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Hong Kong Labor Issues #70 治安才是國安:論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考試內幕

Updated: Jun 30


Hong Kong Labor Issues #70 治安才是國安:論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考試內幕
FILE PHOTO: a woman sitting at a desk with her feet on a laptop © Envato

🔻 IMPORTANT 【重要】


治安不好,國安也就等於不好

 

▪️ 在反修例風波和新冠疫情過後,在2024年香港治安每況愈下。光是今年首五個月的犯罪案數升了3%,共36,940宗。網絡保安事故上半年增31%逾5100宗。在表面的愛國秀的公關之下,已釀成了一股歪風和歪念,即‘重國安,輕治安’或是‘國安好,治安不好’的局面。這完全是詭辯,是因為國安和治安並列是邏輯錯誤。國安是普遍概念,治安則是特殊概念。國安必然包含治安。因此,無論保安局如何拘捕和判處反對派明星來阻嚇市民,禁絕「示威之都」的大部分示威遊行(過去5年的公眾集會及遊行共1,324個,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公眾集會只有71個,較2019年大幅減少逾80%,而遊行亦跌逾40%,有270個),都並無改善治安。但是,國安的真正品質和正確指標究竟是治安好不好。香港治安明顯不好。這正是本文主題的香港警務處的責任和失當。把治安和國安分開的想法是錯亂和病態的。根本不存在,‘治安不好,國安好’的情況。現實明顯是治安不好,因此,國安也在實際上不好。治安就是國安。


▪️ 無庸置疑,香港是個基於地產霸權炒樓炒股泡沫經濟基礎的,沒有普選的官僚專制的獨裁社會。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政府本身是個中央政府外判的特殊利益集團(所謂政府是統治階級總體的董事會),享受某種獨立管轄權,確有異於中共。這就是為什麼,中央政府不直接明確指示港府,而總是間接表達意向來創造香港方面的決策者自我解讀其意向的空間,也在體面上絕對沒有過也一律不會指責港府,因此做得不好也在表面上‘做得好’。反正比民主社會更為容易形成官官相護,高高在上的官僚主義,也是在缺乏有效問責和人民監督的機制之下,每個公務員都已熟悉在其職責範疇內如何苛待和敷衍市民都基本上沒事。看似‘人民服務公務員’,而非公務員服務人民。然而,公務員則需要比零售,餐飲業更高的對待市民的服務態度。香港餐飲業的服務態度極差,但香港警察的服務態度更差勁。不僅市民北上消費,也需要向內地公安求救。最後,深圳公安可取代,也應取代香港警務處。


▪️ 我親自發現和驚訝了,與媒體報導,官方禮節交流的公關角度大不同,香港警務處內部則是另外一個世界。仍然存在禁止簡體字,歧視普通話者的惡劣情況。這在公式的‘愛國者治港’,全面消滅反內地情緒和反內地文化的當前的公關形象正相反。其內部依然如故。甚至,在中國全國範圍內,唯一內部使用禁止簡體字的,歧視普通話的警隊正是香港警務處。那麼,廣東話淪為了他們既得利益集團的唯一優勢了,也就是固化了的政策藩籬。換言之,如果香港社會真正進入全面回歸,融入國家發展的話,其指標之一就是香港會否解除廣東話的制度藩籬,而全面開放普通話/國語,以消滅對普通話的隱形歧視。正是廣東話這一點給那些懶惰成性的不積極執法者,以高傲自大的優越感。他們相對蔑視講普通話的內地公安和台灣警隊。講廣東話是與生俱來的,也是遏止普通話普及的殖民地時代的牢固藩籬。吃老本,而排斥異己,這是其劣質態度和治安惡化的真正原因之一。那麼,他們同時知道歐美反對中央政府推行涉港全國統一政策和關注一國兩制命運,其實是歐美在撐港府的腰,歐美在行動上必然在保護港府既得利益集團的管轄權和獨立王國。這就是已經衰退的本港顏色政治的集體壓力和槓桿原理的功能角色。其實,那種港府既得利益者跟歐美的反中央政府立場都是相容的,有共同利益的,在政治上,歐美的政治壓力是服務和保護港府的管轄權及其獨立王國的反中央的外力。因此,市民看到警務處內部和人員的時候就驚訝地發現不同的世界是理所當然的。我在這裡講的都完全是政治禁忌,但社會需要有人自覺和指摘真實情況。

 

▪️ 我這篇也順便介紹香港警務處招募組的考試內容及其評論,以供參考。(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考試2024)


🔻 NEWS / FACTs 【事実関係】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考試


▪️ 香港警務處總部,其招募中心內,考生當日先在櫃檯前坐下來,在一個警員的陪同下填寫簡單個人資料,但突然意想不到地額外要求視力度數,眼花程度,有無紋身,身高,體重,結婚狀態,配偶職位,永久居民有否三年離開過香港,年齡等足以構成歧視的細節。問題是這些數據和資料都並沒有事前要求過,對考生不利和不便。有一個注意點是,像其部門老油條警員陸皓怡一樣,突然要求需要去醫院或眼鏡行檢測的數據時不覺得造成考生不便,反而責難考生則是不當的,惡劣的。更有意思的是,小組面試的其中一個警官也是在這個填寫過程中早就親自參與和物色。顯然,她跟接下來擔任說明和考題的肥胖長髮醜女招募組職員串通的,就會設下一些小動作,以責難牠們當日瞄準的對象。市民只要接觸他們,有夠社會經驗,就會知道香港警務處的生態環境了。顯然,囂張具聲勢的朋黨在壟斷招募這個重要環節。這些人事技術是意圖過於明顯和狡猾的,甚至,具有專業認證資格的人事專家的經驗,這個不叫做‘技術’,而更準確是處事態度和品質問題。

 

▪️接下來,考生們進入隔壁房間,擺滿了三,四排長桌和廉價的折疊式椅子。該肥胖長髮招募組女職員(她正像輕易跟市民當面吵架和粗暴對待也不理,不慚愧,不知恥的怪物類型,港府其他單位也有同一類型的劣質廢物)把一張A4白紙(右上有圈圈,填寫考生號碼),兩張中英文考試答題紙張。第一是,中文的實務測驗。基本上,日期,地點,犯案類型,人數等重點(接近等於給出答案),該肥胖招募組女職員講述後,在左邊的電視上播一段影片。考生要以目擊者的角度論述所看到的犯案過程可識別犯人的細節。這是以報案的格式寫的。大約20分的限時是夠的。

 

這個最大關鍵問題是禁止簡體字。但不讓事前考生在說明時拍到PPT畫面,以免惹中央政府和廣大中國人民發現和開始質疑香港警務處內部禁止使用簡體字的狀態。這完全違背愛國者敘事,是因為簡體字也是合法公認的中國官方語言。禁止使用簡體字是極為不當。真面目是在這種被忽略的細節上體現的。真正的愛國者是不排斥和不禁止使用簡體字/普通話的。根本看不到愛國者的品質。正像列寧所述,行動是不能說謊的。在總部內部,我親自確認和驚訝了。

 

譬如,2024年6月26日,午間,在高級寓所的更衣室裡,兩個中年男生離開儲物櫃時,其中一個忘記鎖好而離去。之後,有一名帶著黑色框眼鏡,帶著包包,穿著黑色格子白底襯衫和牛仔褲的短頭髮的中年男子來到儲物櫃。隨後,他開始物色,逐一打開儲物櫃,終於找到了該中年男忘記鎖好的儲物櫃了。他偷了一個錢包和手機離去。

 

英文考試也等於先講明答案一樣過於簡單膚淺。該肥胖招募組女職員先用廣東話講明日期,地點,犯案類型,情況等重點。這次,考生要以報案室的警員的立場並以報案格式寫下有關受害者的情況。大約十分鐘的限時也當然足夠的。

 

For instance, the informant, Mr. Mall reported a case of telephone nuisance at the police station, and he had started receiving many silent calls during the night since last Thursday. As a result, he can’t sleep well. Moreover, he said that he was neither in argument with anyone nor in debt. He hopes that HKPF can investigate the incident. 

 

這個過程的問題是跟前面一樣,突然暗插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來責難當日朋黨已瞄準的考生。該肥胖長髮招募組女職員要求白色紙條的圈圈附近或內寫B之類的alphabet。 然後,也突然也在考生的號碼前也要加B之類的。這也是突如其來的責難手段和詭計。甚至,也突然要求把旁邊的考生的答題紙擺在下面之類的位置轉換的古怪要求。這也是為責難考生的詭計。有經驗者看到這些手段的登場,就知道牠們的品質了。這些古怪細節都是在其他國際大品牌的面試和考試也不會有的異常,非常規的要求。明顯是,警務處招募組的‘私’的部分出現了。178的高道德標準雲散霧消。市民在養怪物/廢物。雖然該怪物侮辱了考生,但最後她自己應該感到過份,而溫和的改口了事。但這也已經十分令人厭煩的。重點是,看人的性格最簡單的方式是當對方有困難或犯錯的時候如何對待人。責難他或她,還是幫他或她。明顯,該招募組怪物醜女侮辱考生或發脾氣已常態。放任這種怪物,這也足以代表整個警務處的品德問題。

 

▪️ 接下來,最精彩的小組面試。那是在香港警務處總部的13樓進行的。一個是男高級(?)警員和早前在招募中心參與填寫過程物色當日瞄準的招募組的陸皓怡做面試官。穿警服的男的‘火車頭’先生坐在考生面對的桌子右邊,該短頭髮的,早前在招募中心幫填寫的,現在改穿警服的‘街市歐巴桑’(中年女,叫做歐巴桑)坐在桌左邊。考生則在彼此面對面坐下來。第一個是自我介紹。一個個被叫出來在中間站著講述自己的背景和投考理由。重點其實只是個人背景和投考的理由而已,是因為通常針對這兩點責問考生已成常態。有一些問題要指摘。1)兩個考試官本身不介紹自己和自己的名字是不當的。不負責任的。考生也要知道他們到底是誰;2)考生要知道和準備面對考試官的態度惡劣,具有某種程度的敵對性,反正絕對不友善,根本不是大企業的專業面試的體裁。這也代表香港警務處的劣質品德。尤其是被叫過來的男高級(?)警員;3)男的考試官一定會問接下來其中一個問題:警務處處長是誰。三個副處長是誰。178是什麼。香港警察學院的教學內容有些什麼。香港警務處長的首要行動項目有哪些。體能測驗做什麼。在黑暴時,警隊用了什麼武器(我知道當時警隊用了根本沒有殺傷力的玩具,即用顏色的水槍,但不熟練,錯誤地沖掉了九龍公園的回教寺廟而迫使林鄭道歉);4)粗暴無禮的該男警員會責難不正面看對方眼神的考生。考生要注意眼神要面對面,看警官的不友善的眼睛。不想看也要看。其實,一點都不可怕的,是因為他們也害怕別人的。甚至,可笑的是,我開始當面批判他們警員問題的時候,就不看我,看著桌面的。威風消失了;5)若考生是少數民族和外族,則以廣東話為主要攻擊目標。男警員歧視講普通話者,以為講廣東話的是較高級人員,如此顯然蔑視講普通話的內地公安和台灣警隊。因此,他推薦說:‘講普通話的為何不去內地公安投考?’ 這純然是典型的,根深蒂固的反內地的歧視。第一,這是廢話。第二,該男警員乃無知之徒。投考內地公安和台灣警隊都需要中國籍或當地戶籍。第三,劣質招募組叫來的男警員根本沒有仔細或認真看桌上擺出來的考生們的資料。沒看清楚也隨便亂說。 與表面公關截然不同,這就是警務處內部的世界; 6)通常,男警員也明顯指責有考生試警察行業的態度和‘我要試試看,我有興趣’的態度和字眼。他強烈指責了幾位考生們。但,面試的‘試’指所謂‘試一下’的意思。

 

劣質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最大問題在於,

 

他們不懂得所謂面試不是只有他們單方面看考生的,考生也在看他們的。考生也需要看投考的機構或公司的內部狀況。面試就是其機會。他們在看要不要與我們這些人一起工作,然而,我們也在看要不要與他們這些人一起工作和天天相處。

 

警務處招募組果然缺乏這個人事的基本概念,因此最後不給考生發問的時間。

 

▪️小組討論是,男警員講出題目的事件。譬如,的士行最近自組放蛇行動一事。這是最佳題目。考生們都知道所謂建制派和特首都反對的士行業自行放蛇取締違規白牌車,網約車的政治立場,因此,跟立法會的舉手機器和橡皮圖章一樣,只懂得人云亦云。這就是致命的錯誤。警務處招募組這樣殺掉了考生們的獨立思考。對不起,香港是個獨裁社會,所以這樣也許對(笑)。基本上,政治正確,但違背真理,甚至違背178。那,只有反對的立場?我則肯定的士行業的自衛/放蛇行動,是因為這是香港警務處未積極或根本欠執法的結局,迫使的士行業自組保衛行動了。這跟在黑暴時,中央政府出手前,香港警務處未積極執法,而總是等到不可收拾,才消極動手的作風是一樣的。當一兩個人開始堵住公路時,立刻執法,就沒有問題。而多次看到的則是香港警務處等到一百,一千,一萬示威者堵住公路才動手也理所當然地失控了。這是對家庭,個人單位也一樣,等警方,等死的時候,都必須採取自衛行動,自行處理問題是正當權利。這樣有了全面的觀點了。不再人云亦云了。這才叫做討論。當然,該警員們都不喜歡這樣的異見。政治正確殺掉真理是個末法時代。在愛國公關的表面下,彪狼當道,朝綱大亂。

 

🔻 COMMENT 【評語】

 

總之,市民根本看不到警務處招募組職員和警員(考試官)的身上所謂178的高道德品質。這就是令人失望的最致命的一擊。當然,不想跟這種人和這種人充斥的地方相處和每日工作,是因為天天都要先對付這些惡劣假178的人員和態度,根本無法專心治安的工作。



 

Hong Kong Labor Issues #70 治安才是國安:論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招募組的考試內幕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fair us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