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8 香港修例風波是港英殖民既得利益寡頭與外部勢力對中央政府管治權的反革命聯合政變

Updated: Jul 31, 2021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PHOTO FILE: In memory of Ryota Nakanishi's influencer, respected author Mr. William Blum. Image: Wikipedia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PHOTO FILE: In memory of Ryota Nakanishi's influencer, respected author Mr. William Blum. Image: Wikipedia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結論


經過對所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透徹分析,得出以下結論:


這是關於殖民地既得利益的社會管治權的鬥爭,因此他們的所謂‘自由戰士’,‘香港人’正在破壞中資和內地相關機構,而且這是以工人階級和學生階層的階級利益為代價的。也許您覺得為什麼他們瞄準港鐵?由於港鐵是土地所有者,地產商,因此‘未來主人翁’暴徒的雇主們在港鐵最終被迫以廉價出售更多土地之後,他們可望榨取盡可能多的地皮。那些暴徒是破壞和剝奪中國內地管制香港的合法性和競爭力的實際政治經濟策略手段,棋子。


最被忽略的是,那些暴動的幕後黑手們由於他們自己之間也有爭奪管治權的政治經濟上的競爭而隨著事態發展發生了一些戲劇性的情節扭轉。


結果,諸如吉野家港鐵美心集團等後來遭到暴徒襲擊。但是,這不會改變整體暴動的一般階級性質。


受害者的財團其實顯露了這場反動政變暴動的幕後黑手之間的競爭,支援暴徒的前幕後黑手,比受害財團還大的幕後黑手以及這一系列反中資活動的受害中資企業之間的幕後競爭。顏色革命的資金是來自內外商界金主,顏色革命是服務內外商界金主的, 本來就是跨國性的。


關鍵的主要矛盾在於地產壟斷資本卡特爾,例如李嘉誠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恆基兆業集團和怡和洋行


尤其怡和洋行在所謂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中的不幸(?)曲折遭遇反映了反動政變運動幕後黑手們之間的內部競爭。


幕後花絮:2019年香港顏色革命贊助商之間的政治經濟戰爭


Fig.1 PHOTO FILE: Three proven incidents revealed the sponsors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Fig.1 PHOTO FILE: Three proven incidents revealed the sponsors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轉折點:2019年9月22日


見左圖(Fig.1)。


2019年9月22日,警方在拘捕的13歲小暴徒身上發現了大量壟斷資本的超市,快餐店等等的現金券和八達通卡。例如李嘉誠百佳; 怡和洋行惠康怡和洋行美心麥當勞等。


READ MORE:

http://m.stnn.cc/pcarticle/674504


自同一個2019年9月22日起,暴動者開始破壞怡和洋行美心。正式的藉口是由於堅定支持北京的香港婦女聯合會的“監督顧問” ,美心集團吳淑清,她於2019年9月10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達了自己批判暴徒的觀點。


READ MORE: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190923/s00001/1569177593439/不滿撐警-示威者商場狙擊美心舖-貼標語「撳籌」不光顧-商界憂市民自食其果


從那時開始,不僅是旗下美心怡和洋行的另些經營的事業,例如東海堂元氣壽司星巴克等連鎖商店也被黑衣的反中暴徒們有系統地和戰略性地摧毀了。


Fig.2 FILE PHOTO: Screenshot for the fact check. On October 15  2019, DAB the largest pro-Beijing political party publicly supported those victims of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war since the September 22, 2019's dramatic twist. © Ryota Nakanishi
Fig.2 FILE PHOTO: Screenshot for the fact check. On October 15 2019, DAB the largest pro-Beijing political party publicly supported those victims of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war since the September 22, 2019's dramatic twist. © Ryota Nakanishi

READ MORE:

https://www.facebook.com/dab.hk.1992/photos/a.1567308223509702/2406396992934150/?type=3&theater


暴徒攻擊瞄準對象企業名單


重要:成為黑暴標的之集團及其屬下企業群都不屬於香港主要的地產霸權(長實,新鴻基,恆基,會德豐,新世界)及其旗下企業。長實競爭對手的英資洋行怡和集團卻遭黑暴了,甚至英國政府一律沒有譴責黑暴對英資企業的破壞,這證明了英國不僅是個幕後黑手之一,也只不過是最大幕後黑手美國的附庸。遭受黑暴的駐港英國企業都淪為了美帝顏色革命的犧牲品。

對反中反共暴徒組織而言,並沒有偶然攻擊的對象。誠然,特定集團確實淪為了黑色經濟恐怖主義的破壞目標。這也證明了異於普通暴動的顏色革命性質。破壞根本沒有包括掠奪,不過最影響市場佔有率以及受僱員工的生活。叫黑衣暴徒破壞經濟對手,而逼迫政府拿出涵蓋幕後黑手企業在內的企業紓困措施是政治上的趁火打劫。新聞報導的只是部分受害企業而已。


------------------------

飲食: 龍島 Lucullus (蛋糕西餅) 豚王 Butao Ramen (日本菜) 貢茶 (茶飲店) 吉野家 (日本菜) 沙嗲王 (多國菜) 鴻福堂 (藥膳) 聰嫂甜品 (甜品) // 銅鑼灣/將軍澳/灣仔/元朗/旺角/深水埗 山崎麵包 (麵包店) 紅磡冰室 (冰室) // 尖沙咀/紅磡/北角/灣仔/大埔/上水 85C (麵包/茶飲店) CoCo都可 (茶飲店) Crostini (麵包/法國菜) Elephant Grounds (咖啡店) ~the coffee academics (咖啡店)


=養心殿集團= 養心殿 (火鍋店) // 旺角/荃灣/尖沙咀/將軍澳/西灣河/銅鑼灣/元朗 靖 (壽司店) // 尖沙咀 靠炆雞(泰國餐廳) // 灣仔


=太興集團= 太興 (茶餐廳) 茶木 (台灣菜) 靠得住粥麵小館 (粉麵米線) 錦麗 Pho Le (越南菜) 敏華冰廳 (冰室) 東京築地拉麵 Tokyo Tsukiji (日本菜) 漁牧 Fisher & Farmer (川菜/火鍋) 飯規 夫妻沸片 (台灣菜) 瓊芳冰廳 (冰室)


=Gaia Group= Greyhound Café (泰國菜) Isola Bar & Grill (意大利菜) Gaia // 中環 SHE (中菜館) // IFC Glasshouse (西式) // IFC Greenhouse (西式) // 銅鑼灣 JOIA (意大利菜) // Element Redhouse (中菜館) // 銅鑼灣 KaiYo (日本菜) // K11 musea Velo Italian Bar & Grill (意大利菜) // K11 musea 王家沙 (上海中菜館) // 銅鑼灣/MOKO新世紀/又一城/黃埔天地/太古城中心/ Petite House (西式甜品) // 又一城/屯門市廣場


=佳寧娜= 味皇 (茶餐廳) // 土瓜灣/深水埗/旺角/油麻地 嚐味 (粉麵米線) // 荃灣/粉嶺/沙田/馬鞍山/尖沙咀 樂天廚房 (茶餐廳) // 屯門/沙田 嚐味喇沙 (越南菜/泰國菜) // 沙田/將軍澳


=Taste of Asia Group 亞洲國際餐飲集團= 百份百餐廳 Cafe 100% (茶餐廳) Smile Bread百份百大師 (麵包店) 意樂餐廳 Cafe de Itamomo (港式餐廳) itamama (西式餐廳) 桃園制作粥麵餐廳 (粉麵米線) 漁樂 Lime Fish (越南菜) 韓樂 Momoku (韓國餐廳)


=四洲集團= 功德林 (素食) // 尖沙咀/銅鑼灣 四季.悅 (日本菜) // 金鐘 大阪王將 (日本菜) // 尖沙咀 玖子貴 (日本菜) // 銅鑼灣 Beefars (燒烤) // 尖沙咀 Sushiyoshi (日本菜) // 尖沙咀

=聯邦集團= 聯邦皇宮 (酒樓) 聯盛宴 (酒樓) 聯邦金閣酒家 (酒樓) 聯邦郵輪宴會中心 (酒樓) 金滬庭 (中菜館) 潮味坊 (中菜館) 香江茶室 (港式) the old hangar (西式)


=美心集團= -快餐/茶餐廳- 美心MX MX can.teen // 香港站/中環 美心Food2 // 德褔廣場/紅磡站 千燒百味 // 機場香港地 叉燒丼家 -中菜- 美心皇宮 翠園 美心.翠園 翠韻軒 // 文化中心 翠玉軒 // 中環 恰翠軒 // 中環 海逸軒 八月軒 八月居 // 海港城 八月花 // 屯門/又一城/沙田/旺角 八月 八喜 潮江春 // 上環/中環/荃灣/銅鑼灣/上水 潮庭 // 太古/沙田/尖沙咀/葵芳/將軍澳/葵芳 北京樓 // 中環/太古/尖沙咀/金鐘/旺角/葵芳/元朗 紫玉蘭 // 中環 又一棧 北京人家 美中鴨子 // 海港城/將軍澳 川淮居 茶茶居 Plaza Inn (迪士尼) The Pond 魚塘鴨子 -日本菜- 丼丼屋 (特許經營) Obihiro Hageten (特許經營) 元氣壽司 (特許經營) 千兩 (特許經營) 一風堂 (特許經營) 燒肉火藏 五行Gogyo (特許經營) kikusan // 置地廣場/希慎廣場 miso // 中環 kokomi // 太古廣場 魚尚 (特許經營) -東南亞/多國菜- Thai Basil // 太古廣場 Minh&Kok明谷 // 銅鑼灣/太古城中心 Market SEA // IFC simplylife THE EAST THE WEST -西餐/Cafe- Lawry's The Prime Rib // 中環 EXP // 又一城 Shake Shack (特許經營) simplylife café // 置地廣場/鰂魚涌simplylife FOODPLACE // 中環 simplylife BAKERY café // 金鐘/銅鑼灣/北角/太古城中心/又一城/德福廣場/沙田/PopCorn The Cheesecake Factory (特許經營) Deli and Wine Wildfire Cafe Cafe MUSE MAXIM'S AND YOU // TKO Gateway Starbucks (特許經營) the petit café open kitchen Maxim's café // 中環大會堂/文化中心 café LANDMARK // 中環 -西式麵包- 美心西餅 東海堂 (特許經營) 東海堂Bake.Drink Urban Bakery Works Urban Bakery Urban Cafe Commune Urban City Diner Urban Bake n Take Maxim's cake lab Deli-O paper stone bakery -機構餐務- Dutch Kitchen 原美 la terrazza bar & grill la terrazza Caffe 葡點 -茶飲- 茶狼


=富臨集團= -富臨線- 皇室1號 富臨皇宮 富臨酒家 富臨漁港 囍臨門酒家 金皇延.囍宴 富臨 富臨.粵之味 Foodeli (美食廣場) // Yoho Mall 新苑 // 佐敦/馬鞍山) 新馥酒家 // 葵芳 新馥海景宴會廳 // 銅鑼灣 -陶源線- 陶源酒家 富城火煱海鮮酒家 正冬火煱料理 正冬魚塘公 正東燒豬料理 饕鍋物台灣手工火鍋 四季文昌 富臨薈 加多樂 富園coti(coffee shop) 甜舍 龍門冰室 // 屯門海麗/香港仔 (呢2間係富臨開) 大家姐雲南米線 -概念線品牌- 柞木炭家 炑八韓烤 炑八Taste 炑八韓烤親子餐廳 漢拏山燒肉 Banchan & Cook


購物: 精品 (動漫精品) // 深水埗/旺角/灣仔/元朗/將軍澳/天水圍/荃灣 眼鏡88 (眼鏡) 優品360 (零食) 太子珠寶鐘錶 (鐘錶) Canvas (香薰護膚品牌) // 中環/金鐘/銅鑼灣/尖沙咀/旺角/鑽石山/荃灣/屯門/大埔 H&M (服飾) her own words (女性內衣)


=I.T 集團= (因有部分品牌係特許經營/代理於I.T/i.t入面,所以會係前面加^,以免大家引起誤會,主要罷買自家/已收購品牌即可) I.T i.t i.t blue block I.T OUTLET 5CM AAPE BY A BATHING APE® A BATHING APE® Alexander McQueen ANNA SUI Ann Demeulemeester as known as de base BEAMS BEAMS BOY b+ab CAMPER Comme Des Garçons CHOCOOLATE champion double-park ete! EXI.T FGXX fingercroxx FRENCH CONNECTION(fcuk) FRED PERRY Gravis HYOMA HOODS izzue Journal Standard KURT GEIGER Katie Judith MINI CREAM MUSIUM DIV. mastermind vs A BATHING APE® Maison Martin Margiela NEIGHBORHOOD SOPHNET. STYLENANDA Tsumori Chisato tout à coup Undefeated WTAPS® Venilla suite X LAGRE X-GIRL Zadig & Voltaire zucca


=Inditex集團= Zara (服飾) Bershka (服飾) Pull&Bear (服飾) Massimo Dutti (服飾) Oysho (服飾)

=四洲集團= 零食物語 (零食) 香港駅 (零食) YOKU MOKU (零食) Calbee (零食品牌) Calbee Plus (零食) 金妹牌(食品)


=牛奶公司集團= 7-11便利店 惠康 (超市) marketplace (超市) Jasons Food & Living (超市) Oliver's The Delicatessen (超市) 3hreesixty (超市) 萬寧 (美健產品零售店) IKEA (傢品店) GNC (營養產品零售店)


服務: 快圖美 (沖晒服務) 世紀21 (地產) 國泰航空 (航空公司) Jolly Kingdom (教育中心)


=SKYZER VC GROUP= VAR LIVE (娛樂) // 荔枝角/銅鑼灣/CGA eSports Stadium BOX HONG KONG (酒吧) // 尖沙咀 GolfZon GreenLive (室內高球場) // 銅鑼灣/香港國際機場


------------------------

註釋:漏了翠華集團。此名單沒有列舉交通運輸業的港鐵,金融業的匯豐銀行以及中國人壽中國銀行,資訊業的中國移動等受害企業。就媒體方面而言,TVB也是受害企業之一。還有,香港中國旅行社聯發麻雀娛樂(麻將館)等等。


以上暴徒襲擊名單引用自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ispitality/photos/18區藍店list-連鎖集團留言處會有詳細原因-飲食龍島-lucullus-西餅蛋糕貢茶-茶飲店吉野家沙嗲王-多國菜crostini聰嫂甜品-甜品-銅鑼灣將軍澳/686538968520789/


為何暴徒攻擊那些集團企業?


基本上,暴徒起初收受支援的企業群為何後來被攻擊?這大部分理由是他們其實都不是最主要的核心金主們,甚至金主們之間有市場佔有率的競爭纏住,競爭原理和政治利益貫穿了金主們之間的關係。隨時都可能被破壞和犧牲。除了中資以外,觀察到的當初支持暴徒而遭破壞的理由大致為:


a.批判暴徒和與暴徒不合作了。如怡和集團。美心。


關於美心集團

http://www.rfi.fr/tw/港澳台/20190925-美心集團不堪示威者杯葛宣布與撐警伍淑清割席


b.讓警方進來執法了,或者該集團經營層與暴徒及其支持者直接或間接地對立衝突了。如經營香港吉野家的合興集團。太興集團翠華餐廳集團。新鴻基兆業。破壞太興集團翠華餐廳集團屬下企業的顯著事件是2019年11月11日的旺角暴動,在23:30pm.太興旁邊的夫妻肺片台式麻辣火鍋被指與太興有關,同樣被攻擊。新鴻基兆業沙田新城市廣場則在12月20日遭受破壞了(該商場從2019年7月14日常被暴徒使用)。


關於香港吉野家的合興集團:

諷警廣告惹風波吉野家炒員工 網友揚言罷吃 (通常海內外日本品牌的廣告商是由電通或博報堂壟斷;吉野家是電通擔任的)

https://udn.com/news/story/120538/3926540


關於太興集團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11/371875.html

https://hkchronicles.com/data/林雍毅:撐警藍絲


關於翠華集團(在暴徒受襲擊前,翠華是支持暴徒的)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30/342655.html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1113/bkn-20191113121552810-1113_00822_001.html


關於新鴻基兆業(地產霸權之一; 他們在2019年7月14日新城市廣場暴動上遵守了法律,結局 從此之後開始遭受暴徒襲擊了,不過其立場始終搖擺不定,後來有次阻止警方執法)


Fig.3 PHOTO FILE: A staff of Sun Hung Kai Properties Ltd. brought police into their own property New Town Plaza on July 14, 2019. It triggered attacks from black shirted rioters. Screenshot © Ryota Nakanishi
Fig.3 PHOTO FILE: A staff of Sun Hung Kai Properties Ltd. brought police into their own property New Town Plaza on July 14, 2019. It triggered attacks from black shirted rioters. Screenshot © Ryota Nakanishi

READ MORE: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沙田衝突-新城市廣場-沒有報警-沒有求警協助/


《警隊條例》,其實香港警察有權在未有法院通緝前只要可疑為執法就可以進入任何私人擁有的地方。商場的舊的地契上有無讓警方進入執法的條款並不會妨礙警方執法。


50.

涉嫌人士的逮捕、扣留與保釋以及涉嫌財產的檢取

(1) 警務人員拘捕任何他合理地相信會被控以下罪行的人,或拘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以下罪行的人,乃屬合法 —— (a) 任何由法律訂定判處的罪行,或有人(就該罪行首次定罪時)可被判處監禁的罪行;或 (b) 如該警務人員覺得因以下理由將傳票送達並非切實可行,則任何罪行 —— (i) 該人的姓名不為該警務人員所知,亦不能由該警務人員輕易確定; (ii) 該警務人員有合理理由懷疑該人所報姓名是否其真實姓名; (iii) 該人並無報出一個可作送達的妥當地址;或 (iv) 該警務人員有合理理由懷疑該人所報地址是否可作送達的妥當地址。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代替)

(1A) 警務人員可根據第(1)款行使拘捕任何人的權力,即使他沒有為此而發出的手令,亦不論他是否目擊任何人犯罪。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增補)

(1B) 警務人員拘捕他合理地懷疑可被遞解出香港以外的任何人,乃屬合法。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增補)

(2) 任何根據第(1)或(1B)款可被合法拘捕的人,如強行抗拒為逮捕他而作的行動,或企圖逃避逮捕,則警務人員或其他人可使用一切必需的辦法,以執行逮捕。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代替)

(3) 如任何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任何須予逮捕的人已進入或置身在某處,則居住在該處或管理該處的人在該警務人員提出要求時,須容許該警務人員自由進入該處,並給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內搜查。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代替)

(4) 如未能根據第(3)款獲准進入該處,則任何人在根據手令行事的情況下,及在本可發出手令但為免使須予逮捕的人有機會逃離警務人員而未取得該手令的情況下,該人進入該處及在內搜查,乃屬合法;該人如在妥為宣告其所具權能、目的及內進的要求後,仍無其他方法獲准內進時,則他為得以進入該處而擊破任何地方的外部或內部的門或窗,均屬合法,不論該地方是屬於須予逮捕的人或其他人的。

(5) 警務人員或其他獲授權執行逮捕的人,為使自己脫身或為使任何其他合法進入任何地方以執行逮捕而被扣留在內的人脫身,可強行闖破任何地方。

(6) 凡任何人被警務人員拘捕,如該人員合理地懷疑任何報章、簿冊或其他文件、以及該等報章、簿冊或文件的任何部分或摘錄、任何其他物品或實產是對調查該人所犯或合理地懷疑該人曾犯的罪行有價值的(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則在該人身上或該人被拘捕現場或現場附近搜查並取去上述各物,乃屬合法︰ 但本款的規定,不得解釋為對任何個別手令所授予的搜查權力有所減損。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代替)

(7) 裁判官如在任何人作出誓言後,覺得有合理因由懷疑在任何建築物、船隻(軍用船艦或具有軍用船艦地位的船舶除外)或地方內,有任何報章、簿冊或其他文件、以及該等報章、簿冊或文件的任何部分或摘錄、或任何其他物品或實產是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合理地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則該裁判官可向任何警務人員發出手令,賦權給他帶同所需的助手,在日間或夜間 —— (a) 進入及在有需要時破門闖入或強行進入該建築物、船隻或地方,並搜查及接管可能於其內尋獲的任何該等報章、簿冊或其他文件、以及該等報章、簿冊或文件的任何部分或摘錄、或任何其他物品或實產;及 (b) 於為容許該項搜查得以進行而合理地需要的期間內,扣留任何看似是管有或控制該等報章、簿冊或其他文件、以及該等報章、簿冊或文件的任何部分或摘錄、或任何其他物品或實產的人,而該人若非如此扣留,則會妨礙該項搜查的目的者。 (由1992年第57號第2條代替)


《警隊條例》:

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232!zh-Hant-HK?INDEX_CS=N&xpid=ID_1438402865358_002


Fig.4 FILE PHOTO: Title deed of NEW TOWN PLAZA in which clearly states the uninterrupted access of police to its property. Image: HK01
Fig4 FILE PHOTO: Title deed of NEW TOWN PLAZA in which clearly states the uninterrupted access of police to its property. Image: HK01

有些香港的舊商場的地契保留了條款明訂警方在其執法時可以不受妨礙地進入任何地方的權利。這是由於以前的香港商場都有警崗的關係。


READ MORE:

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53656/逃犯條例-三大遊行途經多個大商場-邊個商場准警進入執法


不過,後來新鴻基兆業2019年8月14日叫保安阻礙警方進入大埔超級城了。事後,新鴻基兆業辯解說那是誤解。然而,名為李智智的攝影者拍到了該職員確實封鎖自動門的事實。那與新鴻基兆業的說明自相矛盾。


Fig.5 PHOTO FILE: They blocked police from entering in it. The automated door is blocked by a staff of Sun Hung Kai Properties Ltd. at Tai Po Mega Mall on August 14, 2019. © HK01 / Li Zhizhi
Fig.5 PHOTO FILE: They blocked police from entering in it. The automated door is blocked by a staff of Sun Hung Kai Properties Ltd. at Tai Po Mega Mall on August 14, 2019. © HK01 / Li Zhizhi

READ MORE:

https://www.hk01.com/政情/364369/逃犯條例-大埔超級城拒警入遭撐修例團體狙擊-新鴻基指誤會


c.開始配合政府治亂作戰了(例:提供閉路電視片段)。如港鐵,領展。


關於港鐵:

https://www.bastillepost.com/macau/article/2128386-政法委斥港鐵提供「暴力交通線」-縱容亂港暴徒


關於領展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1106/bkn-20191106194133842-1106_00822_001.html

https://news.mingpao.com/pns/經濟/article/20200111/s00004/1578682037443/太古首3季商場銷售額跌12


d.阻止或終止暴動資金的金融服務了。如匯豐銀行。


關於匯豐銀行:

https://www.post852.com/293663/【移交逃犯修例】匯豐成示威者「裝修」目標%E3%80%80《/


怡和洋行


怡和洋行被其在香港的壟斷資本競爭者們出賣並成為破壞目標之一了。這種說法反映2019年香港顏色革命背後是多麼的混亂和富於戲劇變化。這是顏色革命期間最原始的資本主義叢林法則的顯現。


顏色革命通常是隱瞞了奪取當地經濟資源和市場的管治權的目的,奪取政治管治權是為了奪取經濟管治權。


最近,一則新聞使這種對立和戲劇性的敘述成為現實。親北京的媒體《大公報》報導了WhatsApp上瘋傳的一系列照片和片段,其中顯示了秘密贊助商在酷似大學食堂之一提供的大量物質和餐飲服務,其中一張照片實際上來自怡和洋行的位於中環的文華東方酒店

它顯示在豪華總統套房的陽台上,至少有五個穿著黑衣的暴徒們,該總統套房據報導說,每晚需花費48,000港幣,面積超過1,000平方英尺。這至少是為了監視搞暴動時的道路狀況。那些學生自己負擔得起其價格嗎?


根據互聯網和這份報導,他們的房間是以國際律師事務所Arnold & Porter的名義精心預訂的。


Fig.6 PHOTO FILE: It shows black shirted rioters are at the balcony of the presidential room of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Image: Internets
Fig.6 PHOTO FILE: It shows black shirted rioters are at the balcony of the presidential room of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Image: Internets

READ MORE: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15/374259.html


怡和洋行這樣受害了。最近發生的這一豪華總統套房的黑衣政治醜聞在政治情報戰上有害於怡和洋行,同時,他們的競爭對手們可以通過進一步把自己的競爭對手怡和洋行當作自己的代罪羔羊。這種細節和扭曲絕不容忽視。


從“暴徒列車”到暴動的“受害者”


暴亂期間,港鐵的命運也差不多。從支持者變成代罪羔羊和受害者。

2019年8月21日至23日,《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和中央政法委批評了港鐵,即開特別列車多次免費輸送了暴徒來支持暴徒。但在元朗站發生7.21暴動大約一個月後,由於與中央總路線合作,至今,暴徒們一直瞄準地鐵進行大規模的破壞了。


READ MORE: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75202/即時-香港-逃犯條例-政法委-港鐵提供-暴力交通線-縱容亂港暴徒


這也是一個表面上公認的說法。實際上,在五個月的暴動引起的極端蕭條期間,港鐵地鐵站和設施被暴徒破壞的越多,最終將有更多地皮被迫以更便宜的價格售出。對於2019年香港反修例示威運動的最富裕的幕後贊助商來說,這將是最有益的, 經濟利益所在,那只會趁機進一步鞏固壟斷資本市場。


香港臨時政府誕生之地的業主和反華暴民的保護者

Fig.1 PHOTO FILE: Three proven incidents revealed the sponsors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Fig.1 PHOTO FILE: Three proven incidents revealed the sponsors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在長達五個月的暴動當中,兩次重大事件證明了這場反華顏色革命的另一個幕後黑手。請參閱右下方的照片(Fig.1)。


一件重要的事件是,黑衣暴徒於2019年10月4日深夜在恆基兆業集團擁有的馬鞍山新港城正式宣布了成立香港臨時政府(隨後於2019年10月5日他們正式公開了香港臨時政府宣言),該物業是由地產霸權之一,壟斷資本家卡特爾之一的恆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擁有和管理的。恆基兆業並沒有把那批港獨暴徒們拒絕和趕走,反而讓它們在其商場宣讀成立香港臨時政府了。


READ MORE:

https://www.hk01.com/政情/382768/數百人商場同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葛珮帆-不智又無意義


請參閱右上方的照片(Fig.1)。


另一個關鍵事件是,正在同一地點的新港城,其業主恆基兆業集團僱用的4名保安人員和1名客戶服務人員有意識地和非法地阻止了警察進入新港城。這是警察於2019年10月7日追蹤和逮捕逃入新港城的黑衣暴徒們的時候發生的。


再次強調,在同一地方,即穿著黑衣的反中國暴民宣布成立香港臨時政府了。在港英殖民既得利益集團與中央政府之間的敵對矛盾的一般背景下,這兩個關鍵事件具有很高的象徵意義。


READ MORE: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9/2019/1010/359529.html


滲透地方法院的港英殖民遺存侵犯中央管治權


體制內各部門滲透的港英殖民遺存阻礙止暴制亂的絕佳例子應該是,據星島日報的2019年11月19日的報導,高等法院林雲浩法官及周家明法官在2019年11月18日判禁蒙面法部分內容違憲的案件。案件編號: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二九四五及二九四九——二〇一九。


據東方日報的2019年11月19日的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和港澳辦批評了高院的判決嚴重削弱香港特首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合《基本法》和人大有關決定的規定。


這案件不是司法獨立,而是司法被反中亂港勢力滲透的問題。


READ MORE: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2098188/日報-港聞-高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1119/bkn-20191119091306409-1119_00822_001.html


林雲浩曾是2013年的葵青貨櫃碼頭工潮當中,最巧妙地一邊極力減少和避開工人氣憤,一邊繼續幫李嘉誠保持有效發布長江中心禁制令的。這極為富於法律和公關伎倆。據now新聞台(李嘉誠家族的PCCW)的2013年5月6日的報導,高等法院拒絕長江中心外空地的禁制令申請,認為工人集會一直和平進行,但部份搭建物阻礙行人,認為有需要拆除。至於長江中心內的禁制令,法院就裁定繼續有效。


READ MORE: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67149


周家明則是2019年讓港獨份子周庭選舉呈請勝訴的法官。據立場新聞在2019年9月2日的報導,香港眾志成員周庭2018 年報名參與立法會港島區補選,被選舉主任以香港眾志提倡「民主自決」、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為由,取消其參選資格。周庭為此提出選舉呈請, 高等法院法官頒下判詞,裁定周庭勝訴。


READ MORE: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補選被-dq-周庭選舉呈請勝訴/


仔細看他們過去的判案及其整體脈絡,回過頭來就可看出其實暗助和明助反中亂港勢力及其幕後黑手的痕跡。


總而言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是一場政治和經濟戰爭,旨在捍衛和加強港英殖民地勢力的階級霸權和反動派的利益,這些反動勢力破壞,犧牲,利用和反對香港廣泛的貧窮的工人階級人民的真正階級利益。


法國的黃背心是工人階級的真正基層運動,不過現在正遭受著暴力極端主義滲透者和殘酷的警察暴力之苦,然而2019年的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是反動的顏色革命,也可以說政變,那是由當地壟斷資本卡特爾幕後支援並謀利的政變暴動,以及本地壟斷資本卡特爾為此將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引進家園獲得先進顏色革命技術和包圍中央政府的外交支援之叛變。香港的特色就像南非一樣,缺乏去殖民地化,因此仍然是由殖民地時期的壟斷資本主宰社會。


在政經領域,奪取管治權的戰爭(WAR ON HEGEMONY )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 (2019 Hong Kong protests)的真正的本質,也算是港獨分裂主義的本質。


APPENDIX


在2020年3月30日,過去定期接受英國訓練的香港警察以低調悄悄放生了曾在2019年10月7日為未來主人翁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的,恆基兆業的馬鞍山新港城中心之保安和客服三男兩女。那並非證據不足,而是與在監警會上有影響力的地產霸權有關。姑息養奸, 陽奉陰違,搞無間道,這就是所謂建制的本性。


READ MORE:

新港城保安阻防暴警進商場後被捕 警方:五人暫獲釋 保留檢控權


.........................................................

對愛國愛港市民的建議:深層次的止暴制亂=斬草除根


香港需要改革開放,即在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上進行去殖民地化的同時修正資本主義的弊端,尤其是解決跨行業集團的壟斷資本主義。此次反修例暴徒的背後處處可見殖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們的身影,甚至暴徒的訴求並不是勞動者階級的訴求,而是商界長期以來的訴求。根本是假草根!幕後黑手的目的即鞏固既得利益,破壞中資,奪取全面管治權。為此地產霸權把外國勢力引進來,繼續發動職業顏色革命並毀滅競爭對手,以鞏固壟斷資本。港英殖民官僚為此阻礙止暴制亂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