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95 美國的勝利:中國被迫打開了將衝擊全球的與病毒共存的地獄門

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

FILE PHOTO: Hell Gate © Envato

IMPORTANT 【重要】


澳門改採了與病毒共存(如今俗稱‘復常’)。2022年12月22日澳門撤掉了入境隔離措施(澳門零時起放寬入境檢疫要求 取消落地核酸檢測及賦紅碼安排 LINK),以稍微優於香港的方式,但確實放寬了關鍵性的防疫措施,因此確定澳門放棄動態清零政策而加入了與病毒共存的行列。萬一內地也即將跟隨澳門撤除外防輸入的重要環節(如落地首日核酸檢測和隔離期),那就會確定全中國在疫情嚴峻下最終加入了與病毒共存的不歸路。甚至,全球疫情還會持續。


然而,市民冀望的是在疫情控制或消退下,才逐步放開,而非在疫情仍為嚴峻,社會準備不足,也是疫情尚未消退或結束下,逐步放開或貿然加速全面放開。


疫情越嚴峻越放寬,疫情越糟糕,越要即時免檢疫通關的反知性勢力叫做病毒,也叫做資本。內外資本毫無顧慮公共衛生。內外資本勢力先從香港逐步蠶食了內地的防疫措施,即叫港府率先改採與病毒共存了。足認香港仍然是個只換國旗的港英殖民地。


防止感染,做好檢測,隔離,有效治療才是防疫的基本概念。只要放棄防止感染,躺平,那就意味著整個防疫政策的瓦解。中國走上與病毒共存正是資本以及美國的勝利。中國從全球抗疫勝利者的政治高度,自行退回到了武漢爆發疫情初期(2020年)的政治困境。我們清楚中國的動態清零政策長期成功防止了疫情的最兇猛的全球擴大。拆掉它的全球疫情後果不堪設想。


最不幸的是,國安法和國安單位都未能阻止內外資本聯合瓦解動態清零國策的政治攻堅戰。這個原因要檢討。


香港政治的結構如下:

FILE PHOTO: Structure of Hong Kong Politics © Ryota Nakanishi

真正的政治是當國策/公共利益與資本利益相牴觸的地方,而非愛國騷上面。所謂真正政治的最佳例子是反修例風波和反清零運動。


通常,市民被資本利用媒體上演的愛國騷牽著鼻子走的。但是,真正的政治發生在國策或公共利益與資本利益相衝突的地方。始終要看的是這點。


最近的愛國騷的例子是,橄欖球賽國歌播錯/標錯,黎智英聘用英國大律師,Google香港國歌置頂,一直到香港製造標籤(香港製造|陳茂波:港經濟服務業為主 美禁標示實際影響不大 LINK)云云。然而,最近幾個月同時進行的真正政治過程是逐步逼迫內地和澳門放棄動態清零的政治攻勢。


Macau has changed to WITH-COVID (now commonly known as 'reversion'). 23 December 2022 Macau removes entry quarantine measures in a slightly better way than Hong Kong, but does relax key quarantine measures, thus confirming that Macau has abandoned its dynamic zero policy and joined the ranks of those who co-exist with the virus. In the likely upcoming event that the Mainland follows Macau's lead and removes key aspects of anti-external importation measures (such as first-day-of-arrival nucleic acid testing and quarantine periods), it will be confirmed that all of China has finally joined the path of no return in the face of the severity of the epidemic. Even more, the global epidemic will continue and worsen.


However, what the public wants is a gradual release when the epidemic is under control or receding, not a gradual or acceleration of a full relaxation when the epidemic is still severe and the community is not prepared and the epidemic is not yet receding or over.


The more severe the epidemic is, the more the prevention method is relaxed, and the worse the epidemic is, the more the anti-intellectual forces that must be immediately exempted from quarantine and customs clearance are called viruses, also called capital. Capital, both internal and external, has no regard for public health. The capitalist forces, both internal and external, have gradually eroded the epidemic prevention measures in the Mainland from Hong Kong, i.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taken the lead in co-existing with the virus. It is clear that Hong Kong is still a British Hong Kong colony that only changes its flag.


The basic concept of epidemic prevention is to prevent infection, detect, isolate, and treat effectively. As long as we give up the prevention of infection and lie flat, it means that the whole epidemic prevention policy is collapsing. China's journey to co-exist with the virus is a victory for capital and for the United States. From the political height of a global winner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epidemic, China has regressed itself to the political dilemma of the early days of the outbreak in Wuhan (2020). We know for sure that China's dynamic zero policy succeeded in preventing the most violent global expansion of the epidemic in the long term. The consequences of dismantling it for the global epidemic are unimaginable.


Most unfortunately, neith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s nor the national security units were able to stop the political offensive by the combination of internal and external capital to dismantle the dynamic zero policy. The reasons for this need to be reviewed.


The structure of Hong Kong politics is as follows.


Real politics is where state policy/public interest is in conflict with capitalist interest. The best examples of real politics are the anti-extradition law amendment bill and anti-ZERO-COVID campaigns.


Usually, the public is led by the nose by patriotic political shows staged by capital through the media. But real politics happens when national policies or public interests conflict with capital interests. It is this that must be seen after all.


The most recent example of patriotic political show is the misplaying/mislabeling of the national anthem at a rugby game, the hiring of a British barrister by Jimmy Lai, the Google Hong Kong anthem search-result topping, all the way to the Hong Kong manufacturing label (Made in Hong Kong) However, the real political process that has been going on simultaneously in recent months is the political offensive that is gradually forcing the Mainland and Macau to give up their dynamic ZERO policy.


NEWS 【事實關係】


快過去的2022年是沙士疫情20週年。自從2019年12月8日武漢的首次正式確診案件(LINK)以來,抗疫已過了3年了。正好,抗疫3週年的同日(2022年12月8日,文章本身則是在12月7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在記者會發表了目前最後另十條優化措施(關於進一步優化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 LINK)。此舉普遍被內地網民視為「突然放開」。


無庸置疑,眼前最優先的國安問題(公共衛生危機)仍然是疫情。這只要看最淒慘的第五波第一階段及其現在的第二階段(實際上的第六波)的數據就可看出真實。即與沙士疫情(2002年-2003年6月23日 LINK,香港總體感染者1755名;共299名死亡 LINK)比起來,武漢疫情爆發到2022年12月22日為止,在本港造成了2,402,238名感染;11,293名死亡。12月21日現有個案總數為404,019名。幾乎每日都有20到50名新冠患者非正常死亡。如港府發表進一步放寬防疫措施(LINK)的12月20日14982宗新冠確診個案和33名死亡(LINK)。按照正常的道德倫理觀念,疫情個案穩定高企,這遠遠不叫做所謂「輕微」,「低落」,「平穩」,「受控」,「低水平」,「無風險」,「致病性減弱」,「平台期」,「新冠感冒」等只想全撤防疫措施的資本(資本支配的內外官方或資方媒體,‘專家顧問’,‘官僚’,‘網紅評論員’等資本的輿論/推銷工具/小丑們)所天天鼓吹的低估病毒風險和誤導市民防疫,甚至完全漠視疫情本身及弱勢患者,不幸死難者的歪論邪說。


數據顯示疫情仍持續和嚴峻。


疫情|港增16953宗確診 輸入個案佔982宗 多50名患者離世

本港新型肺炎疫情持續!今日(21日)新增16,953宗新型肺炎確診個案。在新增的982宗輸入個案當中,有489宗涉及機場檢測樣本、378宗涉及第一至三日樣本,餘下115宗涉及第四至七日樣本。


39間學校共42班停課一周

再多50名患者離世,為4月中以來新高,第五波疫情累計11,293宗死亡個案。28男22女死者年齡介乎59至97歲,當中10人來自院舍,有4人已接種四劑新冠疫苗、33人已打三針、3人已打兩針、1人已打一針、9人沒有打針。


今日有31間院舍共錄得46宗院友和7宗員工確診,累計68名院友需要檢疫;今日有39間學校共42班,獲衞生防護中心建議暫停面授課一周。變異病毒株方面,衞生署公共衞生化驗服務處發現多5宗XBB、1宗BF.7和2宗BQ.1.1亞系個案。


280名危殆或嚴重病人留院

在公立醫院,目前有4,143名確診者正在公立醫院留醫,當中2,792人需要入住隔離設施,516人正接受氧氣治療,68人需要以呼吸機協助呼吸。醫管局指,現合共有136名危殆及144名嚴重病人留院,當中35名危殆病人正接受深切治療。此外,急症醫院內科病床整體住用率現時約為112%。

LINK


本港今(22日)新增19,705宗確診,連續16日確診破萬,為3月19日以來新高,其中本地感染佔18,751宗,954宗為輸入個案。另再多34名患者死亡。

LINK


到底有沒有在做抗疫? 為資本利益而放寬防疫措施不叫做抗疫。


換言之,資本不把病毒當作敵人,而將防疫措施視為敵人。內外貪婪資本如此照樣顛倒了黑白是非。況且,其目的是極端短視的。譬如,炒股,引進內地炒客及爆買客。它們透過香港媒體每一輪大力發放攪亂局勢的未經證實消息和假消息,每一輪成功撤掉防疫措施,每一輪實際社會就進一步陷入了困境和價值觀的混亂。只有資本高興,而更多一般市民則染疫。譬如,蘭桂坊教父盛智文叫港府撤防疫措施,港府就撤了酒吧限制和快側要求。這當然不是為了公共衛生,而只是為了資本自己。


此次,如前所述,不像以往的顏色革命,示威者暴徒不是主力。最容易滲透政府的政府疫情顧問和衛生官僚才是與病毒共存的推手,也就是動態清零國策的掘墓人。


重點從「防控感染」轉向「防控重症」(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指,新冠病毒變異株Omicron已不適合稱為「新冠肺炎」,應該改稱「新冠上呼吸道感染」或「新冠感冒」LINK),但不「防控感染」就不能「防控重症(住院)」。這是陌生化了的與病毒共存(谷針)。同樣,推與病毒共存和西方疫苗的經濟學家吳敬璉之流所唱「必須避免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也意味著言行不一(LINK)。賊喊捉賊。好聽的口號淪為了陌生化了的躺平(與病毒共存/谷針)。還有,「清病不清毒」(LINK),這口號也是與病毒共存的陌生化,即與病毒共存。這些口號都只不過是把與病毒共存換成別的說法形式而已。其意思是與病毒共存。


我們可以指摘,如果正像政府專家顧問所說「新冠感冒」或「奧密克戎病毒那麼輕微」,那就根本不需要昂貴的輝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療藥物奈瑪特韋片/利托那韋片(Paxlovid LINK)吧?更不需要任何疫苗嘛!如此早就陷入嚴重的形式邏輯矛盾。何況,市民已經為根本無法防止感染的所謂「疫苗」一頭霧水。集體免疫/群體免疫之說早已瓦解了,是因為新冠疫苗的特色乃「非免疫」。


不過,香港疫苗通行證有了意想不到的防疫效果了。那就是原本是為了谷針的強制接種手段,目前轉為保護最多未接種者的政策了。為何? 目前香港全人口729萬1千6百人中(LINK),至少一針接種者有6,906,154名。 意思是說,未接種者是385,446名(2022年12月22日 LINK)。


大部分的感染傳播一直都是與食肆有關的。尤其是,粵式餐廳。那麼,在與病毒共存的社會狀態下,仍然維持的疫苗通行證反而保護了未接種者感染的機會了。本港在控制疫情前,絕不應該取消疫苗通行證。


資本叫撤:


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表示,希望當局取消顧客出席宴會、光顧酒吧和夜店前,做快速檢測的要求,指香港向前走重要,不應再用過往的方式應對疫情。

LINK


結果(港府就撤):


政府周四起放寬部分社交距離措施,餐飲處所,以及健身中心、戲院、表演場所和主題公園等表列處所,不再有人數限制。當局亦撤銷宴會活動人數上限。至於進入酒吧酒館、夜店、出席宴會以及參與本地遊等人士,毋須再做快測。
由周四起,當局亦放寬部分場所的飲食限制,容許在公眾娛樂場所及活動場所的戶外範圍、體育處所的戶外範圍,以及麻將天九耍樂處所飲食。至於疫苗通行證以及口罩令要求,就仍然維持。
當局說,香港近日疫情進入平台期,每日新增個案在本月15日超過17000宗高峰後,及後連續數日徘徊在15000至16000多宗水平。因感染新冠病毒而需住院的病人數目有所上升,但當中危殆或嚴重個案的比率維持平穩。經考慮最新疫情發展及社會經濟需要,決定提前放寬部分社交距離措施。
當局說,會密切觀察疫情發展,在保障公眾健康的大前提下,考慮繼續放寬各項社交距離措施,讓市民生活有序復常。

LINK


在資本的信息戰造成的混亂之下,總是有個基本疑問:


面對嚴峻的疫情,政府和社會該重視的究竟是公共利益(公共衛生)?還是資本(私人利益)? 誠然,社會賦予政府的強大公權力和公信力是在資本狂亂追求私利之下,為了爭取和確保公共利益。所謂國安單位也就是為了公共安全。疫情就是公共安全的重大危機。


內外資本此次聰明或有利的是始終透過疫情此一特殊領域的擋箭牌成功改變和破壞了國策。本文最大疑問是國安單位為何沒有阻止它們?


為拆除內地動態清零政策,而由香港政府,香港內外資本勢力及躺平派叛徒起帶頭作用的反知性主義是:


「疫情越嚴峻越放寬。疫情越爆發越失控,越要儘早免檢疫通關,達成全面與病毒共存。並且為歐美國際資本全面打開內地疫苗市場,以便讓資本有機會進一步佔據中醫產業或毀滅內地的中醫產業自主權」。

這是誰的慾望?明明那是內外資本的慾望,而非支持國策和堅持抗疫的市民的慾望。每日做好個人防疫的正常市民都只希望負有社會責任的當局盡快控制疫情,堅持正確的動態清零政策(雖做優化防控,而非躺平。除了如中德僑民互相可接種本國疫苗協議此類例外之外,堅拒歐美藉以A4白紙白痴暴動全面打開內地市場的西方mRNA疫苗)到全球疫情真結束。即使在疫情仍未結束下,「資本叫撤就撤」的港府或其他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都屈服於資本壓力而撤掉所有防疫措施後,一般市民也還會堅持個人防疫措施的。這也是當前的趨勢。理由很簡單,疫情仍然嚴峻,甚至未來還會持續,連世衛都無法確定到底2023年疫情會否結束。


總幹事譚德塞在記者會說,世衛需要更多關於中國疫情嚴重程度的資料,特別是入住醫院及深切治療部的數據,以便全面評估風險,

表示雖然新冠死亡人數自全球高峰期以來下降超過九成 ,但病毒仍有太多不確定性,無法斷定大流行已經結束。

世衛緊急項目執行主任瑞安表示,中國病例激增不單是因為當地取消許多限制政策,指Omicron是至今傳染性最強的變種,不可能阻止傳播。他說,中國60歲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種率落後於許多國家,國產疫苗的有效性約為50%,對人口眾多及有很多脆弱群組的中國來說,保護並不足夠。瑞安表示,中國將新冠死亡定義限制在患有呼吸衰竭的病人是過於狹窄,表示基於感染的嚴重程度,病人往往死於很多器官系統衰竭,因此將新冠死亡定義僅限於檢測呈陽性及呼吸衰竭,將大大低估真實死亡人數。以英國為例,任何病人在檢測陽性28日內去世都列作新冠死亡個案。

LINK


全球疫情的數據目前是,12月20日單日感染者為583,901; 單日死亡者為1,607名(LINK)。但很多躺平國家地區都不再做積極檢測和報告了,「減少感染數」只不過是減少檢測的統計結果而已。


那麼,聽命於資本(如既得利益上層集團的集中代表香港總商會)的港府,從2022年初(2021年9月14日到2022年2月7日維持了213名死亡的紀錄,但從215名的2月9日到破9千的4月12日9034名後一路上升)轉躺平造成超過9000名死亡(政府顧問之一許樹昌按照與病毒共存的說法把9千多名奧密克戎變種毒株死亡歸咎於老人接種率低 LINK)後,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在2022年9月24日公然否定動態清零以及主張「與病毒共存」(LINK)。並從9月26日起積極拆除防疫措施的結局是,據在反修例風波時聽從香港總商會刪除商業犯罪條款的李家超(LINK),防疫措施目前僅剩10% (LINK)。


行政長官李家超舉行行政會議前見記者,他預告下午醫務衞生局將公布放寬社交距離措施,又提到「依家我哋香港真真正正喺管控疫情嘅措施呢,其實我哋係已經放鬆咗九成幾有多㗎喇,只係小部分我哋仲係保存。」繼上星期他在行會上宣布取消掃瞄「安心出行」後,他今日又預告醫務衞生局下午將公布放寬社交距離措施,包括飲宴人數上限等,但重申醫療系統仍在承受壓力。李家超提到「依家我哋香港真真正正喺管控疫情嘅措施呢,其實我哋係已經放鬆咗九成幾有多㗎喇,只係小部分我哋仲係保存」,保存的措施是按風險及實況確保醫療體系可以負荷,以及要保護「一老一幼」「特別係疫苗接種率係相當低嘅兒童」。對於與內地「通關」,李家超稱是本港市民的期望,中央亦非常了解。

LINK


在兩大國安議題上,李家超始終是香港總商會的利益代表。港府算是香港總商會的政府。第一個重大議題是反修例事件。即其最大動機是既得利益資本集團懼怕因商業犯罪而被引渡到內地受審。其實,反修例風波的幕後黑手們早就不是什麼祕密的。首先透過建制把它去勢,之後成功斷送它的就是真幕後黑手們。除了這些勢力以外,毫無客觀經濟動機和邏輯可言。依照與香港類似規模的烏克蘭橙色革命,一次顏色革命費用為5千7百8十萬到6千5百萬美金(for Ukraine (2003-2004) was $57.8-$65 million LINK),顏色革命是種有全球產業鏈的商業活動,根本不是什麼不適切居所貧民發動的動亂。不但工人和學生都淪為了炮灰,甚至也被歸咎一切刑事責任的犧牲品了。土地房屋問題雖是溫床,但不是主要內因,更不是所有的香港社會問題。這點不能搞錯。而且,既得利益集團拒絕調查反修例風波起因是因為既得利益集團本身十分自覺其起因。


2019年5月27日黑暴爆發前夕:


香港總商會會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後向傳媒交代會議情況,商會就《逃犯條例》修訂提出3點要求,包括涉及嚴重罪行才可移交、移交要求從由中央機構提出以及須保障香港人權狀況。 總商會主席夏雅朗表示,會面非常成功,了解到政府修例的理據。總商會要求涉及7至10年刑期的嚴重罪行才可移交;移交須由中央機構提出,以免人人都提出引渡;以及行政機關及法院決定移交時,須考慮人權狀況,維持良好營商環境。 總商會理事林健鋒則表示,認同香港法律有漏洞須要堵塞,而政府答應會研究商會提出的意見,今日未有回答,外界不須揣測。 林又表示,商會與政府緊密溝通,而政府亦有接納意見,早前剔除9項商業犯罪項目。政府今日在會上已清楚解說條例,有助釋除商界疑慮,條例針對的是刑事罪行,並非商業罪行。如李家超解釋,有部分商界擔心的商業罪行實屬民事性質,不適用於條例。 LINK


林鄭月娥主動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本身是在被既得利益集團去勢前是好的。完全合乎公共利益的。在此,我們明確地看得到到底誰真正不要這個的。順便一提,有關反修例風波及其幕後黑手們,還不能忘記林鄭錄音檔洩密事件(林鄭錄音洩漏來源 原來是「Vision 2047」基金午餐會 LINK)的所謂建制派結社VISION2047及其馮國經(Vision 2047成員列席港美董事局 LINK)。 Vision 2047 Foundation不但不是個註冊社團(LINK),也不是個註冊一般商會(LINK)。是上層集團的一種結社。前者的問題是當時林鄭向該會人員洩露了解放軍的動向,而歐美政府都隨即知道了囤聚在深圳的解放軍無意進香港,如此削弱了阻嚇力;後者則是香港最古老的港英殖民時期買辦階級的代表,透過本身建制大佬的身分建立了港美中心並系統化地向各大院校輸入黑暴導師培養未來主人翁示威者的通識課程體制。


2012年大學改制三轉四落實推行時,鍾普洋再與另一名Vision 2047成員,大筆捐款搞領袖培訓。2011年11月鍾普洋創立「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有限公司」(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兩個月後2012年1月,鍾的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與Vision 2047成員,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宣布,以馮的「經綸慈善基金」撥款四千萬元,在香港八大學設立利豐服務領導計劃。翻查香港服務領導管理學院創立時的註冊資料,創辦成員Mr. Tom Osgood,Tom Osgood正是港美中心的Fulbright香港通識教育計劃的美國學者,參與大學三三四改制的通識教育課程設計。

LINK


這些都是仍然逍遙法外的真正的幕後黑手們。這也證實了國安法是不足的,執法單位也無意和無法處置真黑手們。處理的都只是衝擊前線的炮灰或部分媒體而已。結局,操縱顏色政治的金主們都毫無受損,面對2020年港區國安法及2021年選舉改革,只犧牲了反對派一翼,保留了大批霸佔法定機構,區議會,立法會和港區人代的所謂建制派,甚至在疫情議題上也仍佔上風。


只造成1名工人被暴徒磁磚撞死的反修例風波是個重大國安議題,那麼,已經造成11,293名死亡(12月21日)的疫情則應該是更為嚴重的國安議題。


香港內外資本勢力(上層集團)叫港府撤防疫措施,港府也就撤了。從近月以來的事態發展來看,在全中國反清零運動上也已發揮了主導作用。


香港總商會的成員香港太古集團有限公司(LINK)轄下的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公然主張全撤防疫措施(與病毒共存):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稱:我們(國泰)更希望的是能夠取消所有防疫政策

LINK


香港總商會會員蘭桂坊控股有限公司(總商會會員編號:HKL0457 LINK


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表示,希望當局取消顧客出席宴會、光顧酒吧和夜店前,做快速檢測的要求,指香港向前走重要,不應再用過往的方式應對疫情。

LINK


在疫情嚴峻下,尤其是連本港都失控之際,要內地盡快免檢疫通關是反智的,但這就是資本的主張。直接代表香港總商會的立法會議員,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講道:


有媒體引述消息指,內地將於2023年1月3日起不再採取境外入境前往隔離設施隔離的措施,優化為「0+3」的政策,意味通關在望。自內地放寬防疫限制後,有關入境檢疫放寬的消息滿天飛,早前有傳明年1月9日是「吉日」,有望放寬至「0+3」;現時又有傳1月3日放寬。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今日(21日)表示,相信通關在望,希望在通關前夕做好準備工作,以免到時出現混亂。


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分析,現時正是處於通關前期準備的階段,不論具體日子,大家都有合理期望,認為內地即將放寬入境檢疫,因此是時候動手做好人手和硬件配置的前期工作,待內地政策一變就可無縫接軌。


促調整高鐵服務 預早準備未來通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