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68 剝削俄烏戰事的黑暴2.0與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

Updated: Jun 4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FILE PHOTO: Pro-Ukrainian Demonstrations in Hong Kong in 2022. Sources © VOA / HKFP / Ukraine’s Free Hong Kong Center

根據網上流傳的問卷草稿照片顯示,該問卷製於3月4日,是經過修改的第二稿,問卷樣本數設定在5千人以上。問卷一共有7條選擇題,除了詢問受訪人在俄烏之間比較支持哪一方,以及是否支持聯合國譴責俄羅斯,和國際社會經濟制裁俄羅斯等等之外,當中第五題竟詢問受訪者:「你有多支持或反對以『加入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的方式支援烏克蘭?」第六題則是「你有多支持或反對香港發起『實際行動』支援烏克蘭?」

而所謂「實際行動」包括「籌集資金」、「提供軍事裝備」、「針對俄羅斯領事館示威」、「聯署要求中國向俄羅斯施壓」、「前往烏克蘭參與國際志願軍」,以及「不知道/很難說」等選項。 (1)


IMPORTANT 【重要】


在佔中以及旺暴時,看似烏克蘭新納粹主義勢力與香港的反動勢力尚未締結國際合作關係,但支持佔中的,新自由主義推手烏克蘭自由民主聯盟(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與已解散的香港眾志關係一直密切。此兩者的關係對後來2019年黑暴的形成有重大貢獻。就黑暴的準備工作,那是一直等到2017年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基輔)的成立而正式開始的。結果是,亞速營透過該頻道來港支援了黑暴(起底烏克蘭「亞速營」:誰在縱容扶持這個新納粹毒瘤:https://mil.news.sina.com.cn/2022-03-07/doc-imcwiwss4725513.shtml )。在技術上,烏克蘭新納粹主義勢力輸出了歐洲獨立廣場顏色革命到香港。2018年的旺暴2.0的港獨圖謀(已失敗)是取得大議題(逃犯條例修訂案)之下順水推舟的2019年黑暴的前戲/準備階段。


READ MORE:

Far-Right Group Made Its Home in Ukraine’s Major Western Military Training Hub

https://mil.news.sina.com.cn/2022-03-07/doc-imcwiwss4725513.shtml


只針對中國的黑暴1.0是指從2019年3月15日至2021年1月7日大搜捕為止藉由逃犯條例修訂案的議題而推動的顏色革命。就目前香港境內地下進行的反中反俄分裂主義策動而言,針對俄國和中國的黑暴2.0則是指從2022年2月24日起藉由俄烏戰事議題推動的一系列分裂主義政治騷亂(逐步邁向新一波顏色革命/ 重組境內反動派/引發美國制裁的新一輪示威集會策動;現在發展中)。 在大多數兩面派(所謂建制派;自稱愛國愛港的愛國招牌持有人)明星們及其名為‘政黨’的社團有限公司都極力避免論及俄烏衝突議題之下(若他們是真愛國,他們則至少都有義務反駁香港境內流通的主要反俄假信息,以免反俄反華分裂主義成氣候),雖一系列示威活動都已遭到屢次失敗,警方都成功在萌芽階段杜絕了,但美國及其本港政治代理勢力目前則一直都在地下藉由俄烏衝突議題推進新一輪的示威集會的圖謀。


在此,高低風險的觀點是過氣的,是因為從2022年2月27日到4月11日之間境內發生的一系列示威集會及其角色都證實了有關美國政府策動黑暴2.0的規劃和圖謀已成為現實性,而已不是可能性了。目前這成了「有風險」的議題,有對此應對措施的實際問題,而非高低風險的評估問題了。


變相示威集會的形態多樣


羅冠聰在2022年5月2日寫道:


在2015年時,《凛冬烈火》(Winter on Fire)這套紀錄片在香港廣受歡迎,它記錄了烏克蘭在2013 年至2014 年冬季爆發的革命,成功地將親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推翻,守護了烏國人民融入歐洲自由社會的夢想。當中部分片段,無人想像過會在2019 年的香港出現:數以百萬計人潮湧進市中心,漫天催淚彈和猖狂的警察暴力,示威者被逼以汽油彈與火牆阻擋警察推進,和平示威在警暴的催化下演變成武力衝突。(2)


那麼,接下來,香港內外部勢力恐會採取的反中反俄分裂主義示威集會的變相方式之一乃電影節的電影上映活動。 如第46屆香港電影節(2022年8月15日-31日)。恐怕在這種電影上映公眾活動中,上映反俄電影來得逞變相的示威集會效果,以免對集會/示威的防疫限制。 甚至,在反對派勢力仍然佔主導地位的本港電影界中,反對派網媒之一端傳媒早在2022年3月14日已經給出了反俄電影名單。 煩請保安局和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及香港藝術發展局等相關單位都應該留意和把關。


例如:

瑟蓋.洛兹尼察(Sergei Loznitsa)的《Maidan》(2014);《著魔的国境》(Donbass,2018);《歡迎光臨史達林葬禮》(State Funeral,2019);《Mr. Landsbergis》(2021)

葉夫根尼.菲尼夫斯基(Evgeny Afineevsky)的《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 2015)

維塔利・曼斯基(Vitaly Mansky)的《Close Relations》(2016);《普京的見證人》(Putin's Witnesses,2018);《戈爾巴喬夫・天堂》(Gorbachev. Heaven,2020)

瓦倫廷·瓦夏諾維奇(Valentyn Vasyanovych)的《末日荒蕪詩篇》(Atlantis,2018) ; 《Reflection》(2021)等


READ MORE:

烏克蘭四大導演:你在新聞裏看不到的,電影都有講出來

URL: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314-culture-ukraine-movies-and-docus/

https://agora0.gitlab.io/blog/initium/2022/03/14/INITIUM-乌克兰四大導演-你在新闻里看不到的-电影都有讲出来.html


黑暴2.0 (一系列反俄反華分裂主義示威集會活動)


從2022年2月24日起,俄羅斯為搶救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及南部奧德薩俄裔居民而發動的特殊軍事救援行動以來,本港內外部勢力企圖利用俄烏衝突的大議題來分裂中港輿論的分裂主義示威活動已經有如下:


  1. 2月26日尖沙咀碼頭:Ostap Kostiukevych ;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HKFP報導

  2. 2月26至27日中環及其他: 零散的示威,掛著反俄標語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HKFP報導

3. 2月27日獅子山山頂:群眾打閃光燈,以示支持烏克蘭;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HKFP報導

4. 2月28日 亞速營,新納粹的標語(榮光歸於烏克蘭/ Glory to Ukraine)被投射在尖沙咀的鐘塔上;HKFP報導(3月1日)

5. 3月4日至10日香港民意研究所:針對5千名擬定的反俄問卷調查草稿(「組織志願軍、籌集資金」)曝光了

6. 3月至4月俄羅斯駐港領事館前:學生示威(4月11日的學生參與) ; 美國政府官媒美國之音 (VOA)報導

7. 3月至4月各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2千名反俄簽署活動;美國政府官媒美國之音 (VOA)報導 (在地下已可動員2000名示威者了)

8. 3月25日中環: 至少6個外籍/烏克蘭人集會示威(3名被罰);法國官媒AFP;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HKFP報導

9. 4月11日尖沙咀碼頭:“無國界社運”,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周嘉發及成員余煒彬,化名“阿貓”及“H同學”的兩名大專女學生掛著反俄標語牌快閃示威:美國政府官媒美國之音 (VOA)報導


其實,上述一系列本港反俄示威明顯是主要由美國政府策動的反中分裂主義活動,即美國,法國官媒都在現場協助和報導,顯示早已預謀和合作,甚至,後來反對派(如社民連)越來越多的參與也指摘有關策劃確實存在。在本地,分裂中俄先是以分裂中港輿論來促進的。他們都要求中央政府指責,背離中國的最大戰略夥伴俄羅斯(2015年中俄有「三個不變」的重要共識),如此完全違背和毀損中國的外交關係和國家利益。


雖俄方只顧慮到鞏固俄國人民自己而已,但以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都在全球各地則借用俄烏衝突議題來大肆推動他們本來有的政治議程,譬如,在香港,無論目前的大小,港獨黑暴勢力都正在利用俄烏戰事議題推動新一輪的示威活動。他們目前缺的只是合法申請的群眾示威以及作為引發事件(trigger incident)的警民衝突而已。因受制於新冠肺炎,防疫措施以及港區國安法,他們只能地下逐步分階段推進有關過程而已(比起2019年,黑暴2.0發展在慢動作中,只是處於漫長的螺旋運動),這也合乎美歐極力拖延俄烏戰事的時間安排。


那麼,一方面,有些‘專家’,‘評論員’之類錯誤地鼓吹一股歪論,即對香港社會而言,可怕的已不是這些示威(顏色革命的圖謀),而是美國的制裁。 如此分離了政治示威活動與美國制裁的內在關係,這就是錯誤的,是因為這些示威活動及對其港府的處理方式都會成為美國進行新一輪制裁的藉口。


換言之,新一輪的示威活動將會是新一輪制裁的藉口。

此外,對中國香港不幸的是,


即使俄烏戰事以俄羅斯的勝利結束,也不會結束支援港獨和台獨的烏克蘭新納粹勢力的頻道

這就是因為俄羅斯已撤退了基輔,最終結果只會是將烏克蘭東南部(頓巴斯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及奧德薩等緩衝區)編入俄羅斯而已。 換言之,即使有了2020年港區國安法之後,支援黑暴和台獨的烏克蘭極右的「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的紐帶也尚未被切斷。未來美國會透過烏克蘭的「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之類的國際頻道輸出新納粹暴力分子來支持港獨和台獨。就俄烏戰事,俄羅斯不會為中國香港終結新納粹主義的革命輸出。 只考慮自己人的俄羅斯的去納粹化唯限於頓巴斯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及奧德薩而已。


公開的其「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中心人物是烏克蘭版黃之鋒,烏克蘭親新納粹政客亞瑟·哈里托諾夫 (Arthur Kharytonov),他不僅一直支持港獨黑暴勢力,也與台獨勢力勾結。雖然他只是公關人物之一,他也都在這一系列今年本港的反俄示威背後有身影的。該中心甚至號召了分散在全球各地的黑暴分子赴烏克蘭鄰近當志工。別忘記,這些都是在香港眾志解散之後仍然發生的事情。


READ MORE:

Arthur Kharytonov

https://twitter.com/arthurkei_ua

https://hongkongfp.com/tag/arthur-kharytonov/


烏克蘭人中領館前聲援香港學運三子

https://www.ntdtv.com/gb/2017/10/14/a1346779.html


FACTs 【事實關係】


1. 俄羅斯自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軍事攻擊至今,除卻歐美各國政府對其進行經濟制裁以外,許多藝文機構與電影產業也對普丁的惡行發表聲明譴責,並以行動支持烏克蘭。行動包括迪士尼、索尼與華納兄弟等好萊塢巨頭紛紛中止在俄羅斯的電影發行;坎城影展、威尼斯影展、多倫多影展等國際電影節也公開表示將禁止俄羅斯官方代表團出席,並抵制任何與俄羅斯政府有關係的組織與機構,但不禁止俄羅斯電影從業人員參展,因為仍有不少創作者與文化工作者是長期冒著牢獄之災與身家安全在與普丁政府對抗。此外,還有威尼斯雙年展俄國館的策展人馬拉紹斯卡斯(Raimundas Malašauskas)、莫斯科普希金國家美術館的副館長奧普德烈諾夫(Vladimir Opredelenov)辭職以示抗議,莫斯科重要的藝術據點車庫當代美術館(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亦表示將停止所有展覽舉行,直到普丁結束對烏克蘭的入侵。在國際文藝界有所行動的同時,也有烏克蘭導演為此戰爭發聲。現實與歷史畢竟複雜,電影與紀錄片卻留下砲火無法毀掉的。我們於此來看看烏克蘭最重要的四位導演,他們或以紀錄片拍攝當代烏克蘭和俄羅斯關係的重要轉捩點,發掘後真相時代烏東地區錯綜複雜的社會現實;有人以鏡頭為普丁見證,恍然今日之現實早已經螢幕預告(藝術本來就是鏡像與預言);有人大半生都在與蘇聯電影審查制度糾纏⋯⋯ (3)


2. Ostap Kostiukevych, a 27-year-old Ukrainian who came to Hong Kong two years ago, stood in Tsim Sha Tsui with his friend, wrapped in the Ukrainian flag and holding signs that read “stop the war” and “stop the killer,” last Saturday.

[…] The 27-year-old was not the only person protesting in the city against the invasion. Over the weekend, people stood with signs and flags in areas including Central, albeit in groups of no more than two.

Under current Covid-19 restrictions imposed in Hong Kong, people are not allowed to gather in groups of more than two people in public places.

[…] An anonymous group also projected the Ukrainian flag onto the clock tower in Tsim Sha Tsui on Monday evening. In a statement to HKFP, the group said the act was to “express our support to the people of Ukraine at war.”


[…] Photos from the internet also showed lights on top of Lion Rock last Sunday. According to HK Feature and HK01, it was a group of citizens who hiked up the mountain and flashed lights from the hill top in support of the Ukrainian people.


兩年前來到香港的27歲的烏克蘭人奧斯塔普-科斯托克維奇(Ostap Kostiukevych)上週六和他的朋友一起站在尖沙咀,身上裹著烏克蘭國旗,舉著寫有"停止戰爭"和"停止殺手"的牌子。


[......]這位27歲的年輕人並不是該市唯一抗議入侵的人。上週末,人們在包括中環在內的地區舉著標語和旗幟站立,儘管是不超過兩個人的團體。

根據香港目前實施的Covid-19限制,人們不允許在公共場所聚集超過兩個人的團體。


[......]週一晚上,一個匿名團體還將烏克蘭國旗投射到尖沙咀的鐘樓上。該組織在給HKFP的一份聲明中說,這一行為是為了"表達我們對處於戰爭中的烏克蘭人民的支持"。


[......]來自互聯網的照片也顯示上周日獅子山頂上的燈光。據HK Feature 和香港01網報道,是一群市民徒步上山,從山頂閃亮燈光,支持烏克蘭人民。 (4)


3. 根據網上流傳的問卷草稿照片顯示,該問卷製於3月4日,是經過修改的第二稿,問卷樣本數設定在5千人以上。問卷一共有7條選擇題,除了詢問受訪人在俄烏之間比較支持哪一方,以及是否支持聯合國譴責俄羅斯,和國際社會經濟制裁俄羅斯等等之外,當中第五題竟詢問受訪者:「你有多支持或反對以『加入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的方式支援烏克蘭?」第六題則是「你有多支持或反對香港發起『實際行動』支援烏克蘭?」

而所謂「實際行動」包括「籌集資金」、「提供軍事裝備」、「針對俄羅斯領事館示威」、「聯署要求中國向俄羅斯施壓」、「前往烏克蘭參與國際志願軍」,以及「不知道/很難說」等選項。 (5)


4. “阿貓”說:“上個月(3月)左右,或在這個月(4月),我們都在俄羅斯領事館外示威。那時候是早上,而且人比較少,只是被職員看,而且那時候都有大量警察圍著我們,我們就不想示威給警察看,我們是想示威給市民看的,所以這次才會選人流多些的地方,但是估(計)不到就會有這個嫌疑,去引起群眾的聚集,這個是我們不想發生的事情。”


[......] “阿貓”表示,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近月接連受到打壓,促使個別學生發起反戰聯署聲援烏克蘭,目前已有接近2千個簽名,亦促使更多同學關注烏克蘭議題。即使當中有學生爭議北約應否軍援烏克蘭,並擔憂此舉會導致戰事升級,但是她認為這些分歧不影響俄軍的行動是“入侵”的事實。


[......] 全球多個國家地區不斷發起聲援烏克蘭的反戰行動,香港亦有多個民間組織及大專學生響應,數名示威者趁星期日(4月10日)俄烏戰爭45日,先後到尖沙咀天星碼頭進行“快閃”示威,要求俄羅斯軍隊立即撤離烏克蘭。


在防疫二人“限聚令”之下,兩名“無國界社運”成員譚先生及林先生,在天星碼頭五支旗桿下,舉起反戰標語,並且高呼“無國界社運成員高呼口號:俄羅斯立即撤軍、人道支援烏克蘭人民”等口號。


[......] 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周嘉發及成員余煒彬,隨後到天星碼頭閘口位置,手持一束黃色玫瑰及烏克蘭國旗,為戰爭中喪生的平民默哀一分鐘,他們高呼“俄軍滾出烏克蘭”的反戰口號的時候,被在場戒備的警員發出警告。


在場的警察說:“這是警方的呼籲,在天星碼頭出面的市民留意,禁止在公眾地方進行多於兩個人的群眾聚集,違例者可遭票控,以及罰款港款5千元(約645美元)。”

社民連成員說:“你讓我們講完吧,我們其實最後那一句了。給和平一個機會!給和平一個機會!” (6)


5. Three people were fined by Hong Kong police at a pro-Ukraine demonstration in Central on Thursday evening.


A Police Public Relations Branch officer said three people were handed HK$5,000 fines for allegedly gathering in groups larger than two on Thursday evening. Separately, a 32-year-old man and a 31-year-old woman were arrested for failing to present their identity documents. Both were Ukrainian, police said.


星期四晚上在中環舉行的親烏克蘭示威中,有三人被香港警方罰款。

一名警察公共關係科官員說,有三人因涉嫌在週四晚上聚集超過兩人而被處以5,000港元的罰款。另外,一名32歲的男子和一名31歲的女子因沒有出示身份證件而被捕。警方說,兩人都是烏克蘭人。 (7)


6. Arthur Kharytonov to Taiwan: send ‘military support’

The president of the pro-Taiwanes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talks democracy in Hong Kong, war in his home nation and the ways Taiwan can lend support


When he woke on Feb. 24, Arthur Kharytonov, the President of th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LDLU), checked his phone.


Overnight he had received 20 messages from Hong Kong Democracy leaders, a group he has supported since 2014, in his secondary role in politics as the main coordinator of Ukraine’s Free Hong Kong Center.


Only after reading some of those messages did he learn, as he said himself “that the war [with Russia] had started”


‘In response to Taiwan’s increasing financial and humanitarian donations, in addition to public declarations of support from President Tsai Ing-wen (蔡英文) and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Joseph Wu (吳釗燮), Kharytonov said he was “thankful” but called the lack of “strong response” from his own government in return the result of Kyiv’s desire to one day see Russia removed from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 a move he notes requires Chinese support in the voting process.’


Thankful Kharytonov may be, and while he admitted that members of the Ukrainian government are supportive of Taiwan, and that wider Ukrainian society was generally supportive of Taiwan’s international role, in closing he made a request for Taiwan to really stand out to Ukrainians by sending “some military support” — body armor in particular — a possibility the ruling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has yet to openly address.


阿瑟-哈里托諾夫(Arthur Kharytonov)對台灣說:'送軍事支持'


親台灣的烏克蘭自由民主聯盟(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主席談論香港的民主、他的祖國的戰爭以及台灣可以提供支持的方式。


當他在2月24日醒來時,烏克蘭自由民主聯盟(LDLU)主席亞瑟-哈里托諾夫檢查了他的手機。


一夜之間,他收到了20條來自香港民主領導人的信息,自2014年以來,他作為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Ukraine’s Free Hong Kong Center)的主要協調人,此乃在政治上的次要角色。


在閱讀了其中一些信息後,他才知道,正如他自己所說,"[與俄羅斯]的戰爭已經開始了。"

對於台灣越來越多的財政和人道主義捐助,以及蔡英文總統和外交部長吳釗燮的公開支持聲明,哈里托諾夫說他很"感謝",但稱自己的政府沒有做出"強烈反應"作為回報,是因為基輔希望有朝一日看到俄羅斯從聯合國安理會除名--他指出這一行動需要中國在投票過程中的支持。


哈里托諾夫可能很感激,雖然他承認烏克蘭政府成員支持台灣,而且更廣泛的烏克蘭社會普遍支持台灣的國際角色,但最後他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台灣能通過派遣"一些軍事支持"--特別是防彈衣--來真正讓烏克蘭人眼前一亮,而這是執政的民進黨尚未公開解決的可能性。 (8)


7. 香港在俄烏戰爭中的角色,從來在主流傳媒中不會佔有重要一席之地。但對烏克蘭自由民主聯盟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主席亞瑟·哈里托諾夫 (Arthur Kharytonov) 而言,縱然戰火再打得如何殘酷,香港最新的政局境況,他似乎都了如指掌;兩地互相緊連,息息相關。作為「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的主要聯絡人,哈里托諾夫深深感激過去兩個月以來,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無私奉獻,慷概解囊,為烏克蘭被俄羅斯入侵而引起的人道災難,作出各種不同形式的援助。


外界摸不著頭腦的香港與烏克蘭關係,對哈里托諾夫所來說,是緊密相連,更促成了「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於2017年的成立。他解釋,正是有了這種關係,才會有這麼多的香港人,在這次戰爭中站出來,仗義相助。


哈里托諾夫說:「克里米亞(半島)發生的事情,正在香港重演了。香港的‘港版國安法’(對香港而言), 就正如克里米亞(半島)第二次(被威權政體)再度吞併,或是人為地佔領。這是因為國際社會過去一直對中國政府恐怖地踐踏國際協議(中英聯合聲明)的行為,置之不理。」(9)


8. 「亞速營」涉足中國香港修例風波


  2019年12月1日起,部分「亞速營」人員出現在中國香港。

  當時,這些人聲稱自己赴港是為了「旅遊」,且「並沒有參加抗議活動的計劃」。然而,據媒體披露,這些「亞速營」的「遊客」行蹤主要出現在香港街頭和香港理工大學(當年亂港分子的「基地」)。


  據中國日報報道,這些人與烏克蘭親歐勢力在港建立的「自由香港中心」有聯繫。而該組織的目標是所謂「應對中國對烏克蘭的威脅」。


  加拿大安全和情報研究所(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Studies)就「亞速營」相關人員涉足香港此事件分析認為,「亞速營」作為一個右翼極端主義的跨國性暴力組織,常年傳播新納粹和法西斯主義,並定期與世界各地的極端右翼組織會面。這些人涉足香港修例風波的目的主要有三個:


  第一,「亞速營」相關人員試圖「學習」亂港分子們「挑戰政治體制」的方法。

  第二,「亞速營」相關人員的出現能夠推動該組織本身的「信息、身份和品牌」,刷存在感。

  第三,「亞速營」相關人員有可能試圖在香港「分享」其在烏克蘭使用的「戰術和技術」,為亂港分子提供「援助」。

  ━━━━━

  「亞速營」通過培訓向世界輸出暴力分子

  據「亞速營」官網介紹,該組織下設一所軍校,其培訓專家主要是來自「格魯吉亞的經驗豐富的軍事教官」。 (10)


COMMENT 【評語】


如上所述,本港已發生的一系列反俄示威其實都是反中分裂主義活動。衷心希望國安當局能成功地在最初階段就趕緊杜絕那些政治騷亂的圖謀,以讓社會專心處理最切身的種種民生議題。唯一重要的是解決包括個人問題在內的各種範疇的社會問題,而不是別的。為何反動集團屢次勾結外部勢力策劃政治騷亂?那就是為了阻礙市民團結和專心解決切身的民生議題,以維護既得利益/霸權。


目前本港經歷中的一系列藉由俄烏戰事議題推動的反俄反華分離主義活動乃黑暴2.0。在黑暴1.0中輸出亞速營的烏克蘭光復香港中心(Ukraine’s Free Hong Kong Center)不會被俄羅斯的勝利而消滅的,是因為俄國已撤離基輔,去納粹化唯限於烏克蘭東南部的緩衝區。俄烏戰事結束後,烏克蘭新納粹,港獨和台獨的精神紐帶和合作只會持續存在的。

NOTES

1. https://www.wenweipo.com, 文匯報, (March 10, 2022) '「鍾氏民調」借俄烏戰爭煽仇 法律界:問卷涉違國安法.' Available at https://www.wenweipo.com/a/202203/10/AP62294ce3e4b036dce99cd0ae.html

2. https://www.upmedia.mg, UP MEDIA, (May 2, 2022) '羅冠聰:烏克蘭人爭自由的勇氣讓人想起香港和台灣.' Available at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2&SerialNo=143416

3. https://theinitium.com/, 端傳媒, (March 14, 2022) '烏克蘭四大導演:你在新聞裏看不到的,電影都有講出來.' Available at https://agora0.gitlab.io/blog/initium/2022/03/14/INITIUM-乌克兰四大導演-你在新闻里看不到的-电影都有讲出来.html

4. https://hongkongfp.com, HKFP, (March 1, 2022) '‘Hardly imaginable’: Hongkongers rally to show their support for the people of Ukraine after Russian inva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wenweipo.com/a/202203/10/AP62294ce3e4b036dce99cd0ae.html

5. https://www.wenweipo.com, 文匯報, (March 10, 2022) '「鍾氏民調」借俄烏戰爭煽仇 法律界:問卷涉違國安法.' Available at https://www.wenweipo.com/a/202203/10/AP62294ce3e4b036dce99cd0ae.html

6. https://www.voacantonese.com, VOA, (April 11, 2022) '香港民間組織及大專生快閃聲援烏克蘭 呼籲港人支持國際反戰運動.' Available at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6523950.html

7. https://hongkongfp.com, HKFP, (March 25, 2022) 'Hong Kong police fine 3 pro-Ukraine protesters under Covid rules, following Zelensky’s call for global demos.' Available at https://hongkongfp.com/2022/03/25/hong-kong-police-arrest-2-fine-3-at-rally-in-support-of-ukraine-over-not-carrying-id-breaching-social-distancing-rules/

8. https://www.taipeitimes.com, Taipei Times, (March 15, 2022) 'Arthur Kharytonov to Taiwan: send ‘military support’ The president of the pro-Taiwanese Liberal Democratic League of Ukraine talks democracy in Hong Kong, war in his home nation and the ways Taiwan can lend support.' Available at https://www.taipeitimes.com/News/feat/archives/2022/03/15/2003774801

9. https://www.voacantonese.com, VOA, (April 16, 2022) '港人支援烏克蘭抗俄侵略 烏克蘭人感謝休戚與共.' Available at https://www.voachinese.com/a/ukrainians-connect-with-hong-kong-against-russian-invasion-20220415/6532072.html

10. https://mil.news.sina.com.cn, 新京報, (March 7, 2022) '起底烏克蘭「亞速營」:誰在縱容扶持這個新納粹毒瘤.' Available at https://mil.news.sina.com.cn/2022-03-07/doc-imcwiwss4725513.shtml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