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22 金三角泰緬孤軍,藏獨恐怖份子,香港黑色暴徒,中情局的全球反中反共炮灰部隊 CIA Anti China Death Squads

Updated: Jan 28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22 金三角泰緬孤軍,藏獨恐怖份子,香港黑色暴徒,中情局的全球反中反共炮灰部隊 CIA Anti China Death Squads


本報告的重點:


1.香港黑色暴徒The Black Shirts; Hong Kong Black Shirted Battalion)是港版DEATH SQUAD。和平演變加上了死亡部隊戰術。以示威者身分掩飾的死亡部隊戰術。

2.香港2019年11月24日區選舉上運用的選舉戰術薩瓦爾多內戰結束後的1994年3月20日總選舉中,美帝勢力曾經採用過的典型選舉戰術。其戰術的共性明確指涉美帝顧問的存在。

3.歷史上兩大反中反共戰術的範疇是死亡部隊以及毒品經濟。

4.香港反顏色革命的理論累積與譴責已足夠,嚴重缺乏的則是止暴制亂的具體和實際有效的行動。

5.面對將死亡部隊戰術混進示威集會遊行的新顏色革命方式,警方對付方式從佔中以來一成不變,即一再批准民陣暴力示威申請,總是等合法或非法集結發展到不可收拾才動手(最離譜的是總是等到警力無法控制的規模才動手,極端消極),只驅散,只拘捕一部分,根本不在集結開始的最早階段就主動去阻止,甚至用的所謂最低武力(水泡車,布袋槍,催淚彈)也一成不變。需要一律不批准示威申請,集結的最早期階段必須趕緊阻止,使用武力必須是足以鎮壓暴徒及其同路份子的重武器。試圖將''和勇''(和理非/勇武)分開之說只會有利於敵人,正中下懷,''和勇''隨時相互轉換,正確的則是將''和勇''一併鎮壓,事後該拘捕不負責任的示威申請人。目前全球最''克制''香港警方在其實際運作上等於縱容暴動。八個月的實踐證明了其運作模式根本無法止暴制亂。市民絕不該盲撐香港警察。


Important: Hong Kong Black Shirted Rioters are DEATH SQUADs. DEATH SQUAD is one of anti communist tactics in history. Now DEATH SQUAD is camouflaged in uniform of ''protesters.'' Furthermore their election tactics used in 2019 Hong Kong local elections are similar to the Salvadorian case. We should not ignore that two largest categories of anti china/anti communist tactics, death squads and drug trafficking. These are technical terms in politics. The Death Squad tactic has been mixed with colour revolutionary tactics more skilfully against China since 2019. Mixture of death squad and ''protesters'' is a new tactic. It is fatally and strategically wrong that Hong Kong police try to divide them. In fact, both death squad and ''protesters'' are tentacles of the same evil. You can only deal with them as one target.


According Putin's words on April 8 2017, “95% of the world’s terrorist attacks are orchestrated by the CIA,” in other words, so called ''terrorist groups'' should be accurately called ''death squads'' as long as they serve the interests of Deep States.


PUTIN: 95% OF WORLD TERRORIST ATTACKS ARE MADE BY THE CIA

https://www.geopolitica.ru/en/news/putin-95-world-terrorist-attacks-are-made-cia

............................................................

事實/FACTs


中情局的反中反共勢力的創造及其起源:

日軍,國民黨敗軍的變質以及作為反中反共基地的毒品天堂金三角的形成


探討主題的歷史脈絡前,必須順便提到曝光外部勢力身分的效果有限的問題。2019年香港史上最大反中反共顏色革命從6月12日開始以來,此半年大家主要分析了幕後黑手們,而只管分析幕後黑手們顯然是片面的此篇談前線部隊,炮灰們的歷史脈絡,之後另外再談最新的顏色革命前線部隊的戰術戰略。個別分散的,大量的,零碎的批判是根本不夠的,要的是深度和廣度,具體情況的具體分析,深入研究,深入撰寫分析則是當下更必要的。官方套話都毫無具體分析具體問題的痕跡。為當地寡頭提供技術支援的美國此次在香港明顯採取了死亡部隊的老戰術,不過沒有人提及過這點。這跟批判NED的反美帝的枯燥典型評論自覺地割席。


只批判外部勢力,而忽視內部勢力,如當地寡頭和反對派是錯的。同樣,忽視香港社會既有的深層次矛盾,而只批判搞顏色革命的外部勢力也是錯的。需要的是全面性批判。


NED是否參與香港黑色暴動?有個鐵證,比如,澳門當局英明地拒絕入境的香港美國商會AmCham成員南華早報掩蓋了楊政賢 (Johnson Yeung Ching Yin;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會長,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前副秘書長) NED身分,但他最早就在2019年7月1日的暴動中,被警方拘捕了。民陣五名成員包括召集人楊政賢被拘捕,這一新聞證明的是NED與民陣的緊密關係,其召集人就是NED的人員(fellow)。這同時證明了佔中,2019年香港黑色暴動也都是NED組織前線的。香港的學生會明顯是外部勢力的政治工具,NED人員把學生改成暴徒。問題是,這類曝光已經失效,是因為嚴重缺乏當局的鎮壓行動。看不到任何制裁及其阻嚇力。


香港黑色暴動與NED HK Black Shirts & NED

READ MORE:

https://www.ned.org/fellows/ching-yin-johnson-yeung/


中美貿易戰與NED US-China Trade War & NED


2018年中美貿易戰的背後,2018年4月20日史丹福香港同學會史丹福大學舉行的論壇,邀請到周庭與香港駐三藩市經濟貿易辦事處處長蔣志豪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在3月底曾會晤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促請美國政府將香港剔出名單,顧及兩地長久緊密的貿易關係,與港府作全面對話的交涉結果。這論壇原來是港獨反對派港府NED學者的合作。這論壇凸顯了反中亂港中的,美帝NED港獨反對派,以及搞無間道的港英餘孽之間的三角形關係


同場(照片中間的白人)的史丹福大學教授戴雅門(Larry Diamond)乃是任NED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民主期刊》主編的。在2019年12月26日現在也仍是NED成員。



PHOTO FILE: Stanford Hong Kong Student Association on April 20, 2018. Image: oc.cc
PHOTO FILE: LARRY DIAMOND CO-CHAIR, INTERNATIONAL FORUM FOR DEMOCRATIC STUDIES RESEARCH COUNCIL COEDITOR, JOURNAL OF DEMOCRACY. Screenshot © Ryota Nakanishi

READ MORE:

https://www.ned.org/experts/larry-diamond/


周庭赴美唱衰中港 反被學者斥玩弄港獨不智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80420/bkn-20180420150058303-0420_00822_001.html


誠然,中美貿易戰與香港黑色暴動都有NED的參與特區港英餘孽港獨黑色暴徒,以及NED反中亂港金三角明確表態了。為何他們這麼公開?猖狂?是因為沒有任何勢力阻止它們


這種關於NED參與的曝光已經夠多了,結局理論上只看美國並譴責外部勢力CIA是愚蠢的。他們只不過是當地統治階級的幫凶而已。根本不是核心力量。香港欠缺的是行動。只有了當局行動,關於NED的批判才有實際力量和意義


看來,駐港美國的情報單位是以外交人員的特權身分行事。中情局通常以國務院的職員身分粉飾自身。政治部的領事Julie Eadeh已經被起底了,不過起底毫無助益,與黑暴搞起底一樣,同樣枯燥無味。重要的是以有效行動阻止和制裁美帝活動


中聯辦的媒體大公報=文匯報並沒有分析能力的是,如果這會晤是總領事,大使的外交工作一環,那些學生領袖們就是受邀到領事館內會見的。在外面的飯店,冒險安排秘密會晤的意思是說這是情報單位的,非正式的安排。你們中聯辦的媒體需要知道的是任何美國領事館內能夠阻止情報單位的冒險活動的是總領事,大使。中國官方媒體在國際新聞上最弱,只懂得把法新社,紐約時報等反中主流媒體的國際新聞翻譯和轉用,而根本不加思索。



File Photo: A secret meeting of Julie A. Eadeh with anti China opposition leaders JW Marriott Hotel Hong Kong. Image: takungpao

大公報在2019年8月8日報導:


網傳的圖文顯示,有市民前天(2019年8月6日)在金鐘JW萬豪酒店大堂偶遇香港眾志黃之鋒、羅冠聰,疑聯同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前外務副會長彭家浩,與一名外籍女士見面。當時黃之鋒、羅冠聰穿便服,黃程鋒、彭家浩則穿恤衫配西褲、猶如面試;外籍女出現時,黃程鋒和彭家浩更特意整理衣服。五人在大堂一處角落地方站立,並未坐下,外籍女望向另一邊、準備帶隊去該酒店內的一個房間密會更高層人士,她手中持有一些文件。


READ MORE:

外國勢力介入|美領事暗會黃之鋒羅冠聰面授機宜?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08/333028.html


領館及官方認可機構

Ms Julie A. Eadeh m

https://www.protocol.gov.hk/chi/consular/america/usa.htm



作者詳細閱讀冷戰時代資料時,同時發現了重新編寫中國歷史教育內容的必要性。形式邏輯二元論的思路並不適合於理解中國國情


不同重大歷史事件,階段之間相互滲透,比如,依照課本而言,納粹勢力軍國主義勢力乾乾淨淨地在1945年都被消滅了,然而實際上的歷史則是中情局在冷戰時期聘用了納粹日本軍國主義的軍官們,並叫他們從事反共作戰了,一直到蘇聯崩潰的1990年代。冷戰二戰法西斯勢力的新生機


誠然,為黑暗勢力服務的是受英美歷史觀影響的一般公共教育,而不是嚴密的,富於辯證的實際上的歷史研究。只有依照後者才能理解為何日軍1945年被打敗而投降後,仍然在內地從事了軍事作戰。中日戰爭以及二戰的正式結束並沒有結束日軍在內地的軍事行動。


譬如,紐約時報2014年10月26日以題為In Cold War, U.S. Spy Agencies Used 1,000 Nazis來報導了這個歷史事實。


WASHINGTON — In the decades after World War II, the C.I.A. and other United States agencies employed at least a thousand Nazis as Cold War spies and informants and, as recently as the 1990s, concealed the government’s ties to some still living in America, newly disclosed records and interviews show.


READ MORE:

https://www.nytimes.com/2014/10/27/us/in-cold-war-us-spy-agencies-used-1000-nazis.html


我們看到的都是台上演員:幕後黑手與大台的差異


在主題討論之前,另外需要批判香港報導混淆和濫用幕後黑手與大台此兩者,順便必須指摘所謂幕後黑手與大台的差異幕後黑手曾來沒有公開承認自己是幕後黑手的,他們都是收買和利用政府,媒體,非政府機構,黑道,暴徒來達成其經濟目的的金主們,曾來沒有在舞台上面的,不過明明是統治階級,資本階級的。然而,大台則是指台上的,前線的指揮官,站在第一線的領導者。


比如,黎智英不是幕後黑手,而是大台,他也是在前線的,舞台上擺出總指揮和金主的姿態。黃之鋒之類的學生明星偶像們都是大台,其他外國現場指揮外國顧問們國務院共和黨民主黨政客們,反對派議員們也都是大台。我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大台,而不是幕後黑手。他們都是演員,他們都有幕後聘用他們演員的終極金主們。必須正確分辨幕前幕後的角色地位。


接下來,我們看到的則都是無名的台上臨時演員們,尤其是無名無數的炮灰暴徒所構成的前線部隊


先從整個歷史脈絡上掌握其本質,再仔細分析組織和戰略戰術是恰當的。歷史提供今日亂象謎團的回答。首先要看二戰中日戰爭冷戰國共內戰背後所貫穿的美帝反中反共軍事作戰。


被忽略的細節:古今中外全球中情局組織的反共部隊都是反中


中國歷史上最被外部勢力抹黑的年代是1950年代和1960年代為何?


1950年代1960年代一直到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首次訪華的1971年中情局癱瘓了新中國成立後約二十年期間。用的是以國民黨敗軍,日軍殘兵,緬甸部落和美軍等組成的死亡部隊美國戰機對華偵察,投下反華物資,化武飛彈空襲經濟封鎖經濟制裁經濟恐怖主義,以及專門破壞農業糧食生產的生物武器 (2018年Global Research報導的1952年的解密檔案 ISC Report顯示美國的確對新中國投下了癱瘓農村糧食生產的生物武器)。


PHOTO FILE: A Proof of US Biological War against China during Korean War. Cited from ISC Report, p.403 Image:ISC

READ MORE:

The Long-suppressed Korean War Report on U.S. Use of Biological Weapons Released At Last

https://www.globalresearch.ca/the-long-suppressed-korean-war-report-on-u-s-use-of-biological-weapons-released-at-last/5629882


Written largely by the most prestigious British scientist of his day, this report was effectively suppressed upon its release in 1952. Published now in text-searchable format, it includes hundreds of pages of evidence about the use of U.S. biological weapons during the Korean War, available for the first time to the general public.


READ MORE:

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4334133-ISC-Full-Report-Pub-Copy.html


台灣不是最大反中反共基地:國民黨敗走後,由中情局主導了反中反共戰役


從歷史結果來看,美國打完日本後,開始打的就是中國,甚至從新中國成立至今,美國對華敵對政策是繼續的。不過,中情局組成的部隊在1950年1961年中緬邊境作戰之間,始終都根本不敵人民解放軍,不過,其中最成功的應該是在三年困難時期(1959-1961年)配合經濟制裁的美國對華農村細菌戰(基於731部隊交給美國的生化武器實驗,意在農村製造大飢荒;實際上所謂困難時期的疾病死亡人口佔最大多數)加上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大旱災。重點是不能否定這段時期破壞活動的存在,而自然條件,影響評估和應對上的得失是另外要檢討的。


READ MORE:

http://blog.creaders.net/u/2923/201007/66001.html

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CIA-RDP79T01003A001300150001-0.pdf

http://www.cuhk.edu.hk/ics/21c/media/articles/c072-200204061.pdf


當時戰後剛成立的新中國面對的是最大管治危機,國共內戰在1949年的結束並沒有結束中國的戰亂時期,國民黨敗走後,由中情局主導了反中反共戰役。面對的不再是什麼境內正規合法軍事部隊,而是中情局的準軍事部隊官指導的準軍事部隊,是秘密部隊。可稱之為反華恐怖組織。


如果我們徹底研究和溯及整個反中反共反中亂港勢力,尤其該前線部隊的歷史脈絡時,就會同時難免牽涉到不少歷史議題,對此賦予極不相同的觀點。


香港黑色暴徒的起源(金三角的國民黨敗軍:中情局的第一個反共部隊)


以薩爾瓦多死亡部隊為例:中情局死亡部隊將會轉變為新的政治組織,政黨


目前香港黑色暴動反中亂港暴徒的歷史起源其實是二戰國共內戰時期的國民黨軍隊及其後續的演化,淪為中情局死亡部隊的國民黨軍美軍成員對於1950年代到1960年代的毛澤東時代新中國各地進行的種種恐怖主義破壞活動(其攻勢特別在朝鮮戰爭1960年初極為激烈;萬一忽視中情局指揮的國民黨軍美軍組成的死亡部隊的境內恐怖活動以及對華經濟封鎖制裁,就絕不可能公正,全面地理解毛澤東時代所面臨的國難和政策導向),這甚至牽涉到由國民黨民主之父蔣經國李登輝政權在台灣北投復興崗的政治作戰學校培養的薩爾瓦多內戰時期(1979-1992)的,惡名昭彰的死亡部隊的誕生。


薩爾瓦多死亡部隊只不過是中情局組織的金三角國民黨軍的翻版。台灣不僅訓練和支持了薩爾瓦多死亡部隊,也在訓練和支持香港黑色暴徒。香港黑色暴徒與薩瓦爾多的死亡部隊之間有共性,雖有武力上的差別,但是其政治角色都相同。


譬如,香港黑色暴徒的長輩薩爾瓦多死亡部隊之父羅伯托·道布伊鬆(Robert D'Aubuisson)他自己證言了台灣國民黨當局在政治作戰學校教他的拷問,虐待,屠殺,組織死亡部隊等的軍事訓練對他在薩爾瓦多內戰上的巨大影響。


Like many of the rightist death-squad figures in Central America's bloody civil wars, Major Robert D'Aubuisson was a graduate of the infamous School of the Americas, now known as the Western Hemispher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Cooperation.


Yet it was the training that he received at Fu Hsing Kang College in Taipei's Beitou District that he spoke of most fondly. Calling his political warfare course there “the best class I ever studied,” he was particularly effusive about the instruction on how to transform a military organization into a political party. “Those lessons were what I applied when [...] we started organizing civic groups,” he said. It was on the back of this training that D'Aubuisson cofounded the Nationalist Republican Alliance (ARENA), which dominated the political landscape in El Salvador for over 20 years.


While it seems most of what was taught at Fu Hsing Kang was indeed geared toward moving away from violence toward political propaganda and indoctrination, there have been claims that psychological terror and torture were also on the agenda. Some alumni of the program have all but confirmed this. Pressed on this issue, one official of Taiwan'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replied, “Let's not talk about torture. Let's call it information collection.”


READ MORE:

Dark Shadows and New Hope: Taiwan and El Salvador

https://international.thenewslens.com/article/59354

PHOTO FILE: Major Robert D'Aubuisson was a graduate of the infamous School of the Americas, now known as the Western Hemispher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Cooperation. Image: Wikipedia

美國電影大師Oliver Stone(1946-)的電影Salvador (1986)是極為稀有的反美帝政策的傑作。只要看,就會發現薩瓦爾多死亡部隊與香港黑色暴徒之間的共性



歷史上的兩大反中反共戰術範疇:死亡部隊戰術及毒品經濟


誠然,罹患整個毛澤東時代國民黨美軍組成的中情局死亡部隊不僅是薩爾瓦多內戰時期的中情局死亡部隊的模特兒,也是如今香港黑色暴徒的歷史起源,它們之間只有量的差別,而不是政治本質上的差別。冷戰時期及其後的中情局組織的各國的死亡部隊基本上都是以從國共內戰後由國民黨軍美軍組成的反毛澤東,反共死亡部隊為原型。


此外,中情局的資金來源之一,毒品販售也是跟反中反共的死亡部隊有關的。當年逃亡到緬甸,而在當地受中情局指揮的國民黨軍也組成了金三角的毒品組織,至今金三角仍然是反中反共基地


簡言之,從國軍墮落成中情局死亡部隊的國民黨軍,不僅是當代反中反共部隊的起源,也是罹患中港的毒品交易的歷史來源。當年為何毛澤東盡心盡力消滅境內國民黨軍與美軍組成的恐怖組織?為何毛澤東時代境內消滅了毒品?此兩者其實是同一個政策的不同面。毛澤東政權打擊的敵人終究是一致的,一體兩面。所謂泰緬孤軍即所謂武裝販毒組織, 亦可謂黑道,恐怖組織。


1952年,中央政府先後發佈《中共中央關於肅清毒品流行的指示》,《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為查禁鴉片煙毒的通令》,並於當年七月底批准通過了公安部《關於開展全國規模的禁毒運動的報告》,開展了新一輪的禁毒運動。據中共中央轉發公安部長羅瑞卿《關於全國禁毒運動的總結報告》稱,運動於1952年11月底結束,共查出毒販369705名,共逮捕82056名;處理51627名,其中判處各種徒刑(包括死刑、無期徒刑)33786名,勞改的2138名,管制的6843名,釋放3534名,已處決880名;共繳獲毒品3996056兩,制毒機235部又15716套,販運藏毒工具263459件、迫擊炮2門、機槍5挺、長短槍877支、子彈80296粒、手榴彈167顆、炸彈16個、發報機6部。 多管齊下,在全國範圍內有效地斬斷了罌粟種植,掐斷了流通環節並通過自行戒除和強制戒除的辦法,幫助上千萬煙民戒除了煙癮。1953年,中國總理兼外長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莊嚴地向全世界宣佈:「中國已經消滅了前人未能消滅的陋習」,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無毒國」


20世紀七十年代後期,毗鄰我國西南邊陲的世界第一大毒源——「金三角」遭受美國支持的泰國及香港的雙重打擊,生產和轉運通道都受到影響,於是金三角販毒集團將經營重點移向北方,即中國雲南、廣西、廣東。1979年,金三角毒梟利用我國對外開放,國門打開之機,沿著漫長又山高林密的邊境線,建立了「緬甸-雲南-廣州-香港」的販毒通道。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後,位於我國西北境外的「新金月」毒源地因其日益增多的毒品和動蕩的政權,對我國構成新的威脅(世界三大毒源地就有兩個與中國為鄰)。


READ MORE:

旷古绝今:毛主席创建了一个“30年无毒国”

http://www.hswh.org.cn/m/show.php?classid=29&id=55251


癱瘓新中國成立後約20年的反中反共組織並非個別偶然現象,也不是什麼階級敵人的幻影,而是立足於金三角境外毒品經濟區和美軍基地的國際恐怖主義軍事組織。在此言及的主要是中情局製造的死亡部隊的恐怖活動及其經濟基礎。有關經濟封鎖和制裁的部分需要在另外場合專門論及。


不能忽視的歷史背景:暴力組織的存在



File Photo: Did the US ever bomb China? US actually bombed China in 1951. Image: Facebook



新中國最艱苦的,最具爭議性的時期無庸置疑的是1950年代到1960年代,其理由主要是剛開始建設的戰後最落後新中國面對的境內軍事活動和經濟封鎖,制裁最為激烈,最具破壞力,從蔣介石王朝,新中國政府所接到的是爛攤子。


香港特產反共知識分子們常常抽象地將貧困和鎖國歸結為中共政權,那些當然不是什麼政策的成果,而是遭受敵人攻擊的後果。片面地看特定的歷史狀態和結果,而不去看其整個脈絡和原因,那絕非學術研究。


重點:1950年代到1960年代並非毫無內外妨礙之下進行建設的,都是慘遭破壞,封鎖和制裁之下進行和決定政策的,一定遭受扭曲和挫折的,新中國及其政府並沒有在正常的,和平的,自然的,毫無內外壓力之下順利前進和發展的。


反中反共詭辯的特徵是無視當年反中反共集團本身的罪惡倒果為因將反中反共集團本身先造成的破壞及其影響都片面地歸結為中共。往往缺乏對政策前提的認識。個別假新聞媒體的政宣構成對歷史的片面的,完全曲解,虛構的解讀。歷史上並無抽象的,自然存在的困境。基本上是人為的。到底是破壞組織蓄意人為地造成的災難?還是當局蓄意製造的災難?還是應對失措的後果?這些都需要逐一澄清。


香港市民現在面對的則是黑色攬炒,在目前的新聞上,也將其後果歸結為特定政策是主觀的,首先那理所當然地該歸結為正在進行攬炒的黑色暴徒組織本身。忘了到底誰在破壞社會。在此前提上,批判政府對此應對無策或失策或完全無知或玩忽職守或縱容暴動等等,如此才是構成公平評價歷史時的全面性觀點。最糟糕的是盲撐或盲反的態度,這是香港網媒的最大缺點。盲撐或盲反的結局是報導淪為政宣。


READ MORE:

蘇鑰機:香港傳媒公信力:低處未必最低

https://news.mingpao.com/pns/觀點/article/20191128/s00012/1574878673471/蘇鑰機-香港傳媒公信力-低處未必最低


香港黑色暴徒是中情局反中反共死亡部隊的最新形態


愛國愛港的任何市民面對超過半年的2019年香港黑色暴動時,難免首先必須處理其從事破壞活動的前線部隊,炮灰們。止暴制亂中,止暴這一面是主要的,優先的。誠然,所謂沒有大台的任何政治作戰都不存在,只要是政治作戰,就必然有大台黎智英不是大台嗎?幕後黑手則只不過是被隱藏而已,幕後黑手們不可避免地留下足印,因此盡早拘捕所有的內外大台幕後黑手們都是必要的,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但我們需要同時解決包括現場顧問,假記者,假義務救護員在內的反中反共,反中亂港的前線部隊


在整個世界歷史上,黑色暴徒的前線部隊(Hong Kong Black Shirted Battalion)有其歷史等價物,譬如台灣民主之父蔣經國李登輝國民黨政權扶植的薩爾瓦多內戰時的死亡部隊(death squad),以及智利"Patria y Libertad"(祖國與自由國家主義者前線)等等。在本質上。與此最相近的組織,還是2014年發動反俄顏色革命的烏克蘭的新納粹主義組織(Svoboda; Azov Battalion)。烏克蘭的新納粹主義組織Azov Battalion2019年12月1日參與了香港黑色暴動,甚至當中假裝記者新納粹成員也被RTGlobal Research曝光了。




READ MORE:

https://www.globalresearch.ca/ukrainian-neo-nazis-flock-hong-kong-protest-movement/5696942

https://www.rt.com/news/475036-hongkong-ukraine-neo-nazis/


在中國歷史上,如今反中反共勢力的,服務美帝的戰鬥部隊的起源是戰後的國民黨軍隊(KMT Army)。尤其是逃亡緬甸後以金三角為毒品基地而侵入內地進行破壞活動的國民黨軍隊,其角色的轉變過程反映了這些服務美帝的代理,傀儡戰鬥部隊類型的誕生。換言之,國民黨軍隊從國軍轉化為中情局反中反共傭兵的墮落過程體現的不僅是1950年到1960年代的新中國的整個時代困境的形成,也是反中反共勢力的戰鬥部隊的歷史起源。


一個嚴重的歷史錯誤觀點是新中國成立後內戰結束,一切和平,境內反動勢力的機械化的自動消滅,然而現實則是內戰時的敵人在中國鄰近地區重新組織,轉變成中情局的代理戰鬥部隊,建立了毒害中國的金三角,錯誤的歷史觀的確忽視內戰勝利後新中國遭受的長達20年的國民黨與美軍的一系列恐怖活動及其淒慘後果。如今反中反共暴力組織與毒品經濟仍然癱瘓中國


死亡部隊的定義 DEATH SQUADs in pre Modern and Modern Era


PHOTO FILE: KKK rally in Chicago in 1920. Image: Wikipedia

Greg Grandin claims that "Washington, of course, publicly denied its support for paramilitarism, but the practice of political disappearances took a great leap forward in Guatemala in 1966 with the birth of a death squad created, and directly supervised, by U.S. security advisors." (1)


死亡部隊Esquadrão da Morte; Escuadrón de la Muerte)的概念在以1966年瓜地馬拉政府採取"el-contra terror"以來擴大發展,1968年巴西開始擴散到阿根廷智利兀鷹行動(Operation Condor; 1968-1989)以及薩瓦爾多內戰時期(Salvadoran Civil War; 1979-1989) 的死亡部隊為最著名的外延


不過,作為政治戰術早就存在。此名稱最早出現的是羅馬尼亞的法西斯鐵衛團(The Iron Guard; 1927-1941),不過概念本身更可追溯到19世紀以前。在邏輯學,概念的本質為內涵和外延,概念作為判斷,推理的環節,而概念本身也是推理的產物。這不是循環論法,而是辯證法的揚棄的過程。加上實踐與認識的辯證法構成真理性的整體。這是哲學,思想,邏輯,思路的過程,法則。


內涵:

死亡部隊是政治戰術之一。以反革命的,反動的,非法的,非正式的,秘密的,準軍事部隊對階級敵人,政治對手進行暴力破壞,壓迫,鎮壓的暴力組織。往往是當地統治階級與外部/政府勢力資助,提供情報,媒體支援,技術顧問,人員,物資,武器和訓練。其活動屬於黑道暴力,恐怖活動之類,甚至其經濟基礎包含黑金洗錢,毒品製造,毒品交易,製造武器,武器走私等。組織,指示,支持和縱容死亡部隊的必定是國內或國外的體制,所謂體制的意思不僅是國內外政府,軍隊,情報機構,警察,媒體,司法機構,執政黨,也包含在野黨(反對派其實是體制內的反對派),黑道,毒品販售組織,非政府組織,傭兵公司,精英既得利益,寡頭壟斷資本等等。它並非草根,左派,勞動階級運動的組織形態,而是抹殺和鎮壓草根,左派,勞動階級運動的政治工具。前近代或近代化,武裝力量的大小都是取決於個別時代背景和國家發展階段,環境等具體情況而異。常被利用來掩飾其暴力本質的民主,國家,人權,種族,宗教,階級,革命等幌子都不會改變其實質。


Historian Bruce B. Campbell has called the KKK, "one of the first proto-death squads". Campbell alleges tha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t and modern death-squads is that the Ku Klux Klan was composed of members of a defeated regime rather than the ruling government. "Otherwise, in its murderous intent, links to private elite interests, and covert nature, it very closely resembles modern death squads." (2)


從前近代的死亡部隊到近代死亡部隊的進化,這個對KKK的定義是非常精確的對反中反共亂港勢力的定義。從所謂國民黨敗軍淪為中情局的泰緬孤軍,西藏分裂主義恐怖組織,香港三一事件的國民黨極右暴徒工會,一直到香港黑色暴徒都是被否定的舊政權的餘孽勢力,也都是極右派。那些都算中國版KKK


有關資金來源,除了自身的毒品製造和販售之外,死亡部隊是被當地資本家階級與地主/地產商資助的。


Funding for the squads came primarily from right-wing Salvadoran businessmen and landowners. (3)


外延:Death squads, paramilitaries(CIA has paramilitary teams), battalions, units, militias, self defence groups, private armies, terrorists and vigilantes are terminologically interchangeable in the same context. 一目了然,死亡部隊被自覺地戰術化後,尤其在冷戰時期以來多次積極使用了。反共,中情局扶植的極右派最多使用此戰術。如今以示威者的掩飾下混合使用在顏色革命。


PHOTO FILE: Oprichnina Image: Wikipedia

a. 前近代,一戰前成立的死亡部隊的例子為 State-organised militias during California Gold Rush, Bushwhackers, Jayhawkers 以及 Ku Klux Klan (美國); Freikorps (德國); Oprichnina 以及 Black Hundreds (俄國);


b. 一戰中/後,二戰前/中成立的死亡部隊的例子為Iron Guard (羅馬尼亞); la Patrulla 42 (多米尼加); Red Shirts (墨西哥); Organisation Consul (德國); Arrow Cross Party (匈牙利); Twelve Apostles, Black and Tans, Auxiliary Division 以及 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愛爾蘭); Iron Guard of Egypt (埃及);


c. 二戰後成立的死亡部隊的例子為Operation Condor (南美); Esquadrão da Morte (巴西); Atlacatl Battalion 以及 Sombra Negra (薩瓦爾多); Battalion 3-16 (洪都拉斯); Kenyan Anti-Terrorism Police Unit (肯尼亞); Civil Cooperation Bureau 以及 South African Police's counter-insurgency unit C10 (南非); la Banda Colorá (多米尼加); Los Halcones, Brigada blanca 以及Guerreros Unidos (墨西哥); Alianza Anticomunista Argentina (阿根廷); Scuderie Detetive Le Cocq (巴西); Caravan of Death (智利); AUC, Los Pepes 以及 Bloque de Búsqueda (哥倫比亞);Rapid Action Battalion (孟加拉); Al-Badr (巴基斯坦); Davao Death Squad 以及 Citizen Armed Force Geographical Unit (菲律賓); Nawaphon, Red Gaurs 以及 Village Scouts (泰國); Croatian Ustashe (克羅埃西亞); Sturmabteilung, Einsatzgruppen (德國); Batallón Vasco Español, Triple A 以及 GAL (西班牙); Grey Wolves (土耳其); Military Reaction Force, Special Reconnaissance Unit 以及 Force Research Unit (英國); Army of Republika以及 Srpska Scorpions (南斯拉夫); Wolf Brigade 以及 Special Police Commandos (伊拉克); Tiger Squad (沙特阿拉伯) 等等。


READ MORE:

The Way of the Commandos

https://www.nytimes.com/2005/05/01/magazine/01ARMY.html

From El Salvador to Iraq: Washington's man behind brutal police squads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3/mar/06/el-salvador-iraq-police-squads-washington


"Washington, of course, publicly denied its support for paramilitarism, but the practice of political disappearances took a great leap forward in Guatemala in 1966 with the birth of a death squad created, and directly supervised, by U.S. security advisors." (4) - Greg Grandin


重要的前提是,各國的死亡部隊所代表的階級利益都不是勞動者階級的階級利益,而是當地寡頭,以美帝及其跨國公司為首的外部勢力以及地主們(當然包括地產壟斷資本),換言之,統治階級面對於動搖既得利益的改革派的左或右的民族,民選政權而與外部帝國主義勢力勾結試圖推翻當地政權的產物,或許為了維持當地寡頭霸權與帝國主義勢力的傀儡政權而組成的任何暴力組織。有人一定懷疑說香港黑色暴徒信奉的口號是民主,自由,和平,人權,普選等民主,自由派的價值,那些死亡部隊的幌子則往往是愛國,是因為他們都是其腐敗政權的狂犬,甚至用完被即棄。不過,那些都是表面上的相對性,而非本質差別。


...the U.S. bears primary blame for Colombia’s paramilitary state which has carried out this terror against its own population because the U.S. created the paramilitaries haunting Colombia. Chomsky cites Colombia’s former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lfredo Vasquez Carrizosa who explained that during the Kennedy Administration, Washington ‘’took great pains to transform our regular armies into counterinsurgency brigades, accepting the new strategy of the death squads.’” Chomsky explains, “the ‘Dirty War’ escalated in the early 1980s — not only in Colombia — as the Reagan administration extended these programs throughout the region, leaving it devastated, strewn with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corpses tortured and mutilated people who might otherwise have been insufficiently supportive of the establishment, perhaps even influenced by ‘subversives.’” (5)

- Dan Kovalik

其實死亡部隊都喊民主,愛國,神,自由,人權,人道,反共等抽象口號,但有分裂主義的次要相對性的區別。為推翻敵對政權而成立死亡部隊和為維持傀儡政權而成立死亡部隊只是個別國家地區的政治狀況的差別,而非其戰略戰術上的本質差別。都是敵對勞動者階級的普遍利益,並在資本階級議會民主制和法西斯主義專制獨裁之間屬於後者的暴力傾向,也是資本主義在勞動者階級或左派力量高昂時的暴力反動,是資本主義的典型政治現象。議會民主與粉碎愛國勞動者或左派力量(執政的或在野的)的暴力獨裁傾向都是資本主義典型的兩大政治傾向。黑衣暴徒代表的是後者。在港逐漸強勢的中資威脅了既得利益者,因此其資本階級訴諸於黑衣暴力來抵制中資強勢。這明顯是資本主義兩大傾向中的法西斯傾向。


Death Squads "restrict residents' movements, recruit their children, extort businesses, and routinely engage in horrific acts of violence against anyone who defies their will." The Black Shirts in Hong Kong is the same political tactic.


香港很特別,香港本身的政權不僅是社會主義國家的特別行政區政府,也是港英殖民地勢力仍然佔據的殖民地權力機構,本身極為矛盾。黑色暴徒們不會喊愛國而偏向所謂本土,這與智利的"Patria y Libertad"(祖國與自由國家主義者前線)不同,是因為這點最明確的體現分裂主義的思路以及幕後黑手立足於此地區經濟基礎的政治性質。顯然敵人不愛國,敵人不在內地,而在本地,並且試圖分裂中港。香港本身並無勞動者階級的運動,但以國企代表的中共政權的中資越來越在港強勢,威脅了既得利益者,這就是需要以法西斯暴力此次進行破壞中資的理由。


PHOTO FILE: A Death Squad in Chile 1970, Patria y Libertad. Image: Twitter

關於用完被即棄,就無名炮灰們而言,其悲慘結局都是共同的,但其幹部而言,命運是原則上截然不同的,"Patria y Libertad"(祖國與自由國家主義者前線)的法西斯幹部們達成推翻Allende政權後被基督教民主黨所吸收,黑色暴徒們的民陣主幹在區選舉時當選進入2020年區議會了。不法之徒,即法西斯暴力份子被資本主義議會制度吸收了。在資本主義議會制民主與法西斯主義之間物極必反,對立面相互轉化了。


美國反共政策從二戰轉到冷戰


二戰被視為對付錯誤對象的錯誤戰爭是冷戰時期的美國統治階級的感慨。實際上,反共希特勒狂亂地同時打了西方國家。二戰明明是場資本主義的兩極現象之間的世界瓜分之爭。反共集團的團結,那只不過是在反共集團之間的主觀的願望而已。它們還是抵不住資本主義本身的本質規律。


資本主義的兩大政治傾向,政策導向是資本主義議會制民主和暴力粉碎異己的法西斯主義。法西斯主義這一概念的外延不僅是一黨專制,而是最廣泛地包括任何以暴力,非議會手段粉碎異己,勞動者階級抗議的行動,政策和制度。其實都是鞏固階級利益和獨裁的兩個政治傾向。


反中亂港,反中反共的暴亂必定是屬於資本主義中,法西斯主義的一面,是反動,極右的現象,服務的階級利益也必然不會是勞動者階級的利益。其本質如今尚未有變化。黑色暴徒們體現的暴力傾向是法西斯主義的。它們是恐怖主義,但恐怖主義一詞還不夠指摘其階級性質。


歷史回溯到二戰末,教科書未提的事實是,在二戰正式結束前,仍然攻打日德之時,美國早就開始在菲律賓和希臘把政策主軸轉移到反共東征上面了。那是1945年。就在反共政策,冷戰政策的顯現和萌芽,政策重心的提早轉移證實的是投原子彈的本質,其明知不是為了勾起日方投降,其重點在於嚇阻蘇聯長崎和廣島淪為了示威舞台原子彈成了美帝霸權主義的象徵這多過原子彈對終戰的實際效用第三世界的受壓迫民眾當時並沒有看到二戰末期美帝政策的轉變。在二戰仍然未結束時,早就開始了冷戰。缺乏階級觀點的,天真的民主對法西斯的二元論看法不適合歷史。


此外,更有趣的歷史細節是1945年9月2日在美軍中將理查德·薩瑟蘭的監督下,由日本外務大臣重光葵在停泊於東京灣的密蘇里號戰艦 (BB-63)上代表日本政府簽署《降伏文書》不久後,美國隨即組織仍駐屯在中國大陸的日本殘兵與美軍部隊成臨時反共死亡部隊。


在英語圈的歷史教育中,該日子也是中日戰爭的結束日。問題是,不管1945年9月2日或1945年9月9日,當初美國組織的日軍與美軍的死亡部隊都繼續了在內地剿共作戰。這是最早期的戰後日本軍事力量的質變,即淪為了美軍的一部分。日本的教科書也一律未提及。打完中日戰爭後,日軍在內地的軍事活動其實與美軍一起持續下去了。事態已經踏入了新階段。


其實,這也是美國對中共的背叛二戰期間,中共緊密與美軍合作了。中共在二戰期間,為美軍提供了日軍佔據區的情報,救援和服務受難美空軍隊員。這些中共的恩慈也被美帝所忽視。如今沒有媒體提及中共與美軍的合作,感人故事。(6)


當時1945年中情局前身的OSS (The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估計了絕大部分的蔣介石的軍事活動從日本轉向中共。蔣介石同時盡心盡力地阻礙了中共與美國的合作。蔣介石的政權在1945年9月2日後包括了日本殘兵部隊和曾經與日軍合作的,甚至參與日本傀儡政權的官吏們。(7)


故此,在美國扶植之下,蔣介石政權並非純粹的中國政權打完日本,吸收了日軍,並受制於美國指揮。蔣介石的國民黨軍隊戰後受美國訓練和武器設備等的軍事支援對抗毛澤東的中共了。在此歷史背景上,美國扶植中共政權的陰謀論之說極為荒謬。毛澤東與日軍勾結的陰謀論也是同樣荒誕的。


此兩種陰謀論掩蓋的是戰後不久日軍和國民黨軍被美軍一體化,而發生質變,遠離各方民意的事實。


這一切有當年美國總統Harry S. Truman本身的證言,他描述了該政策。


''Using the Japanese to hold off the communists'':


It was perfectly clear to us that if we told the Japanese to lay down their arms immediately and march to the seaboard, the entire country would be taken over by the communists. We therefore had to take the unusual step of using the enemy as a garrison until we could airlift Chinese National troops to South Asia and send Marines to guard the seaports. (8)


美國對華調派了海兵隊。二戰結束後兩個禮拜,北京被中共包圍了,美國海兵隊阻止了中共取得北京的勝利。(9)


同時,美國空運了蔣介石的軍隊到中共包圍的上海,以奪取該城市。中國人民目睹了美國在中國土地上打中國人的軍事活動。延續了戰火。美國叫中國人打中國人了。(10)


美國空運蔣介石部隊大大幫助了蔣介石軍隊到達前所未有的地理範圍,目的在於讓蔣介石確保主要城市和港口。美國在廣泛的內地和滿州各地以空運和海運方式搬運了40萬到50萬名蔣介石軍隊,這是他們曾來未展開過的地理範圍。


美軍和國民黨軍也如此一體化了。國民黨軍的質變也與日軍的質變一樣明顯了,都與美軍一體化主權獨立的國家軍隊絕非淪為他國的軍隊之一部分並受其指揮。國民黨軍獲得美軍支援的過程中逐步變成了其一部分。這是中共將國民黨視為美帝走狗的合理依據。


國共內戰如此激化,美國總統Harry S. Truman調派的5萬名海兵隊的任務是在內地從中共保衛鐵路,礦山,港口以及戰略性城市。這不可避免地捲入了美軍與當地中共勢力的武裝鬥爭,至少造成了幾十到幾百名的受害者。美軍部隊在中共管轄區直接向中共軍隊開火,進行拘捕和解除武裝了。(11)


甚至,據一名海兵隊隊員向國會的書寫中寫道,他們無情地毀掉了小小中國農村。該名隊員證言:


''not knowing how many innocent people were slaughtered.'' (12)


這是未來在東南亞,中東,非洲,東歐,拉丁美洲重演的悲劇。那些悲劇的原型都在此戰後美國對華軍事活動中可見。其實,內地打贏日軍後,接下來被美軍轟炸,二戰結束,但戰爭時期並沒有結束


美國航機恆常地飛上中共管制區,以偵查其軍隊位置。美軍偵查機在中國上空自由飛往。中共批判當時的美軍戰機經常以低空飛過時,掃射機關槍和轟炸了中共部隊,甚至有時整個中共管轄的城市受美軍空襲了。美軍轟炸的城市從日本城市轉向中共管轄的中國城市了。中日戰爭後,實際上接著就來了中美軍事衝突。戰火沒有離開內地。(13)


不過,客觀地評判時,仍然不明的是到底多大程度,那些美國戰機的襲擊是由美軍航空人員本身參與的,換言之,國民黨軍和美軍用美國戰機襲擊中共管轄區的具體戰鬥人員統計是不詳的。這點需要更多的資料來核實。


不過,在美國戰機襲擊中共管轄區的作戰上,有了不少美國空軍人員墜落,而中共卻熱情地治療受傷的美國空軍人員,而且遣送他們到美軍基地了。其實中共在中日戰爭期間也是如此善待美國的。當時1945年9月2日過後兩個禮拜,內地人民仍然以憧憬的眼光對待英雄美國。此時在世界歷史上美國形象登峰造極的時刻,在中國人民中的美國形象也到了極高的崇拜偶像的地位。


紐約時報就此寫道:


''The communists, did not lose any airmen taken under their protection. They made a point of never taking rewards for saving American airmen.'' (14)


可見,當時中共軍隊的革命人道主義精神,以及善待俘虜的高水準的軍事紀律。這是在沒有物質餘地的無能土匪是絕不會有的品德。濫殺無辜,苛待俘虜顯然不是英勇的革命軍的品質。當時中共的紀律和道德水平早已高過淪為美軍部隊的國民黨軍了。在1945年二戰結束時國共內戰勝負早已定。


1946年美軍在內地軍事作戰:解除日軍武裝?


美軍干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時用的敘事,藉口是反恐,意在偷竊當地石油和黃金等經濟資源,在1946年美軍干涉國共內戰時用的敘事則是解除日軍武裝意在剿共以奪取整個中國的龐大資源。誠然,敘事與實際目的截然不同,甚至嚴重離譜地自相矛盾是美帝的外交特色,騙術。美國不要日本奪取中國,但聯合打敗日本後,美國自己要奪取中國了。中日戰爭只是環節,結局國民黨和日本雙方都淪為了美國傀儡,但幸好中國仍有中共。與通俗美式歷史觀相反,1945年打敗日軍時美國的本質與如今霸權主義基本上一致的,沒兩樣。中日衝突必定讓雙方淪為美帝走狗


中日戰爭結束後,日軍接著在內地從事反共軍事活動


時間到了1946年,大約十萬名美軍人士仍駐在內地,以協助蔣介石軍隊。解除日軍武裝以及遣返他們是次要的目的。美軍的確做了他們所公開敘述的行動,但其主要目的在於利用日軍,國民黨軍進行剿共


當時已經有不少士兵抱怨了,是因為二戰已結束了,想要回國。海外部署的GI們都是為了美國政府的反共目的,而仍然無法回國。1945年的聖誕節,有一位海兵隊中尉抱怨道:


They ask me, too...why they are here...as an officer, I am supposed to tell them, but you cannot tell a man that he is here to disarm Japanese when he is guarding the same rail way with armed Japanese. (15)


美軍本來的正式角色是國共內戰的調解者,然而美國實際上是極為積極的站在國民黨一方的行動參與者。1946年1月,美國總統Harry S. Truman看透了與中共妥協的必要性。即與中共妥協,進行停戰和組成某種聯合政府。否則,美國只有中共統治整個中國的局面。為此目的,派了George Marshall將軍,他達成了些停戰協議,但終究沒有辦法組成聯合政府。


瀕死的寡頭壟斷與新興革命力量之間本來無法妥協或聯合的。那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16)


1947年冷戰正式揭幕:中情局的誕生與對華軍事行動的升級

二戰後,日軍,國民黨軍都被美軍一體化與美軍一同在內地從事反共軍事行動。1947年初,雖然美帝開始把部分美軍撤退,但是同時美帝繼續支援和支持了蔣介石政權。在此階段,曾經在中日戰爭前和期間協助中國打日軍的飛虎隊重新開始運作了,此次是為了打中共。蔣介石的前空軍顧問Claire Chemmault將軍的飛虎隊被更名為CAT了。機師們此次必須無邊無際地飛往被包圍的國民黨控制城市,以提供物資及必要的航空支援,如空運了糧食,武器,所有需要的支援以及救助受傷者。(17)


其實當時CAT(前飛虎隊)的身分已不再是美軍,官方,外國政府機構的身分了。就像如今美帝從東歐將武器轉運給中東恐怖份子時透過民間企業身分一樣,CAT的身分是蔣介石聘用的一家民間航空公司的身分。等到內戰結束時,CIACAT改為Air America Line了。


1949年國共內戰末年:大量國民黨軍逃亡至緬甸,建立CIA反中反共基地


Born of the first CIA made Death Squad against China: Chinats from being Chinese national army turned into CIA's private army


PHOTO FILE: Kuomintang forces in Burma, 1953. Image: Japan Focus

到了1949年,美國持續不斷地支援了國民黨軍。其支援總額為20億美金以及值10億美元的軍事硬體,39個國民黨軍師團接受美軍的訓練和武裝。(18)


從1945年到國共內戰末年,這段時期都是當時作為國軍的國民黨軍轉變成中情局的死亡部隊的過程國民黨軍越依存美軍美援,其身分和性質越遠離作為中國常備軍的國軍性質,逐步與美軍一體化,並最後受制於中情局的指揮。香港黑色暴徒此一港版死亡部隊想要解散警隊,而以自身取代警隊的過程看似與此相反,其實一樣的蛻變過程,別忘記部分警察,甚至官僚機構中的不少公務員也是黑色暴徒,或是支持反對派的。


警方與暴徒之間沒有形而上學上的區別,在執法單位縱容民陣暴動示威申請,官方庇護,放生,支持,參與暴動,滲透體制,搞無間道等等之間都是相互轉化和統一的關係;作為國軍的國民黨軍則在依賴美軍支援的情況之下逐漸淪為中情局的反中反共死亡部隊,明顯是降格,質變。就整體而言,都是退化,頹廢,墮落,反動的演變過程。對中國社會毫無助益,是不可忽視的腐爛過程和破壞力量。


眾所周知,即使有深厚的美國支援,蔣介石政權也最終在內地瓦解了國民黨軍愈受美援,愈喪失民意了。在內地人民眼中,它們以美帝鷹爪的姿態顯現了。中國人民徹底吐棄了殘忍的極右派軍事獨裁者,史上最腐爛的官僚主義社會體制,外部勢力,舊社會的地主寡頭與買辦資本家階級的利益代表蔣介石。相反地,中國共產黨控制的大部分的中國土地則代表了誠實,發展,公正等治理核心價值。甚至,不少國民黨軍的部分投靠中共一方了。


早就在開打中日戰爭前,美國統治階級就蔣介石政權沒有抱持任何幻想,他們其實始終看蔣介石的本質和品質看得一清二楚。美國對華軍事作戰的領袖,David Barr將軍對蔣介石的評價是十分恰當的。他講道:


The Nationalist forces are under the world's worst leadership. (19)


台獨起源:二二八事件


1947年228事件發生,美國國務院,最理解兩岸狀況的OSS中情局前身)情報人員葛超智George Henry Kerr)當時並沒有阻止蔣介石派軍進行殺戮2萬8千名島民的鎮壓行動。(20)


蔣介石的軍事行動粉碎了美國允許台灣由聯合國受託管的,台灣省菁英請求的另一方案的可行性。美國向蔣介石承諾了Taiwan was China(而非Taiwan belonged to China)的歷史觀。這是今日藍綠惡鬥的起源


READ MORE:

FORMOSA BETRAYED written by George Henry Kerr (1965)

http://homepage.usask.ca/~llr130/taiwanlibrary/kerr/kerr.pdf


眾所周知,蔣介石的下屬和士兵們逃亡至台灣了。不過這其實是部分。只將反共反中基地視為香港,日本和台灣是致命的錯誤。毒化中國的金三角也仍是反中反共基地。實際上,創造兩岸矛盾,藍綠矛盾的是美國對華,對國共內戰的軍事干涉。而且美國反共剿共的政策重心終究還是壓碎了台灣菁英請求把台灣向聯合國託管的願望。那顯然違背了當時台灣民眾的民意。他們的不幸是台灣的主導權始終在蓄意奪取中國的美國手中。


戰後將國民黨軍輸送至台灣的也是美國。戰後罹患台灣的也是美國長遠的反共政策,奪取中國的霸權主義戰略。服從美國的兩大黨之間更替政權的制度設計根本犧牲了台灣本身的人民利益。此負面歷史也是同一個美國的反共政策造成的。此運動仍然持續癱瘓整個中國兩岸政治。美國冷戰,霸權主義,兩岸問題,貿易戰,香港黑色暴動都是統一的反華反共戰略戰術的具體產物。當這些事件,這些歷史上的諸矛盾同屬於同一個主要敵對矛盾時,試圖將貿易戰和香港黑色暴動分開是理論上的致命錯誤。那根本不會是辯證唯物輪的分析。


美國真正在內地發動更多破壞活動的卻是在蔣介石集團逃跑至台灣之後。蘇聯支援中國的陰謀論被搬上來支撐了美帝政治敘事。其實當時蘇聯並沒有支援中共。蘇聯支持的是蔣介石。中共戰勝國民黨的重大內因是沒有盲從斯大林的蘇聯,而堅持了獨立自主的軍事政策。


究竟有無蘇聯對中共的支援?在1947年Marshall將軍證言了他知道毫無證據顯示中共受蘇聯的支援。(21)


1949年蔣介石逃亡後,在內地,美國積極組織恐怖主義活動


蔣介石逃走了,美國在內地發動了一系列無止境的破壞中共政權的活動。周恩來當時向美國請求支援和友誼的動作都被美國拒絕了。(22)


毛澤東都認為任何實際意義和意識形態上也沒有什麼好阻止接受美援和友誼。不過,那是一廂情願,美國不顧中共領導層的友善,先對周恩來策劃和進行幾次暗殺行動了。(23)


1949年蔣介石集團大逃亡後至1961年之間的中情局反華軍事行動時期:中情局在緬甸組織的國民黨軍的死亡部隊對內地發動了入侵,大小不同規模的,長達12年的對華破壞活動


PHOTO FILE: China, South Asia and South East Asia in 1950s. Image: Japan Focus

1949年的大難民潮(國民黨敗退)時,不顧緬甸政府的不滿,數多國民黨軍身為難民逃亡至緬甸北部了。在緬甸中情局開始重新組織了失去國家的國民黨軍隊並把他們組成死亡部隊。


尤其在1950年代初,他們從事了相當數次的中國境內的大小破壞活動。絕大多數受目前美國歷史觀的歷史課程的人們只會看逃亡至台灣的國民黨軍的動向,而完全不知逃亡至緬甸而被中情局訓練成死亡部隊的國民黨軍的歷史脈絡。


READ MORE:

Operation Paper: The United States and Drugs in Thailand and Burma  米国とタイ・ビルマの麻薬

https://apjjf.org/-Peter-Dale-Scott/3436/article.html


1951年4月中情局死亡部隊入侵雲南進行大肆破壞


有個可追蹤的例子。在緬甸受中情局訓練和指揮的幾千個前國民黨軍部隊以及中情局顧問入侵了雲南省,他們同時獲得C46C47運輸機等的上空軍事活動與其美國空運物資的協助。這明明是對華侵略行為。不過,毛澤東領導的新中國人民解放軍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迅速擊退了這股死亡部隊。在此,國民黨軍已經在行動上淪為了非正規的美帝戰鬥部隊。他們甚至不受蔣介石的指示,而受命於中情局。美帝走狗一詞對此使用時根本不是什麼標籤,極為恰當。這股國民黨軍的變形也與如今日本自衛隊受命於美軍的狀況同屬於一樣的現象。


重點:任何主權獨立國家的國軍絕不可能受命於他國軍隊或其情報單位。


1951年4月雲南浩劫的結局是中情局軍隊方面遭受了極大的受傷率以及幾個中情局顧問的死亡。不過,中情局不顧此次敗戰,當年夏天又發動了對華入侵軍事作戰


1951年夏季中情局死亡部隊入侵和佔據領土


軍事行動的進攻和撤退都有一套準備,計畫和部署,也根基於基地。絕不存在沒有基地的軍事行動。比如,1989年癱瘓北京的六四反中反共暴動也是由黃雀行動所顯現的組織網絡(中情局也是其中之一)的作品,並以香港為基地。1951年夏季的中情局反華軍事侵略則以緬甸為基地。夏季中情局的死亡部隊成功地入侵了約105km的中國境內,當時這行動結果被聲稱為中情局確保了160km範圍的中國領土。依靠的是軍事力量。這算是非法佔據跟日軍入侵和佔據中國土地的犯罪毫無本質區別。這是實質上的中美戰爭。


中情局利用國民黨軍部隊不間斷地繼續發動攻勢之時,同時強化了軍事力量。為了在緬甸擴建空軍基地,美國派了美國技術人員前往緬甸,並且從台灣調動了新增部隊了。緬甸在1949到1961年期間淪為了中情局的反中反共基地。這段時期仍然是新中國的戰爭時期。這如同蘇聯的1918年到1920年(完全終結於1925年;整個列寧時代基本上也是戰爭內亂時期)的內戰時期,也就是外國軍隊入侵,搞恐怖活動,生產力遭受破壞,苦於飢荒,疾病等的動亂時期。看此段新中國時期時,絕對需要看到其非常時期的整個脈絡以及敵對勢力的存在


反中反共詭辯都無視和抽掉整個破壞份子的存在甚至把外來破壞份子造成的社會損失,困境,慘狀都片面地歸咎於中共。他們的偏見和主觀性證明了其非學術性。這如同暴徒放火,消防員滅火,假媒體,假學者們則把放火的罪惡和影響也都一併歸咎於負責滅火的消防員一樣。在他們眼裡,連暴徒的存在都不見了。


中情局還聘用了緬甸的高山部落群組當作士兵了。從成員,成分的觀點而言,加緬甸人士兵的這中情局死亡部隊已不再是原來的國民黨軍了。中情局本身的航空部隊從事運輸作戰,美國航艦帶來了龐大的美軍重兵器。美國的大量人員和物資經由泰國運往緬甸的。整個金三角開始形成了反中反共金三角的階段。


中情局以國民黨軍和緬甸部落族群組成的反中反共傭兵部隊人數超過了一萬名。這個人數明顯是搞游擊戰的,恐怖活動的,針對的主要是人口最大多數的一般農民百姓,是糧食的生產力。他們仍然無法正面與正規軍衝突的。要想到,香港半年黑色暴動中,到十二月十五日已有六千一百零五個暴徒被捕了,破壞了八百九十七個地點,造成了最少估算兩百七十一億港幣損失。連香港六千多個暴徒也破壞了國家社會到這個程度,當時國民黨軍和緬甸部落組成的中情局武裝部隊的破壞力理所當然地遠超過這場黑色暴動的。


1952年末:作為反中反共基地的金三角的形成


PHOTO FILE: The Golden Triangle. Image; Japan Focus

台灣當局在1952年末宣布了41000名中共軍隊被殺害,3000名以上共軍受傷了。這明顯是誇大了的數字。不過,這也並沒有讓蔣介石的反攻大陸成功美國從緬甸開始的長期軍事行動其實有另外一個戰略目的。即在鄰近戰場朝鮮半島和越南之間分散人民解放軍的力量。


這股中情局軍事力量Chinats不僅與人民解放軍衝突,甚至時常與緬甸軍也開始衝突了。他們不止成了令緬甸政府頭痛的外來者組成的恐怖組織,也沈溺於境內打劫,最後成了金三角的鴉片,毒品交易的龍頭。作為中情局的死亡部隊,恐怖組織,毒品黑道組織對華進行十年襲擊,國民黨軍的墮落到了無底洞,無限深淵的地步


中情局控制的金三角包含的緬甸,老撾以及泰國的部分土地成了世界最大的鴉片和海洛因的產地中情局的飛航員空運了鴉片和海洛因,以進行毒品交易,拉攏軍事行動上需要的泰國的協助,取得反中反共資金也是目的,但最大的目的是掩蓋攻打中國的軍事目的。金三角算是中情局的公司了。國民黨軍和緬甸部落組成的武裝部隊算是其聘用的傭兵,保鑣,黑道。反中反共基地經濟基於搶劫,毒品交易以及美國政府資金


1949年逃亡至緬甸1961年為止,中情局的Chinats繼續從緬甸入侵,騷擾和破壞新中國了。不過,在持續提供軍事支援的同時,中情局逐漸從直接從事軍事前線工作轉為淡化其積極顯著的角色了至今中情局人員極力避免直接從事作戰,都是叫人去搞事


這緬甸死亡部隊經營模式的改變是改變中情局全球運作模式的起點。


此中情局的改變之背後有些重大因素。即緬甸政府向美國和聯合國控訴,要求撤離其Chinats,中情局回應緬甸政府的要求,而向Chinats施壓,促進離開緬甸,然而蔣介石威脅中情局,他威脅說中情局要Chinats離開緬甸的話,就會曝光中情局支援緬甸Chinats的事實。這顯示了蔣介石眼裡並不存在緬甸的主權,對中情局而言,Chinats在緬甸也在某種程度上已失控


中情局用的前線部隊總是戰略上的炮灰


在緬甸建立反中反共基地的早期階段,中情局有個戰略上的目的,就是希望新中國政府為討伐緬甸境內的Chinats,而入侵緬甸,結果緬甸政府放棄中立立場,投靠西方國家。(24)


看當時緬甸政府的抗議行動,緬甸並非西方附庸國。換言之,身為金三角大王的Chinats部隊只不過是中國和緬甸軍事衝突的誘因和炮灰而已中情局利用的部隊在戰略上的用途並不限制在炮灰們所想象的樣子,其實有多個戰略用途的,其中最主要的戰略上的需求一定是把他們當作犧牲品的。


1961年1月:緬甸Chinats遭受解放軍和緬甸軍的掃蕩行動


1961年1月毛澤東領導的解放軍與緬甸軍聯合進行掃蕩緬甸境內的Chinats組織了。結果是中緬軍打敗了Chinats。中情局的緬甸基地暫時瓦解了。他們從緬甸發動的十年反華行動終於結束了。


隨後緬甸政府拒收美援,而更加靠近北京政府了。這是中共戰勝美國的偉大戰役之一。擊潰了當時最大反中反共基地。(25)


不過,那些失業的Chinats其實很快地又與中情局簽約,而前往老撾,以與當地中情局的軍隊匯合。不過,改革開放開始以來終止支援東南亞共產運動後,金三角一帶的反中反共勢力如今2019年現在仍然存在毒品交易每下愈況。


緬甸以外仍有中情局的反華基地


中情局對華發動破壞活動的跳板之地並不是只有緬甸。他們組織武裝部隊並送到內地搞恐怖活動的跳板之地遍佈在離中國海岸8km的島嶼。這類似香港黑色暴動中,長州淪為了暴徒訓練基地。歷史在香港以縮小的規模重演了,但已不再有毛澤東和與此合作的緬甸政府那樣的存在了。那些島嶼中,中情局最主要的反中反共基地是金門,馬祖島。其軍事作戰的模式當然不是正面與正規軍衝突的模式,而是以游擊戰,短暫戰鬥,偶然進行轟炸,封鎖內地港口為特徵的。


美國在1953年向蔣介石施壓,以部署軍隊在周邊島嶼。中共集中火力攻打了金門島,有一次殺了兩個美國軍官,迫使美國重新評估軍事形勢。美國確實促請蔣介石放棄金門島,並撤退,但蔣介石拒絕了。(26)


蔣介石的詭計是使自身變為美國的反共政策的一部分,美軍作戰的一部分,並且把美國捲入中共與美國之間的戰爭,從中獲利,以最終完成反攻大陸蔣介石為了保身而願同美國一體化的戰略與昭和天皇一致。不過,是因為與美國一體化就無法獨立自主,對後代埋下了禍根。(27)


中情局至少持續了此類情報和軍事作戰到1960年


這些中情局指揮的Chinats對華軍事行動都是被空運到作戰地點,並以小規模的戰鬥部隊的單位進行了情報與破壞活動。比如,在1952年11月,兩個中情局職員John DowneyRichard Fecteau在空運那種Chinats部隊到內地,並投下物資的作戰中,被中共擊落而拘捕。兩年後的1954年中共才發表這個事實,並且宣布了判刑。


有趣的是國務院也打破了兩年的沈默,隨即就宣稱那兩名美國人都是屬於駐日美軍的美國技術人員。國務院藉此抹黑了中共,是說他們從韓國飛往日本的途中被中共綁架云云。(28)


此兩個中情局職員中,Richard Fecteau1971年12月被釋放了;那時在尼克遜總統訪華前。然而,John Downey則要等到1973年3月尼克遜總統承認他是個中情局職員之後。


1954年北京又宣布了11名美國航空人員在1953年1月從事中國和蘇聯空中投下特殊人員時被中方擊落和拘捕。他們幸好很快就兩年半後被釋放了,不過他們都主張中方在1951年到1954年殺了106名降落內地的美國和台灣的特殊人員,並且抓捕了另外124名。中情局幾乎沒有透露任何有關作戰的細節。(29)


1950年代末至1971年:中情局對華另類航空作戰時期


到內地上空空運和投下Chinats死亡部隊及其物資以外,中情局實施了其他類型的對華航空作戰。中情局為此用了U2高空偵察機,無人機(當時的)和其他飛機,其目的當然是為了反華活動。偵查和破壞活動,自從1950年代末一直到基辛格首次訪華的1971年。期間發生了不少事件。中共擊潰了幾架U2高空偵察機以及更多的無人機。中方統計了中方在1964年到1969年間至少擊落了共19架無人機。中方對中情局侵犯內地空域已做了幾百次的譴責和警告,不過,有次美國航機通過內地上空擊毀了Mig-17戰鬥機。(30)


無論中情局對華作戰多麼敗北,多麼失敗,都無法阻止中情局在新中國成立後約二十年不斷探索新的花招癱瘓內地。從實際的軍事和情報作戰不斷的1950年代,1960年代到1971年都屬於戰亂時期,當時內地確實處於非常時期,而非和平時期。在理解這段歷史時,絕不該無視這時代性質。此外,當時美國對華經濟封鎖和制裁等經濟恐怖主義的事實也絕不應該被埋沒。


藏獨起源,1950年代中到1970年:中情局聘用西藏難民和被驅逐者組成反華死亡部隊


雖然不少西藏人民認為西藏是獨立或自治區,但是兩個世紀的中國政府,中共政府都主張了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其實美國政府在二戰時也明確認同了中國的主張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has borne in mind the fact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long claimed suzerainty over Tibet and that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lists Tibet among areas constituting the territory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his government has at no time raised a question regarding either of these claims. (31)


中國革命的成功改變了美國對西藏政策,而美國的行動都與國際法的正面價值毫無關係了。到了1950年代中期中情局開始在鄰近的印度和尼泊爾聘用西藏的難民和被驅逐者,以組成反華死亡部隊了。


PHOTO FILE: Khamba Horsemen during 1950s to 1970. Image: List25

中情局的西藏部隊包含達賴喇嘛的警衛隊Khamba Horsemen其他成員是反革命的游擊隊。雖然中國革命帶來了生活改善,但是當時西藏境內仍存封建主義和奴隸制度的殘餘,換言之,反動勢力的經濟基礎並未消失 (香港也是)。那些被中情局招募的隊員都被移送到美國本土訓練了。當時科羅拉多山脈有美軍不用的軍事基地,其高度也與西藏高山高度相近,最適合作為訓練基地。


正像緬甸金三角的國民黨軍組成的死亡部隊,那個西藏部隊也不是什麼正規軍隊,而是秘密的,中情局的,準軍事部隊。


等到完成訓練之後,那些西藏部隊先被送到台灣或美國在亞洲的附庸國,然後再經由台灣或亞洲附庸國滲透了西藏或任何其他中國土地美國不會直接滲透中國,總是先經由台灣或附庸國進行滲透西藏和內地,就像香港是英美滲透內地的媒介一樣。


那些中情局的西藏部隊專門在中國從事的是破壞活動,恐怖活動,如路上埋下地雷,切斷通訊網,以及埋伏小規模的中共部隊等等。


1970年前,那些西藏死亡部隊的破壞活動往往獲得中情局航機的援助,或是偶爾得到了中情局聘用的傭兵們的協助。延長的補給線建立在東北印度了。印度也是中情局的反中反共基地。


1960年代科羅拉多山脈的訓練繼續了。到底最後完成該訓練的西藏人有過總共幾百個受訓者?這點仍然是機密。即使該正式訓練結束,中情局也繼續資助和提供物資,而且灌輸給他們光復他們西藏的不可實現的夢創造今日西藏分裂主義武裝部隊的是中情局。


為何我們知道該作戰?是因為在1961年,當紐約時報察覺到科羅拉多作戰時,紐約時報向國防部同意了不會進一步調查。這作戰在美國是合法的,全都是由於1947年國家安全法案(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1947中情局篇章限制了對中情局國內作戰的資訊。(32)


從朝鮮戰爭擴大到中國境內的非法入侵以及細菌戰


如上所述,從國共內戰末到1970年代初,一直癱瘓新中國的軍事作戰並非只是一種。最險惡的對華破壞活動應該是美國對華生物武器的使用朝鮮戰爭(1950-53)的戰場根本沒有限制在朝鮮半島,美國趁機攻打了中國,並擴大使用了生物武器。這也是歷史教育絕不適合形式邏輯的理由。


當時中國不少報導了美國轟炸了中國美國戰機空襲造成了非戰鬥員的一般市民的死亡以及市民的房屋設施的破壞。甚至對華發動了細菌戰。簡直是趁火打劫。這也體現了朝鮮戰爭的代理戰性質。其戰火實際上遠遠超出朝鮮半島


朝鮮細菌戰:對北朝鮮,中國的美帝恐怖活動


新中國最大力報導,公諸於世的美國細菌作戰尤其是1952年的1月到3月期間,美國戰機在北韓和中國東北部上空大量投下了細菌及其感染的昆蟲。這事實有由38名被捕的運載生物武器的美國航空人員的證言。不少人證言說令人作嘔的整個作戰的細節,炸彈種類,他們投下的細菌的容器,昆蟲的種類,他們運輸的瘟疫等等。甚至,新中國官方公開了那些細菌彈以及昆蟲的照片。民主自由人權的美國人道主義細菌作戰?究竟哪一方是真正恐怖主義勢力?那是十分清楚的。


然後,1952年8月國際社會回應了新中國的對美控訴。由瑞典,法國,英國,義大利,巴西和蘇聯成立了國際科學委員會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他們在中國調查了超過兩個月的時間後,得出了包含大量照片的長達600頁以上的報告。


The peoples of Korea and China have indeed been the objectives of bacteriological weapons. These have been employed by units of the USA armed forces, using a great variety of different methods for the purpose, some of which seem to be developments of those applied by the Japanese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33)


該委員會的獨立調查精準。正像大部分的A級戰犯們一樣,的確美軍在冷戰開始時釋放了731部隊的戰犯,換來的是731部隊1940年1942年間在華實施的殘酷人體實驗中獲得的實驗成果。就是731部隊的科學家們在1945年被美軍逮捕後,他們就把實驗資料提供給位於馬利蘭州Fort Detrick美國陸軍生物武器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們了,以免戰爭犯罪的檢控。


不過,毛澤東領導的新中國政府早就在國際科學委員會調查時知道有關事實。(34)


此外,正如對於任何被內地被捕者的告白及其背景進行猜疑和某種程度抹黑的西方媒體所述,的確其中一些被捕美國航空人員們的陳述有點怪異,比如,太多化學武器的技術資訊以及充滿了共產主義的詞彙。如帝國主義者,資本主義華爾街戰爭販子,因此西方媒體懷疑了那些個人告白的作者身分。甚至,之後才知道了那些告白都是他們遭受虐待後才做的。這是西方媒體的觀點。不過,真正受訓的俘虜會以此體裁做告白,就可以極力減少政宣效果。正像被捕的犯人假裝被迫,被告白,被認罪一樣。這是高度的公關伎倆。(35)


英國駐港領事館的前職員鄭文傑鄭文傑失蹤事件(2019年8月8日至24日)所曝光的告白也是屬於此類。西方媒體報導的方式(被認罪)也與六十多年前類似。毫無西方犯罪分子的真心悔意。


美國對華實施生化武器襲擊的背景


不過,自從美國的生化武器對華使用的事實被曝光後,絕不能忽視中國對此批判和抱怨。到了1970年,紐約時報報導了在韓戰時期,美軍不敵解放軍的人海戰術時,美軍查閱納粹有關沙林(神經性毒瓦斯:幾磅就可以在幾分鐘殺害幾千個人)的化武資料檔案。該美軍動作得到發展,1950年代中期美軍製造了幾千加侖沙林。對華使用沙林的時期也在1950年代中期起。當讀取這段中國歷史時,就不能漠視這點。(36)


美國對華實施化武戰,細菌戰1950年代1960年代也都是陸軍中情局在美國境內進行無數的細菌戰實驗的時期。譬如,1955年中情局刻意在佛羅里達州散佈了百日咳細菌,結局在該州的百日咳案件突增了。(37)


次年,接下來紐約市的街道和隧道都被百日咳污染了。那也是中情局的實驗。(38)


1966年3月美國仍襲擊新中國之時,國務卿迪安·魯斯克在國會抹黑中國和合理化了美國對華政策。他說:


''It seems, was perplexed that at times the communist Chinese leaders seemed to be obsessed with the notion that they are being threatened and encircled. Imaginary, almost pathological, no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countries around its borders are seeking an opportunity to invade mainland China and destroy Peiping (Beijing) regime. How much Peiping's fear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genuine and how much it is artificially induced for domestic political purposes only the Chinese communist leaders themselves know. I am convinced, however, that their desire to expel our influence and activity from the western pacific and Southeast Asia is not motivated by fears that we are threatening them.'' (39)


極為巧妙曖昧地將霸權主義歸咎於中國政府了,而其實沒有否定自身對華造成的威脅。這個冷戰時代的敵對矛盾如今仍然不變。


Comment: 兩大反中反共戰術範疇 Two Major Tactical Categories of Anti China, Anti CCP


一言以蔽之,不僅是中情局的全球各地的反共死亡部隊,中情局組織的反中反共的死亡部隊也包含了所謂泰緬孤軍,西藏分離主義勢力,1956年香港暴亂(英語:Hong Kong 1956 riots)的國民黨極右派暴徒,一直到香港黑色暴徒勢力。兩大反中反共因素都絕不可忽視,那是二戰以來中情局組織的死亡部隊,另外一個是反中反共勢力的經濟基礎,即毒品交易。這當然還需要當地寡頭壟斷資本與跨國企業的投資和協助。幾乎沒有香港媒體涉及到此兩者的聯繫和歷史脈絡。此外,國民黨軍和日軍戰後逐漸被美軍同化,蔣介石和昭和天皇自覺地被美國利用,以達成其政治目的都有共同的結局,即如今仍然癱瘓日本和台灣的,對美從屬的狀態。就台灣而言,首先他們必須達到的應該是台灣從美帝手中恢復主導權,以利解決兩岸問題。就香港黑色暴動而言,仍然缺乏鎮壓暴動的必要措施和有效行動。明確認定黑色暴徒們為死亡部隊此一政治戰術,而對此鎮壓以外,越拖延鎮壓,基層和個體戶所遭受的損失越沈重。制暴制亂是速戰速決,趕緊止血,而不是拖拖拉拉8個月。過去歷經的戰鬥證明了只有中央政府可以解決。過去也沒有一個地方政府有權利和能力自行剿滅死亡部隊的。


面對將死亡部隊戰術混進示威集會遊行的新顏色革命方式


警方對付方式從佔中以來一成不變,即一再批准民陣暴力示威申請,總是等合法或非法集結發展到不可收拾才動手(最離譜的是總是等到警力無法控制的規模才動手,極端消極),只驅散,只拘捕一部分,根本不在集結開始的最早階段就主動去阻止,甚至用的所謂最低武力(水泡車,布袋槍,催淚彈)也一成不變。需要一律不批准示威申請,集結的最早期階段必須趕緊阻止,使用武力必須是足以鎮壓暴徒及其同路份子的重武器。試圖將''和勇''分開之說只會有利於敵人,正中下懷,正確的則是將''和勇''一併鎮壓,事後該拘捕不負責任的示威申請人。目前全球最''克制''香港警方在其實際運作上等於縱容暴動。八個月的實踐證明了其運作模式根本無法止暴制亂。市民絕不該盲撐香港警察。


內地公安速戰速決,尤其在公眾場合中對群眾集合保持高度的警惕性,總是巡邏和質問集合的目的(如旅遊巴士停靠路旁而群眾出來時也不例外),以利在最早階段阻止任何群眾非法集結。然而香港警察總是等到非法集結發展到不可收拾才消極動手


台灣憲兵面對合法或非法群眾集結時,持著機關槍守護行政機構,因此沒有暴徒敢衝進政府機構。然而,香港警察輕易放棄立法會並任由暴徒破壞和掠奪了。


港片中的警察形象極為虛假,其運作模式並非止暴制亂的,而是縱暴縱亂。


最愚蠢的致命錯誤是警方試圖把''和勇''分開,這只會有利於敵人,''和勇''隨時相互轉換,正中下懷,甚至合理化警方一昧批准暴力示威的無間道,然而面對將死亡部隊混進示威的新戰術,正確的是將''和勇''一併鎮壓。


進入2020年後,警方搗破了不少黑暴藏有重武器的案件。在武力上面也正在與他國的傳統死亡部隊逐漸雷同了。這也證實了正宗死亡部隊的政治戰術被應用到香港反修例暴動中去了。他們恐怕會用實彈來搞偽旗作戰。如2002年的委內瑞拉政變時一樣。


東方日報在2020年1月18日以題為《炸彈與子彈橫飛 香港淪動盪危城》來總括了黑暴武力不斷增強的趨勢。不過仍然未提及死亡部隊的戰術,而只會與恐怖主義比喻。實際上,美帝創造的恐怖主義組織是來自於死亡部隊戰術。


這場被支持者稱為「光復香港」的黑暴,不但沒有「光復」香港,反而將香港推向恐怖深淵,暴徒由掟磚升級至掟汽油彈,由燒舖砸物升級至殺人放火,由土製炸彈升級至真槍實彈,香港一步一驚心,距離變成另一個伊拉克和敍利亞已不遙遠。


事實上,警方接二連三破獲炸彈及槍械案,除了反映情報主導收效外,同時亦敲響了危城喪鐘,反映黑暴分子喪心病狂,他們不再滿足於打砸搶燒,而是要大開殺戒。昨日破獲的槍械案,涉案男子疑從海外購入槍械配件並自行組裝手槍,再供應予激進暴徒使用,要不是警方捷足先登,一場腥風血雨已經降臨。至於疑與本案相關的上月大埔開槍案同樣怵目驚心,疑兇以P80半自動手槍向警員開了一槍,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只是幸運而已。事後警方搜屋更起出AR15步槍及二百多發子彈,同樣型號步槍曾在一七年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中使用,造成五十九人死亡,大屠殺幾可成真,這還是大家熟悉的香港嗎?


更不必說本港炸彈案急升。自去年十月旺角警署附近發現土製炸彈後,同類案件便沒有停止過,十二月再在華仁書院附近發現遙控土製炸彈,接着又有人在屯門小冷水試爆炸彈,日前旺角劏房及粉嶺村屋更檢獲土製炸彈及烈性炸藥等,全部與反修例黑暴有關。最令人不安的是,涉案人大都很年輕,部分更是大專生和教師,香港教育失敗到甚麼程度,人心又是墮落到甚麼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200118/bkn-20200118000328155-0118_00832_001.html


黑暴的重武器案件


搗黑暴軍火集團迄拘13人 砌槍狂迷落網 01月18日(六)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8/bkn-20200118033020493-0118_00822_001.html


涉無牌管有槍械及彈藥 90後槍癡今早提堂 01月18日(六)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8/bkn-20200118021123924-0118_00822_001.html


O記沙田拘27歲男 檢手槍及近百發子彈 01月17日(五)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7/bkn-20200117152152343-0117_00822_001.html

.....................................................

Notes


(1) Grandin, Greg. "America's trinity of terrorism". salon.com.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13 October 2008.


(2) Arthur D. Brenner and Bruce B. Campbell, Eds. "Death Squads in Global Perspective: Murder With Deniability,"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2000).


(3) Bonner, Raymond, Weakness and Deceit: U.S. Policy and El Salvador, New York Times Books, 1984, p.330.


(4) Ibid. See (1)


(5) Kovalik, Dan (24 March 2014). "Death Squads Continue to Reign in Colombia". Huffington Post. Accessed on 29 December 2019.


(6) David Barret, Dixie Mission: The United States Army Observer Group in Yenan, 1944 (Centre for Chinese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70); R. Harris Smith, OSS: 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s Fist C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72), pp.262-3;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9, 1945, p.24.


(7) R. Harris Smith, OSS: 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s First C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72), pp.252-82;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19, 1945, p.2.


(8) Harry S. Truman, Memoirs, Vol. Two: Years of Trial and Hope, 1946-1953 (Great Britain, 1956) p.66.


(9) R. Harris Smith, OSS: 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s First C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72), pp.282.


(10) D. F. Fleming, The Cold War and its Origins, 1917-1960 (New York, 1961), p.570.


(11)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December, 1945; Barbara W. Tuchman, Stilwell and American Experience in China 1911-1945 (New York, 1972), pp.666-77.


(12) Congressional Record, Appendix, Vol.92, part 9, January 24, 1946, p. A225, letter to Congressman Hugh de Lacy of State of Washington.


(13)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6, 1945, p.1; December 19, 1945, p.2.


(14) Ibid., December 9, 1945, p.24; December 26, 1945, p.5.


(15) Ibid., December 26, 1945, p.5.


(16) D. F. Fleming, The Cold War and its Origins, 1917-1960 (New York, 1961), p.587.


(17) Christopher Robbins, Air America (US, 1979), pp.46-57; Victor Marchetti and John Marks, The CIA and the Cult of Intelligence (New York, 1975), p.149.


(18) Hearings held in executive session before the US 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during 1949-50; Economic Assistance to China and Korea 1949-50, p.23.


(19) Barbara W. Tuchman, Stilwell and American Experience in China 1911-1945 (New York, 1972), pp.676.


(20) Scott Anderson and John Lee Anderson, Inside the League (New York, 1986), pp.47-9; D. F. Fleming, The Cold War and its Origins, 1917-1960 (New York, 1961), pp.578-9.


(21)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2, 1947, p.44.


(22)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49, Vol. VIII, The Far East: China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1978), pp.357, 399; 768, 779-80.


(23) The Guardian (London), August 24, 1985.


(24) New York Times, April 25, 1966, p.20.


(25) David Wise and Thomas Ross, The Invisible Government (New York, 1965), pp.138-44; Joseph Burkholder Smith, Portrait of a Cold War Warrior (New York, 1976), pp.77-8; ) New York Times, July 28, 1951; December 28, 1951, February 22, 1952; April 8, 1952; December 30, 1952; p.3; Christopher Robbins, Air America (US, 1979), pp.84-7.


(26) Washington Post, August 20, 1958; Carl Bernstein, ‘The CIA and the Media’, Rolling Stone magazine, October 20, 1977.


(27) Quemoy and Matsu: Stewart Alsop, ‘The Story behind Quemoy: How We Drifted Close to War’, Saturday Evening Post, December 13, 1958, p.26; Andrew Tulley, CIA: The Inside Story (New York, 1962), pp.162-5; D. F. Fleming, The Cold War and its Origins, 1917-1960 (New York, 1961), pp.930-1; David Wise and Thomas Ross, The Invisible Government (New York, 1965), p.116; New York Times, April 27, 1966, p.28.


(28) David Wise and Thomas Ross, The Invisible Government (New York, 1965), p.114.


(29) David Wise and Thomas Ross, The Invisible Government (New York, 1965), pp.112-5; Thomas Powers, The Man Who Kept The Secrets (New York, 1979), pp.43-4; Newsweek, March 26, 1973.


(30) Victor Marchetti and John Marks, The CIA and the Cult of Intelligence (New York, 1975), p.150, 287; Washington Post, May 27, 1966; New York Times, March 28, 1969, p.40.


(31)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43, China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1957), p.630.


(32) Tibet: David Wise, The Politics of Lying (New York, 1973), pp. 239-54; Christopher Robbins, Air America (US, 1979), pp.94-101; Victor Marchetti and John Marks, The CIA and the Cult of Intelligence (New York, 1975), pp.128-3, 97.


(33) People’s China, English Language Magazine,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Peking, September 17, 1952, p.28.


(34) Callum A. Macdonald, Korea: The War Before Vietnam (New York, 1986), pp.161-2.


(35) Germ Warfare: People’s China, March 16, 1952.


(36) New York Times, August 9, 1970, IV p.3.


(37)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17, 1979, p.A18.


(38)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December 4, 1979, p.12; Lenard A. Cole, Clouds of Secrecy: The Army’s Germ Warfare Tests over Populated Areas (Maryland, 1990).


(39) Department of State Bulletin, May 2, 1966.


.....................................................

After the thorough analysis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2019, I got a conclusion below:It’s about social hegemony of colonial interests thus their FREEDOM FIGHTERS, HONG KONGERS are destroying mainland China related capital and facilities at the cost of the class interests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students. Maybe you wonder why they target Metro? Because Metro is a land owner, they want lands as many as possible after Metro gets forced to sell more lands cheaply. Those protests are actual economic tactics to get rid of Mainland China’s legitimacy and competitiveness in Hong Kong.

.....................................................


香港需要改革開放,即在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上進行去殖民地化的同時修正資本主義的弊端,尤其是解決跨行業集團的壟斷資本主義。此次反修例暴徒的背後處處可見殖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們的身影,甚至暴徒的訴求並不是勞動者階級的訴求,而是商界長期以來的訴求。根本是假草根!幕後黑手的目的即鞏固既得利益,破壞中資,奪取全面管治權。為此地產霸權把外國勢力引進來,繼續發動職業顏色革命並毀滅競爭對手,以鞏固壟斷資本。港英殖民官僚為此阻礙止暴制亂和改革。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