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31 ''VISION 2047'' 香港統治階級的兩面人政治:內外反中亂港勢力是通過和擴大建制派組織網絡來滲透香港教育和中央的!

Updated: Jun 8

#HongKong #Intelligence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FILE PHOTO: VISION2047 foundation and Hong Kong-America Centre scandal proved that US expands pro-establishment advocacy groups to infiltrate education and central government.    ©Ryota Nakanishi
FILE PHOTO: US and VISION2047 created educational system for HK colour revolutions. ©Ryota Nakanishi

IMPORTANT


看撕裂社會的顏色政治背後的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生態,
香港統治階級的顏色是藍還是黃?其政治本色卻是兩面人。
本港商界擔任情報,政治,教育,審查行政機構,服務外部勢力,不斷通過和擴大建制壓力團體組織網絡來抵制中央影響等等都有出色表現,不同顏色的政黨政客們只不過是本港商界資助的政治棋子而已,真正玩下棋的是商界。黑暴和反對派是他們商界的步兵;建制則是商界的堡壘。本港資本家階級中的幕後黑手們,如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尤其是馮國經之流都是以建制為保護傘。他們繼續阻擋和弱化中央對港英既得利益的影響時需要顏色革命,同時也要把他們自己創造的黑暴/反對派當代罪羔羊做愛國愛港的PR stunt,因此本港政治騷亂沒有傾向停息,新的顏色革命只會陸續來。
促成佔中,旺暴,黑暴的洗腦通識課程教育系統是由美帝和商界通過建制共同創造的,簡言之,與美帝攜手創造黑暴的幕後黑手無非是本港商界。

建議:不要只收看藍黃兩大陣營的顏色政治劇場,而要看的是他們背後的香港統治階級如何利用藍黃來讓資本的政治經濟圖謀得逞,這才是幕後黑手的真正政治色彩。內部勢力的幕後黑手們是在本港資本家階級中有勢力可以利用藍黃做事的人們,並且他們與外部勢力勾結。

港美中心(Hong Kong-America Centre)事件中,最重要的是,在2011年11月鍾普洋創立「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有限公司(HONG KONG INSTITUTE OF SERVICE LEADERSHIP & MANAGEMENT LIMITED)」(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Hong Kong Institute of Service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之後,2012年1月,鍾普洋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與其他Vision 2047成員,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Victor Fung宣布,以馮的「經綸慈善基金(VICTOR AND WILLIAM FUNG FOUNDATION)」撥款四千萬元,在香港八大學設立利豐服務領導計劃(Li & Fung Service Leader Plan)。這意味著,馮國經不僅是香港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非官方成員,香港金融管理局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顧問、金融學院院士和公務員培訓諮詢委員會主席,全國政協(-2018?),所謂建制派美國籍,建制派Vision 2047成員,他的利豐有限公司(Li & Fung Limited)是建制派香港總商會最早期以來的成員(The Chamber's Oldest Members),建制派團結香港基金會副主席,也是近日成立的建制派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的共同發起人。最後陸續培養「傅爾布萊特計劃」(Fulbright Program)洗腦工作學者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將其培養出來的美帝人員輸入八大學的通識課程系統,以洗腦學生,製造暴徒,炮灰。結局就是佔中,旺暴,以及反修例風波。本港資本階級中傑出人才的馮國經案件最體現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特色和整個統治階級的政治生態。在這個層面,藍黃顏色二分法的階級本質突顯出來。香港統治階級玩弄的政治顏色是一邊可以自動化地分化和管理大眾;另一邊可以自動化地引導和抵制中央在內的政治勢力的敵我判斷。


FACTS


藍黃不同政治顏色是在identity politics上,由統治階級分化和管理包括學生階層在內的勞動者階級的政治工具,而並非勞動者階級本身的階級意識。甚至藍黃與勞動者階級的階級利益毫無關係。勞動者階級只需正視和忠於自身階級的階級利益,這才是正確判斷政治經濟政策的唯一基準。本港所謂建制和反對派陣營的商界金主們大致相同,並無本質差別,只有手段和角色功能上的外在差別而已(雖都是統治階級的舉手機器,但所謂建制善於純行政手段;反對派則善於群眾路線)。別忘記反對派議員團一訪問內地考察時,他們都就是非常藍的,做個純建制派的。所謂反對派不是處於體制外,建制外的勢力,而是屬於體制內的反對派而已,因此反對派也是體制派的,否則根本不會上新聞的。譬如,香港01在2018年4月20日報導:


32名立法會議員,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以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的陪同下,今日(4月20日)起連續三天訪問大灣區內五個城市,是繼去年發展事務委員會考察東江水流域後的第二次北上考察活動。是次行程安排,主要以參觀重要基建與創科企業為主,相信有助立法會議員理解灣區內鄰居的發展。當然,除了科技、經濟與規劃上的相互理解外,此次交流或更能增加陸方與民主派的互信,為香港政治發展的主旋律帶來積極變化。......


泛民主派對這次的參觀表現非常積極,同時也是非常務實,值得社會讚許。名義上,這次的「聯席事務委員會訪問團」由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財經事務委員會、工商事務委員會和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等四個事務委員會組成,實際上則允許所有議員報名,民主黨黃碧雲和林卓廷、衞生服務界李國麟、教育界葉建源等都是以非委員身份「參團」,令這次活動的泛民議員達九名之多。(1)


他們在赴內地考察時與所謂建制派分不出來,反正都是屬於體制內的兩大舉手機器陣營。換言之,一般的錯誤觀念(大多是形式邏輯上的錯誤)是將反對派視為體制以外的存在,而實際上,立法會本身是體制,建制,立法會內的反對派也是體制的一部分,算建制。這絕非簡單地依照他們灌輸的二分法把反對派本身視為變色龍的例證,而是這裡意味著對他們的商界兩面人的金主們而言,其棋子的顏色是隨時都可以變色,褪色的,只要order做事,即顏色在此層面毫無分別,重點是對金主們而言,金主們掌控兩大顏色,就沒有甚麼顏色的,都是金主們的顏色因此顏色在資本主義政治體制內根本不是什麼本質差別,顏色則是用以控制大眾的工具,如同紅綠燈的顏色,當統治階級需要控制大眾時才有意義。上述反對派的內地考察凸顯的是反對派金主們在反對派在港時的影響力,其反差以及反對派在內地時的顯然不同的角色安排(藍黃的商界金主們是大致相同的)。其實,這同一政治主旋律也完全地體現在內外部勢力混為一體的買辦階級為美帝通過建制派組織網已早就成功建立黑暴洗腦通識課程系統的過程上。甚至,這是不斷擴大和增加以建制/親中身分一邊獨佔香港既得利權,一邊阻擋中央插手干預的壓力團體的組織網絡過程。這就是異於大陸的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特色和傾向。


內外部勢力在內的香港統治階級最善於做兩面人,尤其對中央政府


香港政治經濟環境和體制內充滿兩面人 ,尤其是其統治階級,商會,自稱建制派的陣營中兩面人多過任何公認的反對派陣營。外部勢力是通過和利用那些兩面人的所謂建制派商會協會聯盟基金,政黨,官僚的保護傘去滲透中央的官僚體制的,是因為沒有別的途徑。他們如同蜘蛛網,同一個成員跨商會,跨協會,跨聯盟來不斷擴大lobbying,利益集團壓力團體的網絡,寡頭利用政協或人代身分包裝這些壓力團體


不過,最為被隱瞞的,極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是那些內部勢力,而不是依靠內部勢力得逞的外部勢力。外因是通過內因起作用的。內外部勢力的寡頭早就已經勾結並掌握香港社會。譬如,林鄭月娥是內外部勢力社會結合體之一的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contact,2019年9月3日路透社(Reuters)創造的VISION2047午餐會偷錄洩密事件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他們利用其社會身分從事humint,最優質的情報是通過目標體制內的contact來取得的。取得和曝光偷錄內容的是香港總商會成員路透社。因此,林鄭月娥-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路透社的關係最後釀成了(已被香港總商會去勢的修訂案)2019年9月4日林鄭月娥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的結局。


頭條日報在2019年9月4日報導:


從林鄭的錄音內容,顯示林鄭與Vision 2047會晤時,說話非常坦率,有建制中人對此頗有微言,認為林鄭即使與其他香港商界或建制派人士會晤時,亦沒有如此「盡訴心中情」。雖說特首辦強調有關會晤表明是互不引述原則,但林鄭在官場打滾數十年,若然相信她的說話不會「漏料」,就真的「太天真」了。結果不但漏料,更漏出錄音,就更是匪夷所思。可見出席者中,有人處心積慮要「爆料」,而且還要是「證據確鑿」。(2)


READ MORE:

Exclusive: 'If I have a choice, the first thing is to quit' – Hong Kong leader Carrie Lam – transcript

香港當局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建立洗腦通識課程系統的背後:美帝勢力已滲透全國政協,所謂建制派商會,所謂建制派協會,所謂建制派組織網絡,甚至組織網絡不斷擴大形成內外部勢力混為一體的統治階級聯盟,龐大既得利益者的壓力團體


VISION2047通過全國政協身分的建制派美國籍資本家馮國經早就推進了美式洗腦的組織網絡。文匯報在2020年4月16日報導了:


【文匯網訊】香港去年「黑暴」成災,多所大學淪為暴徒基地,不少大學生成為外國勢力的棋子。據《大公報》調查發現,由美國駐港領事館主導及撥款資助的中文大學香港美國中心(港美中心),執行美國國務院教育及文化事務局轄下的「傅爾布萊特計劃」(Fulbright Program),聲稱推動學術交流,但最新2020年美國國務院文件直指學術交流計劃只是達到國防及外交政策的政治手段。早於香港2012年實施高中及大學「三三四」學制改革的時候,美領館就以協助改革為名,輸入25名「傅爾布萊特學者」來港,由港美中心搭橋,滲透香港八所大學,設計通識教育課程、執教及培訓,變相操控香港高等教育重要課程。......


派遣25美學者滲港八大學


1993年港美中心的創立人Dr.Lee C.Lee,正是傅爾布萊特計劃學者,現任港美中心行政總監夏龍博士亦是傅爾布萊特學者。自1998年起,美領館成員是港美中心董事局當然成員,港美中心顯然是美國在香港學術界的官方工具。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2014年曾踢爆港美中心包攬八所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用美式思想影響香港高等教育,由駐港美領事館從美國物色學者,加入「傅爾布萊特計劃」(Fulbright Program),再由香港商人鍾普洋出面捐款港美中心,並動用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的大學配對補助金計劃,獲港府以捐款等額的撥款資助「傅爾布萊特香港通識教育計劃」(Fulbright Hong Kong General Education Program)。


鍾普洋捐款港美中心


當時鍾普洋對劉廼強的踢爆曾撰文反駁,辯稱沒有壟斷,又指Fulbright列出學者名單供各大學參考,但選擇權在各大學的負責人,又聲稱傅爾布萊特計劃學者沒有參與課程編寫。大公報調查發現,港商鍾普洋是DHL香港區創辦人,2007年捐款予港美中心展開香港通識教育計劃,鍾並以其創意策動基金(Creative Initiatives Foundation)協助推動。

港美中心的公開資料說出真相,八大學負責人對美領館推薦的傅爾布萊特計劃學者照單全收。港美中心網頁列明2006年至2012年共有25名Fulbright學者來港參與香港通識教育計劃。現任港美中心行政總監夏龍在報告指出,美國來港的Fulbright學者在香港八所大學的通識教育,由課程設計、學系發展、新教學法、通識計劃成效、評估方法等多個範疇,與香港學者緊密合作,Fulbright網站還上載相關文件、影片以供參考。報告又列出每一名Fulbright學者在香港各大學的教學、課程設計、老師培訓等經驗分享,二十多名美國傅爾布萊特學者六年來全方位來港滲入香港大學界的通識教育課程,這與捐款人鍾普洋的輕描淡寫有很大落差。


Vision 2047成員列席港美董事局


協助推動大學通識教育計劃的「創意策動基金」,創辦人除了鍾普洋外,還有美國名牌地捫(Del Monte)食品製造商Godfery Scotchbrook。Godfery Scotchbrook是Vision 2047 基金會的基金受託人兼創辦人,成員雲集外籍富商及港英政府前高官包括前財經事務司簡德倫,及陳方安生密友、前社署助理署長簡何巧雲等。去年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談話的錄音風波,正是在Vision 2047基金午餐會被偷錄外泄。


林鄭談話被偷錄


FILE PHOTO: Basic Info. of Li & Fung Foundation Limited   Screenshot©Ryota Nakanishi
FILE PHOTO: Basic Info. of Li & Fung Foundation Limited Screenshot©Ryota Nakanishi

2012年大學改制三轉四落實推行時,鍾普洋再與另一名Vision 2047成員,大筆捐款搞領袖培訓。2011年11月鍾普洋創立「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有限公司」(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兩個月後2012年1月,鍾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與Vision 2047成員,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宣布,以馮的「經綸慈善基金」撥款四千萬元,在香港八大學設立利豐服務領導計劃。翻查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創立時的註冊資料,創辦成員Mr.Tom Osgood,Tom Osgood正是港美中心的Fulbright香港通識教育計劃的美國學者,參與大學三三四改制的通識教育課程設計。

學院的其他創辦人包括經綸慈善基金及利豐慈善基金有限公司董事KM Wong。馮氏家族的Fung(1937)Management Ltd.執董何伯全,亦現列席港美中心董事局。港美董事局的其他Vision 2047成員,包括Mark Michelson現任港美董事局副主席;港美董事局秘書Ada Tse,她任職的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其公司董事包立賢及高管Mulholland Lynne,亦是Vision 2047成員。


「傳爾布萊特香港通識教育計劃」雖已在2012年夏季做了總結,但港美中心現任行政總監夏龍透露港美會繼續帶來美國學者,延續各大學的通識課程,協助高級文憑及副學士的通識教育課程......


教育統籌局2004年發表「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的諮詢文件,2012年正式推行大學三轉四年制,知情人士透露,華府利用這時機圖以美式教育體系取代香港傳統的教育,灌輸美國價值觀。因而美領館2006年主導,由港美中心執行「洗腦」教育。知情人士指出當時駐港美領事館在美國刊登廣告,招募Fulbright學者參加香港通識教育計劃,美學者來到香港有高薪,住宿免費,學者在美國的本科大學都獲資助,雙重着數,所以吸引大隊Fulbright學者來港。該知情人士指港商捐款連同港府配對基金,整個一手由華府策劃的通識教育項目獲9600萬港元撥款,每間大學獲配三名Fulbright學者。(3)


上述報導是在寡頭壟斷的香港政治新聞中,也在文匯報中稀有罕見的真正journalist job。這麼重要的報導也沒成為甚麼市民大眾的反彈和積極效應,為何?控制勞動者階級大眾的藍黃政黨沒有對此任何反應,採取了行動上的漠視,是因為它所具有的複雜色彩,不過這個醜惡的事實點出正在猛烈進行中的,外部勢力通過享受政協身分的建制商會,建制協會,建制聯盟,建制組織網擴大的香港統治階級的壓力集團,香港的內外部勢力都是混為一體的,因此幼稚地將外國商會與香港商會分為外部勢力和內部勢力是不準確的。


此外,這個建制派,全國政協,北京市國際企業家咨詢會議成員,南京市政府經濟顧問,北京大學名譽受託人,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成員,人民大學名譽教授,前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主席推動和資助的美帝反中亂港洗腦通識教育課程系統的港美中心仍有何等外部勢力的關係? 點新聞在2020年4月18日報導,


由美國駐港領事館主導的中文大學港美中心,以學術包裝,實為政治滲透、反中思想的基地!美國駐港領事館公然資助港美中心,大搞所謂大學辯論及研討會,從中發現並培養親美反華新血。近年港美中心洗腦的對象,逐步由大學生,拉闊戰線向中小學生埋手,大舉推動免費網絡項目、網上遊戲,吸引學生參加,並同時先後多次舉辦「設計思維」工作坊,招攬國際學校及本地中學教師。記者發現,其中網絡學習項目的合作單位是德國「唐德拉阿登納基金會」,該機構其實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歐洲的「左右手」,例如烏克蘭反政府組織就獲得該基金會支持。


此外,港美中心曾邀請立場反華的前CNN 記者Mike Chinoy擔任研討會主講者。居港的Mike曾在《南華早報》撰文講述香港暴亂爆發的原因,但文章立場偏頗,顛倒是非黑白。去年10月,他又撰文稱政府阻黃之鋒參選區議會,煽動學生上街。(4)


可謂顏色革命基金的康拉德·阿登納基金會(Konrad-Adenauer-Stiftung)的確是如此。在2013-201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上的德國及其政治基金會的角色最凸顯。深圳大學教授葉興平在2014年2月26日概括如下:


首先是非政府組織和智囊機構。在德國,幾乎所有重要的政黨,如社會民主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基督教社會聯盟、自由民主黨、左派黨和綠黨等,都有屬於自己的基金會。這些基金會的大部分資金來源於聯邦政府財政預算,主要用於增強國際上與德國的聯繫,促進民主以及市民社會的發展。其中,親基民聯盟的康拉德.阿登納基金會以及親社民黨的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是最大的兩個政治基金會。它們每年分別從聯邦政府獲得2.5億歐元的支持。德國的這些基金會在烏克蘭有諸多項目,康拉德.阿登納基金會是中間最活躍的它與烏克蘭反對派,特別是克里琴科領導的烏克蘭改革民主聯盟保持密切的聯繫。後者的成員積極參與了去年11月以來發生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等地的一系列事件。(5)


康拉德·阿登納基金會(Konrad-Adenauer-Stiftung也在香港活躍,但是在媒體上較少被指摘。


港美中心事件證實了內外部勢力混為一體的本港商界為其既得利益和阻擋中央的本港政治上貫穿外國身分,政協身分,建制身分,反對派身分來得逞製造黑暴的洗腦系統了。這就是本港統治階級的政治技術風格。文匯報後來在2020年4月18日進一步曝光了港美中心的其他金主們。


【文匯網訊】香港如同無掩雞籠,外力滲透無日無之。據《大公報》昨日(17日)報道,位於中文大學校園內的港美中心獲美國「磅水」布「網」,大搞政治活動。昨晚中文大學發出聲明與港美切斷26年關係,稱港美只是租戶,將會遷出。資料顯示,港美中心水喉充足,該組織每年獲美官方機構泵水至少三百至四百萬港元辦活動,這些金主輪番出手,包括美國中情局白手套組織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被中國制裁的美國國際事務民主研究所(NDI)、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反華親台的亨利魯斯基金會(Henry Luce Foundation)以及多個美國國會直資的基金會,他們全方位染指香港學術界。港美中心與亂港分子長期勾結,例如經常赴美膜拜的陳方安生就曾以港美中心為基地,培訓「佔中」學生。


港美中心與美國駐港領事館關係千絲萬縷。美國國務院資料顯示,美國駐港領事館在公共外交及東亞暨太平洋事務駐港辦事處的營運經費,最高一年多達二億港元撥款。這些錢不少都用於支持港美中心這樣的所謂「非政府組織」和學術機構,在美麗包裝下,完成一個又一個政治項目。


與美領館關係千絲萬縷


《大公報》去年12月揭發美國國際事務民主研究所(NDI)在2013年以港美中心名義,聯繫本港非營利組織,秘密舉辦內地婦女培訓營,慫慂學員學中東「顏色革命」推翻政權。有參加者最初以為是中大活動,提供上堂相片,才發現主導及資助項目的是策動「佔中」的NDI。


翻查港美中心由2002年至2018件共16年的公開資料,發現該煽動內地婦女顛覆政權的訓練營,由2013年起NDI連續五年泵水給港美,以「年輕婦女領袖倡議」名目入帳港美中心2013年及2014年的運作項目,兩年NDI合共撥款28萬。惟港美2013年的財務報表沒有列明「洗腦」營的委託機構是NDI,非常鬼祟。2015年至2016年該婦女「洗腦」營再獲NDI撥款127000多元;但2017年「年輕婦女領袖倡議」獲NDI泵水117000多元,卻沒有開支列項,非常離奇。


借學術之名煽學生搞事


2014年香港爆發「佔中」前夕,美國時任駐港領事夏千福(Clifford Hart)的前上司侯儒楷(Morton Holbrook)突然出任港美中心行政總監,其間邀請陳方安生、鄭宇碩等反對派授課的大學工作坊「Let's Talk:Youth Summit on Hong Kong Elections」,假借學術之名,煽惑學生勇於抗爭。......


港美中心另一緊密合作金主是親台反華的亨利魯斯基金會(The Henry Luce Foundation)。亨利魯斯基金會以智庫形式與台灣「外交部」的台灣民主基金會合辦交流團、領袖訓練營等,聲稱要「構建香港與台灣的密切關係」。基金創辦人亨利.魯賓遜.魯斯(Henry Robinson Luce)在中國內地出生,他是美國《時代》、《財富》創辦人。亨利魯斯基金會2006年資助華府重要智庫「美國外交關係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涉獵範疇包括宗教、文化及社會。基金會泵水港美中心亦是以宗教及社會等項目為名,滲透美式文化。


港美中心的另一水喉亞洲基金會(The Asia Foundation)由2011年至2018年泵水15萬多港元,資助港美中心活動。港美中心其他穩定的美官方金主包括美國國會轄下的「東西中心」(East-West Center),以捐款或辦學習團為名撥款。由美駐港領事館主導及資助的「傅爾布萊特計劃」學術交流活動,則是港美中心主要的活動經費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