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91 疫情城市香港:為資本服務?還是為人民服務?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FILE PHOTO: COVID19 © Envato

IMPORTANT 【重要】


  • 全中國的疫情中心早已從武漢轉移到香港了,因此內地和澳門需繼續有效隔離香港

  • 小心‘扮演中央政府之聲’ Hong Kong Handler的公關騙術(如盧文端

  • 騙己騙人騙中央,這就是本港官商勾結的公關廣告和新聞報導的本質

  • 所謂「說好香港故事」只不過是「說好香港股市」,也就是「說好香港樓市」而已

  • 本港貪婪資本成功地撤掉隔離期後,本港防疫措施絕非動態清零政策或優化了

  • 特首(香港市長)李家超帶頭與病毒共存。確診新冠病毒的特首在曼谷4天之旅間危害了習近平國家主席的健康安全


行政長官辦公室發言人表示,行政長官李家超昨晚由泰國曼谷返港後,在香港國際機場進行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現正按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指引隔離。李家超隔離期間會在家工作,按需要以視像出席會議。LINK


在澳門和內地都堅持動態清零政策之下,今年經歷了兩波(2022年第一波是破一萬的1月17日現有個案17,789,頂峰為3月28日現有個案1,052,121,到5月17日現有個案17,325; 第二波則是6月19日現有個案18,282開始,其第一個高峰是9月22日現有個案298,019,之後降到10月29日現有個案172,311,然而,本港官商攜手並肩大力吹噓‘疫情已受控’ ‘疫情沒有反彈’的11月19日又‘穩定’‘平穩’‘持續’上升到現有個案破20萬大關的202,076 LINK)香港則從9月24日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的確診「去到零機會較小;與新冠病情可能並存」之說(LINK)起改採與病毒共存,而在疫情愈惡化,愈放寬防疫措施。並且在9月26日本港官商勾結終於成功地完全取消了入境時「隔離」此一防疫重要環節,即改採所謂0+3了(與病毒共存,病毒直接到港,不設防)。0+3等於是0+0,是因為完全撤掉了隔離期此一重要環節,這是動態清零政策絕不允許的,內地和澳門都堅拒的,因此之後港府不斷進行的放寬措施都只會是放寬,而非優化。0+3原是到港當天(第0日),第2日,第4日和第6日做核酸檢測,之後做快側到第7日而已(LINK)。後來,在疫情惡化到每日增數破8千個案的11月17日又進一步決定放寬防疫措施了(疫情愈惡化愈放寬的鐵證如山)。11月16日到19日的總體現有個案數為193,473上升到199,123例(LINK)。


政府下周一起減少海外和台灣抵港人士的核酸檢測次數,抵港人士只須在機場和抵港第2日接受核酸檢測,並在抵港7日內每日做快速檢測,第4和第6日的強制檢測要求將會撤銷。如果有人今日抵港,下周一起將不用再做核酸檢測。醫務衛生局副局長李夏茵表示,措施並非放寬要求,而是優化程序。她指,Omicron病毒潛伏期很短,機場和第2日核酸檢測,已能識別出83%確診的抵港人士,如果抵港人士第4和6日檢測呈陽性,他們在本地感染機會可能比外地感染高,而且輸入個案比例在實施「0+3」安排前後,由3.1%上升至4.5%,仍是可以接受範圍,因此決定調整措施。被問到有否空間放寬至「0+0」,李夏茵就表示,討論入境安排是「0加多少」意思已經不大,又指目前疫情反覆,更有上升趨勢,因此需要謹慎走每一步,希望可以「軟著陸」。LINK


重點是入境時毫無隔離期。 防疫的基本是檢測,隔離和治療。香港政府為資本服務而取消了隔離此一環節了。在此人為製造的防疫重大缺陷上,後續的放寬措施都只會是放寬措施,無法與內地的優化/糾偏措施相提並論,騙己騙人騙中央,這就是本港官商勾結的公關和報導的本質。香港目前(11月20日)是全球第16大疫情社會(LINK)。只要看疫情數據,就根本不是可以放寬防疫措施的時候。清零政策在香港已無影無蹤,雲散霧消了。在此同時,香港官商另一邊要求內地立刻全面免檢疫通關實在是瘋狂的。全中國的疫情中心,疫情炸彈早就不再是武漢,而是香港了。內地和澳門必須繼續隔離疫都香港,以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衛生。


The center of the epidemic in China has already moved from Wuhan to Hong Kong, so the Mainland and Macau need to remain effectively isolated from Hong Kong


Beware of the PR deceptions of the 'Voice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ong Kong Handler (e.g., Lo Man Tuan)


This is the nature of PR advertisements and news reports in Hong Kong that collude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The so-called "telling a good story about Hong Kong" is only "telling a good story about the Hong Kong stock market", that is, "telling a good story about the Hong Kong property market"


After Hong Kong's greedy capital successfully removed the quarantine period, Hong Kong's preventive measures are not a dynamic zero policy or optimized


Chief Executive (Mayor of Hong Kong) John Lee Ka-chiu takes the lead in WITHCOVID. The Chief Executive, who was diagnosed with the new coronavirus, jeopardized the health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during a four-day trip to Bangkok


A spokesman for the Chief Executive's Office said Chief Executive John Lee Ka-chiu returned to Hong Kong from Bangkok, Thailand last night and was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nucleic acid test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and is being quarantined according to the guidelines of the Department of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John Lee Ka-chiu will work at home during the isolation period and attend meetings by video as needed.


With both Macau and the Mainland insisting on a dynamic zero policy, Hong Kong this year has experienced two waves (the first wave in 2022 was 17,789 active cases on January 17, peaking at 1,052,121 cases on March 28, and 17,325 cases on May 17; the second wave started on June 19 with 18,282 cases, and the first peak was on September 22 with 298,019 cases. And then dropped to October 29 with 172,311 cases, however, the local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worked together to boast that 'the epidemic is under control' and 'there is no rebound' on November 19. The 'stable' 'steady' 'ongoing' rise to 202,076 active cases recorded. In Hong Kong, the diagnosis was confirmed by the Director of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Branch of the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Mr. Cheung Chuk-kwan, on September 24 that "the chance of going to zero is relatively small; it may coexist with new cases of the disease." To coexist with the virus, and the more the epidemic worsened, the more the epidemic prevention measures were relaxed. And on September 26, the collusion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in Hong Kong finally succeeded in eliminating one of the important phases of anti-epidemic measures "quarantine" when entering the country, that is, the so-called 0+3 (coexistence with the virus, the virus directly comes to Hong Kong, no defense). 0+3 is in fact the same as 0+0, because the isolation period is completely removed as an important link, which is not allowed by the dynamic zero policy, which is firmly rejected by the Mainland and Macao, so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been carrying out subsequent relaxation measures for capital. 0+3 was originally the day of arrival (Day 0), the 2nd, 4th, and 6th day for nucleic acid testing, and then the 7th day for rapid tests. Later, on November 17, when the epidemic was worsening to over 8,000 cases per day, the decision was made to further relax the precautionary measures (the more the epidemic worsened, the more it was relaxed). As a result, the total number of existing cases from November 16 to 19 rose from 193,473 to 199,123.


''The government will reduce the number of nucleic acid tests for overseas and Taiwanese arrivals from next week (11/21/2022), with arrivals only required to undergo nucleic acid testing at the airport and on the second day of arrival, and rapid testing daily for seven days of arrival. If someone arrives in Hong Kong today, they will no longer be required to take the test from next Monday.''


Under Secretary for Medical and Health Libby Lee Ha-yun said the measure is not a relaxation of the requirements, but an optimization of the process. She said that the incubation period of Omicron virus is very short, the airport and day 2 nucleic acid test can already identify 83% of confirmed arrivals, if arrivals test positive on days 4 and 6, they may be more likely to be infected locally than abroad, and the proportion of imported cases has increased from 3.1% to 4.5% before and afte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0+3" arrangement, which is still an acceptable range, so the decision to adjust Therefore, we decided to adjust the measure.


Asked whether there is room to relax to "0+0", Libby Lee Ha-yun said, discussing the entry arrangement is "0 plus how many" meaning has not much, and pointed out that the current epidemic is repetitive, more rising trend, so need to be careful to go every step, hoping to "soft landing".



The key point is that there is no quarantine period at the time of entry. The basics of epidemic prevention are detection, isolation, and treatment. The Hong Kong local government has eliminated this critical part of isolation for capital. This is the nature of the public relations and news reporting resulted from systematic collusion between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is currently (Nov. 20) the 16th most epidemic-stricken society in the world. Just by looking at the epidemic data, it is simply not the time to relax epidemic prevention measures. The zero policy is nowhere to be seen in Hong Kong, and the clouds have dissipated. At the same time, on the other hand, Hong Kong's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demanded that the mainland immediately fully exempt from quarantine for customs clearance is crazy. The center of the epidemic in China, the bomb of the COVID epidemic is no longer Wuhan, but Hong Kong. The Mainland and Macau must remain isolated from Hong Kong, the epidemic capital, to protect national security and public health.


NEWS 【事實關係】


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高拔陞表示,近日新冠病毒個案升幅,比8月底、9月初個案反彈時更急,外國情況亦反覆,情況令人擔憂。他認為,可能與市民較為放鬆,市面活動增加有關,市民在增加社交活動的同時,要做好感染控制措施,例如朋友見面前最好先做快測。
高拔陞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如果個案急升,醫療壓力太大,不止影響新冠病人,亦會影響其他病人,8月底、9月初時局方要調節服務,當時整體減少兩成手術,目前差不多要迫於無奈減少非緊急服務,例如手術、內窺鏡檢查。


大埔那打素醫院內科及大埔醫院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李舜華呼籲,如果長者感染後,即使起初沒有特別問題,都要盡量使用指定診所、遙距醫療服務,按照醫生指引服完整個療程的抗病毒藥物,以減少病毒令情況惡化的機會。
她又表示,醫院接收多了長新冠的長者,主要是一直胃口無法恢復、活動能力下降,很多時因脫水影響腎功能,導致腎衰竭,呼籲家人要留意他們的進食、飲水情況,因為流質攝入量非常重要,亦可以帶長者曬太陽和見朋友,以提升社交能力和情緒,否則會影響胃口和心理健康。LINK


復常有兩種,一種是與病毒共存的‘復常’(本港官商勾結製造的假象);另一種是中國追求的不與病毒共存的真復常(清零)。前者將防疫措施視為疫情;後者則將病毒視為敵人。澳門和內地都長期實現了清零。


就澳門而言,除了2022年6月19日現有個案8例,頂峰為7月1日現有個案61例,降到7月21日現有個案9例之外,從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大致都處於清零狀態(LINK),因此之故,澳門乃一國兩制和動態清零的模範生,誠實的實踐者。


澳門旅遊業議會指出,今年復辦電單車賽事,吸引力增加,相信總體入座率會超過八成,與去年相若、有五萬人次左右,但整體旅客人數仍受疫情影響。 澳門旅遊業議會會長胡景光稱:「因為鄰近地方的疫情都是比較嚴峻,核酸有效期都是二十四小時。現時近期的日均旅客都是一萬六千人左右,我相信賽車期間有機會衝破兩萬人次的關口,但對比去年的三萬多會略為減少。」 胡景光又稱,據了解,國家文旅部已完成四省一市赴澳旅行團的程序,目前正等待相關正式批文,有信心本月底前會有旅行團過來澳門。LINK


就內地而言,14.1260億人口(2022年6月 LINK)中,至今感染者僅有286,197人。清零政策發揮極大作用的尤其是從2020年4月17日(現有個案66例)到2021年12月2日(現有個案906例)的長時期,現有個案總數大致一直控制在1千以下(LINK)。2022年7,291,600人口 (2022年6月 LINK) 香港則有2,036,681人。香港面積有1106.34平方公里;內地面積有960萬平方公里。與內地比起來,僅有0.52%人口的香港,只有0.01%面積的香港則抗疫做得明顯差劣。這絕不能說澳門做得到清零是因為人口較少,面積較微小。那內地怎麼算? 這不是地理環境問題,而是政治/治理能力問題。誠然,香港政府抗疫做得差劣是因為為資本服務。


香港抗疫下的全人口中感染率27.93%遠高於整個中國大陸的0.02%(感染者連全人口的1%都不到,這數據足以代表清零)。 香港和內地的管治能力差距甚遠。尤其是,關鍵在於對貪婪資本(上層集團)的控制。中國共產黨面對疫情反彈仍在有效控制資本的盲動。


凡是社會問題是由資本的運動而產生的。沒有任何一個社會問題不是與資本的運動直接或間接地有關的,是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裏,與資本的運動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是不屬於所謂社會的。資本只追求資本增值/增殖(valorization)而已。對資本而言,毫無國家,公共利益可言。換言之,資本徹頭徹尾追求的只不過是私人利益,資本家自己掠奪和剝削勞動者階級的勞動來獲取的個人利益,即不勞所得。那麼,政府追求的則應該是公共利益。因此,為資本服務的政府必然則是敵對人民的。


社會有強大聲音要求進一步取消防疫政策,這反映社會各界的難處,但政府不能單隨民意短期變化,在疫情防治的政策上,要求的是科學和通盤考慮,可以摸着石頭過河,穩步前進,但同時要懂得抗拒任何急躁的利益要求,大局為重,在疫情於秋冬有機會轉變之時,寧可放慢復常措施,以社會健康衞生安全為重。政府官員要能忍辱負重,堅持弱勢社群(特別是長者和貧困人們)的健康安全為決策的取捨偏重,社會民生的困苦還可動用儲備來紓減,人民為重!

LINK


盧寵茂指社會對「0+0」有不同理解,指再討論已無意義。認為大家已經不必再討論數字,他更指自己是否因太多討論而混亂,形容因此而「很低智」。他表示抵港旅客仍需進行核酸檢測,指如果不進行只是如同鴕鳥閉上眼,便認為病毒沒有來臨,以及變種病毒是否有流入本港,故現階段不可能取消入境旅客做核酸檢測的要求。

LINK


關於疫情,有幾個重點:


1. 2022年11月16日,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在立法會發表了就《行政長官2022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一節:築牢安全根基 堅守一國之本 發揮兩制之利及着力提高治理水平)的致辭全文:


主席、各位議員:   首先,我感謝內會主席就《行政長官2022年施政報告》提出致謝動議,讓政府能充分聽取議員對《施政報告》的意見和一些看法。我非常感謝各位發言的議員,對保安局的政策措施給予寶貴的意見,特別感謝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陳克勤議員對我們工作的認同。   我會先就國家安全的議題發言,然後會就其他議題作一些扼要回應及報告。 維護國家安全   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也是發展的根基。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二○二○年六月,中央制定《香港國安法》,對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起關鍵作用。自《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香港由亂變治,社會恢復穩定,市民生活亦重回正軌。   就涉及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的案件,截至二○二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共234人被拘捕。就這些案件,有143人及五間公司被檢控,而所有44名已審結案件的被告都已全數被定罪。   《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只是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起步點,為達致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體制體系,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以及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權益,我們必須繼續積極推展與維護國家安全相關的工作,以應對國家安全風險,以達致全面保障國家安全,確保香港邁向「由治及興」的階段。   因此,我們要繼續加強執法和情報工作。雖然《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起了震懾性的作用,但是危害國家安全分子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社會上仍有一些希望危害國家安全的分子死心不息,伺機而動。   事實上,香港仍面對不少國家安全風險,當中包括: (i)危害國家及香港安全的勢力持續以「軟對抗」手法宣揚反中央和特區政府信息,並鼓吹「港獨」危害國家安全; (ii)本土恐怖主義活動,例如二○二一年的「七一」刺警案和企圖於鐵路、法庭等公眾地方發動炸彈襲擊以圖達致政治目的的「光城者」案件,均顯示本土恐怖主義分子已轉趨行動化; (iii)外部勢力利用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獨特環境,不斷干擾和抹黑特區事務,意圖危害國家安全;以及 (iv)一些潛逃到外國的危害國家安全分子繼續勾結外部勢力,從事危害國家的活動,例如要求外國實施所謂制裁。   執法部門會繼續根據《香港國安法》及透過激活現行法例,針對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進行調查和執法,並加強國家安全及反恐情報收集及分析,特別是網上資訊及反間諜情報,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以及杜絕恐怖襲擊和「孤狼式」襲擊。   剛才有議員發言時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進行本地立法的工作表示關注,我想重申這項工作是香港特區的憲制責任,亦有其實際需要,我們一定會繼續積極推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工作。   現時,我們一方面研究香港特區過去、現在、以至未來的國家安全風險,亦會檢視《香港國安法》的實施經驗、相關的法庭裁決,以及現行法律的不足,並參考其他相關的全國性法律及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同類法律,務求制定最切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方案。   因應國際形勢急劇變化,我們認為立法建議除了能有效應對過去和現在的國家安全風險及威脅外,亦需具有足夠前瞻性,以應對將來可能出現的風險;最重要是在執行方面必須切實可行。我們會適時展開公眾諮詢,向市民及持份者解釋立法建議的內容及考慮的因素。   在提高市民大眾的國家安全意識方面,我們認為市民,特別是年輕人更清楚明白我們面對的國家安全風險及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以及對《香港國安法》有正確的認識時,自然不會那麼容易被試圖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士或組織鼓動或煽惑。   來年,我們會繼續加強國家安全宣傳和教育工作,全方位推動學校、青少年制服團體及廣大市民共同參與不同形式的國家安全推廣活動,主要舉措包括全面提高紀律部隊青少年制服團隊隊員的國家安全意識、繼續深化《香港國安法》網上虛擬展覽的內容,以及與教育局繼續攜手推展「2023年國家安全齊參與」計劃,使國家安全教育植根校園以至全社會。 處理免遣返聲請   除了國家安全外,亦有議員對處理免遣返聲請問題表示關注,特別是現時仍有超過14 000名聲請人因為不同原因仍然留在香港,政府會積極加快遣送聲請被拒者離港、加強羈留及減低他們在香港所造成的治安風險,以及打擊他們從事非法勞工的情況。   為進一步解決免遣返聲請問題,我們將會採取多項加強措施,當中包括持續以高效率審核及處理相關上訴個案、更新遣送政策以加快遣送免遣返聲請被拒者離港、加強對因入境罪行而被羈留人士的管理及增加羈留名額,以及加強針對入境罪行和非法受僱的執法行動。我們會於下個月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詳細介紹有關新措施的詳情。與此同時,入境處亦會繼續採取各種提升遣送效率的措施,包括加強和相關外國政府、航空公司及其他政府部門商討,以簡化程序,並利用特別航班執行大規模遣送行動。

LINK


一目了然,即使港區國安法成立了,保安局也仍然擺脫不了普通警察事務的觀點,尚未轉變或升級為情報機構。它的國家安全概念內涵和外包唯限於個別刑事罪犯。與任何國際上的情報機構正相反,完全排除掉了公共衛生,糧食安全,居住問題等關於民生領域的廣泛國家安全問題範疇了。因此,對他們而言,疫情不是個國家安全問題。不過,目前新冠病毒的疫情才是本港必須正視的,最嚴峻的政治問題,最主要的國家安全問題。我們可以把這個致謝動議(這是港英殖民地時期的因襲 )的答覆視為保安局的國家安全觀。


此外,其中一個重大的缺點是外部勢力的定義。在港,上層集團是不分本地和外部勢力的,都是高度結合的。這只要看香港總商會的成員名單,就會清楚(LINK)。在2022年9月,本地資本家(公司)總數為1,387,199(LINK),加上本地營運的外地資本家(公司)為14,391(LINK)。 甚至,包括內外企業混合的一般工商會(商會)共有64個(LINK),這還有各範疇的商會,即地區工商組織;政府資助/法定機構;中小型企業組織以及19種製造業工商組織和17種服務業工商組織等(LINK)。在此,本地勢力和外部勢力的二分法過於簡單抽象,不符香港現實。


譬如,本地勢力的地產霸權寡頭代表長江集團不僅是美國商會AmCham的成員(在1976年9月加入了),也是香港總商會的成員(李澤鉅 Victor Tzar Kuoi Li LINK)。那麼,在此證明了本地勢力和外部勢力的二分法是不準確的,是因為本地勢力也原本是外部勢力,外部勢力也同時是本地勢力。甚至,香港上層集團都享受多重國籍和跨國企業的身分,吃兩家茶禮是政治常態。市民要問到底當局如何準確分辨內外部勢力呢?


還有,另外一個令人懷疑的是,所謂「光城者」只不過是剝削真示威者的本地黑道詐騙集團。香港並沒有正宗恐怖主義組織。為何本地黑道/詐騙集團剝削政治示威者的包裝?那就是為了騙西方國家政府和情報機構,但加拿大政府也清楚這一點,即香港本地犯罪集團假裝示威者來撈取政治優惠。


2. 在2022年11月15日名為盧文端的自稱愛國人士在反對派媒體明報投稿發表了以下文章(李家超讀過):


【明報專訊】早前內地公布多項放寬入境檢疫措施,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今日在本報撰文(刊B11)稱,放寬措施與「動態清零」不可對立,而是要並行不悖,又說特區政府大幅放寬入境檢疫安排,獲中央大力支持外,亦發揮先行先試作用,而目前香港「0+3」經各種改善措施後,實際上已變相是「0+0」,而不能直接稱為「0+0」,因要顧及內地觀感,免以為香港「完全不設防」。LINK


‘偽裝中央政府之聲’Hong Kong Handler的公關騙術


這就是最近最有趣的媒體公關現象。 手法代表背後的勢力及其身分。首先,正像日本的官僚機構為推動其利己政策而利用美國智囊(譬如極右派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

CSIS顧問的Richard Armitage及其俗稱Armitage reports LINK)來演出‘華盛頓的聲音’一樣,香港的上層集團,即中共的統戰對象,如民建聯(盧文端不僅是中共統戰對象組成的政協成員,也是民建聯監委會成員)利用政協(非中央政府機構或立法機關)或全國僑聯(非政府組織)等內地人來演出‘中央政府的聲音’來騙香港市民。在此公關上,內地‘愛國’政協和傳統反對派媒體合作了。在此不再有建制派或反對派之別,凸顯了藍黃金主一致的現實,而只有本地上層集團自身的政治圖謀和利益而已。


2022年11月19日,TVB報導: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說︰「我不會評論誰做或是否參與,每個人有自己的考量,我不會評論誰合適或不合適。當然人大代表才能選到人大代表(常委),選人大代表要對國家事情有認識。有認識的時候,亦能掌握香港市民的意見及心聲,作為橋樑的角色。」

被問到內地將入境檢疫縮短至「5+3」後會否再放寬,譚耀宗指要逐步做;又指最近廣東疫情反覆,但仍調整至「5+3」,反映內地重視港人希望放寬的要求。LINK


誠然,盧文端和譚耀宗都與整個香港上層集團一致曲解了中央的優化措施並把它說成「放寬」。記得,中央政府早前明確否定了所謂「放寬」之說。這些上層集團的傀儡都誤導了香港市民。盧文端只代表全國僑聯,而非中央政府。譚耀宗只代表港區,而非中央政府。不要扮演中央政府的聲音。


內地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在2022年11月11日:


事實上,近三年來,我國根據全球疫情形勢和病毒變異情況,結合我國疫情防控實踐經驗,因時因勢優化調整防控措施。二十條優化措施是穩中求進、走小步不停步、符合我國國情、更加科學精准的舉措。每一次調整優化,都經過反復研判、科學論證,確保積極穩妥、風險可控。

優化防控措施不是放鬆防控,更不是放開、「躺平」。當前,新冠病毒仍在持續變異,全球疫情仍處於流行態勢,國內新發疫情不斷出現。我國是人口大國,脆弱人群數量多,地區發展不平衡,醫療資源總量不足,一些地區的疫情還有一定規模。受病毒變異和冬春季氣候因素影響,疫情傳播範圍和規模有可能進一步擴大,防控形勢仍然嚴峻。

LINK


智囊代表政府是個智囊散播的政宣。代表美國政府的是美國政府自己。那麼,真正代表中央政府的不是政協,全國僑聯,也不是港區人代,而唯一是中央政府自己。 如上所述,香港上層集團確是個詐騙集團。

3. 特首(香港市長)率領本地商會成員與泰國商會會面一事。香港01早前報道:


特首李家超本周四(17日)將赴泰國曼谷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APEC)。他今早(15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將率領逾20人貿易代表團到訪當地招商引資,向各國領袖及商界說好香港故事,並爭取其他國家支持香港加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LINK


為何不帶勞動者的工會去當地工會做交流呢? 所謂「說好香港故事」只不過是「說好香港股市」,也就是「說好香港樓市」而已。香港故事乃香港股市。即香港資本故事。要當地對港投資意味著股市。帶領商會圖是裙帶資本主義的鐵證。為何不做工會之間的交流呢?不同國家的商會之間根本不需要由政府率領交流的。香港地方政府只顧資本,而忘了勞動者!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稱:「行政長官李家超多次在講話時表示,香港回來了。我覺得這非常棒,希望你們也覺得非常棒。香港回來了,意味著國泰也回來了。我們(國泰)更希望的是能夠取消所有防疫政策。」 行政會議前召集人、香港泰國商會主席陳智思就指,這次最主要目的是向泰國商界表達,歡迎他們重新回到香港投資,因為他發現不少泰國人之前對香港有誤解。 香港泰國商會主席陳智思說:「很多還記著一些一年前的安排,不少人還以為現時要入住指定檢疫酒店。我不覺得今次特意來是為甚麼協議,不是為了簽署,暫時未有實實在在的好東西,不過我認為,整體將香港帶回國際平台,對整個香港都是好事。我絕對相信,香港明年防疫安排逐步可以取締,回復正常都不會來得太遠。」 不少商貿代表團成員都指,一次機會不足以說好香港故事,希望特首將來有機會再率團,到泰國以至世界更多地方,宣揚香港的優勢。

LINK


誠然,TVB的訪問揭示了香港泰國商會承認所謂訪泰商貿團只不過是公關而已。甚至,在疫情嚴峻下,一直要求港府全撤防疫措施(違背國策的與病毒共存)的資本之一是英資國泰。


4. 首個泰國旅行團是個公關。在疫情嚴峻下,該泰國旅行團明明是個本地上層集團違背清零政策而勉強塑造復常假象的公關而已。結局,凸顯的是其意圖本身。人家是看疫情實況來判斷的。很簡單。


【本報訊】「團進團出」新措施公布後,疫後首個由泰國入境本港的旅行團昨傍晚抵港,但未能受惠新安排。接待旅行社表示,未能趕及安排食肆予泰國團客用膳,團友只能在酒店房間食飯,但入境後可受惠在機場接受一次核酸檢測,較其他入境者少檢測一次。泰國團當地旅行社負責人Jume表示,團友本想來港享受美食,獲知首3日不能進入餐廳後,只能無奈接受,有團友則稱,準備在港消費約一萬元。LINK



COMMENT 【評語】


‘偽裝中央政府之聲’Hong Kong Handler的公關騙術(如盧文端)是從日本官僚塑造‘美國政府之聲’Japan Handler的公關騙術學來的。代表中央政府的只有中央政府,而非政協,港區人代,全國僑聯之流。此外,全中國的疫情中心早已從武漢轉移到與病毒共存的香港了,因此內地和澳門需繼續有效隔離香港,以維護國家安全和人民生命。

The public relations deception of the 'Voice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ong Kong Handler (e.g., Lo Man Tuan) was learned from the public relations deception of the Japanese bureaucrats shaping the 'Voice of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Japan Handler. Onl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represent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tself, not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the Hong Kong representatives of People's Congress, or the NGO All-China Federation of Returned Overseas Chinese. Moreover, the center of the epidemic in China has already moved from Wuhan to Hong Kong, where 'the virus coexists', so the Mainland and Macau need to remain effectively isolated from Hong Kong to protect national security and people's lives.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