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30 On IPCC Report & HK National Security Law論監警會報告及敵對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港英餘孽

Updated: Sep 5

#HongKong #Intelligence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FILE PHOTO: HK opposition on central government's law enforcement and jurisdiction of NSL © Ryota Nakanishi

MAIN TOPICS


A Thematic Study by the IPCC Volume 1 (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第一冊) ;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decision on Hong Kong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



IMPORTANT


1.不少市民不明瞭撰寫2020年5月15日發表的《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共四冊)的監警會是主要由商界地產霸權的人脈掌控的,對港府港英餘孽而言,獨立審查意味著由商界審查,而非任何情報或警察或執法單位或勞動者階級組成的,如副主席張華峰 (香港經濟民生聯盟副主席;香港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恒豐證券集團創辦人、董事長行政總裁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副主席謝偉銓 (建制派,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功能界別議員;前恒基兆業地產職員);副主席易志明 (九龍倉有限公司董事;現任自由黨中常委);成員鄺永銓 (香港空運貨站公司行政總裁;該公司股東為怡和太平洋;九龍倉長江和記實業;中國航空集團等)等,因此該報告在客觀對待警察的體裁和次要目的之下,並不涉及任何內外部勢力的幕後黑手以及整個統治階級,而成功地將個別刑事干犯的黑暴炮灰與幕後支援他們的統治階級分離了。這才是《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的真正政治目的因而,今後不會有涉及到深層次矛盾,地產霸權既得利益的獨立檢討委員會及其任何調查。港英餘孽以此報告安全了事。



2.港英餘孽蓄意剝奪中央在港實施國安法的執法權和司法權:自從2020年5月28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2,878票通過的前後,以香港政府官僚,所謂建制派,自稱親中派為首的港英餘孽表裡不一地紛紛表態支持立法的同時在立法細節未定前,就一再積極上電台節目要求國家中央機構制定執行的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執法權以及司法權都由既有的地方香港執法部門和司法機構處理,為的是使之架空,為既得利益勢力加以無害化。其共同主張為a.不設追溯期;b.不論中國籍或外國籍法官云云,都由香港藉由司法機關處理(國家中央機構必須遵守和依據香港法律的蠻橫高調的要求);c.執法機構由根本無法鎮暴一週年的香港警察處理等。譬如,在2003年可恥失敗而毀掉23條立法的行政會議成員、所謂建制派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2020年6月7日有該等主張同日反對派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全由香港機構處理的前提下要求了陪審團審議;放生黎智英行賄案件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突然在2020年6月2日主動上台斷言《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實施後,會由港方搞無間道的律政司負責檢控,否則中央必須修改《基本法》;同日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明報》撰文要求調查權力要受香港法律規管、審訊則應在香港公開公正進行、檢控決定應依據香港《檢控守則》,意思是說由律政司處理,如此剝奪了中央在港機構的國家層面的執法權和司法權。2020年5月31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菩薩臉的譚惠珠也基本上要求執法司法由香港相關機構處理。中央政法委指國安機構要在港「紮營」,譚惠珠同意,因為本港未必有足夠經驗處理,她重申關鍵是遵守香港法律同日保安局前局長黎棟國要求《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由警方執法,建議以本港慣用的普通法草擬條例,有助執法。無能鎮暴的保安局李家超也在2020年5月29日要求國安法不論由甚麼機構執行,都必須遵守香港法律及不得超出法定權限。2020年5月26日前公民黨,現行會成員湯家驊也要求港版國安法應沿用普通法制度,「不論由拘捕、檢控到審訊,所有普通法對法人的保障,審訊都應該由我們的法庭審理」。反對派公民黨梁家傑也與葉劉淑儀,湯家驊一致要求不論法官的國籍如何,都由香港司法處理。因此這些都是小小一個地方城市的執法/司法機構誤以為大於國家中央執法/司法權力的傲慢無禮的官僚主義。善於搞無間道兩面人,機會主義,實用主義的港英餘孽,地產霸權商界及其兩種政治顏色旗子(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商界金主們都大致是共同的)都為了剝奪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已開始展開了爭奪戰。有關國安法執法權和司法權的歸屬必將決定接下來的去殖民地化,解決深層次矛盾的重要環節。世界在看中共領導下的中央政府如何正確處理充滿背叛和政治騙術的香港亂局。正確的處理方式是由中央國安和檢察機構直接在港掌控國安法的執法權和司法權,否則一切都必將會徒勞無功。



FACTS


1. 監警會2020年5月15日發表的題為《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共四冊)非針對反修例暴動的刑事調查的結果,而只是協助會方監察及審核所有投訴警察課就須匯報投訴作出的調查。因此,它並不等於警方的刑事調查,監警會是由民間組成的審核投訴處理過程的半官方組織,而非執法機關。 其結論並未涉及資金來源,幕後黑手以及其深層次的戰略戰術,而只針對自2019年6月9日民陣公眾遊行後立法會綜合大樓的衝突至2020年2月29日與 8 月 31 日 太子港鐵站事件相關的示威活動之間的個別暴動的純刑事犯罪層面主要論述,缺乏政治經濟上的諸多事件及其整體脈絡的觀點和考量,除了純刑事干犯的個別刑事處理案件以外,漏掉了其他社會領域層面同時發生的相關事件,結局無法全面以此代替整個反修例風波期間的理解


該報告也寫道:


審視報告的局限 1.22 本審視工作旨在盡可能提供上述期間的大型公眾活動及警方相應行動的全貌,從中汲取教訓,以助會方向處長作出改善建議。監警會知悉是次審視工作僅涵蓋迄今為止可收集得到的事實,故報告可能未臻完善。(1)

READ MORE:

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


這份報告確實旨在協助會方監察及審核所有投訴警察課就須匯報投訴作出的調查,即反修例風波期間處理警方投訴過程的審查,而非整個反修例風波的刑事調查。


2. 非執法機關的監警會成員:

什麼樣的人管控以及發布消息是不可避免地體現其階級本質。本報告完全在商界,尤其是地產霸權人脈手中掌控和撰寫的,因此可以理解為何一律不涉及當地統治階級及其幕後黑手。除了前線黑暴干犯份子以外,報告中排除了資助,庇護和支援他們干犯的內外部勢力。這就是他們統治階級真正要的東西。港府委託商界任由審視。此權貴資本主義模式足以給予香港勞動者階級‘中共,官商勾結’的負面形象。誠然,中共情報單位需要審視權貴資本主義的弊害。


甚至於,監警會組織者都不是警察及其相關警察領域專業人士


主席梁定邦(前廉政公署助理署長;現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顧問及香港中文大學校董

副主席張華峰 (香港經濟民生聯盟副主席;香港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恒豐證券集團創辦人、董事長行政總裁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副主席謝偉銓 (建制派,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功能界別議員;前恒基兆業地產職員)

副主席易志明 (九龍倉有限公司董事;現任自由黨中常委


成員


鄭錦鐘 (多利安投資有限公司創辦人

何錦榮

許宗盛 旭日企業董事局

關治平 匯賢智庫

錢志庸 (律師)

陳錦榮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非執行董事

鄺永銓 (香港空運貨站公司行政總裁;該公司股東為怡和太平洋;九龍倉

長江和記實業;中國航空集團等

歐楚筠 註冊財務策劃師協會會員

朱永耀 (中銀集團信託人有限公司董事)

藍德業 資深大律師

李曉華 (全國政協委員)

李家仁 (兒科醫生)

彭韻僖 (香港律師會第36任會長

宋莜苓

黃至生 (中文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教授及副院長

楊華勇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常務會董

陳黃麗娟 (香港教育大學校董會

王家揚 (香港房屋委員會投標小組委員會委員

李文斌 (香港中華總商會名譽會董

羅孔君 (羅文錦家族)

林定國 (香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

余黎青萍 (林鄭月娥擔任競選辦資深顧問)(2)

這是典型的權貴資本主義的實踐,資產階級專制(所謂精英主義),即對港府而言,所謂獨立意味著任由商界規管和審視。監警會中,地產霸權的相關人員掌握主導權=敘事權。地產界對於行政,立法的滲透率如此嚴重。除了職權問題外,監警會的階級成份本來就是並不適合於進一步審視深層次矛盾議題的。本報告乃既得利益者撰寫的。

3. 誠然監警會及其報告亦無法取代原本由林鄭月娥在2019年9月4日宣布擬定成立而至今流於PR stunt的獨立檢討小組及職責(檢討深層次矛盾及其解決方法)。 不過,由於上述理由,從監警會的本報告中,市民可看出蓄意避免涉及幕後黑手們,即一概避開涉及到內部勢力,外部勢力的統治階級的作風顯示了即使有了本來今年農曆過年後正式成立的獨立檢討小組,也與監警會的消極,避風的作法大同小異。因此,本報告可以被視為充斥著港英餘孽的港府方的最初和最後的“有關修例風波前因後果的調查”,即未來不會有獨立檢討小組或獨立調查委員會。


反對派媒體明報在2020年5月16日報導:


林太去年9月提出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由勞福局長羅致光邀請社會領袖、專家和學者,研究及檢討社會深層次問題。不過,她昨稱有數人原已答應承擔職責,惟其後均以個人理由表示未能參加,包括因為家人反對、擔心「無好下場」、被「起底」、商舖被「裝修」、出外被「私了」。 (3)


這意味著受邀擬定組成「獨立檢討委員會」的統治階級的候選人們至少直覺或知曉幕後黑手是屬哪些人。他們怕的不僅是作為幕後黑手鷹爪的黑暴,也是怕黑暴背後的統治階級的幕後黑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討的是深層次矛盾(其定義依照階級立場而異;對反對派與商會而言是指普選的缺乏,即民選政府以及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政黨輪替制度;對勞動者階級與中共而言,本地寡頭壟斷所造成的地產霸權及其極大貧富差距),而不是警察執法,不過那些原定候選人們都紛紛退出,無人留下。這是異常狀態。無庸置疑,只要看單單一個黑金洗錢平台星火同盟處理的七千萬港幣的幕後黑手之豐厚資金(警方去年指「星火同盟」涉嫌將款項轉入空殼公司進行可疑財務活動,其後以涉嫌洗黑錢拘捕 3 1 女,並凍結一個約有 7,000 萬港元存款的銀行戶口),正像任何國家的顏色革命一樣,與外部勢力勾結的幕後黑手必定是當地統治階級的,而不是工人階級的。有關幕後黑手,稍後詳加概括。外因(外部勢力)是透過內因(內部勢力及其長期醞釀和造成的深層次矛盾)來起作用的。


那,為何檢討警察執法的監警會都無人懼怕而退出?不是一樣危險嗎?然而,事實上無人遭受肆虐,是因為其成員主要屬於反修例風波的幕後黑手手中的人員。對於本港統治階級中的內部勢力毫無威脅。


官方如此庇護了幕後黑手們,而全面遭受批判和所謂調查的都只不過是反修例風波中前線的個別干犯份子而已。對警方十分公平溫和的本報告的真正政治功能是將幕後黑手與個別刑事干犯份子之間的巧妙分離,以阻斷任何涉及到內外部勢力的統治階級的刑事調查的市民願望和念頭。港英餘孽善於兩面手法,如設置守則和條例的兩大範疇之間愚弄市民的投訴處理,市民以為守則的範疇具有拘束力的時候,它其實不是任何法律,同樣,監警會與警察之間,前者並非執法機關的調查,但它部分引述警方提供的資料,結果就給予市民以刑事調查的假象,其實異於作為執法機關的後者的刑事調查,其成員基本上是商界的,所以雖本報告加添了刑事調查的觀感和印象,而並不等於執法機關的刑事調查及其內容。需要分別此兩者的很大差別,以免誤判本報告與社會趨勢。


READ MORE: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11/20/P2019112000445.htm

4. 雖然有上述不可忽視的重大特點和差別,但本報告提供和確認了些重要的事實和細節。值得市民詳細閱讀和延伸思考。

a. 由2019年6月6日至2020年2月29日為止,警方共收到300份有關「不反對通知書」 的申請,其中252份申請獲發「不反對通知書」。而列有理由的「反對通知書 」只有48封。主辦單的主要主體為民陣聯同另外兩個政治團體(香港獨立聯盟和學生動源) 屢次違反和平集會遊行的承諾後,依然獲准了5分之4

反修例風波的示威遊行與集會的主要主體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Civil Human Rights Front)。在香港盲撐本港權貴資本主義的大公文匯報在2019年7月22日呼籲港府以《社團條例》取締民陣:

「民陣」自二○○二年成立至今已整整二十年,在過去十九年裏,或許礙於未能煽動起民意,而總體上保持相對的克制。但從今年六月九號起至今,該組織發起的最少五次遊行,每一次遊行都構成了嚴重的社會動盪。六月九日當晚的暴力衝擊,六月十二日、六月十六日的一系列暴力行動,乃至七月一日以及七月二十一日的遊行,更出現暴力衝擊並佔領立法會,以及暴力衝擊中聯辦、侮辱國徽的行動。所有事例都在說明,香港正陷入該組織所主導的嚴重動盪及混亂局勢。不論從哪個角度講,都必須予以取締。......

第一,不論「民陣」是以何種方式註冊,有限公司也好、社團註冊也好,根據上述法例,「本地社團」(local society)是指「在香港組織和成立或總部或主要的業務地點設於香港的任何社團」;第二,「民陣」所作所為已經對香港的「公共安全」、「國家安全」構成嚴重破壞,也對香港眾多民眾的權利及自由構成重大破壞;第三,「民陣」公然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勾連,鐵證如山。而從昨晚所出現的侮辱國徽、衝擊中聯辦的行動,說明形勢已到了極其嚴峻的地步,必須盡快作出決定。 (4)

該建制派媒體並沒有查核民陣在社團主任那裏的社團身分或公司註冊處的公司登記。查證後,就會發現「民陣」都不是。至少它不是以民間人權陣線」(民陣;Civil Human Rights Front)的直接完整的名義來作為社團或公司來存在。「民陣」是個諸多政治團體聯合時的暱稱,俗稱。由於在社團或公司登記簿上名為「民陣」的主體不存在,因此無法據此禁止「民陣」。沒有任何本港媒體指摘過,顯然建制派媒體的記者基本能力極為不足。所謂能力並非指有無讀過新聞系。

「民陣」不是個社團。如社團事務處:已獲註冊或豁免註冊的社團或分支機構名單

READ MORE:

https://www.police.gov.hk/info/doc/srr012n.pdf

「民陣」不是家公司。如ICRIS Company Name Search:

READ MORE:

https://www.icris.cr.gov.hk/csci/cns_search.jsp

「民陣」是指其聯合組織群,換言之,是具體地指該反對派48個團體,因此只能在當中的某個或某些組織內部有民陣的常設或臨時流動式的秘書處,或其功能。若要禁止它,則需取締所有個別組織。其中一些組織與NED,NDI的關係已是公開的秘密,十分陳腐枯燥,毫無效益的消息。如下:


成員團體名單

1.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

2. 中國民主聯合陣線香港分部

3. 中華基督教會深愛堂社關團契

4. 公民黨

5. 民主動力

6. 民主黨

7. 先驅社

8. 岑永根社區服務處

9.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10. 社會民主連線

11. 香港人權監察

12. 香港人權聯委會

13. 香港女同盟會

14.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15. 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16.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17. 香港民主發展網絡

18.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19. 香港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

20. 香港基督徒學會

21.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

22.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23. 香港融樂會

24. 香港職工會聯盟

25. 草根文化中心

26. 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

27. 彩虹行動

28. 深水埗社區協會

29. 紫藤

30. 街坊工友服務處

31. 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

32. 新婦女協進會

33. 葵涌基督徒基層團體

34. 人民規劃行動

35. 新民主同盟

36. 工黨

37. 區諾軒 羅健熙議員聯合辦事處

38. 華人民主書院

39. 居港權大學

40. 保衛香港自由聯盟

41. 四五行動

42.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43.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44. 毛孟靜議員辦事處

45. Hello World

46. 小麗民主教室

47. 柯耀林社區服務處

48. 撐傘落區運動 (5)


關於處理與公眾集會及公眾遊行有關的《公安條例》的指引以及第245章 《公安條例》本身賦予警務處處長以龐大的酌情權,而嚴重缺乏違反申請者下次申請時的具體罰則機制 (6) (7)

順便一提,只要果斷和忠實的執法,司法系統公正健全,光是一個《公安條例》就足以鎮壓暴動顏色革命的。

關於處理與公眾集會及公眾遊行有關的《公安條例》的指引而言,「民陣」以和平集會遊行方式發動顏色革命的一系列暴動早就已嚴重違背和損害了 i) 國家安全; ii) 公共安全; iii) 公共秩序; 及 iv) 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除了媒體已曝光的負責處理遊行示威的警方內鬼的問題(東方日報在2020年1月17日報導,今日(17日)更爆出一名現役警員涉嫌在屯門貼連儂牆斷正,成為首位被捕的警務人員。消息透露,涉案男警隸屬負責處理遊行示威的新界北總區應變大隊)(8)以外,警方本身多次一昧批准此揚言不負責任的暴力滋事份子申請的集會遊行絕不在市民的常識可接納的範圍內。「民陣」身為申請者竟然承認無法保證和平進行示威的例子為如下:

李嘉誠電訊盈科(PCCW)轄下Now新聞在2019年9月28日報導:

岑子杰形容「和理非」有局限,行動已「平頂」,暴力升級,民陣都有責任,他們難再叫停,更沒資格割席。

佔領運動五周年,民陣將再有集會,岑子杰指難預計場面,他亦沒有正面回應與暴力切割的底線。(8)

因此,雙方明知故犯,反修例風波期間一再重演了民陣申請,警方屢次批准,結局和平合法示威」轉變成暴動的狀況。這絕非只有任何單方面一方的問題所造成的。另外,補充一點,當民陣以示威主辦單位身分申請集會遊行時,必然是由組成民陣的任何個別組織單位申請的,是因為名為民陣的公司或社團不存在,只有組成民陣的個別特定組織而已。其中任何組成團體都可以以民陣名義申請的,換言之,都代表民陣,都是民陣。


b. 本報告確認了顏色革命暴徒正式開始破壞港鐵設施的日期是2019年8月24日。身為地產商的港鐵起初免費輸送暴徒到現場必然招來了國家官媒批判。自從2019年8月21日到23日之間,內地官媒紛紛指責了港鐵做黑暴幫凶。譬如,東方日報引述8月22日的人民日報社評:

內地官媒昨日發文,批評港鐵安排專列接送示威者離開及延誤報警等行為,是縱容暴力,不負責任,不當公共安全是一回事。官媒發布示威片段,指示威者有開消防喉射水、用垃圾桶做路障、又用雨傘敲打天花板及強行落閘等行為,破壞西鐵站,港鐵竟以專列接送。評論批評,像港鐵公司這樣的企業絕非個別,面對興風作浪的暴徒,他們有的態度曖昧、有的甚至暗中支持,相關企業應衡量輕重。

接下來,港鐵對於人民日報及官媒的回應揭開了黑暴專門瞄準港鐵進行破壞活動的序幕。

港鐵回應稱,考慮到車站內有其他乘客,會因列車不停站而滯留在車站,他們可能希望盡快離開,故安排沒有載客的列車直接接載乘客離開。港鐵指出,最近多次有人故意破壞車站內設施,影響車務正常運作,對其他乘客構成危險,有部分人士更在太古及葵芳站持續以粗言穢語辱罵車站職員,不讓他們離開,甚至威脅他們的人身安全,港鐵指這些行為完全不能接受,港鐵會在車務安排方面,因應情況作出新的應對,以保障員工及乘客安全,包括在緊急情況下即時停止有關車站運作及列車服務,甚至關閉車站,而港鐵亦明白警方在有需要時會進入車站執法。(10)

港鐵改變了態度,也開始配合警方執法了。這構成了反修例風波中,重要的轉折點之一,即港鐵從縱暴列車轉變為被黑暴肆虐的轉折點。本報告確證了其轉折點的時間點。

就是自2019年8月24日起,港鐵被暴力示威者稱為「黨鐵」,港鐵站成為他們多次襲擊的目標。 8月31日則是港鐵最後以私隱為由拒絕協助警方提供監視器片段的日期。

示威活動依然持續及升級。在2019年8月31日,全港多區再次爆發示威活動後,警方在港鐵太子站內採取的行動引致多名示威者受傷。消防處和警方匯報的示威者受傷人數混亂不清,令外界揣測有未獲報告的死亡個案。又因港鐵以保護私隱為由,拒絕公開站內閉路電視片段,使該揣測更趨熾熱。由於事件嚴重及引起公眾廣泛關注,監警會亦將此事件亦納入審視工作範圍

(11)


c. 有關反修例風波的開始日期,民間將2019年6月12日視為反修例暴動開始顯然是錯誤的,事實上如本報告,加以視為2019年6月9日是妥當的。

2019 6 9 日起,本港爆發大規模示威,當中涉及暴力的程度乃 1967年以來未曾見過。警隊作為維持治安的主要機構,有責任處理 示威以及當中涉及的暴力事件。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於 2019年3月29日向立法會提交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觸發了連串示威活動。雖然政府在 2019 6 15 日宣布擱置《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並在 9 月初宣布正式撤回該草案,但示威活動並沒有停止,而且更越趨暴力。是次審視工作涵蓋示威期間的六 個特定事件日子和兩項選定議題的事實,並概覽自2019 6 月至 2020 年3月的示威活動,以及相應的警方行動。(12)

不過,這是作為大規模示威(大型示威)及其反修例衝突暴力事件而言,是恰當的判斷。其實,監警會認定的反修例風波的第一次具相當規模的遊行示威是在2019年6月6日的法律界人士靜默遊行(中環金鐘一帶)。(13)

d. 關於反修例風波的高峰期,若以獲批准的公眾集會/遊行次數(共75次)而言,則是8月;然而,若以最多拘捕人數(2899人)最多實彈使用次數8次)而論,是11月,警方最多積極使用最低限度武力,實彈以及進行拘捕的期間顯然為11月(14)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概覽:

FILE PHOTO: Chart of Anti Extradition Bill Riots and Police Responses © IPCC

一目了然,2019年11月是衝突最激烈的反修例風波高峰期。

不僅是COVID-19新冠肺炎大流行,美帝顏色革命也有其富於戲劇性的轉折點,起伏波動,以及高峰期。不過,後來黑暴本身經2019年12月31日起新型肺炎蔓延以及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黑人遭白人警員跪頸致死引發的暴動後,雖進入2020年後,黑暴仍然散發性地持續,但因外部因素而已失去了氣勢

e. 本報告澄清了反修例風波中的死者的身分和脈絡。2名示威者的自殺以及2名意外身亡的示威者的事件都被炒作,被消費而人工化地塑造成激發暴動及助威的trigger incidents,這也是偽旗作戰(false flagging)。透過純屬技術性的政治操縱,按照顏色革命手冊,製造藉口,以具有技術性地引發政治暴亂,而非官方實際對他們的具體個別政治迫害行為所造成的一般暴動。沒有一個案件是由警方危害特定個人而造成的。

示威一方的第一個死者:2019年6月15日一名身穿黃色雨衣的示威男子爬上金鐘太古廣場的平台, 掛上印有要求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字句的橫額。數小時後,他爬上太古廣場外牆搭建的竹棚。在消防處人員捉緊他之前,他墮地身亡。警方並無危害他,反而紀律部隊試圖搶救他的生命;(15)

第二,三個死者:兩名20多歲女子分別於2019年6月29日及30日跳樓自殺。她們在遺書中表示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感到不滿,並鼓勵其他示威者堅持目標。警方並無危害她們的安全。(16)

第四個死者:2019年11月4日凌晨,當警方驅散街上的暴力示威者時,一名科大學生在鄰近的尚德邨停車場內從3 樓墮下至 2 樓重傷垂危, 至 2019年11月8日終告不治。消防處證實警車並無阻礙救護車。甚至領展在2019年11月6日公開的監視器片段中並無警方追趕該科大學生的場面,他只有意外墜樓的可能性


眾新聞在2019年11月7日報導:

在3樓的兩部閉路電視,均與周梓樂墜樓位置相距至少10個車位,閉路電視畫面見不到相關位置。據警方估計,墜樓時間為11日4日凌晨零時45分至1時之間。從當日的影片及相片可見,周梓樂身穿黑色短袖上衣、深灰色短褲,以及黑色球鞋。記者翻看領展提供3樓的閉路電視片段,未能見到相似服飾的人士經過,亦不見有警員出現,而在1時03分,畫面中有一名消防員行過,他由西往東走,沿途東張西望,但未有停步。(17)

監警會寫道:

網上流傳關於該名學生死因的揣測,亦有討論警務人員當時是否身處停車場內,以及事件是否有任何警務人員牽涉其中。科大校長發公開信, 要求對學生的死因進行獨立調查,尤其需要調查是否有警車疑似阻擋救護車,令救援工作延遲了 20 分鐘。消防處確認,前往事發地點的救護車曾被巴士及私家車擋住去路,但沒有受到警車阻擋。警方正在調查該名學生的死因,以待進行死因研訊。(18)

在這些確實死亡的示威者的案件都未起因於任何警官危害死難者的具體個別行為。幕後黑手及其手足將那些炮灰當作驅使居民走上街頭的政宣煤炭來使用的,但這些被用來炒作和煽動的事件都是只要市民仔細檢查其新聞資訊的真假,就可以避免被貿然誤導的性質。誠然,港人普遍缺乏媒體識字力(media literacy)。媒體識字力(media literacy)不是精通不精通母語或外語,會不會講特定語言的問題,而是識別新聞真假的判斷能力。任何新聞都是經由媒體傳遞的現象,而不是事實本身。不能把新聞當直接完整的事實來看待,它是要分析和綜合的,即需要檢討,核實和閱讀其本質脈絡來判斷的。新聞是事件的社會本質的顯現/現象,甚至其傳播過程及其方法本身也其體現事件的社會本質。

上述四個學生都是炮灰。就香港而言,與以往反23條,佔中,旺暴不同,首次主動當炮灰而死亡的例子不尋常。通常美帝叫當局傷害或擊殺示威者中的炮灰。其體現香港學生被洗腦的深度。訓練前線學生是駐港傭兵公司或外部社運顧問負責,有的甚至假冒路人,記者,但教育和動員是主要由校園教職與學生會主持。傭兵與NDI人員當教師和現場指揮。武器化學生的社會網絡在港根深蒂固以及最完整。這是中央政府23年不管本港問題的結局,社會各領域的23個不同年代仍多多少少缺乏本該健全的國家意識。


f. 修例風波中向警方投訴數量,拘捕人數以及檢控人數的概觀:監警會概括了本報告主要審視和重視的須匯報投訴和須知會投訴的數據,也同時涵蓋了警方拘捕,律政司檢控的數據。

由2019年6月起至2020年2月,因《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暴力示威活動而被捕人士共有7 613名。警方應對暴力示威活動而採取的行動衍生542宗須匯報投訴及1099宗須知會投訴,共1 641宗投訴。 (19)

但並未批判性地檢討其涵蓋的問題性。與佔中(香港的第二次顏色革命;2014年9月28日至12月15日;共1003人被捕;至今只有127人被檢控定罪)時同樣,大量拘捕人士一直未被檢控,甚至獲輕判,減刑,放生的本港司法被內外部勢力及其代理人嚴重滲透的共達23年癱瘓香港政治的老問題仍然存在,依然在新的顏色革命中重蹈覆轍。

在2019年4月9日,星島日報報導:

《大公報》報道,「佔中」九被告昨日被判罪成,但包括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多名「佔中」主事者仍然逍遙法外。警方表示,共有1003人在「佔中」期間或之後被捕,至今被定罪只有127人。多位法律界及政界人士認為,今次裁決彰顯公義,糾正歪風,說明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期望港人不要被誤導。有律師表明,當局要嚴厲執法,將尚未受刑責的「佔中」搞手繩之於法。 《大公報》翻查資料,多個反對派頭目,包括:黎智英、李柱銘、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前主席余若薇、工黨李卓人、人民力量陳志全、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香港眾志周庭、前成員黎汶洛等人,在「佔中」後都曾接受警方預約拘捕,但至今他們仍逍遙法外。 警方表示,於非法「佔領行動」期間,共拘捕955人,另有48人於事件結束後被警方拘捕。截至2019年3月31日,共有225人已經或正在經司法程序處理,其中有160人須承擔法律後果 (包括118人被定罪及42人須簽保守行為)。不過,加上昨日九名被告被定罪,現時有127人被定罪,佔被捕人數大約13%。(20)

誠然,隨後爆發的反修例風波證明了只檢控1成被捕者的狀況可望具有阻嚇力是個遑論。實際上,毫無阻嚇力,本港典型執法/司法狀況「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反而鼓勵了更多市民踴躍參與反修例風波。

東方日報在2020年6月4日(六四31週年)報導了最新的反修例風波(香港的第四次顏色革命;自2019年6月9日至今)中的數據:


FILE PHOTO: Infographic of Anti Extradition Bill Arrests © on.cc

陳曼琪認為,違法佔中是導致修例風波的重要因素,指過往示威者只有堵路的行為,現時黑暴投擲燃燒彈、放置土製炸彈已一發不可收拾,明顯是挑戰警方,若政府及司法機構繼續不加以控制,恐怕毋須再等數年,反而在短時間內示威者將會升級行動,導致更多市民受傷。她直言,政府各部門均需對事件負責,批評教育局未有清楚向學生解釋違法行為造成的後果;食物及衞生局未有積極清理連儂牆;三司負責統籌各部門運作亦未見起色。

她直斥法庭的判刑未能顯示涉及修例風波案件的嚴重性,強調需立即整頓司法系統、提高量刑起點以增加「違法成本」,亦需減少審訊的繁瑣程序、達致「快拉、快審、快判」,以避免社會運動再度全面爆發。(21)

不過,過去的實踐證實了講是一套,做是另一套。在某種程度,每次遇到這種情況,建制派就發聲,有道理,但毫無行動可言,等於無。問題還是inactiveness。

g. 在處理反修例風波中,警方致命的戰略錯誤是試圖將和勇分離,但後來警方證實了和勇原來都是一伙和勇只不過是在同一顏色革命的前線戰術上的角色分配而已,因此煩惱如何分開和勇是個極端錯誤和愚蠢的戰略戰術的來源,回答是警方必須同時取締違法的和勇兩者。此主張的證據如圖片 4-78:呼籲和平示威者在 2019 年 11 月 2 日保護「勇武」示威者 (圖片來源:連登討論區) 。

連登討論區的黑暴網民承認了所謂和理非(和平示威者)是勇武派的後防。證據如下:


FILE PHOTO: Screenshot of Online Discussion of 'Peaceful Protests' © IPCC

另外,「香城魅影」微信公眾號吳知山,文匯報以及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2019年10月28日發布的視頻(22)也解釋了和理非(和平示威者)在暴動中的功能角色。它異於監警會成員的分析,進一步指摘了和理非承擔物流的分工角色。雖然只針對暴徒有大台,有組織的問題解釋,並未涵蓋整個顏色革命組織網,但如今不遜色。在此順便評述。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監警會也確認了所謂和理非(和平示威者)的戰術功能:

貼切地說,無可爭議的證據顯示升級的暴力行為出 自較為激進和暴力的示威者。他們採取了「黑色陣營」 的策略 ,以掩飾身份及躲避拘捕,而參與最初性質和平的公眾集會或遊行的示威者,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或至少包容他們(以致他們變得膽大起來)。

1. 較激進和暴力的示威者常得到許多不那麼暴力的示威者(同樣戴上口罩以避免身份被認出) 的支援,例如向他們提供資源(水和食物等)、工具甚至武器。當警方採取驅散或拘捕行動時,其他示威者亦會義載他們離去。


2. 使用易燃汽油彈變得更頻密、更廣泛,自 2019 9 月底開始的情況更甚。


3. 截停車輛,恐嚇司機會損壞其汽車,逼使他們交出手機作檢查或付出款項予示威者。


4. 雖然沒有任何公布過有關示威活動造成的直接或間接損失的估算總額, 但有資料提供了示威活動對香港的私人財產、政府及公共財產、交通基建、 港鐵網絡、市民受傷、整體經濟以及一般罪行情況造成的直接或間接損害的範疇和規模。監警會從公開及警方的資料取得有關的破壞及影響清單載 於附件1。 (23)


網上有帖文呼籲「和平示威者」參與干擾行為,方式包括丟雜物到道路和路軌、緩慢地過馬路、在港鐵站閘機前慢慢拿出八達通卡,藉以造成阻塞。 所謂和平示威者以及暴徒都是這場顏色革命的前線部隊的不同功能角色,而不是本質上的區別。面對顏色革命,這個認識左右應對一方的戰略戰術。誤判敵人,則誤判應對措施。和勇都是角色分擔,分工合作的統一體,因此設法將和勇分離是個不加分析的笑話。其本體論本身有錯。


雖然筆者親自參與而瞭若指掌的台灣的倒扁運動(2006年)以及太陽花運動(2014年)都沒有採取任何暴力手段(主因是台灣受制於美帝及其統治階級兩大顏色藍綠走狗;前者是由國民黨推動;後者則是以當時立法院院長,曾任陳水扁成立的台版NED(臺灣民主基金會Taiwan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2003-首屆董事長的王金平為主的國民黨本土派官方與民進黨勢力為權力鬥爭阻擋馬英九政府指揮的警方進入立法院內,因此台灣的顏色革命都沒有需要訴諸於暴力),但是反修例風波的示威者的組織方式是台灣太陽花運動的演變和發展。


文匯快訊在2018年8月22日報導:


頭戴真普聯和華人民主書院兩頂帽子的鄭宇碩,在2013年的真普聯會議紀錄中,有六次記載了他及真普聯成員赴台勾「獨」的情況。民進黨元老施明德、中央青年發展部副主任許建榮以至時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均於「佔中」前期、爆發期間到尾聲,先後與鄭宇碩及真普聯成員在台、港聯繫。一場以「愛與和平」、「公民發聲」的糖衣包裝下的「佔中」,背後卻是「台獨」力量深度介入,緊密參與的變天風暴。(24)


「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的前助理張達明曝光充分證實了倒扁,太陽花運動,佔中一直到反修例風波都是美帝透過台港代理人網絡策動的。那不僅僅是佔中的內幕,反過來證明了倒扁運動以及太陽花運動的內幕與組織網絡。這些都不算真草根,而是empty activism/astroturfing/political marketing,即顏色革命。


中央廣播電台在2014年3月20日報導:


不滿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抗議民眾自18日深夜占據議場至今,外界高度關注這起事件要如何落幕。立法院長王金平20日表示,國會自主是以立委為對象,但現在在議場裡的是民眾,因此並非動用警察權的問題,涉及的是社會治安。

對此,警政署副署長林國棟20日受訪時表示,民眾進入議場屬於違法行為,警察若要進入議場強制驅離,須獲得立法院長王金平同意,但王金平目前並未要求動用警察。他說:『(原音)立法院在議場上如果沒有請求動用警察權,警察是不能進入的。內部的問題要看院長的決定,他同意我們進去,我們才進去。現在就是維護安全,不要讓任何人受到傷害,長官要求要用和平的方式。』 (25)


王金平代表的國民黨本土派與民進黨阻截警察進入立法院清場的態度及其演變過程體現了太陽花運動的藍綠合作的本質,也是藍綠之間,尤其是國民黨派內部的權力鬥爭最終導致太陽花運動的美國台灣牌民進黨蔡英文的2016年總統選舉勝利。


立法院長王金平對驅離學生態度出現轉變。據了解,王金平在3日的朝野協商中,要幕僚說明警察權,幕僚指出,若動用警察權,僅須告知王及立法院祕書長,但不須取得王的同意,他也不能拒絕。外界解讀,學生近期可能被驅離議場。(26)


藍綠,藍黃都不是絕對性的二元論,但也都是反共。從倒扁,太陽花運動,佔中到反修路風波中,港台之間的藍綠,藍黃都共同的是反共的骨子,比如那四者沒有例外地都抹黑文革時期。藍綠都在港屬於反對派,但建制派中不少議員是藍皮黃骨的,也就是說建制派是個機會主義,實用主義者的集合概念,並不等於中共,但建制陣營作為升官發財的跳板(如工聯會議員何啟明在2020年5月30日,昇官為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就政治和個人利害關係而言,與港府(港英餘孽),地產霸權,商會最接近,因此建制派與反對派之間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最大的差別是,建制派毫無能力採取街頭抗爭的群眾路線及其教育能力,作為舉手機器善於官僚主義的行政,議會手段,然而本港反對派則具有街頭抗爭的群眾路線及其教育能力。


抵抗警察的方法論是由美國台灣方面教授的,不過有關種種游擊戰以及在非民間武裝被允許的社會環境下利用五金行,運動用品店物品學校化學用品,街頭上既有的物件並加以當作武器的方法,甚至後來警方發現的槍械,TATP炸藥以及土製炸彈等等事實顯示傭兵公司黑社會的恐怖主義技術支援以及物資供應的存在。並不是只有所謂「非暴力抗爭訓練」的顧問專家背後挪動。反修例風波有和勇兩大領域,就是說有和勇兩大領域的顧問參與。組織模式的特點不可避免地反映技術顧問的背景脈絡,領域和特點。在此也凸顯本質和現象的辯證矛盾。


關於街頭抗爭的台港訓練組織網絡方面,民陣參加團體之一「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的前助理張達明已經在其著作《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三思文商傳訊有限公司, 2018)詳細曝光了,但它不涵蓋有關中情局準軍事團隊部門(para-military team),駐港雇傭兵公司以及黑社會對本港顏色革命的軍事武裝支援方面的敘述,該書還沒有曝光所有的內幕。雖然有些散發性的相關新聞,但是後者(其中最忽略的是駐港雇傭兵公司的存在)的部分幾乎無人展開調查或追蹤,包括仍然對此只做揣測的保安局在內。在此先談前者;關於後者將會詳談。


在2018年7月20日,文匯報報導:


2013年6月18日,鄭宇碩與「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會面時「一拍即合」,一個謀劃「佔中」,一個提供培訓支援。就此,鄭宇碩曾吩咐張達明預訂城市大學演講廳二十多次,用於開展「佔中」的訓練活動。


張達明在書中稱,「書院」的首批「非暴力抗爭」課程在2013年8月上旬開設,「一批經過訓練的『非暴力抗爭戰士』整裝待發,隨時待命沖(衝)上金鐘、中環街頭。」


邀「台獨」教「打游擊」


「書院」更與民主黨聯手舉辦「非暴力抗爭訓練營」,由曾聲稱要用暴力手法達至「台獨」的民進黨創黨成員簡錫堦為講師,講授了「非暴力抗爭」的歷史、對抗警方的方法,包括和警員「打游擊」、扮軟皮蛇、大喊警員編號等。


張達明在書中聲稱:「『佔中』運動真的是一群毫無經驗的學生衝上街頭發起的嗎?一定不是。」書中並附有相信是鄭宇碩親自書寫予戴耀廷的字條,內容為:「美國『民運人士』楊建利很熱切支持『佔中』,請與他聯絡。他想動員美國方面的支持。」字條署名為「宇碩」。

張達明又提到,「華人民主書院」亦針對台灣進行多次「非暴力抗爭訓練」,參與者逾1,000人。2014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組織者之一廖錦桂,更寫信表揚「書院」,「『書院』同仁在這次318『公民佔領國會』行動中展現的綜合能力,不僅在於培訓『抵抗者』的身體與意志,也培訓『抵抗者』知識。」


駐台人員攻入「立法院」


他引述「書院」的報告稱,「書院」在「太陽花學運」的參與不僅限於幕後培訓,其台北秘書處的人員更全天候投入「運動」,包括一同攻入「立法院」議場,反映「華人民主書院」與「太陽花學運」緊密相連。(27)


FILE PHOTO: A Screenshot of AmCham Membership ©Ryota Nakanishi

誠然,對香港而言,台灣是外部勢力的一部分,也是香港美國商會(AmCham)的會員(前中華旅行社;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乃美國公司身分)。台灣和美帝必定是外部勢力中的主要構成部分,也是幕後黑手的範疇內,但還不是全部。(28)

監警會報告全面性地總括了反修例暴徒的暴力行為的諸特徵,如下:

毫無爭議的證據顯示由 2019 6 9 日至 10 4 日,激進暴力示威者曾經 :

(1)  穿上防護衣物及使用武器用力地不斷衝擊警方封鎖線,以雜物堵塞道路及隧道(包括主要道 路),令人困於路上或其車輛內,在某些情況下,更襲擊對堵路表示不滿的司機;

(2)  肆意破壞及嚴重損毀公共設施(例如行人路、 路邊圍欄、指示牌、垃圾箱、交通燈、街燈及 閉路電視鏡頭等)以及政府建築物(例如立法會綜合大樓、警察總部、長沙灣政府合署 等),在警署或其外圍及各區街道焚燒公共財物縱火,向警車、警署及甚至警務人員以及在港鐵車站內外投擲易燃汽油彈;

(3)  破壞私營商場、店舖及餐廳等;更有報告指一些被破壞的商舖出現搶劫盜竊;

(4)  破壞房屋居所及滋擾住在該處的居民;

(5)  癱瘓重要的交通基建運作,包括香港國際機場、大部分的港鐵站和路軌(漠視及違反已頒 布的相關禁制令,同時不斷大量地嚴重破壞港鐵站內的設施,導致因安全及緊急修理的原因 而要關閉多個港鐵站,並且在早上繁忙時間作 出故意的行為令港鐵列車停駛或延誤),以及過海隧道等;

(6)  使用各類物件及致命武器滋擾及攻擊持不同政見的普通市民及警務人員,例如使用強力鐳射筆(有時會在近距離直接照射受害人的眼睛),用丫叉及投射器發射各類投射物、尖銳 與削尖的物體(包括鎅刀及削尖的竹枝)、磚塊及易燃汽油彈等,對人造成各種不同程度的受傷;以及

(7)  截停車輛,恐嚇司機會損壞其汽車,逼使他們交出手機作檢查或付出款項予示威者

(29)

和勇在示威前線的基本運作模式 (隊形/分工角色;武器/工具/設備;溝通/傳播資訊手段;訓練/顧問等)

a.前線隊形/分工角色(主要7種)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在一些暴徒進行刑事毀壞時,其他所謂和平示威者們隨即就會打開雨傘遮住外界視線和監控,以使人無法識別正在干犯罪行的示威者的真實身份。


明明白白的是所謂和理非絕不是指偶然參與的和平示威者,而是顏色革命前線隊伍的功能角色,因此在誤認其本質的前提上,試圖將和勇分離是幼稚天真的戰略戰術思維,註定失敗。正確處理是將和勇,市民角色,假記者,假救護人員都一律取締,一網打盡,並且在將預定示威區清理和封鎖成真空地帶。這在國歌法二讀當天(2020年5月28日)凌晨,由警方首次在立法會附近一帶完美地實踐了,不過暴徒為了分散警力,照樣在多區發動了非法集結。監警會意識到了此遍地開花的戰術是為了分散警力。


以下除了武裝暴力技術支援外,反修例風波的幕後分工團隊模式基本上與太陽花運動相同,不過軍事的部分並非台灣方面的人士拿手的,譬如,倒扁和太陽花運動都沒有採取武裝暴力手段,這點顯然不同於反修例風波。以為唯由單獨一個台灣支援反修例風波是個致命的誤認。

幕後團隊分工組別 (主要7種)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一目了然,幕後工作基本上是以前線物資供應,情報和宣傳廣告為主,其中宣傳的比重較大。意思是說,這意味著本地廣告界,廣告公司,電訊公司的參與。這一切都不是個別偶然的素人義工去從事的。例如,正像核電廠廣告體制一樣,NED在日本的假草根夥伴已故SEALDS(2016年8月15日解散;其後續團體於2019年8月15日解散)的網站及其宣傳是由電通負責的。必定如此有當地廣告界的協助,才會有極大的政宣效果和滲透率。美帝最徹底滲透的日本,並不需要傳統的顏色革命,但為了建立隸屬於美帝的兩大黨制以及滲透在野黨陣營,自2015年至2019年間反安倍的變相顏色革命勢力(立憲民主黨的外圍團體,市民連合仍然存在)被搬上來了。在整個上述期間筆者也強烈批判和抵抗了滲透反體制派的美帝安倍扶植的假草根勢力。

SEALDSの公式サイトドメインからでてきたTucows Inc、取締役伊藤穰一で検索→こんな会社もでてきた株式会社BI.Garage株式会社、株主は電通、またこの人物名と電通でかなりでてくることもわかった。pic.twitter.com/6Na7gncaU4 (30)


READ MORE:

SEALDS公式サイトのドメイン取得会社がカナダの会社だった件の一連のツイート


比如,


戴耀廷與電訊公司(DotAsia資訊科技公司)的政治宣傳/選舉作戰上的合作關係,在2016年11月1日,大公資訊報導:


大公網11月1日訊(記者施文達)《大公報》昨日踢爆「佔中」始作俑者戴耀廷密謀操控特首選委會選舉,欲翻炒立會選舉時的「雷動計劃」。《大公報》記者早前追查「雷動」的操盤大本營,發現戴耀廷頻頻出入尖沙咀海利行高層一間資訊科技公司,該處有疑是「雷動聲吶」的多組伺服器及網絡系統。   疑是「雷動」系統的大本營位於尖沙咀海利行。九月三日立法會投票日前一天,本報目擊一班資訊技術人員陸續進駐海利行,下午約四時,「雷動」操盤人戴耀廷亦步入該廈,直至深夜才離開。本報記者發現該單位近窗邊,放置一台疑是接駁八台電腦的「多電腦切換器」(KMV switch)及多條接駁網絡線路,辦公室近牆身則有一座可放置約六至七個伺服器的專用機櫃(server cabinet)等。   入夜約八時半後,「雷動聲吶」系統由預演進入正式操作,向系統內的「策略選民」發放策略投票信息;此時單位內約八名男鍵盤手不停按動鍵盤,現場有三名疑似指揮站在鍵盤手旁,望著屏幕的數據資料,面露笑容。...... 2013至2014年期間,出任美國白宮副首席技術官員US Deputy Chief Technology Officer(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的Jennifer Pahlka創辦的資訊科技民間團體Code for America,於本港爆發「佔中」前後多次派員來港宣揚透過網絡平台,推廣「公民運動」,又協助一班由資訊科技青年組成公民數據團體Code4HK成立。 Code4HK創辦人Vincent Lau於「佔中」最後一日2014年12月15日撰寫網志,指Code for America任研究員的Amy Mok於12月17日在香港的GoodLab舉辦一場分享會,網志亦透露了Code for America的社群經理Catherine Bracy早前曾訪港舉辦演講會,惟沒有列明2014年哪個月份。 Code4HK團隊於「佔中」時製作一系列手機軟件程式,包括提供示威區及警方防線、物資、急救等最新資料的「雨傘情報佔中抗爭地圖」,以及收集警員編號與姓名對照資料庫的程式軟件等。「佔中」其中一個即時通訊App是Telegram Messager,與「雷動」資訊系統「雷動聲吶Votsonar」建立在Telegram手機通訊程式的運作,源出一轍。(31)


FILE PHOTO: Description of HK map.live © IPCC

監警會未提Code4HK團隊於「佔中」時製作一系列手機軟件程式,這絕不是首次,佔中時早就出現了。雖HKmap.live已經被Apple Store卸下,但仍然可以取得。證實了本港警方自從佔中以來,對此追蹤警方動向部署的手機應用程式毫無防範。


2019年8月4日晚上9時23分,有人在連登討論區發文介紹實時眾包資訊地圖HKmap.live


HKmap.live是一個網絡地圖服務,利用眾包資訊追蹤警務人員的行蹤。 該服務於2019年示 威活動期間推出,透過 Telegram 蒐集有關警方巡邏及催淚彈部署的報告。該程式可以顯示襲擊現場附近警務人員的行 踪。59 貼文亦鼓勵示威者「Be Water」(註釋:偽裝到購物商場購物,再由一個地點迅速 移動至另一地點,並擬定各個新地點的逃走路線,以免被捕,利用該地圖制定策略。(32)


這即時追蹤警察部署的手機軟件程式?Telegram?這些示威慣用資訊手段並不是在反修例風波期間才出現的。可見,從佔中以來到今,本港都毫無防範,一觸即發,一塌糊塗。


廣告界集會示威的事實證實了廣告公司為黑暴,黃色經濟圈做宣傳的事實。


在2019年12月2日,本港廣告界人士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了「5天罷工同行集會」。明報報導:


廣告界人士今午(2日)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5天罷工同行集會」,為廣告界發起大罷工揭開序幕,宣布於12月2日至6日「不創作、不製作、不con call(視像會議)、不開會、不email」。

活動發言人、廣告創作總監姚冠東表示,反修例運動至今已6個月,很多同業被捕和受傷,廣告界已不能再忍,希望透過集會團結業界。他說,今日是首天罷工,後續行動會透過幫助黃色小店做宣傳,建立黃色經濟圈。他估計今日有約500人參與集會,上周向同業發網上問卷,收到960份回覆,八成人贊成罷工。(33)

有趣的是,本港廣告界以集會示威明確宣稱協助黃色經濟圈做宣傳了,因此廣告公司參與反修例風波的宣傳活動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

李嘉誠轄下電訊公司PCCW(美國商會會員)的暴徒組成了黑暴通訊組

東方日報在2020年01月02日報導,

警方於昨日元旦民陣遊行前截斷黑暴通訊,偵破一個專門向暴徒提供無線電通訊平台的犯罪集團,拘捕五名骨幹成員。該集團自去年十月開始,每逢有大型示威活動舉行,均涉嫌向前線激進示威暴徒提供警方的布防、警車位置及警員人數等,協助暴徒進行衝擊或逃避警方追捕,其中一名工程師及一名熟悉無線電通訊運作人士,昨午在跑馬地鋪設無線電通訊網絡時,當場被捕,並在秀茂坪拘捕一對負責發布通訊的姊妹,又在另一名被捕男子的寓所檢獲大批武器,包括可發射鐵珠的仿製槍械。


警方毒品調查科(行動)警司鄒旺忠昨於記者會表示,過往每逢有大型群眾活動,包括去年十月一日、卅一日及十一月十七日,警方均發現有人在背後非法利用無線電進行廣播,警方經深入調查後,鎖定一個犯罪集團的五名成員,他們各有分工,並提供一條龍服務,有人負責鋪設無線電訊網絡,在高點安裝轉發中轉機,以加強無線電覆蓋範圍;有人則擔任「call台員」,負責向示威者通報消息;另有人負責將無線電通訊機派發予示威者。......

探員於昨午十二時四十五分採取行動,拘捕該三男二女,涉嫌協助暴動及干犯電訊條例,包括兩名在跑馬地渣甸山鋪設網絡的男子,其中一人為余×邦(五十九歲),在一間電訊公司任職工程師,另一名為退休人士陳×新(六十八歲),為業餘無線電通訊組織的成員;警方又在秀茂坪一個公屋單位拘捕一對姓甄的姊妹,分別為廿五及卅三歲,分別任職銀行及店舖經理,當場檢獲一個座枱無線電收發器、天線及高頻無線電對講機,相信上址用作廣播用途。......

警方強調,並非走上前線肆意破壞的人才違法,市民以任何形式協助及支援暴徒,包括金錢支援、提供物資、幫助遮擋樣貌、窩藏罪犯及搶犯等,均是犯罪行為。鄒指今次案中被捕人為暴徒提供通訊支援,亦懷疑是協助暴徒的犯罪行為,呼籲市民不要對暴力行為視而不見,有關行為可能干犯的罪行包括阻差辦公,亦可能被視為協助罪犯甚至涉及暴動罪。(34)

Telegram的暴徒檔案室曝光了高級工程師余敬邦任職於電訊盈科。(35)這又是個地產霸權支援黑暴的鐵證。這是屬於協助監控警方動向的哨兵組的角色。


READ MORE:

暴徒檔案室 @thugarchive

主題:要求懲處貴公司高級 工程師余敬邦

致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先生

b.武器/工具/設備


東方日報在2019年11月3日,對上述視頻進行概括了:


網上曾流傳暴徒的「作戰策略懶人包」,詳細介紹遊行現場的分工,「勇武」負責在前攻擊,「盾牌兵」掩護、「擲彈兵」發起攻擊、「消防員」負責後方滅火。另外「和理非」負責補給物資,確保逃生路線暢通,「旗手」則傳遞訊息,留意各方面情報。


這些分工讓整場示威得以系統化地運作,手語是主要的溝通方式,使後勤救援、屏障設置等指令可以迅速傳達;穩定的人形供應鏈,為前線暴徒提供頭盔、雨傘及護目鏡等物資;撤退時利用施工護欄、垃圾箱及建築材料等製作路障,邊設路障邊縱火;被捕時用「外國朋友」推薦通訊軟件向組織發消息,各群組刪除與被捕人員對話紀錄。


在如此專業、嚴密的現場組織背後,還有一個更龐大的網絡在運作,分別負責文宣、監測警方動向、現場動態直播、收集分發物資、對外宣傳和意見討論、對付政府的抗爭方法研究,以及收集警察個人和家庭資料。而Facebook、Twitter、Telegram、連登等網絡平台就在此發揮了極大作用,成為是暴徒們的「網絡大本營」。


至於暴徒的裝備,汽油彈、通渠水水槍、土製炸彈、改裝彈弓、自製煙霧彈、自製火燄發射器,加上全套黑衣黑罩和通訊器材,可以媲美防暴警察。上述裝備在香港地區缺貨時,以台灣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為代表的台灣工會、教會等為他們募集、提供裝備。(36)


不過,該視頻只針對前線幕後的基本工作團隊模式而已,並沒有提及對此提供各種支援的公司的存在。看不到包括所有參與公司,社團,官方機構在內的整個組織脈絡。重點是,議會,官僚機構都只不過是作為統治階級的政治工具而已。甚至,議員和官僚都是不同社會階層,而不是整個階級。通常,美帝的大規模監聽也是主要服務商界利害關係的。議會和官僚機構都 服務商界,即資產階級的,因此幕後黑手必定是屬於內外資產階級。


到目前為止,已奪命的武器只有磚頭,但那是反修例風波中的唯一殺人事件(2019 年 11 月 13 日,一批相信是暴力示威者的人士與居民發生衝突,期間一名 70 歲清潔男工被磚擊中頭部,該名男子於 2019 年 11 月 14 日身亡)。警方並無干犯殺人罪。暴徒使用的武器,工具,設備都有個別參加者自備的(如雨傘,高爾夫棒,從大學化學室偷來的硫酸);示威現場取得的既有物件(如鐵欄;垃圾桶;巴士站牌;雜物等);供應商經由示威組織提供的物品。警方需要刑事調查供應網,補給線,以檢破整個組織網絡。誠然,警方始終未能斷絕暴動供應網,補給線。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READ MORE:

香港網路流傳《抗爭手冊


c.溝通/傳播資訊手段:


主要有兩大社交媒體軟件被慣用,即最可保證隱密的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以及最被廣泛用來分享和討論反政府黑暴策略的本港網上討論區LIHKG討論區,俗稱連登。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FILE PHOTO: A Video image on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actics and Organisations Image: Public Domain

監警會亦有在網上討論區、社交媒體及影片分享平台尋找資料, 包括:連登討論區 (lihkg.com)、通常稱為「DISCUSS」的香港討論區 (discuss.com.hk)、高 登 討 論 區 (hkgolden.com)、Facebook (facebook.com), 以及 YouTube (youtube.com)。然而,某些即時通訊應用程式,例如 Telegram,並非完全向公眾開放,某些聊天群組亦僅限於特定帳戶持有人才可登入。(37)


監警會的解釋也證明了禁止Telegram的必要性,它比其他社交媒體更棘手。修例風波期間不斷有限制或禁止Telegram的聲音,後來律政司2019年10月31日向高等法院申請並在11月8日成功發布了此兩大社交網的有時限(至2019年11月15日)的禁制令,其時限性是個極端離譜的設限,即敷衍市民要求而已。反正至今都毫無成效,天真地可望取得的「阻嚇性作用」照樣被架空。該已過期的禁制令如下:


有關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作出以下行為:

(a)故意在任何基於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包括但不限於LIHKG 連登和Telegram)上傳布、傳播、發佈或重新發佈任何促進、鼓勵或煽動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的材料或信息,同時有意圖或相當可能會造成

(i)香港境內任何人的非法人身傷害; 或

(ii)香港境內任何財產的非法損害。

(b)協助、造成、慫使、促致、唆使、煽動、協助、教唆或授權他人從事上述任何行為或參與上述任何行為。


其實踐的結局是如上所述,在司法和執法上都被架空。BBC中文報導:


在「反送中」示威活動中,香港政府、香港鐵路、香港機場管理局等均曾經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希望阻止示威者的違法行為。

法庭按警方要求,10月底頒令禁止披露警員個人資料,防止警員被「起底」;港鐵在8月獲法庭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干擾鐵路網絡。

但這些禁制令頒布後,港鐵繼續被示威者放火破壞,Telegram一個有近20萬人的群組,仍然有警員個人資料及鼓吹攻擊警員及其家屬的言論。

BBC中文記者在周五(1日)仍然在Telegram群組中見到有製作汽油彈的教學,以及警員被「起底」的資料,亦有「私了」警察的言論。......


如果港府需要禁止個別網站或軟件,技術上並不容易做到。


2018年,俄羅斯政府以需要監察潛在恐怖分子為由,要求Telegram交出加密鑰匙,但遭Telegram拒絶,於是俄國政府希望禁止Telegram,但結果牽連許多使用谷歌(Google)或部分雲端伺服器的網站,網上銀行服務、網上游戲、影音網站均受到影響,但禁令實施超過一年,在俄羅斯仍然能夠使用Telegram。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解釋,如果港府要針對連登或Telegram實行封鎖,就是要封鎖其雲端服務供應商的IP位址,但IP位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行更改,而其他網站如果使用同一雲端服務供應商,亦可能受到牽連。(38)


BBC的報導上可以確認雖然Telegram的創辦人(也是後來VK的創辦人)是俄國人Nikolai和Pavel Durov,但不僅並無俄國政府在背後的,它也是對抗俄國政府的。其總部在英國倫敦;其運作中心位於杜拜,UAE。俄國政府始終都是反對顏色革命的,在香港問題上也是如此。比如,在反修例風波中,黑暴舉起多國國旗時為避免與俄國衝突都沒有採取俄國國旗。足見顏色革命勢力不想在中國作戰上與他國直接衝突。


香港人最多用的社交媒體是最多接觸新聞的媒體,即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新聞媒體的Facebook平台是最多港人吸收資訊的來源,因此Facebook仍然是主要顏色革命推手之一。監警會也引述了資料:


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 心於 2020 3 月發表的調查顯示,大部分人依賴網上的新聞媒體(超 80%至接近 100%)、Facebook(約 80%至 90%)及網上連登討論區 (約 50%至 90%)取得示威活動的資訊,全部高於傳統媒體(約 40% 60%) 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於 2020 3 月發表〈Research Report on Public Opinion during The ANTI-EXTRADITION BILL MOVEMENT IN HONG KONG〉。(39)

警方無法取得港英美社交媒體的協助以及禁網無望之下,所採取的網路作戰戰術為:


為應對針對警方的謠言及虛假指控,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一組督察級警務人員組成「資訊核實組」,負責查明真相。警方亦透過多種渠道,例如記者會、臨時簡報會、新聞稿以及香港警隊流動應用程式、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微博及 Twitter等社交媒體平台作出澄清,戳破猜測。(40) 針對即時追蹤警察動向和部署的HKmap.live


2019 8 月,市面推出一款能顯示警方實時位置的網上地圖, 蘋果公司 2019 10 月將該應用程式下架,表示該應用程式用以針對和伏擊警方,侵害居民及危害公眾安全。應用程式的開發者不同意該應用程式屬於非法,指該應用程式並無收到法律方面的投訴。雖然該應用程式已從 App Store下架,但用戶仍可透過網頁版瀏覽及於 Google Play 內下載。警方對付示威者的行動及部署被這些實時地圖所披露。示威者的市區游擊戰術(註釋:hit and run需要有關軍警動向和部署的高度的即時情報,否則不敵)讓他們「如水」進退,並總能在警方到場前散去。這些實時地圖亦有助他們找出逃避警方路障的路線。(41)


關於反起底的部分,由私隱公署負責對付,但法律拘束力明顯欠缺,流於敷衍。


起底涉及以網上貼文公開個人或其家屬的個人資料。自《逃犯 條例》示威活動開始,起底規模之大前所未有。根據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9 6 14 日至 12 20 日期間收到或發現 4 359 宗起底及網絡欺凌個案,涉及連登討論區及 Telegram 16 個網上社交平台及討論區和 2 916 條網絡連結。起底受害人各有不同背景及立場,其中 36%涉及警員及其家屬。另一方面,有市民在發表反政府或反警隊的意見後被起底,這類個案佔總數約 10%。根據警方提供的資料,直至 2019 年 11 月 11 日,1 988 名警員被起底。2019 年 7 月 22 日,即 7 月 21 日事件翌日,遭起底的警員數目單日急升 643 名。(42)


高等法院在2019年11月8日為此發布的網路禁制令的判詞如下:


高等法院於 11 8 日頒下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蓄意披露警員及/或其家屬的個人資料意圖或可能對他們構成恐嚇或騷擾。 在解釋起底的深遠影響時,高浩文法官提及上訴法庭的一份判詞:


「廣泛的起底行為不止損害受害人,更嚴重危害整體社會, 很多人或被針對的群組或界別受到恐嚇,被迫沉默或不敢公開誠實地表達意見或行事或跟隨自己的生活方式,因為害怕 成為起底的受害人。若不遏止起底行為,隨之而來的不信任、 畏懼及憎恨很快會打擊公眾對法律的信心及社會秩序,造成社會分裂。」(43)


但結局這也被架空,警方仍然無法遏止起底和透過網路的霸凌。雖然不一定要採取內地的防火牆和網禁,但是香港需要管制侵犯其國家主權的外國社交媒體網。


d.訓練/顧問:近日傭兵公司的積極角色



如何訓練了?




‘In 2014, many of the student protesters at Occupy Central were trained two years before they took it to the streets. They were described as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to challen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quoted in BBC documentary.


16th August 2019 – (Oslo) BBC reported in October 2014 that aristocracy of political activists gathered in a basement of a four star hotel in Oslo, Norway in 2014 to share ideas and learn at the Oslo Freedom Forum whose head office is based at 350, 5th Avenue New York, New York.

The forum was akin to a school for revolution for human rights activists. BBC described in a video that the Oslo Freedom Forum is definitely not a secret but it’s certainly obscure. Activis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re taught how to topple a government for good by planning and organising meticulously. An activist, Yang Jianli, a Chinese academic from Hong Kong was delegated with the task to organise the ongoing protest in the city in 2014 by deploying thousands of front line protesters on the streets.


He said that the students were better organised than the Tiananmen protesters ever were, with clearer, more effective structures for their action and clearer goals about what they were trying to achieve.

He also added that the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happened next was not just down to the protesters themselves, not just down to other democracy activists like those gathered here in Oslo, bu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 idea was hatched more than two years ago in 2012 and Yang Jianli, the man in-charge  protested himself during the Tiananmen Square incident in 1989. He was communicating with Joshua Wong, the student activist on a daily basis during the Occupy Central in 2014. Many of the student protesters were trained long before they took it to the streets. They were described as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to challen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rganisers prepared a plan to deploy 10,000 people on to the streets, to occupy roads in central Hong Kong, back in January 2013. They believed that China’s moves to control the Hong Kong election would provide a flashpoint where civil disobedience could be effective, and planned accordingly.

Jamila Raqib, Executive Director of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explained that the protesters were taught how to behave during a protest or arrest, keep ranks, speak to police, manage their own movement, how to use marshals within their movement and to arrange for basic food and water so that the movement can last longer. These group was meticulously trained to manage water canons or other types of violence deployed by police. (44)


監警會報告一律避免了涉及到個別刑事犯罪暴徒與外部勢力組織之間的聯繫,甚至監警會一點都不提及已被拘捕的,在港訓練個別暴徒的現場顧問的下落。即使身為現場顧問的一些外籍人士遭受逮捕,媒體,警方以及監警會也都後來一直沒有透露任何消息和跟蹤。

The Oslo Scholars Program offers undergraduates with a demonstrated interest in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issues an opportunity to attend the Oslo Freedom Forum and to spend their summer interning with some of the world’s leading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nd activists.


SUMMER 2020 INTERNSHIPS Srdja Popovic (CANVAS)

Jamila Raquib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e)

Dr. Nada Dhaif (BRAVO)

Vanessa Berhe (One Day Seyoum)

Mu Sochua (Courage Fund Cambodia)

(45)


READ MORE:

OSLO SCHOLARS PROGRAM 2020


警方和監警會報告中,就什麼樣的組織如何訓練暴徒的問題,毫無記述和進度可言,因此本港境內外的訓練組織和國際系統化的武器化學生和勞動者的機制都逍遙法外,因此足認越來越年輕化的暴徒傾向證實了中學生,甚至小學生也在被訓練成內外部勢力的寡頭的炮灰暴徒。只有被捕者被法庭禁止離境根本不是個解決方法。止暴制亂,斬草除根仍然流於形式口號。


大公報在2019年10月23日報導最年少的示威者


「黃師」與暴徒夾攻「洗腦」下,許多思想簡單的學生,都深深被荼毒。鄭晴昨日上網看到一段廣傳影片,有個11歲小六學生對記者坦認,偷偷跑出來參加所謂「示威」,同時還大聲喊叫仇警言論,令人痛心! 採訪片段拍於本月21日晚,地點是元朗,當時正有大批暴徒非法集結,小男孩在路邊哭泣。有傳媒上前訪問,男孩自稱11歲讀六年級,他說因為媽媽是「藍絲」,不准他出來,這次是他第一次上街。男孩還說曾因為不同立場跟家人爭吵,今次上街也未得家長允許。 市民紛表心痛 男孩雖說首次上街,卻能學足暴徒般大叫「香港人就系要出來反對」。記者問他姓甚名誰時,男孩沈默很久不願回答,最後才勉強透露了自己的英文名。有人問他對這場所謂社會運動瞭解多深時,他支支吾吾根本答不上,只懂大聲空喊:「我就系要對付嗰班警察!」(46)



只要看美國為首的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炮灰工廠和國際組織網絡的交流平台之一,奧斯陸自由論壇(2009-)以及本港反對派人士的參與(受訓和經驗分享),就可以不難看出和證明US State Department-USAID-NED-ADN-NDI-Freedom House-Open Society-CANVAS-Otpor!-White Helmets-Al Qaida-Taiwan Sunflower Movement-Occupy Central-Denise Ho-Hong Kong Anti-Extradition Bill Riots的國際組織網絡。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等都沒有能力和技術訓練暴徒,甚至他們也都不是終極幕後黑手,只是炮灰的大台而已。


在資本主義社會,任何國家的官僚體系及其半官方非政府機構都是服務商界寡頭利益的,本質上必然是資本主義的現象,與無邊際的不斷積累資本的運動一部分,而不是抽象人權議題,因此始終絕不能夠忽略階級社會的本質。和平演變主要是指有滲透體制的語意,但與顏色革命/regime change相同的概念,就是在自由,人權,民主的敘事之下,為幕後資助的內外部商界寡頭的資本利潤的極大化,而對於阻礙其對勞動,市場,自然資源方面的無際掠奪的當地政權或是當地統治階級或是反體制派進行滲透,破壞和推翻(奪取主導權)。顏色革命或軍事政變都是沒有當地統治階級的協助絕不可行的,就只能改採直接軍隊侵略當地的。外因是透過內因起作用的。內部勢力比外部勢力更起決定性作用的。

One of the key speakers in the 2017 forum was Raed al-Saleh, an Al Qaida affiliated White Helmets, it has been proven that the group only appears in rebel held areas in Syria.   During his speech, he used the same children again and again in different pictures, film crews on a number of occasions documented that White Helmets are pictured together with Al Qaida soldiers.

According to Mintpress, despite repeatedly claiming to be an independent organization — one that does not take money from governments and is impartial in the Syrian conflict — the White Helmets also received a disclosed $23 million in funding from the U.S. administration under President Barack Obama via its USAID/Chemonics networks. This support was openly admitted by Mark Toner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during a press briefing held in April 2016, and confirmed by the White Helmet website:

SINCE 2014, THE WORK OF SYRIA CIVIL DEFENCE HAS BEEN SUPPORTED BY MAYDAY RESCUE AND CHEMONICS, WHO IMPLEMENT INTERNATIONAL AID PROGRAMMES PROVIDING TRAINING AND EQUIPMENT, ADVOCACY AND OUTREACH, AND ORGANIZATIONAL CAPACITY BUILDING.” ALL GOVERNMENTS AND GOVERNMENT-LINKED ENTITIES FUNDING THE WHITE HELMETS HAVE PUBLICLY DECLARED AN INTEREST IN, OR HAVE BEEN WORKING TOWARDS, THE REMOVAL OF THE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SYRIAN GOVERNMENT AND ITS DEMOCRATICALLY ELECTED PRESIDENT, BASHAR AL ASSAD — THUS EFFECTING “REGIME CHANGE” IN SYRIA. THIS FACT ALONE MUST SURELY COMPROMISE THE PROCLAIMED NEUTRALITY OF THE GROUP. (47)



關於所謂抗爭手冊》訓練與訓練暴徒的組織,監警會的評語如下:


2019年6月9日晚上,示威活動開始出現暴力行為。在6月9日前夕, 有人在網上呼籲民眾於公眾活動當天投擲水樽、磚塊、石頭甚至汽油彈, 而網上亦有教導汽油彈的製造方法。


連登討論區 (2019 年 6 月 9 日)。〈[抗爭手冊]End game 前準備〉。擷取自 https://lihkg.com/thread/1193418/page/1 (48)


如何訓練暴徒和暴徒背後的訓練組織都是同一個問題的不同層面。監警會的結論是:


雖然示威活動被傳媒及學者形容為「無大台」,但在每次暴力示威活動中都明顯是有著不同形式的組織性,例如協調示威策略、提供大量汽油彈及設計相若的防毒面具,以及大量雷射筆的使用。示威活動的一大特點是對互聯網的創意使用,以下將作討論。例如,互聯網被用作號召示威 活動、傳播有關警方人員調配的實時資訊,及教導示威者製造及使用武器。 互聯網的創意使用也延伸到快速資料搜集以及對警務人員及其家屬進行起底,以及散佈大量針對警務人員的仇視訊息和號召。最近數月發現的步槍、 手槍和龐大數量的實彈,以及大量用於製造炸彈的材料,正顯示了這些活動背後有某種形式的組織(49)


這個意思是說,監警會連訓練暴徒的組織也不敢涉及,停止思考了。這不是反對派以及整個反中亂港的內外部勢力要的結論嗎?是的。只要當局停止思考,無作為,如此不涉及到反中亂港背後的資內外資本的圖謀才是他們要的反應。反中亂港勢力要塑造的體裁是,那些學生和勞動者自我組織示威,進行街頭抗議的形象。因此所謂五大訴求及其演變都不會在這樣的假草根的偽裝之下脫離其隱含的階級性質。


示威者的訴求在示威初期已提出,並且隨時間在不同階段而變化。「五大訴求」最先在 2019 年 6 月 16 日的示威活動結束後以書面方式出現。有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的訴求則於 2019 年 6 月首次提出,並由2019 年 7 月起成為示威者堅持的重要訴求。其後,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在公眾集會或遊行中被示威者使用。 「五大訴求」口號隨後演變為:

(a) 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b) 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 (c) 撤回將示威者定性為「暴徒」 (d) 特赦被捕示威者

(e) 落實雙普選 (50)


在2019年10月23日,被視為23條立法環節的《逃犯條例》被林鄭正式放棄後,甚至2019 年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大勝之後,反修例風波仍然持續至今。誠然,光是拿這訴求來看,他們是被灌輸的,即所謂五大訴求在階級利益上是長期以來的商界利益,資產階級的訴求。譬如,


地產霸權李嘉誠長江的李澤楷經營的信報在2019年8月30日報導:


夏雅朗(Aron Harilela)是香港印度裔首富夏利里拉家族第三代掌舵人。修例爭議升級為大規模示威,商界取態都不斷調整,由起初反對修例,然後選擇沉默,近期則高調支持政府。而自6月9日以來,(香港)總商會八度發聲明,在元朗發生白衣人襲擊後,更旋即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成立調查委員會。......


不過,政府缺乏政治能量,仍然很難大刀闊斧。夏雅朗乃政治哲學博士,深諳箇中緣由,更毫不保留表示,解決方法是「政黨政治(party politics)」。雖則這個方案,他打從1997年已經向政府提出,收到回覆是「行政長官不能有政黨背景」。時至今日,他不禁反問:「回歸以來,三任特首都敗興而回,那顯然不是人的問題,是不是時候要檢討制度呢?」(51)


地產霸權擁有的媒體體現其意識和,立場看法。成功為本港商界犯罪者去勢逃犯條例的夏雅朗的思維就是整個反中亂港勢力的主流思維。雙普選=政黨輪替執政制度的訴求也是這位飯店和地產業貴族的訴求,甚至他和他們承認房屋問題,但絕不會得罪地產霸權,他們把房屋問題當作合理化雙普選訴求的藉口而已。所謂房屋問題,在他們手裡,也淪為由地產霸權推動把巨款倒海的明日大嶼計畫的藉口。其結局是與宣傳正相反的。只有反壟斷的經濟基礎的改革才能解決地產霸權。在奪取本港全面管治權。反中亂港勢力與自稱建制派的香港總商會主席的訴求完美一致。換言之,內部勢力的幕後黑手必定在商會,香港總商會是其中之一。資產階級,新封建勢力都屬於統治階級,他們的訴求既然是黑暴的訴求,即炮灰們的訴求是被灌輸的。不過,幕後黑手自身沒有能力和技術教授黑暴的,理所當然地叫人去教人。自身不會直接去干犯刑事犯罪,所以他們是幕後黑手。


暴徒有無接受過訓練?即有沒有背後訓練他們的組織?監警會提及的以下兩個例子就足以證明必定有組織訓練他們。戰術,方法論本身也影射其訓練者。要注意,訓練他們的組織也不是幕後黑手。


手語


FILE PHOTO: Sign language of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ers © IPCC


AFP香港曾在佔中報導時的教訓是沒有駐港轉播台以及單靠手機傳訊的後果,現場大眾擠滿,同時用手機傳播以及電波也混亂的時候就難以穩定傳播。AFP2017年起為協助本港示威報導而改善了傳播方式(AVIWEST)。法國帝國主義蓄意長期協助本港示威的決心在其傳播方式的改善上面明顯。示威者也難免於資訊干擾,甚至被監控,因此原始的溝通通訊手段,即手勢,手語也被有系統地運用了。手語的廣泛運用就證明了背後有訓練和統籌溝通方式的組織的存在。


監警會只提到:


2019年6月14日,民陣以「團結一致,反警暴、反送 中」等口號20,繼續呼籲公眾參與活動。網上亦流傳示威者溝通用的手語。 清晰和詳細的手語可見於日後事件(52)


再強調,無論是民陣還是奧斯陸自由論壇,都不是幕後黑手。雖然他們不是無名炮灰,但仍然是炮灰之一,甚至他們都只不過是前線部隊,炮灰,僅多是公關,發言人,大使,大台,而不是幕後黑手本身。大台和幕後黑手是截然不同的概念。黎智英也是大台,不可否認的是外部勢力的幕後黑手美國政府透過黎智英資助反對派,但也不是所有的幕後黑手。

緊急應變法


應急事態如何處置?台灣地區的技術人員為香港暴徒提供了在斷網情況下仍然可用的通訊軟件,比如Bridgefy、Zello、iNtercom、FireChat等,其中Zello在烏克蘭「顏色革命」中被廣泛使用。


撤退時,利用施工護欄、垃圾箱及建築材料等製作路障,邊設路障邊縱火;被捕時,用「外國朋友」推薦的Parachute向組織發送消息,各群組緊急刪除與被捕人員對話記錄,並將其清除出群組。若被捕人員未及時發送信息,前線人員也會拍攝被捕人員照片,要求辨認該人身份,及時處理。


在如此專業、嚴密的現場組織背後,還有一個更龐大的網絡在運作。大致來說,分為文宣組、哨兵組、物資組、情報組等多個靈活的小組。從暴亂活動前發佈作戰攻略,到活動中分工運作,再到活動結束後有專車接送。整個暴亂活動的籌備和執行之專業,令人震驚。說這是「無組織」、「純自發」的,西媒莫不是把香港暴徒們全都當成三體人了? (53)


FILE PHOTO: Neo-Nazis from Ukraine attended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Image: Twitter


監警會的第一冊報告中缺少了這麼具體深入的分析。戰術影射誰在背後教授和訓練黑暴,不僅201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的新納粹份子的緊急通訊手段被黑暴應用了,烏克蘭新納粹份子也親自來港參與了反修例風波。黑暴的顧問之一,必定是同樣受美帝指示的烏克蘭新納粹份子。他們是典型的death squad (死亡部隊)的現象。


THE GRAY ZONE在2019年12月4日報導:

Ukrainian fascists who previously fought in a US-backed neo-Nazi militia joined the anti-China protests in Hong Kong, sharing their tactics and showing off their tattoos......


Numerous delegations of far-right groups from across the world have traveled to Hong Kong to join the violent insurgency against Beijing, in which secessionists have attacked police with bows and arrows, shot gasoline bombs out of catapults, and burned numerous people alive.

With their flamboyant waving of US and British colonial flags and tendency to belt out the American national anthem on megaphones, anti-China separatists in Hong Kong have made themselves a magnet for the US far-right. Staff of the website InfoWars, right-wing social media personality Paul Joseph Watson, and the ultra-conservative group Patriot Prayer are among those who have made pilgrimages to the protests.


The latest collection of extreme-right activists to reinforce the ranks of the Hong Kong separatists are from Ukraine. They call themselves Gonor and have tattoos on their upper torsos with undeniable symbols of white supremacy and neo-Nazism.

These extremists previously fought in a notoriously brutal neo-Nazi militia called the Azov Battalion, in Ukraine’s war against pro-Russian militants.


The Azov Battalion is an explicitly fascist paramilitary group that organizes around neo-Nazi ideology. After a Western-backed 2014 coup against Ukraine’s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Azov was incorporated into the Ukrainian national guard. It has received support from the US government, which has armed and advised the neo-Nazis in their fight against Moscow.

Azov has also helped train American white supremacists, who have plotted terrorist attacks back at home in the United States......


On December 1, the far-right activist Serhii Filimonov posted photos on Facebook showing himself and three Ukrainian friends upon their arrival in Hong Kong. The images were accompanied by the anti-Beijing’s unofficial slogan: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Stand With Hong Kong is also the name of a Western-backed organization that has been lobbying the governments of the US, Britain, Germany, Canada, and Australia to impose sanctions and take punitive action against China.


In a video they posted on social media, the Ukrainian white supremacists revealed that they had obtained a press pass, misleadingly portraying themselves as journalists.......


Joining Serhii Filimonov on the trip to Hong Kong was a notorious extreme-right Ukrainian activist who goes by the name Maliar......


Several photos show that at least two of the Ukrainian fascists in Hong Kong have tattoos reading “Victory or Valhalla,” the title of a compilation of writings by the notorious American white supremacist David Lane, whose neo-fascist terrorist group The Order murdered a liberal Jewish radio host and planned more assassinations of left-wing Jews.

Lane, who was convicted to 190 years in a US prison for numerous crimes, created the most famous white supremacist slogan, known as the 14 Words — which inspired the name of another Ukrainian neo-Nazi group called C14.


Journalist Morgan Artyukhina identified another member of the far-right Ukrainian contingent in Hong Kong as Serhii Sternenko. Artyukhina noted that Sternenko is a former leader of the Ukrainian fascist group Right Sector, which burned down a trade union building in Odessa during the 2014 coup, killing 42 people.


Neo-Nazis take campus


On December 2, the Ukrainian fascist visitors posted photos of themselves on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a site of violent protests.......


Despite all of this publicly available evidence demonstrating the open fascism of the Ukrainian hooligans in Hong Kong, the Kiev-based Free Hong Kong Center published a statement on Facebook defending and whitewashing Gonor.


The Free Hong Kong Center is a project of an NGO called th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In addition to building links with anti-Beijing forces in Hong Kong, the project says its mission is to “counter Chinese threats to Ukraine.”


Th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is a pro-European Union advocacy organization which is a member of the European Liberal Youth and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eral Youth, both of which are funded by the EU.


The main coordinator of the Free Hong Kong Center is a Ukrainian activist named Arthur Kharytonov, who is also the president of th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Kharytonov was deeply involved in the Euromaidan protests in Ukraine, which led to the 2014 US-backed coup. He then set up the league in 2015......


Kharytonov and these Western government-backed organizations are part of a growing network of Ukrainian regime-change activists who are organizing with secessionists in Hong Kong, holding andsharinginsurgency tactics.


(54)


如上所述,NATO的顏色革命組織Free Hong Kong Center是將烏克蘭,NATO顏色革命組織與香港黑暴之間連結的窗口。可以說,這個Azov Battalion的新納粹份子和Free Hong Kong Center的組織脈絡是黑暴顧問的來源之一。此外,這個事實顯示了外部勢力的各國顏色革命反中反共聯盟已經超出2016年的東亞,東南亞奧斯陸自由論壇的NOYDA的規模,其規模涵蓋了反俄的NATO國家的顏色革命暴力組織。NED如此不可避免地將俄國和中國的國際政治利害關係統一了。反中反俄國際包圍網反而團結了被包圍的另一方。


2016年4月左右馬尼拉舉行的NED亞洲個別顏色革命運動組織聚合的NOYDA會議只是美帝NED建立各國顏色革命部隊的國際大聯盟的開端。當時反中反共的美國越南恐怖組織Viet Tan分支的VOICE(活躍於越南和菲律賓)在名義上邀請了東亞NED總部的南韓ADN,台灣太陽花運動,香港佔中,日本SEALDS藏獨SFT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等的顏色革命或滲透反體制派的假草根組織。


NED MANILA CONFERENCE 2016


The first conference of young political groups in which they discussed about Asian democracy and situations of democratization was held in the capital city Manila for three days. 


Representatives from countries like Japan, Philippine and more than ten countries or regions attended the meeting. Then, they agreed unanimously that they will cooperate and establish network for development of Asian democracy. 


Japanese representatives were Aki Okuda(23) and Chiharu Takano(22) whose organization, SEALDs known for anti-national security law and Demonstration at the front of Parliament(Diet).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s were two student leaders of Sunflower movement that occupied their parliament for disagreeing with forcible decision on Service Trade Agreement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Hong Kong representatives were two ex-chiefs of secretary of Umbrella Revolution that occupied Central Hong Kong for pursuing democracy and fair election. And others were from Philippine, Vietnam and Myanmar. Besides these, there were some democratic activists who could not disclose their attendance for safe consideration under their domestic situations. 


During the conference, they mentioned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of their own countries or regions, and they agreed exchanging information of each other and co-operations by learning each advantages. 

The first conference was held in Philippine due to the NGO, VOICE which operates between Philippine and Vietnam. And they plan organizing annual conference and publishing joint statement. 

After the meeting, Mr.Okuda and Ms.Takano told Manila News that other representatives applauded their speaking choir in rap music style and pop cultured demonstration as ‘innovative’. 

Moreover, they said that they were astonished when others said: Japan is progressively the most democratic country in Asia. 



Mr.Okuda commented that the situations of every countries are different, and their aimed form of democracy differs from each other. However, he also said: Don’t forget that we can achive that goal as long as we keep fighting. He stated they will keep observing the practice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55)


馬尼拉新聞在2016年4月14日報導了。進行專門報導此十個以上國家地區的NED代理人廣泛組織參加的秘密會議的日方媒體馬尼拉新聞是屬於外務省版NED的JICA轄下海外日系新聞放送協会,甚至正像台灣版NED台灣民主基金會資助奧斯陸自由論壇一樣,JICA也與USAID,NED合作從事顏色革命,也資助2005年小布希成立的UN版NED,聯合國民主主義基金(UNDEF)。順便一提,日本最主要做資助和宣傳。緬甸是其長期對象。


誠然,NED更早在2012年發表過藍圖。這不僅是建立顏色革命團體之間的國際平台和網絡,也是訓練和培養的過程。當中,規模已經從2016年的東亞,東南亞版的奧斯陸自由論壇發展到,NATO國家與亞洲國家的NED顏色革命團體之間的大聯盟。NED(著名反共歷史學者Francis Fukuyama是其中一個NED董事)在2012 Strategy Document寫道:


2) Building Cross-Border Networks: NED seeks to build networks that help democracy activists support and learn from one another and work together to achieve common objectives. NED has long been fostering such networks through its grants program. It pioneered the practice of cross-border democracy assistance in the post-communist world, with NED grantees in Poland, the Czech Republic, Slovakia, and other new democracies providing aid in Russia, Belarus, Central Asia, and even Cuba and Burma. This approach is now a significant element of NED- supported program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Another network built through NED grants is the Global Network of Domestic Election Monitors (GNDEM), developed by NDI, which brings together 148 citizen election-monitoring organizations from 65 countries. Building activist networks is also a key goal of NED’s democracy promotion activities. NED provides the secretariat for the World Movement for Democracy, “a network of networks” that brings together activists in different functional areas of democracy work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e WMD’s biennial global assemblies create opportunities for activists to share experiences and lessons and to build relationships of mutual support and solidarity. Its regional networks, such as the Africa Democracy Forum (ADF) and the Latin America and Caribbean Network for Democracy (LAC Network), facilitate discussion of common concerns and effective engagement with regional bodies such as the African Union and the 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 The ADF launched a campaign to get AU member states to ratify the African Charter on Democracy, Elections and Governance and has developed regional strategies for monitoring the Charter’s implementation. The LAC Network mobilized its extensive contacts within civil society and the diplomatic community in Latin America to gain passage of a resolution on freedom of assembly and association by the OAS General Assembly. The functional networks of the World Movement also play important roles in their respective fields. The World Youth Movement for Democracy encourages cross-border and cross-regional communication that helps young democrats to feel less isolated and to work together to build their leadership skills. The Network of Democracy Research Institutes brings together think tanks that conduct research on democracy, enabling them to exchange ideas and insights both on substantive issues and on ways to enhance the impact of their research on public opinion and public policy. CIMA works with networks of free media and connects them to donors and other support groups. It was the main organizer of the international 2011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event in Washington and has convened a variety of other meetings aimed at facilitating discussion about the most effective ways of protecting journalists against violence and repression.(56)


因此,訓練和擴大本港顏色革命組織是透過如此全球規模的組織網絡來進行的。監警會報告只看單獨個別刑事案件層面而已。香港的顏色革命暴亂絕不是個地區性的孤立現象。絕不能夠抽象地看待它。那除了上述Azov Battalion的新納粹份子Free Hong Kong Center以外,也有哪些顧問呢?接著探討他們在反修例風波中的存在。誠然,監警會和警方一律不觸碰反修例風波中的外部勢力。在監警會報告中,完全加以排除在外。外部勢力欣然同意。


誰是顧問?



在反修例風波之間,有幾個外國人(白人)指揮黑暴現場。他們都不是CIA的case officers,而僅多是在多層次組織網絡之間個別被聘用的顧問而已。貿然叫現場外國指揮人員CIA是最可笑的。無論是CIA的還是MI6還是其他情報機構的case officers,都不是現場的。他們至少在駐港領事館內部的,也同時享受外交人員特權的(比如,日本的對外情報機構是由外務省擔任的;身為分析官的佐藤勝卻在駐蘇聯期間與前蘇聯波羅的海國家,中亞洲的分離主義勢力聯繫)。甚至,最重要的這方面的概念是由前CIA case officer John Stockwell (1937-)在經典之作In search of enemies : a CIA story (1978)中詳述的,其原理和基本概念至今仍然有效。



本港媒體記者普遍犯的錯誤是,與FBI相反,agent是指被case officer聘用而從事宣傳,滲透和破壞行動的代理人。所謂現場指揮的人員不叫指揮官case officer,而他們僅多是被聘用的代理的代理,甚至代理的代理的代理而已。在多層次組織網絡中被聘用派來的專家只不過是顧問而已。

'No CIA staffers were killed or suffered any discomfort worse than malaria (in Angola), but this is normal, as the CIA always operates behind the scenes, letting others run the serious risks.' 

‘Most case officers work under official state department cover, and circulate after hours in the world of cocktail and dinner parties.'

'The connotation is ominous - agents are not insiders; agents are to be used, and discarded when their usefulness is finished.'

'CIA staff officers are called case officers and their sources or spies are called agents. This is the opposite of the FBI where agents are the inside officers.'   

'...the mercenaries who were hired and sent to Angola were to be called foreign military advisors...five sources seemed to be available Portuguese, French, Brazilians, Filipinos and South Africans.'  

'Eighty-five percent of all CIA field case officers already are well known in their local communities because of their liaison relationships with forign police, their own open admissions of CIA identities, thier free-wheeling, high profile life styles, and the gossip and conspicuous clannishness of thier wives.
In Abdjan, my first listed post, all CIA station personnel were listed in the embassy's unclassified, public telephone book as the Political 2 section. Political 1 was legitimate state department personnel.'
  
- John Stockwell (57)

香港警察高層在社交界,以及美國有關的警察國際事務上一定接觸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case officers,重點是這情報人員的運作模式並不限於CIA,美國其他情報單位,甚至其他國家駐港的也基本上如此運作。這也是為何至今沒有一個case officer落網。


在反修例風波中,以下在多層次組織網絡之間個別被聘用的顧問agents(不一定都是CIA的)現身了。


FILE PHOTO: Brian Patrick Kern during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Image: Twitter

Brian Patrick Kern




2019年6月28日大公報報導,


近日立法會、警察總部、律政中心相繼被示威者包圍,激進示威者在現場常常聽命於一名體型魁梧的外籍人士指揮。大公報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這個名叫Brian Patrick Kern的洋人,與西方反華勢力勾連,在港從事政治活動。1990年他在內地搞罷課後赴美讀書,之後在多國以教導「人權」課程,散播他「推崇」的顏色革命思想,又帶學生團赴印度的「藏獨」村學習。十一年前Brian來港定居,於國際學校教授請願、留守等示威技巧,向學生「洗腦」反華。現已退休的Brian由幕後走到台前,在激進反對派隊伍充當軍師,衝擊法治。......


Brian早在6.12遊行集會變違法「佔鐘」時公開擔任軍師角色,他在現場站上自搭的高台,指揮多名戴口罩、面罩的激進示威者,專業地教授「三角形」組合式鐵馬綁紮方法,製造防警屏障。在包圍警總當日,示威者未正式發動衝擊前,Brian隱身附近休憩處,向數名示威者「訓示」逾一分鐘,他雙手一時畫圈,一時左指右指,如畫「空中地圖」,似為衝擊警總做好部署。


Brian的公開身份是國際學校的退休教師。1989年他在土耳其教學,他的庫爾德學生與當地軍政府爆發戰爭,局勢動盪下,同年七月他離開土耳其,獲聘到內地大學任教。愛生事的他於1990年6月在大學發起罷課,校方不予續約後,Brian到美國修讀博士學位,其後在挪威、印度、南蘇丹等地教書。......


Brian2009年前來港定居前,Brian曾在國際特赦組織的人權教育組工作四年,向十五個國家的學校提供課程。自詡是人權專家的Brian,2009年移居香港後在漢基國際學校做英文教師時,向學生「洗腦」,煽動反華。根據校方資料,他在課餘搞了個一年制的所謂「人權」課程,透過七個項目向學生傳授如何組織請願及留守等示威技巧。2011年民陣遊行,時任漢基英文老師的Brian帶同數名學生遊行,並接受傳媒訪問發表反華論。一名參與Brian的「人權課」學生聲稱「特別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


Brian向學生灌輸的都是妖魔化中國的「人權論」。去年12月,他以前聯合世界書院職工身份,寫了一封反對香港李寶樁聯合世界書院開設「一帶一路資訊中心」的信,他直言反華的美富商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發展中歐大學,推倒當地政權是開放社會的政治活動,他支持開放社會的政治。(58)


國際院校之間沒有資金憂慮和環境不同,而自由轉來轉去的Brian Patrick Kern明顯是指派他的國際組織網絡的一部分,沒有國際組織的龐大資金支撐和各國人脈contacts,單單一個Brian Patrick Kern不可能這麼順利到處搞事的。在民間以教英語的教師身分是由英語圈外籍人士最容易取得的崗位,而教授人權,示威,顏色革命觀念和技術則需要各大專院校的帶路人。



FILE PHOTO: Screenshot of LinkedIn Page of Kathleen Ferrier ©Ryota Nakanishi


FILE PHOTO: Screenshot of LinkedIn Page of Kathleen Ferrier ©Ryota Nakanishi

FILE PHOTO: Screenshot of LinkedIn Page of Kathleen Ferrier ©Ryota Nakanishi

本港,主要各大院校仍有NDI的人權專家顧問教授(比如現任浸會大學教師的NDI Consultant, Kathleen Ferrier; Since 2014, Teaching 'Gender and Politics' at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nd Comparative Politics.Teach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of Spain and Latin America'.

A lot of Chinese started to seek opportunities oversees in the past decennium. Also in Latin America, a continent where I studied, lived and worked so intensely over the years. Relations between those two ‘worlds’, China and Latin America, are growing. No wonder, many (young) people see opportunities. I teach Spanish Language and Culture at HKBU (part-time), a very Asian context with different challenges. Being part of this context gives me a lot of insights in the Hong Kong (academic) society. Contact and discussions with students are a great inspiration and source of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59),並不限於Brian Patrick Kern,甚至人權議題包括性別,宗教議題。香港各大院校如此被外部勢力的人權和示威專家顧問所滲透。誠然,武器化當地學生的洗腦工作絕不叫做教育。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國際特赦組織與NED,美國國務院必然有關。


洗腦學生不是因為他們有多麼道理,他們的講授本身枯燥無味,而是給學生相信盲從他們是一步登天的謀取名利的,確實可靠信賴的渠道。只要他們背後沒有龐大資金和著名國際組織,外國政府的光環,他們單靠自己就毫無公信力的。基本上是以暗示明示的名利誘惑學生的。


FILE PHOTO: William Devlin Supports US Terrorism in Syria and Hong Kong Image: Facebook

William Devlin:



大公報在2019年11月21日報導,


自稱來自美國紐約的人權組織牧師威廉.德夫林(William Devlin)多次現身理大,匿於戰線後方進行直播。他在視頻中大言不慚,聲稱當年美國革命時也有其他國家的人幫助美國人,現在他趕來幫助香港人。


  「想將香港變伊拉克?」


威廉.德夫林在社交網站發文指出,他於17日凌晨三時與另一名牧師帕特里克.馬奧尼(Patrick Mahoney)現身前線「為香港年輕人祈禱」,可謂十分「熱心」。更指自己一度被困理大,並跟美國領事館聯繫,明顯是為美國插手香港事務打開方便之門。


  然後,網上隨即有人揭發威廉.德夫林曾在敘利亞、伊拉克向平民販賣軍火,更發布其現身於敘利亞和伊拉克等戰亂地區,又手持步槍的照片,直指他為當地部隊及平民購買武器,包括手榴彈和AK-47突擊步槍等。有市民在網上留言,質疑這名所謂人權牧師別有用心,「是想將香港變伊拉克⁈」、「是否想在香港販售槍支?」


事實上,威廉.德夫林已多次參與亂港活動,早前與前理大學生、「港獨」分子陳浩天齊齊現身理大警民對峙現場,帶着頭盔的William Devlin同樣站在暴徒一方進行直播,向他的美國觀眾灌輸暴徒為所謂的民主而戰,美化香港暴徒的暴力;而陳浩天則全副裝備守護在其旁邊。另一名報稱從美國來港當「義務救護員」的外籍人士,則在理大食堂煮飯,「餵飽」前線暴徒。(60)


William Devlin在敘利亞美帝佔領區將購買的武器交給反為美國搞政府恐怖活動的庫爾達斯坦武裝部隊。他明顯是從事敘利亞的美帝非法顏色革命戰爭的,甚至站在恐怖主義勢力一起。並非虔誠的聖徒。打IS是個假敘事,是因為眾所周知IS是美帝扶植的terror fraud的傀儡。甚至港內外基督教媒體把William Devlin描述成一個獨立獨行的,為‘宗教自由’而打異教的十字軍神聖戰士。在2016年9月7日,THE CRISTIAN POST報導,


A New York City pastor has spent about $4,000 of his own money to supply much-needed weapons to a Christian militia fighting against the Islamic State terrorist organization in Iraq.

William Devlin, a pastor at Infinity Bible Church in the Bronx who often travels the world to help Christians and others persecuted in the most dangerous places on Earth, has supplied the Nineveh Plain Protection Units with an assortment of rocket-propelled grenade launchers, grenades and AK-47 assault rifles to help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in the militia's fight against IS (also known as ISIS or ISIL).

As the NPU is largely made up of Assyrian Christians trying to defend and reclaim their homelands from IS, the militia often finds itself outmatched by the brutal terrorist group, which has obtained quality American-made weapons through military victories against U.S.-backed rebel groups in Syria and the Iraqi Army. (61)


FILE PHOTO: William Devlin Supports US Terrorism in Syria and Hong Kong Image: Facebook


威廉·德夫林,有時候會自稱為「比爾·德夫林」(縮寫PB),是美國保守主義基督教組織「無限聖經教會」(infinity bible church)的一名成員,基督徒。根據無限聖經教會上的個人資料,這位牧師出生在紐約,經常自稱自己是「來自美國紐約的牧師」,早年曾經參加美國海軍,參加過越南戰爭,受過傷,拿過銅制紫心勳章。(62)


William Devlin的個案證實了與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結果他困於暴動中的理大搞PR時沒有被捕)infinity bible church國務院和國會議員有深厚關係的agent確實在基督教徒牧師身分在港也從事支援顏色革命的活動。甚至於他跟敘利亞,伊拉克的美帝武器供應商也有聯繫。


在2019年9月15日Fort Russ報導,美帝CIA透過保加利亞和塞爾維亞的一些民間企業為葉門,敘利亞等中東的包括IS在內的恐怖組織提供武器。



SOFIA – The United States is using CIA-operated private companies to buy weapons in Bulgaria and Serbia and then supplies the acquired weapons to terrorists in Yemen and Syria under the cover of a NATO operation. That’s what a group of independent Bulgarian journalists found out. How does the scheme of supporting the so-called “rebels” work?




WAR with Evgeny Poddubnyis a Russian TV show about how current conflicts are made, about wars that have ended, those which are still in progress or will start soon. The show took notice of independent Bulgarian journalist’s findings on the American government’s acquisition of weaponry in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The weapons end up in the hands of various terrorist groups (so-called “democratic opposition”) in Syria, Yemen and elsewhere around the world, although mostly in the troubled Middle East. Earlier, many experts just assumed it was happening, but now they have strong evidence to support the claims.(63)




British Professor:


FILE PHOTO: Self-proclaimed British Professor Supports Anti-Extradition Bill Rioters ©wenweipo

在2019年9月8日當暴徒破壞灣仔站剪票口時,一名附近旁觀的藍衣瞬速把暴徒鐵通拿走,但暴徒沒抵抗。這引起了梁振英和其網媒港人講地的讚許,但那隨後大公報揭露了這個藍衣外國白人原來是一夥的。在2019年9月10日報導,


 眾所周知,公民黨陳淑莊是好戲之人,最近網上流傳一段舊片,係佢和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於2017年,在北角某個大牌檔當住幾個鬼佬跳舞的片段。但咁啱得咁蹺,網友發現,片段中有個鬼佬近排好似出現喺暴亂現場。


 前日十多名黑衣暴徒在灣仔港鐵站大肆破壞,包括以鐵通打爛玻璃及閘機,以消防喉破壞電子屏幕等,不少街坊避之則吉。不過,有一名身材健碩、着藍色衫的外籍人士拿走了暴徒手上的鐵通。暴徒竟完全沒有反抗,對藍衣人非常順從。而這個藍衣人與當年在北角大牌檔為陳淑莊和楊岳橋拍手掌嘅鬼佬好似樣。(64)



同一個自稱教授(理大)的白人出現在2019年9月27日的理大生到美心營運飯堂的抗議並指揮現場的理大生。以下,原香港01的直播片段(HONG KONG protesters lectured by British professor;YouTube 帳號HK News)可見同一個人。這位自稱理大教授不僅透露了各校大院校內的外部勢力教職身分者教唆和武器化學生,現場指揮他們,並且與本港反對派有聯繫。為只懂得議會鬧事的反對派提供技術支援和組織示威的代理工作。


《紐約時報》的辦公室技術經理:



除了教師牧師身分以外,也看到了以記者身分參與暴動現場的外籍人士。在2019年8月10日,文匯報報導,


參加暴動的每個組會配有兩個「老師」,一個負責上政治課,對每個人進行洗腦;另一個負責技能課,傳授相關技術。前不久,《大公報》曾拍到一個在街邊的外國人,正通過社交軟件向亂港分子通報警察的動向。從CANVAS教程裡的分工看,這個外國人應該是支援組的技能導師。他在現場坐鎮,帶著組裡其他人隨時調動暴徒。(65)


原來,如巴士的報在2019年7月30日所報導,這個外籍人士的身分為:


《紐約時報》記者王霜舟(Austin Ramzy)昨日在Twitter表明,《大公報》拍攝的外藉男子,是《紐約時報》的辦公室技術經理,他的通訊內容,只是要讓他及另一名兼職記者Ezra Cheung遠離受到傷害的路線。......


既然只是技術經理,要確保記者安全,又何必要跑到最前綫,而一名技術經理,毫無採訪經驗,又如何只憑通訊應用程式,可以有效規劃記者避開受損的路線呢?或許他的「技術」資格,是在另一方面的專業。


一名專業的記者通常在不同的現場、示威或衝突場面,在自身安全情況下,進行最貼身的採訪,由於情況不斷的轉變,有時會與採訪主任、或者其他現場記者互通消息,走在最前線,相信不會與一位技術經理聯繫,決定如何遠離受損路線。


根據中國外交部早前的消息,事件中的紐時的兼職記者王霜舟於2014年因簽證到期離開中國,時任美國白宮發言人稱,對王被逼離境表示失望及關注外國記者在華工作環境。時任外交部發言人的洪磊則指出,王是美國《時代》周刊駐華記者,由於《時代》解除其僱傭關係,王的常駐記者簽證失效,在給予王30居留簽證下,王才離開,完全談不上被逼。


而按《紐約時報》網頁,王於2013年加入《紐約時報》,為該媒體的駐港記者,關注報導城市和地區突發新聞,自今年6月以來,他已報導18篇批評香港警察和特區政府的報導,但卻從無提及示威涉及暴力違法的行為。似乎也與記者中立報導的原則背道而馳。(66)


通常在辦公室的tech manager在現場指揮紐約時報兼職本地記者Ezra Cheung遠離恐受傷路徑?這是個令人一頭霧水的敘事。Austin Ramzy的經歷本身毫無公信力,為美帝情報機構洗淨假敘事的偏頗報導以及他與國務院的密切合作關係都令人不可信的。至少,這個個案凸顯了紐約時報,國務院,Austin RamzyEzra Cheung的組織網絡和現場運作模式。


Twitter Account Hong Kong Hermit:

自稱CIA deep cover operative的Twitter帳戶Hong Kong Hermit常被建制派和官方媒體視為外部勢力。單靠Twitter成為網路紅人的居港10年的他自己否認是個美國人。自身透露的個人資料少之又少。不過,本港反對派媒體推許的他明顯是個支持反對派,反中亂港勢力的,這點無庸置疑。就他跟美國國務院,NED的關係,都沒有任何證據,但是參與非法黑暴衝突也是不可否認的。網路宣傳和示威現場的行動都有如此傑出的貢獻,而且支援本港顏色革命的維基百科(其實體,位於香港的wikimedia(香港維基媒體協會WMHK自稱已不再與wikimedia有關)在反修例風波期間為支援顏色革命組織了維基百科的編輯用戶的會議)也開了他的專頁。


不可否認的是,反對派媒體和英國主流媒體都庇護他的身分及在暴動中的角色光是714沙田新城市廣場暴動;721衝擊中聯辦事件; 730包圍葵涌都是非法行為。甚至Hong Kong Hermit不是記者身分。暴徒們在現場善用手語溝通,他也是跟他們用手語溝通。這些都是構成他身分的重點。他屬於Brian Patrick Kern的類型。是因為Hong Kong Hermit的正式身分是英國籍,也是民營的語言學校教小朋友英語的,是教師身分。

反對派媒體熱血時報在2019年9月1日報導,


2019年7月7日油尖旺區的遊行抗爭中,有一對美國男女沿途揮舞星條旗;至黃昏時份,推特用戶「Hong Kong Hermit」及「Snufkin」指控該對美國人是法西斯白種民族主義者組織「Patriot Prayer」並將其驅趕;又點出該名男士喚Joey Gibson。觀乎前述兩位推特用戶的自我介紹及頭像,他們都有親歐美極左街頭武鬥團體Antifa(反法西斯)的傾向。(67)


這是disinformation。其目的是把「Hong Kong Hermit」塑造成親共人士。其實支持和現場支援黑暴的他跟anti-fascism是在本質上正相反的。上述,2019年7月7日油尖旺區的遊行抗爭時叫黑暴起底和驅趕正在利用黑暴的白種民族主義者組織「Patriot Prayer」是為不讓其他機會主義的團體單位剝削和劫奪現場主導權而做出的防衛性動作。


反對派最大媒體頻果日報在2020年4月25日重溫了去年反修例風波中「Hong Kong Hermit」的身分問題,


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外國勢力」四字常見諸內媒、親中媒體乃至於官方之口,惟當中大多是穿鑿附會,鬧出不少笑話。


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去年7月15日在facebook發文稱,有外籍男高舉手機拍攝,右手疑似做暗號,質疑是外國勢力指揮衝擊。後來網民發現該人為居港逾10年的KOL「Hong Kong Hermit」,常以無厘頭言論諷刺時弊。對於「外國勢力」指控,他一笑置之,稱當時只是𢱑肚腩。消息卻被《環球時報》等內媒引述。(68)


這是香港01報導的內容。2019年8月6日,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政治組主任伊朱麗(Julie Eadeh)與黃之鋒、羅冠聰等香港眾志成員會面一事比任何有關外部勢力的新聞中,最重要的新聞,是因為伊朱麗(Julie Eadeh)該是最接近涉港case officer的。其他都莫過於被用完即棄的炮灰公關agents而已。


文匯報在2019年7月22日報導,


該名神秘的外籍男子昨日繼續穿上其「招牌」夏威夷花恤現身灣仔示威人群中,不停拍攝現場環境,其間不時與在場者交談,貌似與示威者十分熟絡。最令人費解的是,當示威者「佔領」夏愨道後,現場出現另一名外籍男子,疑似是他同伴,兩人在夏愨道中間石壆研究良久,平凡的石壆有什麼好研究?該名外籍男子其後混入人群中失去影蹤。


香港文匯報記者在網上搜索到一個名為「Hong Kong Hermit」的twitter賬戶,據悉為該名神秘外籍男子的個人專頁,發現他透過該專頁直播示威現場的情況。根據他拍攝的畫面估計,他身處人群最前方,在最有利的位置拍攝到暴徒用噴漆罐,向中聯辦外圍的閉路電視噴漆。奇怪的是,每當現場記者舉機拍攝暴徒惡行時,都會被暴徒阻止,惟獨該名外籍男子可以安然拍攝全程。(69)


文匯報抓到了重點,就像灣仔站的British Professor一樣,這個支持本港黑暴法西斯份子的假反法西斯推特植物「Hong Kong Hermit」即使非記者的他在每次在最前方直播暴徒,也沒有被暴徒阻止和遭肆虐是個決定性的特徵。這點從正式記者們的角度來看時最為突出,足認他是黑暴的夥伴


協助部分美國體制擁載的Snowden的英國主流反華媒體The Guardian在2019年7月31日為Hong Kong Hermit做訪問報導,


He now fears he might lose his job, or that he might be at risk of getting targeted by either the police or triads. “My boss now knows about it,” the worker told the Guardian. “And an angry cop on Sunday night, between rounds of tear gas, told me he knew who I was as ‘you are internet famous’. I also wait to see if this makes me more or less at risk of harm from the police at protests.”


In another case, an American academic living in Hong Kong, whose name is being withheld to protect his privacy, found out last month that his photo and name were being circulated on social media, along with accusations of instigating violence.


After the attacks on protesters by thugs in Yuen Long on 21 July, he received a warning from a friend that the triads “believe the narrative about western meddling”, telling him that he’d be targeted. He said messages like that “really changed my mind about what’s happening here”.

“I’ve been warned by locals in my neighbourhood that I could be in danger if pro-Beijing people knew that was me in that photo [being circulated],” he added, explaining that the area where he lived was a stronghold for a local pro-establishment party. His wife has asked him if their family is in danger. (70)


第一段是Hong Kong Hermit;所謂another case則是指Brian Patrick Kern。


這個訪問的事實證明The Guardian明明知道他的身分和工作,比本港媒體更詳細,換言之,英國主流媒體The Guardian和每次現場在前方做直播的英國英語教師Hong Kong Hermit之間有非偶然的關係Hong Kong Hermit表露了他的雇主知道他從事示威,也擔心失業和警察拘捕。不過,這完全是空話。Hong Kong Hermit至今積極在暴動現場最前方為暴徒推特和直播。


位於紐約的美國媒體法輪功大紀元在警方首次改善其運作模式的2020年5月27日報導,《國歌條例草案》二讀辯論恢復之時,暴徒試圖重演立法會一帶的暴動而失敗,隨後為了分散警力改採各地發動堵路,暴動。中聯辦附近也是其中之一。當時大紀元引用了Hong Kong Hermit的推特:


For context, those cops are standing on a high end shopping street in the heart of the city. It’s like standing on Regent St in London. It’s lunchtime, lots of office workers and etc around. (71)


誰需要非記者的Hong Kong Hermit的推特報導?他對The Guardian的表露是如此虛假的,人在行為上是不能說謊的。Hong Kong Hermit也更像Human Rights Watch的‘獨立媒體’ Hong Kong Free Press的同仁們。


Benton Rendail Olmsted

SFM HK MANAGEMENT LIMITED 索羅斯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Founded in HK: August 4, 2011. 

HK Corporate Registration Number: 1655640 

HK Status: Present 

See more at https://www.hongkongdir.hk/soros-investment-management-asia-limited-bybpcqf/

Source:https://webb-site.com/dbpub/orgdata.asp?p=131547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60808/00202_002.html


在香港經營上述公司的,已公開的外國勢力的幕後黑手之一,開放社會的George Soros不僅資助FCC香港外國記者會也資助美帝顏色革命組織之一Human Rights Watch。Human Rights Watch在港參與自稱獨立媒體的反對派媒體Hong Kong Free Press。這是有關被拘捕的Human Rights Watch agent,Benton Rendail Olmsted的基本組織脈絡。脈絡化分析能確保讀取個別新聞時避免被背後的組織網所誤導。





大紀元在2019年9月1日報導,




時間:8月31日夜間約11點左右

地點:香港地鐵荃灣線車廂內


《大紀元》攝影記者搭車回住所,恰與該名白人男子同一車廂。或因為當日香港警方大規模抓捕打壓抗議民眾,這名男子情緒激動,以英語對車廂內其他旅客大聲表達不滿。他表示,自己在香港已經待了24年,不理解香港政府為甚麼會如此鎮壓香港的年輕人。他認為中國承諾香港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但林鄭月娥要辭職北京不允許,說明香港根本沒有高度自治。


列車到荃灣線荔景站,該名男子下車。《大紀元》記者見到他和在站內警戒的警察發生衝突,立即下車拍攝。


該男子要經過下層通道,但被多達七、八名警察攔截,警察指通道已經封鎖,不得通過。該男子情緒激動,讓警察說明理由。在場警察因英文表達不清,於是採取強硬態度命令該名男子離開。這名白人男子因此繼續大聲質問香港是否仍有「高度自治」,隨後不顧警察阻攔,試圖繼續走入下層通道。多名警察隨即採取行動,將他壓制在地下。隨後該男子被警察推回到上層平台。他背對著十多名軍裝警察繼續大聲表達不滿,並試圖再次強行走入下層通道。警察於是將他拘捕。......


網絡所傳各種謠言中出示的證件字樣模糊,但可見這是一個記者證,有讀者指出證件證明該人為一位瑞典記者。


《大紀元》採訪一位熟悉美國特工運作的人士,他指從上述情況看,這位白人男子是美國CIA特工的可能性極低。第一,作為特工必低調行事,以保持身份的隱秘性,在公眾場合大聲喧嘩高聲表達自己政治觀點和態度,是特工大忌;第二,公開與當地警方衝突是CIA禁止的,而且還是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之下;第三,當他與警方發生碰撞的時候,身態呈現出完全沒有對抗訓練,只是普通人的條件反射。 (72)




誠然,Benton Rendail Olmsted絕不是個CIA case officer。不過他的問題不少,比如他假冒了真實存在的瑞典記者「馬丁斯文內森」Martin Svenningsen。大紀元在2019年9月9日報導,


8月31日深夜,一名西方白人男子在香港荃灣線地鐵荔景站,與封鎖該站的香港警察發生爭執,隨後被警方拘捕。《大紀元》攝影記者正好在場,拍攝的影片在網絡上熱傳。很快中國大陸網絡上傳出《香港警方抓獲美國CIA指揮官》的謠言,並將此人的身份證影印本附在錄像上,身份證上的人名即是Martin Svenningsen。本報記者向Svenningsen求證實發現,證件的持有人並非當天晚上在錄影上出現的人。......


大紀元記者曾經通過電子郵件聯絡這位名叫Martin Svenningsen的男子,Svenningsen很快於予以電話回覆。


據悉,Svenningsen是瑞典國家電台Sveriges Radio的一位Talk Show支持人,他曾在7月21日以前在香港對港人「反送中」活動進行過追蹤報道,並於7月22日離開香港回到瑞典。因此,並非中共造謠媒體所說的是美國CIA指揮官。


我不是那個人(錄像中的西方人)!」Svenningsen肯定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還說,不知何因他的相片會流傳出去,「在香港期間,曾經有好幾個人問我,可否用相機照我的ID卡(身分證),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秘密,就讓他們照了。」Svenningsen表示。(73)


這大紀元的報導是真實的,的確瑞典記者「馬丁斯文內森」Martin SvenningsenBenton Rendail Olmsted假冒了。意思是說,Benton Rendail Olmsted當天的行徑是個假冒瑞典記者身分下的活動的一部分。那這個Benton Rendail Olmsted是個Hong Kong Free Press的貢獻者之一,也是State Department-NED-NDI-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香港人權監察;民陣)-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無國界記者)-Human Rights Watch(比如,2017年5月底人權觀察在日本京都舉辦了黃之鋒和眾志參與的會議)-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聞)的脈絡中 , 特別與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聞)以及 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香港人權監察;民陣)有關。



因為中國香港愛國勢力獲得國際上的協助,所以外部勢力的組織網方面被多次曝光了,但最關鍵的則是最為錯綜複雜,利害關係纏著的內部勢力的組織網。


Benton Rendail Olmsted是個美國人,他的cover是在CANAAN CREATIVE EDUCATION工作的英語教師,教小朋友的。其實是,協助黑暴的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聞)以及 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香港人權監察;民陣)密切有關。監警會報告一律未提及Benton Rendail Olmsted的事件。再說,他絕非CIA case officer,只不過是炮灰而已。


Richard Scotford





有時支援黑暴的在港外國勢力內也有人發揮良心,在Hong Kong Free Press撰稿的英國記者Richard Scotford支持反共五獨分裂主義(港獨,台獨,疆獨,藏獨,蒙獨)及目前滿一週年(6/9/2020撰稿時)的反修例風波。在2019年8月13日的機場暴動中,兩名大陸男子被禁錮毆打時,挺身保護的Richard隨即受內地官方以及所謂建制派媒體的讚賞,不過當時官媒與建制派媒體沒有做好有關Richard的政治背景應有的調查和審查,結局Richard成功抽水了。一夜間成為英勇親中外國記者的模範,但一夜間Richard回到了支持反共,黑暴的外國記者本色了。重點是他在保護兩位大陸人時,黑暴始終尊敬Richard Scotford,只是從間隙繼續試圖踢他們。這是對自己人以外不可能的對待,只要反對黑暴的都遭受了虐待。他算是外國勢力的媒體的一部分,但他也不是什麼CIA case officer


在2019年8月14日NOWnews報導,


香港抗爭民眾近日癱瘓了香港機場,導致飛航幾乎全面停擺,引發關注。昨(13)日深夜更驚傳兩位大陸男子在香港機場被抗爭民眾毆打、綑綁,配備防暴裝備的港警到場後才將受困男子救走。當時就在現場的英國記者史考特福德(Richard Scotford)接受港媒訪問時稱「這不是示威、是純粹的暴力」。隨後他也在臉書發文,進一步還原事發經過。......


史考特福德再次澄清,當時那位男子被懷疑是公安,不懷好意地混入到抗爭群眾之中,他支持抗爭群眾有權力檢查男子的身分,但是仍須保持人道的原則。很遺憾看到當時抗爭群眾投入過多的暴力在個人身上,所以他才挺身而出保護那位被毆打的男子。(74)


Richard Scotford根本不是個英雄,他也本是非法禁錮,非法搜查,私了大陸男子的幫凶,因他所支持的黑暴暴力程度極深,後來有良心的他就衝動地決定保護大陸男子了。這點是正面的,他最亮麗的瞬間。不過,有些黑暴必然開始質疑他時,他就隨後開始惡罵官媒以及建制派媒體了。


蘋果日報在2019年8月14日報導,


點新聞昨晚fb發帖,內容寫道:「他表示,今晚(13日)「示威者」的行為是要置人於死地,已經不再是示威活動,只剩下越來越多的暴力。」帖文當刻付上訪問影片。訪者Richard Scotford說出的內容,被塑造成譴責抗爭者的外國人,影片亦不斷在內地網絡熱傳。

惟Richard Scotford今早在個人fb發帖,認為自己的說話被內地傳媒利用:「Ok, so inevitably some of my words are being used by Mainland Media to discredit the movement. I get this. And to any blue ribbon or commie that thinks I have helped their cause - FXXK YOU!

Richard Scotford同時又指,自己完全支持示威者,認為抗爭者的行動是對抗香港警察、政府及中共(I totally support the protesters escalation operations and adoption of strong defence against the HK Police, Government and the CCP. )。 由於不斷被毆打攻擊,人民忍無可忍下感到生氣,才企圖反抗。(Their continual beatings and attacks are intolerable. People are rightly angry and want to fight back. ) Richard Scotford續稱批評警方過去的行為,認為討厭警察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沒有紀律的情況下施用暴力(The reason why we all hate the cops so much is because they dish out heaps of violence with no discipline.)。Richard Scotford最後鼓勵抗爭者要保持團結,繼續抗議,即使大家所使用的方法不同(Stay united. Keep protesting together, even if you personally differ on tactics.)(75)


誠然,他也是跟Benton Rendail Olmsted一樣是個Hong Kong Free Press的貢獻者之一,也就是State Department-NED-NDI-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香港人權監察;民陣)-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無國界記者)-Human Rights Watch(比如,2017年5月底人權觀察在日本京都舉辦了黃之鋒和眾志參與的會議)-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聞)的組織脈絡中,不過他還有像「Hong Kong Hermit」同樣身為英國人的脈絡,這有待發現。其實,現場指揮,支援,同班的Benton Rendail Olmsted「Hong Kong Hermit」以及Richard Scotford正式非正式記者的類型,前兩者是兼教師的。就運作模式和現場角色而言,Brian Patrick Kern;British Professor; Benton Rendail Olmsted;「Hong Kong Hermit」以及Richard Scotford都大同小異。甚至,都不是CIA case officer


Others


雖然上述最主要被曝光的積極參與黑暴的外國人中,只有Benton Rendail Olmsted遭拘捕而已,但是所謂外部勢力的若干人員反修例風波中在內地遭受拘捕了。香港電台在2019年11月30日引述南方日報報導,


State media reported on Saturday that a businessman from Belize has been arrested in Guangdong province on suspicion of helping foreign forces "meddle" in Hong Kong affairs.


The Southern Daily said Henley Lee, who lives in China, was arrested by Guangzhou authorities on November 26 for funding criminal activities that harm national security.


The official Communist Party newspaper for the province also mentioned the arrest of Taiwanese man Lee Meng-chu who went missing in August after a trip to Hong Kong and was later confirmed to have been detained on the mainland.


He is accused of supporting activities that "oppose China and mess up Hong Kong", the newspaper said.


The report said Lee Meng-chu is a core member of a group supporting Taiwan independence and had joined an anti-extradition protest in Hong Kong in August.


He allegedly spied for overseas entities and provided them with state secrets, Southern Daily said.(76)


被官媒視為幕後黑手之一的伯利兹籍華人,EASTERN AMERICAN (事發時任美東有限公司合伙人、第一副總裁、股東、中國首席代表)的李亨利Henley Lee) 以及台灣台獨份子李孟居(Lee Meng-chu)都參與了反修例風波,而李亨利(Henley Lee已被內地司法系統起訴。


幕後黑手們「吃中國飯,砸中國鍋」

在2020年4月26日環球時報報導,


今年4月23日,長期資助反華勢力,禍亂香港,危害我國國家安全的嫌犯李亨利一案,已被廣州市國家安全局偵查終結後移送廣州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可這個危害我國國家安全的大案,由於缺少嫌犯李亨利的信息,在網絡上也幾乎查不到他的個人背景,導致公眾雖然關注到了這個案件,但並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


說實話,在得知了李亨利這一此前並不被公眾知曉的身份後,耿直哥不由得對下面這張他在美東公司「長興工業村」開業典禮上的照片感到「後怕」……

你能想象到這麼一個站在中國的五星紅旗下,對中方地方政府的官員們侃侃而談要推動中國地方經濟發展的美國企業高管,背地裡卻是一個涉嫌常年掏錢資助反華勢力,支持「亂港反中」活動的「金主」嗎?!


中國政法大學的霍政欣教授告訴耿直哥,如果李亨利用的是美東公司的錢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那麼其作為美東公司在華的首席代表和公司副總裁,辦案機關便可以以此認定他的企業也參與其中,並根據我國相關法律查處他所負責的在華業務。但倘若他是用個人的收入去犯罪,就很難在法律上和其機構掛鈎了。 這就引出來了一個更加值得思考、也是近些年被大眾普遍關切的一個問題是:我們如何通過完善法律,有效封殺這種一邊賺取中國人的錢,一邊卻在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 從目前來看,由於我國法律缺少必要的域外效力,域外效力體系亟待完善,即便像李亨利這樣的「兩面人」能被我們揪出來,如果他們在海外仍然是這種在華有業務的外資的股東和成員,他們就很可能繼續獲得這些公司在華業務的收益和分紅,並可能通過他們在海外的反華網絡繼續利用這些錢從事危害我國國家安全的行為,除非他們回到中國境內。 對此,霍政欣教授就認為,這就需要加快構建具有域外效力的中國法律體系,維護中國的國家安全和重大國家利益。(77)


李亨利算是個幕後黑手,他也是原來從香港起家的香港資本家階級,並立足於香港的富貴家屬的。香港方面愛國愛港勢力的盲點是忽略了主要內地運作的外企買辦資本家階級的存在及其對港影響,只看香港內部的內外企業顯然是遠遠不夠的。這是為何香港內部的愛國愛港勢力必須要與內地,澳門等其他地區合作聯繫的原因。李亨利是個香港殖民遺存的買辦資本階級的典型,也是本港幕後黑手們的典型。


最重要的問題是香港的幕後黑手=港英餘孽們,如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所代表的‘兩面人’統治階級使用他們資助的建制派和反對派去勢和阻礙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是本港23條立法時就發揮威力的重要環節。李亨利案凸現了中國國內引渡商業犯罪逃犯和國家安全逃犯是同等需要的。這是為何本港幕後黑手的以地產霸權為首的統治階級抹殺逃犯條例的原因。23條立法,國安法與逃犯條例原來是一套的完整制度概念。


(續)



COMMENT


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本身只孤立地針對反修例風波期間個別黑暴的刑事罪行做了概括,而並欠缺包括整個政治經濟層面發生的內外諸事件及其脈絡的考量和觀點。由本港商界統治階級的人員主要掌控和敘事的本報告不僅為警方對個別刑事執法上的問題澄清了基本的事實,但也同時成功地將個別大小規模的黑色暴徒刑事犯案與其內外部勢力的幕後黑手的統治階級分離。這是貫穿共四冊的本報告的主旋律和作風。後者才是監警會報告的主要目的和真正政治意義。


監警會的第一冊結論如下:


4.261 雖然《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是事件的觸發點,不過即使政府於 2019 6 15 日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示威活動仍然持續。在 2019 6 月至 8 月期間,行政長官曾在不同場合重申該修訂草案已「壽終正寢」,並沒有計劃重推。在 2019 9 4 日,政府最終宣布全面撤回修 訂草案。然而,示威活動仍然持續,暴力程度甚至升級,直至 2019 12 月才開始出現減弱的跡像。


4.262 本報告揭示了自 1967 年暴動以來,香港從未發生過像如此規模和 深度的違法及暴力事件。這些違法及暴力行爲包括堵塞道路、投擲磚塊、 用雨傘(部分帶有鋒利尖端)衝擊警方防線、投擲汽油彈,以及在街道、 公共及私人財產縱火,或破壞銀行、商店及港鐵站。從 2019 8 月上旬 起,幾乎在每次示威活動中,均有人向警務人員、公共及私人財產投擲汽油彈。

4.263 2019 11 月,被佔據的兩間大學成為製造汽油彈的工廠,用於 在兩所大學外與警方發生的衝突中。從 2019 7 月起,有人開始使用丫叉。隨著時間過去,街頭上出現了各式各樣針對警察、交通網絡、公共及私人財產的可致命武器。

4.264 公共及私人財產遭受嚴重破壞。雖然監警會未能就破壞的全部範圍作充分研究,但已盡可能羅列出一個清單,詳見本章的附件 1。


4.265 過去數月,警方偵破若干案件,發現了製造炸彈的物料及遙距引爆 的工具,亦檢獲槍械及實彈,並拘捕涉案人士。倘若這些武器被使用,後果將會不堪設想。警務處處長曾警告,香港或會步入恐佈主義年代。(78)


一言以蔽之,如上所述,在商界監警會的敘事裡都毫無內外部統治階級的幕後黑手,只有個別干犯的黑暴炮灰們而已。這才是監警會報告的真正政治意義和隱含功能。

NOTES


1.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 7。

2. 委員會成員名單,擷取自https://www.ipcc.gov.hk/tc/about_us/membership.html

3. 林鄭:不認為監警報告可停止動盪 不設獨立調查委會 稱削弱警隊令暴力分子得逞,擷取自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200516/s00001/1589568889961/林鄭-不認為監警報告可停止動盪-不設獨立調查委會-稱削弱警隊令暴力分子得逞

4. 大公時評\取締「民陣」迫在眉睫\張 彥,擷取自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722/323460.html

5. 成員團體名單 https://www.civilhrfront.org/加入及支持我們/

6. 關於處理與公眾集會及公眾遊行有關的《公安條例》的指引,擷取自https://www.police.gov.hk/info/doc/licensing/general/tc/poop08.pdf

7. 第245章 《公安條例》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245!zh-Hant-HK?xpid=ID_1438402885544_001

8. 東方日報《修例風波:警員新屯門中心外貼連儂牆斷正 停職受查》,擷取自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117/bkn-20200117095836736-0117_00822_001.html

9. 岑子杰:示威者走向暴力民陣有責任,擷取自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64347

10. 東方日報官媒批評港鐵專車接送示威者,擷取自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823/mobile/odn-20190823-0823_00176_002.html

11.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 5。

12. Ibid, P.3。

13. Ibid, P.254。

14. Ibid,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概覽。

15. Ibid, P.54。

16. Ibid, P.58。

17. 領展公開10段尚德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 沒拍攝到科大生墜樓始末,擷取自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4669/周梓樂-尚德停車場-閉路電視-24669/領展公開10段尚德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沒拍攝到科大生墜樓始末

18. 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156。

19. Ibid, P.43。

20. 黎智英李柱铭等多名“占中”搞手仍逍遥法外,擷取自http://m.stnn.cc/pcarticle/628016

21. 反修例拘逾8300人 僅控告1600人 各界促加快檢控審訊,擷取自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604/bkn-20200604010624312-0604_00822_001.html

22.敬謝轉發!#請政府拿出勇氣面對現實#這是戰爭#笨蛋!,擷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1029734440392814/videos/405540933450929/

23.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p.33-34。

24.亂港揭秘| 鄭宇碩城大見蔡英文密使,擷取自http://news.wenweipo.com/2018/08/22/IN1808220006.htm

25.警政署:王金平同意 警方才可進議場,擷取自https://tw.news.yahoo.com/警政署-王金平同意-警方才可進議場-054400078.html

26.藍施壓 王金平不排斥驅離學生,擷取自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405000709-260301?chdtv

27.【特稿】勾連「台獨」 「練兵」抗警,擷取自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7/20/WA1807200004.htm

28.Members Directory,擷取自https://www.amcham.org.hk/membership/membership-directory/companies/T

29.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 關於2019年 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p.36-37。

30.SEALDS公式サイトのドメイン取得会社がカナダの会社だった件の一連のツイート,擷取自https://togetter.com/li/889310

31.戴耀廷“雷动”操盘曝光 美国出钱出技术支持,擷取自http://news.takungpao.com/hkol/topnews/2016-11/3386243.html

32.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80。

33.廣告界中環集會今起罷工5日 後續助黃店做宣傳,擷取自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1202/s00001/1575263910833/廣告界中環集會今起罷工5日-後續助黃店做宣傳

34.黑暴通訊組5骨幹被捕,擷取自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200102/mobile/odn-20200102-0102_00176_005.html

35.暴徒檔案室 @thugarchive 主題:要求懲處貴公司高級工程師余敬邦,擷取自https://t.me/s/thugarchive?before=808

36.修例風波:中央政法委提多項理據 證暴徒有「大台」指揮,擷取自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1103/bkn-20191103000125870-1103_00822_001.html

37.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16。

38.香港高院頒布針對連登、Telegram的禁制令:言論自由與止暴制亂之爭,擷取自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0259297

39.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282。

40.Ibid, P.302。

41.Ibid, P.305。

42.Ibid, pp.305-6。

43.Ibid, P.308。

44.Hong Kong protesters trained at Oslo Freedom Forum before anti-extradition protest, past speakers include Denise Ho, HK singer and political activist and Al Qaida affiliated White Helmet, Raed al-Saleh,擷取自https://www.dimsumdaily.hk/hong-kong-protesters-trained-at-oslo-freedom-forum-before-anti-extradition-protest-speakers-include-denise-ho-hk-singer-and-political-activist-and-al-qaida-affiliated-white-helmet-raed-al-saleh/

45.OSLO SCHOLARS PROGRAM 2020,擷取自https://www.tuftsgloballeadership.org/sites/default/files/Oslo%20Scholars%202020%20Program.pdf

46.痛心!“黄师”洗脑 11岁仔盲目仇警,擷取自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9/2019/1023/364515.html

47.Hong Kong protesters trained at Oslo Freedom Forum before anti-extradition protest, past speakers include Denise Ho, HK singer and political activist and Al Qaida affiliated White Helmet, Raed al-Saleh,擷取自https://www.dimsumdaily.hk/hong-kong-protesters-trained-at-oslo-freedom-forum-before-anti-extradition-protest-speakers-include-denise-ho-hk-singer-and-political-activist-and-al-qaida-affiliated-white-helmet-raed-al-saleh/

48.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47。

49.Ibid, P.232。

50.Ibid, P.283。

51.總商會主席夏雅朗:特首三思 誰是老闆?,擷取自https://monthly.hkej.com/monthly/article/id/2235891/總商會主席夏雅朗:特首三思%20%20%20誰是老闆?

52.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53。

53.起底黑衣暴徒:人前「無大台」 幕後「正規軍」,擷取自http://news.wenweipo.com/2019/10/28/IN1910280039.htm

54.Ukrainian neo-Nazis flock to the Hong Kong protest movement,擷取自https://thegrayzone.com/2019/12/04/ukrainian-nazis-hong-kong-protests/

55.10カ国・地域の若者がマニラに集まり会議開催。日本からはSEALDsが参加,擷取自http://www.manila-shimbun.com/category/politics/news222633.html

56.2012 Strategy Document,擷取自https://www.ned.org/docs/strategy/2012StrategyDocument.pdf

57. Read In search of enemies : a CIA story (1978), p.247; p.45; p.106; pp.183-4; pp.237-8 ISBN0393009262, 9780393009262

58.調查報道\赤膊上陣教衝擊 「洋指揮」大起底\大公報記者 施文達、陳達堅(文)、李斯達(資料)、攝影組(圖),擷取自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628/311389.html

59.Kathleen Ferrier,擷取自https://nl.linkedin.com/in/kathleenferrier

60.新聞追蹤\美國神棍大起底 曾售軍火予敘國平民,擷取自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121/377090.html

61.American Pastor Buys Weapons for Christian Militia Fighting ISIS in Iraq (Interview),擷取自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american-pastor-buys-weapons-for-christian-militia-fighting-isis-in-iraq-interview.html

62.起底窜访香港的美国牧师:曾多次见叙利亚反对派,擷取自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9_11_21_525941.shtml

63.MAJOR: New Evidence On US Arms Supplies To Terrorists Emerge (VIDEO),擷取自https://www.fort-russ.com/2019/09/72920/

64.奪暴徒鐵通藍衣洋漢 疑似陳淑莊老友,擷取自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910/347159.html

65.亂港勢力大起底 幕後黑手如何亂港?,擷取自http://news.wenweipo.com/2019/08/10/IN1908100007.htm

66.愛國媒體曝光外國勢力,擷取自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4814376-愛國媒體曝光外國勢力

67.並不「和理優」的Antifa,擷取自https://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9-01-2019/55602

68.𢱑肚變指揮 洋漢被屈外國勢力,擷取自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425/RMX2LI7XL4DOOJ6SOEP42AVVFI/

69.【行跡可疑】洋漢「老是常出現」 疑軍用手勢指揮,擷取自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7/22/HK1907220011.htm

70.'A cop said I was famous': China accuses foreigners in Hong Kong of being 'agents',擷取自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jul/31/a-cop-said-i-was-famous-china-accuses-foreigners-in-hong-kong-of-being-agents

71.港民反國歌惡法 警發橡膠彈及胡椒球彈驅散,擷取自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5/27/n12139866.htm

72.中共造謠疑抓捕CIA駐港指揮官 官媒急撤稿,擷取自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9-02/72843315

73.【獨家】紅媒發佈證件 證實非視頻內的外國人所持有,擷取自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9-09/4241623

74.英國記者指證香港抗爭群眾 「不是示威、是純粹的暴力」,擷取自https://tw.news.yahoo.com/英國記者指證香港抗爭群眾-不是示威-是純粹的暴力-054821759.html

75.【逆權運動】不滿紅媒斷章取義 救人英籍記者fb爆粗反駁,擷取自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190814/4OFDIAJOEU73Q7E634DEJWBPUA/

76.Foreigner arrested on mainland over HK unrest,擷取自https://news.rthk.hk/rthk/en/component/k2/1495303-20191130.htm

77.“反中乱港”分子李亨利真容曝光:系一美国驻华企业副总裁,擷取自http://news.ifeng.com/c/7vzAWYXppCK

78.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第一冊,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pp.231-232。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