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31 ''VISION 2047'' 香港統治階級的兩面人政治:內外反中亂港勢力是通過和擴大建制派組織網絡來滲透香港教育和中央的!

Updated: Aug 1

#HongKong #Intelligence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FILE PHOTO: VISION2047 foundation and Hong Kong-America Centre scandal proved that US expands pro-establishment advocacy groups to infiltrate education and central government.    ©Ryota Nakanishi
FILE PHOTO: US and VISION2047 created educational system for HK colour revolutions. ©Ryota Nakanishi

IMPORTANT


看撕裂社會的顏色政治背後的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生態,
香港統治階級的顏色是藍還是黃?其政治本色卻是兩面人。
本港商界擔任情報,政治,教育,審查行政機構,服務外部勢力,不斷通過和擴大建制壓力團體組織網絡來抵制中央影響等等都有出色表現,不同顏色的政黨政客們只不過是本港商界資助的政治棋子而已,真正玩下棋的是商界。黑暴和反對派是他們商界的步兵;建制則是商界的堡壘。本港資本家階級中的幕後黑手們,如VISION2047,香港總商會,尤其是馮國經之流都是以建制為保護傘。他們繼續阻擋和弱化中央對港英既得利益的影響時需要顏色革命,同時也要把他們自己創造的黑暴/反對派當代罪羔羊做愛國愛港的PR stunt,因此本港政治騷亂沒有傾向停息,新的顏色革命只會陸續來。
促成佔中,旺暴,黑暴的洗腦通識課程教育系統是由美帝和商界通過建制共同創造的,簡言之,與美帝攜手創造黑暴的幕後黑手無非是本港商界。

建議:不要只收看藍黃兩大陣營的顏色政治劇場,而要看的是他們背後的香港統治階級如何利用藍黃來讓資本的政治經濟圖謀得逞,這才是幕後黑手的真正政治色彩。內部勢力的幕後黑手們是在本港資本家階級中有勢力可以利用藍黃做事的人們,並且他們與外部勢力勾結。

港美中心(Hong Kong-America Centre)事件中,最重要的是,在2011年11月鍾普洋創立「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有限公司(HONG KONG INSTITUTE OF SERVICE LEADERSHIP & MANAGEMENT LIMITED)」(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Hong Kong Institute of Service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之後,2012年1月,鍾普洋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與其他Vision 2047成員,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Victor Fung宣布,以馮的「經綸慈善基金(VICTOR AND WILLIAM FUNG FOUNDATION)」撥款四千萬元,在香港八大學設立利豐服務領導計劃(Li & Fung Service Leader Plan)。這意味著,馮國經不僅是香港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非官方成員,香港金融管理局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顧問、金融學院院士和公務員培訓諮詢委員會主席,全國政協(-2018?),所謂“建制派”美國籍,“建制派”Vision 2047成員,他的利豐有限公司(Li & Fung Limited)是“建制派”香港總商會最早期以來的成員(The Chamber's Oldest Members),“建制派”團結香港基金會副主席,也是近日成立的“建制派”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的共同發起人。最後陸續培養「傅爾布萊特計劃」(Fulbright Program)洗腦工作學者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將其培養出來的美帝人員輸入八大學的通識課程系統,以洗腦學生,製造暴徒,炮灰。結局就是佔中,旺暴,以及反修例風波。本港資本階級中傑出人才的馮國經案件最體現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特色和整個統治階級的政治生態。在這個層面,藍黃顏色二分法的階級本質突顯出來。香港統治階級玩弄的政治顏色是一邊可以自動化地分化和管理大眾;另一邊可以自動化地引導和抵制中央在內的政治勢力的敵我判斷。


FACTS


藍黃不同政治顏色是在identity politics上,由統治階級分化和管理包括學生階層在內的勞動者階級的政治工具,而並非勞動者階級本身的階級意識。甚至藍黃與勞動者階級的階級利益毫無關係。勞動者階級只需正視和忠於自身階級的階級利益,這才是正確判斷政治經濟政策的唯一基準。本港所謂建制和反對派陣營的商界金主們大致相同,並無本質差別,只有手段和角色功能上的外在差別而已(雖都是統治階級的舉手機器,但所謂建制善於純行政手段;反對派則善於群眾路線)。別忘記反對派議員團一訪問內地考察時,他們都就是非常藍的,做個純建制派的。所謂反對派不是處於體制外,建制外的勢力,而是屬於體制內的反對派而已,因此反對派也是體制派的,否則根本不會上新聞的。譬如,香港01在2018年4月20日報導:


32名立法會議員,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以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的陪同下,今日(4月20日)起連續三天訪問大灣區內五個城市,是繼去年發展事務委員會考察東江水流域後的第二次北上考察活動。是次行程安排,主要以參觀重要基建與創科企業為主,相信有助立法會議員理解灣區內鄰居的發展。當然,除了科技、經濟與規劃上的相互理解外,此次交流或更能增加陸方與民主派的互信,為香港政治發展的主旋律帶來積極變化。......


泛民主派對這次的參觀表現非常積極,同時也是非常務實,值得社會讚許。名義上,這次的「聯席事務委員會訪問團」由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財經事務委員會、工商事務委員會和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等四個事務委員會組成,實際上則允許所有議員報名,民主黨黃碧雲和林卓廷、衞生服務界李國麟、教育界葉建源等都是以非委員身份「參團」,令這次活動的泛民議員達九名之多。(1)


他們在赴內地考察時與所謂建制派分不出來,反正都是屬於體制內的兩大舉手機器陣營。換言之,一般的錯誤觀念(大多是形式邏輯上的錯誤)是將反對派視為體制以外的存在,而實際上,立法會本身是體制,建制,立法會內的反對派也是體制的一部分,算建制。這絕非簡單地依照他們灌輸的二分法把反對派本身視為變色龍的例證,而是這裡意味著對他們的商界兩面人的金主們而言,其棋子的顏色是隨時都可以變色,褪色的,只要order做事,即顏色在此層面毫無分別,重點是對金主們而言,金主們掌控兩大顏色,就沒有甚麼顏色的,都是金主們的顏色因此顏色在資本主義政治體制內根本不是什麼本質差別,顏色則是用以控制大眾的工具,如同紅綠燈的顏色,當統治階級需要控制大眾時才有意義。上述反對派的內地考察凸顯的是反對派金主們在反對派在港時的影響力,其反差以及反對派在內地時的顯然不同的角色安排(藍黃的商界金主們是大致相同的)。其實,這同一政治主旋律也完全地體現在內外部勢力混為一體的買辦階級為美帝通過建制派組織網已早就成功建立黑暴洗腦通識課程系統的過程上。甚至,這是不斷擴大和增加以建制/親中身分一邊獨佔香港既得利權,一邊阻擋中央插手干預的壓力團體的組織網絡過程。這就是異於大陸的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特色和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