。


行政主任,政務主任,四個政府部門,律政司政府律師反政府


東方日報在2019年11月6日報導,''四百名行政主任(EO)曾發表公開信,不滿政府漠視民意,公開信更附有工作證的背面,並寫有「公務員係服務市民,唔係虐待市民」等字句,公然炮轟政府。未幾,約一百名現職及前政務主任(AO)亦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修例引起的連串事件。


另有四個政府部門約二百名公務員發聲明,批評政府對近日事件的處理手法和態度,要求政府盡快回應五大訴求,更聲言如政府不回應,不排除罷工。緊接有廿名律政司政府律師在討論區上載工作證,發聲明指修例風波對社會造成傷害,感到痛心疾首。'' 煽動公務員發動罷工是今年委內瑞拉的反對派 Juan Guaido搞顏色革命(January-June, 2019)時的其中一個手段,



最嚴重的是律政司政府律師們都是反政府,反中反共陣營的事實阻嚇政府的一切有效法律措施。這點凸顯了為何港府該檢控的不檢控,即時檢控也做爛放生漢奸的怪象。


READ MORE: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1106/00176_002.html


至八月二日,有逾四萬名公務員到中環遮打花園參與反修例集會,重申五大訴求,包括要求政府盡快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及檢討是次修例風波前因後果。約三個月後,至十月卅一日,大批市民在旺角示威,並與警方爆發衝突,一名任職禮賓處的助理文書主任及一名現役消防員被警方拘捕。


誰在阻礙香港的止暴制亂呢?高官反止暴!


''這回答已經有了。港英殖民遺存在體制內一直阻礙止暴。甚至各行各業的資本階級多次聯合聲明聲援暴動了五個月了。其實仔細看那些聯合聲明就明白哪些人是幕後雇主們。


東方日報的陳文鴻最優秀。他在2019年11月15日發表的以下引用評論極為恰當。


誰在阻礙香港的止暴制亂呢?


不是警隊,也不可能是中央政府,而只能是特區政府的領導層。或許我沒有足夠的證據能指證哪一位或哪幾位司局長在阻礙止暴制亂,或許作為特區政府之首的林鄭月娥不是主謀,但權在她的手,她要負起所有責任。


美國「顏色革命」的厲害之處,是內外勾結、內外夾攻。特區政府的前任高官都出來反對止暴制亂,他們的同僚,現任特區政府的高官與他們是否有所勾結、有所配合呢?他們是身在漢營,卻心在曹營。故此,小者是不作為,袖手旁觀,抗拒參與政府的政策努力;大者可能便是在政府內部主張抑制警隊工作,要求與暴民和解,提出特赦。他們的所為,客觀效果便是推動「顏色革命」,幫助外力奪取香港的治權。


止暴制亂的最大反對勢力,便是來自特區政府的高層,他們是伺機奪權,與暴民背後的策動者裏應外合。


一個簡單的理由是,各區的街頭暴亂還可說是影響有限,政府也找不到對手(這自然是政府的話來推卸責任),但是這幾天癱瘓了鐵路,並在中大封鎖了吐露港公路和大埔公路,斷絕新界東部的南北連接,影響極其重大。政府面對着半個新界的癱軟還是無動於衷,不去破解,這是為甚麼呢?


癱瘓的原因是暴徒在中大破壞港鐵大學站,擲雜物於吐露港公路,非法封鎖大埔公路的中大附近一段。這都只是幾百名暴徒的暴行,警方有足夠的武力來鎮壓,一是派警察守衞大學站,防止破壞;二是控制中大對外二號橋,不讓暴民襲擊吐露港公路;三是守衞大埔公路,給汽車通過。


這樣做未必需要攻入中大校園逮捕暴徒,只要武力封鎖兩條通路(大埔公路與中大有兩個連接口),便可以保障新界東的南北通道恢復連接。警方動用的前線力量不過是幾百人,卻可以把上千的暴民牽制在中大校園內。這樣做必然讓警隊前線控制中大校園的出入口處,與其讓暴徒在校園外道路建立防線,倒不如由警隊深入校園建立前進防線,禁制暴民攻擊道路、鐵路。

有人會說這是侵犯中大校園,但中大校園不是法外之地,明顯地暴民非法犯罪,並非法製造武器,為甚麼警察不能禁止?阻礙者包括中大校長,都應視作與暴民同犯,亦應逮捕。


先通道路,再集重兵在中大校園裏圍捕暴徒,便可以從源頭打垮暴徒大學聯校暴動的計劃。利害明顯,形勢清楚,政府為甚麼不做呢?不做,表明林鄭月娥以降是暴民的庇護者和支持者。''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1115/bkn-20191115000438285-1115_00832_001.html


些公務員們從非法參加撐暴徒的集會,洩漏執法機密和教唆暴徒,到直接參與非法集會暴動和攻擊警官等等,體制內的港英殖民遺存禍港問題並非陰謀論,而已經成為了現實的危險 ⚠️ 了!這就是體制給市民縱容暴動形象的原因。其官僚體制被內鬼滲透的問題如此嚴重。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2019年6月5日在立法會動議辯論上發言時亦曾經指出:


「公務員政治中立是指不論公務員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在履行公職時,他們不得受本身的政治聯繫或信念所支配或影響。他們須以公正持平的態度執行決定,以及管理所屬範疇的公共服務。」


截至去年12月31日,有41名公務員因牽涉非法公眾活動而被捕,當中31人已被停職


東方日報報導了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2020年1月10日表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有41名公務員因牽涉非法公眾活動而被捕,當中31人已被停職,餘下個案則積極跟進當中。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0/bkn-20200110110919768-0110_00822_001.html


不過,如上所述,41名絕對是冰山之角,在總共176,661名港府公務員,只有41名反政府反中國?


READ MORE:

https://www.csb.gov.hk/print/tc_chi/stat/quarterly/541.html


光是在暴動中顯示的公務員集會人數是被數上4萬名,至少1.3萬名,而不是幾十個而已。看看2019年8月2日公務員遮打花園集會


READ MORE: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802/s00001/1564746384447/【公務員遮打花園集會】大會稱逾4萬人參加集會-警稱高峰1-3萬人


甚至專門帶學生參與暴動的教師們,公營建制派媒體的香港電台員工862名也都顯示只有41名被捕,31名停職簡直是敷衍輿論的港英詭計而已。為何不免職呢?那麼寬鬆地對待自己人。這明明不是止暴制亂的一環,而是敷衍輿論和中國的公關伎倆。


2020年1月1日民陣暴動中,5名消防員被拘捕


只要看新聞,就知道港府搞無間道一事並非陰謀論。香港公務員搞反中反共的事實又有了鐵證。即在總共176,661名港府公務員,消防員是第二多的公務員項目,但消防員中也包含了黑衣暴徒們。東方日報報導:


反修例示威風波遍及香港社會各界,多名公務員因身在示威現場而被捕,其中已知被捕的消防處屬員至少有5人。最近一次為1月1日元旦遊行,警方在銅鑼灣一帶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一名駐守荔景消防局的消防隊長,及一名駐守灣仔消防局的消防員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0/bkn-20200110135146919-0110_00822_001.html?eventsection=hk_news&eventid=4028828d62039fca01621f88f7b810ea


教育局的無間道:嚴肅跟進和懲處愛國教師,而對於被捕的八十多名教職員搞無間道的教育局楊潤雄


2020年1月3日教育局楊潤雄對外不點名透露了有正在嚴肅跟進的教師案件,不少市民理所當然地,自動化地以為這是煽動暴動的教師,不過,後來曝光原來是指所謂建制派陣營的反暴動的教師。


READ MORE:

https://www.news.gov.hk/chi/2020/01/20200103/20200103_151023_300.html


東方日報的優秀評論員之一陳競立在2020年1月6日以題為《黑暴有理,反暴有罪》寫道:


黑色暴亂爆發以來,已經有八十多名教職員被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口口聲聲嚴肅處理,更警告若校長不配合教育局的調查,包庇被調查的教師,可能被取消校長資格。沒想到,被嚴肅處理的原來不是涉及黑暴的黃師和包庇黃師的校長,而是反對黑暴的教師。德信中學一名教師據說以「曱甴」稱呼示威者,並以粗口指罵學生,結果被校董會勒令停職十四天,並扣除薪金。


...對於被捕的八十多名教職員教育局聲稱已經完成審視七十多宗個案,惟至今僅向一人發出警告信,向五人發出譴責信,向七人發出勸喻信沒有任何教師被取消資格,這就是楊潤雄所說的「嚴肅處理」?正是因為教育局姑息縱容,學校才會大面積淪陷,黃師才會有恃無恐,中學生也才會成為黑暴主力,若要追究責任,首先應向教育局和楊潤雄問責。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200106/bkn-20200106000415427-0106_00832_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