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21 反中亂港的幕後黑手:為幕後金主洗錢的星火同盟抗爭支援 Spark Alliance: Money Laundering Tool

Updated: Apr 24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PHOTO FILE: Three key facts that reveal the financing process of the colour revolution. They got the origin of money for the colour riots laundered in the name of donation in order to cover hidden patrons and masterminds. Police investigation must continue.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反中亂港的本地資金來源和管理模式 Financing Process of Anti China Riots in Hong Kong


警方調查暴動資金有了重大突破


2019年12月19日,警方毒品調查科財富調查組對幕後黑手及其資金來源的調查有了重大突破,即警方凍結星火同盟宣稱的8000萬港幣資金中的7000萬元黑色暴動資金了。這點會證明旺角暴亂的幕後金主和此次所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幕後金主是同一的,表面上擺出群眾籌集平台的星火同盟為了幕後金主們洗錢的事實,甚至購買超市現金券的收據證明了星火同盟大量購買現金券的,與百佳之間的互惠關係,不過百佳及其長實一直保持沈默


如果百佳長實李嘉誠要與此割席,就不可能保持沈默,更奇怪的是為何沒有一個媒體就此詢問百佳。此次突破證明了更多的線索和事實。警方算是追蹤到了暴動黑金運作和來源的一半。


星火同盟2018年屢次搞小規模暴動,並試圖重演第二次旺暴的港獨組織之一。主要組織成員是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線的。那此次黑色暴動必然是港獨組織參與的,具有分裂主義色彩的暴動。資助暴動的必定是港獨勢力的一部分。


2018年12月10日文匯報報導:


聲稱支持「旺暴」並為其「義士」籌款的「港獨」組織「星火同盟」,這兩天在港九新界多處高調擺街站播「獨」。據悉,「星火同盟」這次是聯同「香港民族陣線」、「學生動源」、「守望前線」、「匯政衞言」、「馬鞍山人」、「東九龍社區關注組」、「葵青連結動力」、「北區動源」、「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紅磡人紅磡事」及「東涌人」等十多個「港獨」及「本土派」組織一起參與活動,這也是「香港民族黨」於今年10月正式被取締後最大規模的一次「獨派」行動。......


上周六(2018年12月8日)在將軍澳的「星火同盟」街站上,竟然出現「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到場嗌咪支持,莫非曾於2016年4月大大聲在立法會上宣稱「個人絕不支持港獨」的梁家傑,如今已和「港獨」分子「沆瀣一氣」?


READ MORE:

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2/10/HS1812100002.htm


香港黑色暴動不僅是港獨的,香港反對派也就是實際上的港獨勢力。為資助旺角暴亂被捕者以及黑色暴動的幕後黑手們洗錢的星火同盟將旺暴,黑色暴動,港獨組織與反對派之間劃下等號。


暴徒,涉及黑金洗錢的中介平台組織,本港暴動幕後金主們的關係


警方從暴徒身上發現的超市現金券,終於追溯到了位在暴徒與幕後金主們之間的專門處理黑金洗錢的代理公司,代辦團體了。大眾籌集資金的中間平台組織星火同盟抗爭支援(Spark Alliance)以及由他們成立的空殼公司,即收受黑金的開戶名稱,全盛服務管理有限公司(Prime Management Service Limited)。


從幕後金主們的資金,經過中間人流入洗錢平台後,該洗錢平台經營者們搞中間剝削,即為自己以個人名義購買了巨額保險投資產品,然後轉部分資金至不明受益者,並從百佳把大量百佳現金券購買後,派給暴徒們了。該交易證明了百佳是身為賣方隨時可以拒絕的,但暴動開始至今都沒有拒絕。一律默不作聲,必須向受害社會大眾解釋。誠然,警方必須繼續追究百佳,長實與星火同盟之間的關係。警方調查暴動黑金來源仍有後一半的路程。



警方凍結7000萬星火同盟洗淨的黑金的事實證明和提供以下線索:


1. 為2016年旺角暴亂被捕者而設立的此捐款洗錢平台的利用者,幕後金主們與此次2019年香港反修例黑色暴動的幕後金主們一致。換言之,警方毒品調查科財富調查組進一步破解此次透過星火同盟提供巨額黑金的幕後金主們時,同時就可以解開2016年旺角暴亂的幕後金主們的身分。


2.實現暴動的黑金是透過採取大眾捐款籌款體裁的網路平台和管理資金的空殼公司來為幕後金主們代理處理的。換言之,這種中間洗錢平台與一般非政治的詐欺集團的運作模式基本上都沒有差別。無可避免地涉及洗錢


3.不像網路上的不明,不可靠資源的訊息,警方以此次凍結黑金的行動證實了過去半年多期間新聞報導的以超市現金券方式提供暴徒酬金的傳聞是屬於事實的香港文匯報2019年12月20日報導:


警方指,過去幾個月,被捕的暴力示威者身上都有現金券,而警方昨日搜出購買16萬元現金券收據及大批現金券,不排除是「星火」給參與示威年輕人作報酬


警方與律政司多輪磋商後,昨晨採取行動以洗黑錢罪名拘捕4人,檢獲13萬現金、6支箭、兩支鐳射筆、3,300張超市現金券及16萬元購券收據及大量防護裝備。


READ MORE: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2/20/YO1912200005.htm


在許多傳聞中過去媒體兩次曝光了以現金券酬勞暴徒的事實:


a. 2019年8月2日,反對派眾新聞報導了有群眾在旺角天橋排隊捐現金券予示威者,單日(8月1日)收價值約17萬元,該媒體寫道:


昨日傍晚,旺角東天橋上,穿上鮮色制服的慈善組織代表、信用卡推廣員,一如以往熱情地向途人招手,大多數途人徑直走過。走到天橋連接新世紀廣場附近,密密麻麻的人頭包圍一個攤位。攤位前的姨姨,在手袋中拿出一大疊現金券交予義工,攤位桌面上放著一個大袋,內裡是大量超市及食肆現金券,百佳、惠康、麥當勞、美心……姨姨交低現金券後離開,下一位叔叔又從背包中拿出一大疊現金券……


「香港自由之書」搞手之一林先生表示,為免混亂,街站不會接收現金,只收現金券及八達通,本周二辦的首次街站,已收到價值約17萬元的現金券,由於現金券數量太多,他們決定今日開始不再接收現金券,呼籲如果市民想支援,不如直接購買裝備予前線。林先生指,收集到的現金券及八達通,會透過前線義工、各大專院校學生代表、接觸到前線的機構,分發予有需要的示威者,或直接派發給聯絡「香港自由之書」的示威者。


READ MORE: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2566/反送中-香港自由之書-現金劵-22569/旺角天橋排隊捐現金券予示威者-單日收價值17萬元


反對派媒體所報導的實際上是向暴徒透過''慷慨市民或團體''提供大量大財團企業的現金券的方式之一。「香港自由之書」在網上仍然以出書之名籌集暴動資金。更有趣的是,基本上後來警方從暴徒身上檢獲的酬勞現金券也是''百佳、惠康、麥當勞、美心…….。'' 甚至,一次大量派發的金額也與星火同盟一次購買的現金券總額16萬港幣大致一致(約17萬港幣)。


籌款,捐款是洗錢平台的洗錢途徑,在實際群眾作戰上面,透過''慷慨市民或團體''提供酬勞也是洗錢的巧妙途徑。此次警方取締星火同盟的行動可以解開這一切輸送暴徒資金(黑金)的過程。以任何方式資助和支援暴徒的也是破壞社會秩序的共犯。


依照一般的觀念而言,難以想像家庭持有那些大量現金券,而且在超市慣用大量現金券購物,甚至直接捐款比較方便。


b. 2019年9月22日13歲小暴徒承認從他所謂''老闆'' 以現金券方式收受了暴動酬勞。警方發現了大量壟斷資本的超市,快餐店等等的現金券和八達通卡。例如李嘉誠百佳; 怡和洋行惠康怡和洋行美心麥當勞等。


(左圖)在2019年9月22日,警方在13歲小暴徒身上發現了 地產霸權超市的大量現金券, 比如李嘉誠的超市百佳的100元現金券。(右上)2019年10月7日,在地產霸權之一,恆基兆業擁有的馬鞍山新港城,該公司管理的保安們蓄意庇護暴徒而阻擋了警方執法。(右下)在同一地點,10月5日''未來主人翁''暴徒宣布了香港臨時政府。 Composite © Ryota Nakanishi

上述2019年8月1日旺角的反對派眾新聞的報導為暴徒鋪陳了敘事,緊密與此配合的,不過,香港文匯報2019年9月25日的報導中確認警方證實了幕後金主確實以現金券酬勞暴徒們的網路傳言屬於事實。文匯報寫道:


近月連串暴亂中,不乏年僅十二三歲的小暴徒全副武裝走在暴衝現場「最前線」,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少年,上街動機何在?警方早前拘捕一名13歲小暴徒,從其口供得悉原來上街有糧出。該名男童於22日在堵塞機場的行動中被警方截查,警方在他身上搜出大批價值不菲的暴衝裝備、近4,000元現金,大批現金券及6張八達通卡等。男童自爆有人叫他上街「嗌嚇口號、掟嚇嘢及圍嚇警署」,便可到物資站取錢財「出糧」,男童由6月至今已獲得近3萬元的財物,自言「好好做」,甚至打算叫弟弟一起做。據悉,男童已獲保釋,由家長帶回家。


男童聲稱無帶身份證,身上只有學生證。警員查問他背包內有什麼東西時,男童言詞閃縮表示「無乜嘢」,警員遂思疑將男童帶落車作進一步搜查,結果在其書包內搜出大批物品,包括一支激光筆、10多副防護眼鏡及一個高質素、值價不菲的防毒煙口罩等「示威裝備」,另外還搜出一大疊包括超市、麥當勞及美心快餐的現金券,其銀包內有6張已儲值的八達通卡及近4,000元現金。


據悉,該名男童讀中一,警員查問這些財物的來源時,男童透露經通訊軟件Telegram認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對方表示出去「一齊玩」,只要出去「掟嚇嘢、嘈嚇,就有錢收」,有時會即日給他現金,有時會派發相等價值的八達通卡,有時則到示威現場的「物資站」領取財物,包括現金券。他供稱,放學後收到「柯打」便出去「掟嘢」、圍嚇警署和宿舍,逢星期六日也跟大隊搞事。


READ MORE:

http://m.stnn.cc/pcarticle/674504


這新聞同時也部分證明了工資表的事實存在,就是直接現金酬勞的事實。多維新聞2019年8月6日的評論也提及了。


天底下真的有這種好事?這壹切的背後,是壹群反華勢力的暗中操作,其背後的資金提供者,分別是在港境外反華勢力,這些勢力的後臺便是英國留港資本家、勾結英美的香港資本家、美國各類反華基金會、臺獨集團。


這群反華勢力不止提供資金上的支持,甚至有些還在示威現場親自為暴徒們提供“技術指導”,以及現場指揮,這些廢青們註定成為他們的“炮灰”。


READ MORE:

https://blog.dwnews.com/post-1154241.html


2019年12月19日警方取締星火同盟的行動證實了8月反對派支持者組織的眾籌現金券是為了洗淨捐款與酬勞暴徒的行為,並且在整個洗錢過程中為掩蓋幕後金主的存在而鋪陳的,其現金券種類與總額與星火同盟一次購買大量現金券的總額大致一致。


警方此次調查最為可信,破解的不僅是酬勞暴徒的過程,也是透過大眾籌款捐款平台,網上或上街的群眾活動,以及空殼公司來洗淨黑金的真實脈絡。


4. 以捐款名義進行的,向暴徒輸送黑金的洗錢手段難免涉及中間仲介組織主幹的剝削,甚至其屬下也都遭受剝削,最大獲利者其實不是暴徒,而是中飽私囊的中間洗錢平台的大台。這與其崇高政治理念的幌子嚴重背道而馳。文匯報報導:


警方表示,被捕者與一個名為「星火同盟」的網上眾籌平台有關,調查發現該平台過去半年籌款港幣8,000萬元,聲稱支援近月在暴力示威中被捕者,而「星火同盟」戶口內的錢被轉移涉案空殼公司,除涉大量現金交易外,很大部分被投資購買個人保險產品,產品的受益人是該公司負責人,警方也發現部分款項支付給不明者,而被捕的其餘3人都收入不高,與他們接收的資金額不相符,有可能干犯洗黑錢罪行。


READ MORE: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2/20/YO1912200005.htm


5.《信報》在2019年11月18日報導了因為戶口用途有異狀,而有一家某某企業(其實是星火同盟的空殼公司全盛服務管理有限公司)銀行客戶協助涉及抗爭活動的大型眾籌基金接受捐款,而遭要求結束戶口的消息。這事實也因12月19日的警方行動而被證實了。《信報》寫道:


《信報》引述消息人士報道,滙豐一個企業銀行客戶,因協助涉及抗爭活動的大型眾籌基金接受捐款,被指戶口實際用途與當初開戶用途不符,上月遭滙豐要求結束戶口。滙豐給予該企業客戶30日通知期,並於本周到期,如果該企業未能在另一銀行開戶,將對該企業客戶原本業務及資金往來造成影響。


READ MORE:

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2306340/滙豐取消反修例活動眾籌賬戶


6. 匯豐銀行終止星火同盟的空殼公司全盛服務管理有限公司帳號的動作招來了滲透法國黃背心活動的黑衣極右暴力份子集體襲擊和破壞匯豐銀行巴黎分行的行動了。那是2019年11月16日,剛好也是星火同盟的空殼公司全盛服務管理有限公司帳號被終止的時候。


PHOTO FILE: Right Wing Extremists who infiltrated the Yellow Vest destroyed the Paris branch of HSBC on November 16, 2019 for the revenge. ©AFP

READ MORE: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6812/article-巴黎「黃背心」挺港-破壞中國銀行、匯豐銀行/


順便一提,上述的是為何暴徒短暫攻擊了匯豐銀行。那麼,暴徒為何轉向怡和集團屬下企業以及港鐵進行破壞,專題討論如下:

https://www.ryotanakanishi.com/post/hong-kong-intelligence-report-18-香港修例風波是港英殖民既得利益寡頭與外部勢力對中央政府管治權的反革命聯合政變


基本上,暴徒起初收受支援的企業群為何後來被攻擊?這大部分理由是他們其實都不是最主要的核心金主們,甚至金主們之間有市場佔有率的競爭纏住,競爭原理和政治利益貫穿了金主們之間的關係。隨時都可能被破壞和犧牲。觀察到的當初支持暴徒而遭破壞的理由大致為:


a.批判暴徒和與暴徒不合作了。如怡和集團。美心。

b.讓警方進來執法了。如太興集團翠華餐廳集團。破壞太興集團翠華餐廳集團屬下企業的顯著事件是2019年11月11日的旺角暴動,在23:30pm.太興旁邊的夫妻肺片台式麻辣火鍋被指與太興有關,同樣被攻擊。新鴻基兆業沙田新城市廣場則在12月20日遭受破壞了(該商場從2019年7月14日常被暴徒使用)。

c.開始配合政府治亂作戰了(例:提供閉路電視片段)。如港鐵,領展。

d.阻止或終止暴動資金的金融服務了。如匯豐銀行。


雖然洗錢平台是收集和管理暴動黑金的中間資金代辦公司,但是他們並非幕後黑手們,幕後金主們本身


總而言之,以大眾籌款,大眾捐款的名義和體裁利用空殼公司來進行洗淨黑錢,並且提供暴徒必要的龐大物資巨額酬勞洗錢平台的典型過程被警方曝光了,這算是重大突破,但仍然只是幕後黑手,金主們資助暴動的整個黑金來源和途徑的一半而已。甚至,星火同盟抗爭支援(Spark Alliance)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洗錢平台而已警方必須接下來追緝利用那種洗錢平台的幕後金主們。據警方公布,該洗錢平台的黑金都來自香港本地的。理所當然地應該從與星火同盟有過交易的壟斷資本企業開始著手刑事調查


.....................................................


After the thorough analysis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2019, I got a conclusion below:It’s about social hegemony of colonial interests thus their FREEDOM FIGHTERS, HONG KONGERS are destroying mainland China related capital and facilities at the cost of the class interests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students. Maybe you wonder why they target Metro? Because Metro is a land owner, they want lands as many as possible after Metro gets forced to sell more lands cheaply. Those protests are actual economic tactics to get rid of Mainland China’s legitimacy and competitiveness in Hong Kong.


.....................................................


香港需要改革開放,即在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上進行去殖民地化的同時修正資本主義的弊端,尤其是解決跨行業集團的壟斷資本主義。此次反修例暴徒的背後處處可見殖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們的身影,甚至暴徒的訴求並不是勞動者階級的訴求,而是商界長期以來的訴求。根本是假草根!幕後黑手的目的即鞏固既得利益,破壞中資,奪取全面管治權。為此地產霸權把外國勢力引進繼續發動職業顏色革命並毀滅競爭對手,以鞏固壟斷資本。港英殖民官僚為此阻礙止暴制亂和改革。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