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9 Colour Revolution by ''Legitimate and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Updated: Jul 31, 2021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OSINT

Copyrighted by Ryota Nakanishi
Copyrighted by Ryota Nakanishi

Copyrighted by Ryota Nakanishi
Copyrighted by Ryota Nakanishi

English Summary


1.''Pro-Beijing'' HKGCC which includes foreign interventionists, such a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sia - according to sources (WaPo) - opportunistically, swiftly shifted its ‘pro-Beijing’

stance to ‘opposition’ on the Extradition Bill. It embodied true political nature of Hong Kong ruling class. Real estate agencies, developers and foreign interventionists united.


Foreign Interventionists in HKGCC (Its corporate media tend to cite HKGCC announcements)


2.‘Pro-China’Lawmaker Junius Ho was set up.The video itself is a POV of disinformer. Fake

news media tried to link entire ‘pro-China’ camp with planned riots. False Flag op.


3.Pat Heung District police officer Hanmin Lee’s

‘on duty’ footage on another ‘opposition’ demonstration on 7.16. 2019 was used to create

the fake news that links police with mafia. In 2014, mafia attacked opposition but the police proved that there was no link with pro-Beijing camp. On July 25 2019, police arrested one rioter who is responsible for both 7.14 Shatin riot at New Town Plaza and 7.21 destruction of the 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The 23 year old 'black T shirt' rioter Liang has actual background of mafia. Unlike US anti-communist politician Marco Rubio's tweet, opposition used mafia to attack police at least in the two riots.


4.‘White T Shirts’ targeted passengers, not only limited to ‘Black T Shirts.’ ‘Opposition’

Lawmaker Lam Cheuk Ting strangely arrived there with his three hundreds ‘Black T Shirts’ to stage the ‘battle.’


5.TATP bombs owned and shared by ''pro-independence'' separatist student groups as ''indigenous terrorist group'' roles. TATP is frequently used by US-UK employed IS terrorists globally. It at least shows a linkage among them.


6. Some key industrial associations of Hong Kong film industry stated ''opposition'' requirements on the extradition bill issues. Such as Hong Kong Film Directors' Guild , Hong Kong Screenwriters' Guild and Hong Kong Film Arts Association. It proved that the film industry is infiltrated by the opposition camp and lost its neutralism as filmmakers. It is quite hypocritical while they highly depend on governmental subsidies from the pro-Beijing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in mainland China.


7. Chief of Junior Police Officers Association, Zhiwei Lin (林志偉) said that the opposition ordered its 'demonstrators' to storm 999 emergency line during July 21 Yuen Long riot. Police received about 24,000 fake emergency calls within three hours. It's a typical false flag operation to paint police as someone deliberately ignores emergency.


8. BREAKING:

2019 Yuen Long Violence was not done by villagers but it's done by the black shirted protesters themselves to false flag villagers who are indigenous people having special rights to keep their custom and lands. As you know Hong Kong ruling class is mainly represented by anti-communist real estate giants who are hostile to the indigenous people and China.   

This false flag operations have various purposes. One is colour revolution, destabilisation, the second is upcoming elections in regional and governmental fields, the third one is to false flag police, indigenous people, pro-Beijing camp, and China.

The ''white T shirts'' who assaulted passengers and staged the ''battle'' with ''black T shirts'' were not real villagers, indigenous inhabitants of the New Territories (Hong Kong) from Yuen Long. They have special rights to own their fathers' lands and targeted by real estate agencies and developers. However ''white T shirts'' were proved to be ''black T shirts'' themselves by one of monitoring cameras. In which, ''black T shirts'' changed their costumes into ''white T shirts.'' It proved that 7.21 Yuen Long riot was a false flag operation. False flaggers are ''black T shirts'' themselves.


The first round of the riot occurred at 11:06 pm thus this footage does not contradict the time of the incident, moreover it indicates that they also prepared the white-shirted rioters in Hong Kong islands. In fact, they were cannon fodders to meet the arrive of police as attachments to Yuen Long. No contradiction with the timeline. It actually also indicated the re-staging of White-shirted false flag ops in North Point and Tsuen Wan on August 5 2019.


Proof of the False Flag Operation on July 21, 2019 in Yuen Long , HK, China.
Proof of the False Flag Operation on July 21, 2019 in Yuen Long , HK, China.

Image: 東方日報  At 22:55:33, there was no violence. It does not contradict the monitor footage on the road.
Image: 東方日報 At 22:55:33, there was no violence. It does not contradict the monitor footage on the road.

9. Detail: RT Facebook showed that some ethic minority guy who was wearing the blur T shirt attacked passengers with the white shirted rioters on July 21, 2019. This blue shirted riot was re-staged in Tsuen Wan on August 5 2019 again.


Image: RT
Image: RT

10.Another False Flag: On July 27, 2019, illegal protesters deliberately flagged wooden buts and Samurai blades in the unknown car parked near the target village Shui Pin Wai. However these strangely placed weapons were owned by the Sri Lanka guy not owned by any villagers.


11. Hong Kong MTR published report on the 7.21Yuen Long riot, it proved that someone had blocked the doors of rail train for 11min. before the rioters appeared. The rioters appeared at 11:06pm. MTR could not close doors to leave before the rioters appear.


Important


自從今年三月三十一日以來的美英歐澳日台等帝國主義支持的反中亂港暴動有一套模式,即先利用和平示威的框架取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之後,會再在其和平遊行集會的脈絡之下,當日使之演變成暴力衝擊以及非法佔據,如此警方處理得更為棘手,難以即時採取行動制止。所謂合法申請的和平遊行集會,只不過是合法化整個暴動和擾亂秩序的擋箭牌以及敘述。此種同時發動和平遊行以及暴力衝擊和佔據的模式是敵人帝國主義勢力最新的顏色革命的手段了。在合法和平集會遊行框架下發動的顏色革命,東歐顏色革命,尤其是捷克的 Velvet Revolution (1989) 開始用的連儂牆,以及透過網站和物質行動的抹殺政敵的人格破壞(Character assassination)的作戰都已充分顯示出目前的反對派發動的遊行示威的本質。 沒有領導核心是虛假的,一個無法逃脫的領導核心是向警方申請示威遊行的主辦單位,即至少48個反對派團體在內的反對派聯合體的民陣。


在合法和平集會遊行框架下發動的反中顏色革命:

2019年6月9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2019年6月12日,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佔領行動

2019年6月16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2019年6月21日, 香港學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圍堵行動

2019年6月26-27日, G20 Free Hong Kong集會

2019年7月1日, 七一遊行;佔據立法會

2019年7月7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2019年7月14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2019年7月21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最有趣的現象是,在七月二十二日,包含公然助產暴動的外國勢力(大約四千多會員企業中確有美國跨國大企業,如華爾街日報)在內的香港總商會的最新的主張完全符合反對派的主張和立場。誠然,香港統治階級現形了。在穿著建制派制服的同時其自身支持去勢後的逃犯條例的立場轉變成反對派的立場了。 這也證明了支援建制派與反對派雙方的香港總商會的政治本質,就是香港統治階級的政治本性。這180度的政治立場的轉變並非投降,而是階級本質的顯現。完全合乎地產霸權在商界逃犯以及反中政治逃犯上的利益,即完全合乎反共的階級立場。 他們的政治立場在整個中國市場中的經濟利益與他們財產和社會權力的保護之間的緊張關係上左右變動,隨時擺動的,因此香港統治階級不僅需要建制與反對派的角色,也如此難免是機會主義。香港統治階級一方面透過建制派佔據議會與政府機構,另一方面利用反對派抵制中方及勞動群眾的影響力。這就是無法盲撐或盲反任何香港派別的客觀原因。 香港愛國的勞動者階級必須加以嚴厲批判和繼續關注。


若是真正為了解決香港社會議題,則應該會主張最嚴重的社會問題的解決,即降低樓價,多增建公樓,高度限制市場壟斷,標準工時制度,集體談判權,全民健保,國民年金制度等勞工以及社會福利制度的充實,並主要向長期反對那些民生措施的地產霸權及其商會抗議和訴求。不過,從地產霸權的媒體記者們扭曲逃犯條例一事,可看出的是議題扭曲和轉移。香港真正的民生議題都被漠視和轉移,沒有人抗議地產霸權此一民怨的主要來源了。誠然,逃犯條例的炒作成功地轉移民怨沸騰的真正來源了。 外國勢力和香港統治階級合作的成果就是這一逃犯條例風暴。


零售業受損?的確地產及其外國勢力企業的收益短期內降低些,但透過一系列暴動卻最大化他們長期的社會權力,話語權和政治利益。反對派暴動愈多,愈多的租戶更依存於地產霸權的慈悲,其短期經濟利益雖降低,但其長遠的經濟和社會政治利益如此極大化了。因此之故,最愚蠢的是盲撐和參加外國勢力和地產霸權支援和發動的反對派的假和平示威遊行及其暴動。顏色革命如此並非真草根運動。其實,由外國勢力與地產霸權的反共合作作戰。 這一政治利益層面才是比表面上的敵人的主張更為重要的,是核心部分。



Facts


A. 昨日上環反對逃犯條例訂示威演變成衝突,而元朗亦發生白衣人衝入港鐵車站及車廂打人,香港總商會發表聲明,譴責暴力事件,並提出四大要求,包括政策制定前擴大公眾諮詢、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修例事件上表現不稱職官員需要問責,以及成立調查委員會。


香港總商會聲明如下:


香港總商會強烈譴責昨天的暴力事件。面對社會持續分化,引起本地及國際社會關注香港對落實《基本法》和法治的承諾,本會促請各方合力儘快尋找方案,化解當前困局。解決逃犯條例爭議不果,再加上停滯不前的現狀,令公眾覺得訴求遭到漠視,激起民怨。


社會撕裂內訌,市民相互對立,令遊行示威活動漸趨對抗性。我們尊重和平示威人士在過去數周發聲表達關注,他們展現的公民素質和守法精神,實在難得。然而,少數激進人士於和平示威活動後作出暴力行為,令社會震驚。衝擊立法會、圍堵警察總部、沙田暴力衝突,以及昨晚的上環騷亂和中聯辦遭受惡意破壞,均屬不能容忍。而最新在元朗的駭人襲擊無辜市民事件,發展至部分人士罔顧法紀、訴諸暴力,更令香港市民深表震驚和深惡痛絕。


我們認為,要恢復社會安寧,並尋求解決問題根源的方法,政府及遊行示威人士可採取四項基本行動:


1.理解社會各界都心繫香港,致力守護這個世界級城市賴以成功的要素,以及提升生活質素,為下一代締造安居樂業的環境。政府應立即擴大不同層面的公眾諮詢範圍,並在政策制定過程中包容公眾意見,以化解社會矛盾;


2.認同雙方都要釋出誠意:政府應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社會應譴責暴力行為,因為連串的暴力衝突已危害市民的日常生活和財產,並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因此,我們必須盡力確保日後的遊行活動能夠和平進行;


3.政府必須明瞭,問責制之設立旨在加強問責,故在修例事件上表現不稱職的官員必須問責;


4.當局必須立刻成立調查委員會,獨立審視連串事件,從而查找導致當前社會緊張關係的根源及事態不斷升級的緣由。委員會將提供一個不偏不倚的平台,審視所有指控和申訴。政府和社會各界領袖必須全力執行調查委員會提出的建議。


我們以推動社會重新出發為目標,讓政府部門和執法機構得以重新發揮應有角色,以保障公眾安全、維持社會治安和推動經濟進步;而關心香港未來的市民亦能夠重新以和平的方式推動正面的改變。我們作為商界領袖、僱主和社會的一份子,將全力支持社會進步、重建互信。


香港總商會 (1)


URL:

https://www.hk01.com/財經快訊/354995/香港總商會譴責暴力事件-提出四大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B. 示威者宣稱現時的香港為「亂世」,但實際上香港經濟繁榮,近乎全就業,人均收入水平居世界前列,工資水平比台灣高。比起發達國家,減除稅收因素,不遑多讓。社會治安極度良好,比充滿罪案、市區危機四伏的紐約、倫敦、巴黎都優勝。最大的問題是樓價高企,卻使有樓者個個身家起碼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難題是年輕人不易自置住房。然而,世界眾多大城市,有多少年輕人可容易買房自居呢?年輕人買不到房子便要作反,在國外是匪夷所思之事。


至於反共、獨立均是意識形態的虛構。為甚麼反共?是因為共產黨邪惡?抑或是共產的理想主義侵犯你的利益。要說邪惡,美國帝國主義更為邪惡,扶助恐怖分子,侵略別國,歷史上更是奴隸主義,單是非洲,歐美國家便擄掠上億人口充當奴隸,而納粹主義與日本軍國主義更為邪惡,反共卻親美是雙重標準。


為甚麼要港獨?香港幾乎盡是內地來的移民,哪來本地的獨立民族?獨立是為了甚麼?是回歸英國殖民地?抑或是把香港拱手送給美國?這不叫獨立,而是賣國、漢奸的行為。在示威遊行與暴亂中展示英、美國旗,正可顯示出造反者的實際政治心態。

要買樓,示威者應向大財團示威,要求把樓價降低;到政府總部示威,要求擴建公屋、居屋,開發更多的土地。


要歸順英國、美國,示威者應到英、美駐港總領事館示威,要求收納他們作合法移民或政治難民也好。他們衝擊政府總部、警察總部是去錯了地方,示威錯了對象。

直截了當的示威針對真正的對象,便少了他們與香港社會的折騰。攻擊香港警察卻是為了甚麼呢?是他們的學校老師、政黨導師和網絡朋輩故意誤導他們?也便可能為了不可告人的政治陰謀。


買樓與移民本應十分努力也未必可以爭取到,示威、遊行、暴亂亦未必有效。而捨他們心底真正的要求不說,拚上修訂《逃犯條例》,究竟是為甚麼?修訂《逃犯條例》的「送中」對沒犯罪或政治顛覆行為的人是沒有多大意義,內地政府又怎會浪費資源來捉拿無關緊要的普通市民呢?他們哪會沒事找事做。內地急速發展,各人都競爭激烈,哪會自我製造麻煩來管不圖上進的香港?


香港要解困,根本之道是解除香港人的心魔,反共、反中、港獨的政治一旦捨掉,政治困境便立即可以解脫。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2)


URL: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722/00184_001.html


C. 元朗昨晚(21日)有大批白衣人追打市民。網上有片段顯示,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多名身穿白衣的人握手和豎起拇指。他今早(22日)接受電台訪問時指任何暴力事件應予以譴責及檢控,又指將暴力事件形容與他有關,是失實言論。有網民則發動今午3時到其位於荃灣的辦事處進行「問候」行動。

何解釋昨晚在元朗出現,因他居於元朗,當時送朋友回家,出現是理所當然,與人握手拍照亦是正常,「我又唔係冇人識」,反問「人哋額頭有鑿住係咩嘢?」他認為是有部分人士別有用心作出攻擊,遭人鋪天蓋地質疑他是否支持黑社會。他又指,警方已疲於奔命處理事件,昨晚有人聲東擊西,批評投訴警方者是無良心,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並非居於元朗,與白衣人同行,卻被美化成為調停人。

當問為何與白衣人握手時,何表示:「我唔止白衫人呀,彩色衫人我又會握手,黑色衫人亦都會握手,你着西裝、冇着衫我都會同你握手,做咩事同白色衫人握手就係原罪?」何在片段中亦曾向白衣人說「你哋係我英雄」,他今解釋元朗人向來保鄉衞族,「你估第一次聽咩,你哋都傻傻哋,突然將啲嘢上綱上線。」


— 何君堯 (3)


URL: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722/bkn-20190722104549206-0722_00822_001.html


D.【大公報訊】元朗前晚(21日)發生打鬥事件,為免殃及池魚,理應立即離開。反對派議員林卓廷當晚抵達西鐵元朗站後,不但無呼籲黑衣人立即離開,反而間接為黑衣人「壯膽」,有傳他又挑釁雙方對立,叫黑衣人「影住佢哋啲樣」,令形勢更僵。


  林卓廷前晚抵達元朗站後,立即吩咐同行者透過社交網站直播,爭取「政治光環」。他初時一臉自信地在車站巡視,教在場黑衣人不要觸碰留在地上的物品,又呼籲群眾「圍着證物」,他強調:「我已經聯絡元朗警區警官,叫佢盡快打擊站附近的黑社會。」並無呼籲群眾離開。


  片段所見,白衣人原只站在元朗站閘外,喝罵黑衣人「唔好入元朗」,黑衣人就不停指罵白衣人「牛屎佬」,又夾雜粗言穢語,雙方爆發罵戰。林卓廷走到入閘機前,白衣人被挑動情緒,指罵林:「乜嘢牛屎呀?你入嚟元朗做咩?」林卓廷見勢色不對,立即口震震退後說:「唔好郁手。」


  黑衣人用滅火筒噴發泡沫


  「大家唔好退,一退就追入來!」林卓廷在片段中,繼續呼籲黑衣群眾不要離開,又號召群眾不停叫口號,然後有黑衣人高呼:「入嚟打呀!」林並無制止,更狂言說:「你哋(白衣人)班X街!全部唔好走!警察嚟緊,全部企喺度!」(見圖)對峙局面歷時十多分鐘,其後有黑衣人拿起滅火筒噴發泡沫,現場陷入混亂,白衣人衝入閘內反擊,林卓廷見勢色不對,即混入人群中逃走,過程在網上直播。畫面所見,林手執一把長傘,退入列車內,黑、白衣人雙方手持物件互打。


Image: 大公報
Image: 大公報

— 大公報 (4)


URL: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723/323864.html


E. 香港爆发的学生和市民占领中环争取真普选权利的运动仍在继续。近日,发生了占中抗议人士和反占中人士的冲突。香港警方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警方确实拘捕了几位在抗议现场捣乱的有黑社会背景人士,并将调查他们到场的动机。

在香港10月3日和4日,要求2017年实现真正民主选举特首的学生和市民在九龙旺角区域,与反对占中的人士发生冲突,整个过程持续数小时。反占中人士冲击占中学生的阻隔物和帐篷等,有人被打伤送往医院。事后,香港有媒体报道说,反占中人士中有些人具有黑社会背景。一些媒体通过现场照片和录像,详细报道这些黑社会人士的背景和所属社团名称,并回顾了他们和香港特首梁振英之间的关系。


法新社的相关报道引述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话说,当天,这些黑社会人士和香港警方有高度默契。不过,香港警方有组织犯罪及三合会调查科警司吴伟汉表示,这种指控“荒谬至极”。吴伟汉10月13日星期一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的采访时表示,当天香港警察拘捕了47人,其中8人有黑道背景,目前正在调查黑社会涉事的原因。


《南华早报》的报道说,当时香港黑社会和胜和派出20多人组成的行动队,混入人群当中,煽动人群冲击防线和阻止警方执法。不过,当天在场拍摄图片的一位香港新闻记者潘先生表示,从现场的情况看,警方的态度明显偏帮反占中群体:

“现场当时虽然警方人数不多,但感觉他们有明显的准备,他们知道有些有背景的人士会来搞事。当时警方抓了人也不会押上警车,而是保护那些人离开到地铁就放了,我在现场看到好几次。”

潘先生表示,当天发起反占中行动的主要是香港一些左派团体,他们和冲击占中场地的黑社会人士配合密切,并有事先的计划,

“现场爱港力和爱港之声两个头目都来了,其中高达斌,香港人很熟悉的,他和几个疑似黑社会的人一起策划,当然后来打得最厉害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潘先生所说的“爱港力”和“爱港之声”是香港近年出现的左派政治团体。他们经常出现在各种场合反对香港的民主派政党和著名民主人士,所用手法相当粗暴。潘先生表示,爱港力和爱港之声的组成人士,多以中国驻香港企业人员组成,和香港特首梁振英之间有密切关系,

“爱港力和爱港之声是香港著名梁粉,就是梁振英的粉丝吧。就是梁振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就由他们出面,比如对反对派人士叫骂冲击。”


在海外的中国独立经济学者,也是中国民主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的秦伟平表示,外界恐怕低估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对香港社会各阶层的控制,而这种用黑帮控制社会的做法,近年在中国也绝不罕见,

“这是他们的一个惯例,他们很擅长的手段。在处理一些社会事件经常用这个方法,在中国国内很有效。”


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还说,透露涉事的香港黑社会团体为“和胜和”,目前该团体的高层已经匿藏起来,被捕的都是低级成员。和胜和的生意主要是在九龙旺角附近收保护费,一家大型麻将馆营业高峰期每小时要交纳8到10万的保护费。报道暗示,由于占中导致生意额下降,才令黑帮介入反占中行动。


秦伟平则认为,无论香港政府和警方是否和黑社会行动有关,在香港社会分化甚至出现暴力冲突时,政府都应负上最大责任,

“不管港府和黑社会有关,我认为香港政府都应该负主要责任,他们不合作不对话,所以才导致现在这种比较混乱的局面。”


《南华早报》的报道引述香港警方的消息说,目前警方已经加派了三百名警方人员在旺角戒备,以防止再次出现暴力冲突,也正在调查黑社会参与的动机。

目前香港的占中运动仍在持续,香港特区政府采取了强硬态度,上星期五毁约拒绝与学生进行谈判,导致周末成千上万市民和学生在此上街抗议示威。


— 自由亞洲電台 (5)


URL: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xql-10132014133248.html


F. 警方O記日前在荃灣一工廈搗破「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綫」一個武器庫,三名被捕男子除了該組織骨幹盧溢燊外,更包括「香港獨立聯盟」的骨幹成員、外號「藍精靈」的鄧梓聰。據了解,鄧性格古怪,透過與「港獨」分子圍爐取暖獲得存在感,與「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香港民族陣綫」發言人梁頌恆、「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關係密切。此外,消息又指,鄧梓聰與國際恐怖分子有聯繫。


大公報記者 海芯葆 突發組(文)調查組(圖)
大公報記者 海芯葆 突發組(文)調查組(圖)

  「香港獨立聯盟」在Facebook指,前日在上水被警方拘捕的鄧梓聰(25歲)是其組織成員。據了解,鄧梓聰外號「藍精靈」,性格古怪,但得到「港獨」頭目的肯定,於是長期以來與其他「港獨」分子蛇鼠一窩,以此獲得存在感。2月8日「港獨」組織在港大舉行集會之後,鄧梓聰與一眾「港獨」分子到旺角聚會。直至深夜三時,十多人才施施然離開,鄧梓聰笑得相當開懷,同行還有鍾翰林、梁頌恆、陳家駒等。


  武裝行動頭面人物


  不同於鍾翰林、梁頌恆等頭目人物,鄧梓聰是武裝行動的指揮人物,每次都低調行事,不會過度曝光。今年7月1日,鄧梓聰企圖博出位,擔任「死士」衝擊立法會,一直不願離開,直至暴徒抬走他。有消息透露,鄧梓聰與國際恐怖分子有聯繫。


  翻查資料,鄧梓聰曾在Facebook透露,自己曾經被捕,與陳家駒關係密切,一起收拾旗幟,他們曾一起獲得「獨人」梁金成邀請打邊爐。此外,鄧梓聰曾鬼祟出席示威及「港獨」活動,例如今年一月,民主黨林卓廷在上水發起反水貨示威,鄧梓聰與陳家駒就鬼祟地左穿右插。3月7日,理大有集會支持「學獨聯」成員何俊謙,鄧梓聰亦有出席。「香港獨立聯盟」與「學獨聯」猶如分身一樣,其組織會徽亦有很多相似之處。陳家駒一時是「學獨聯」召集人,一時是「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其實都是同一貨色。


  工廈單位檢烈性炸藥


  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上周五(19日)在荃灣隆盛工廠大廈,搗破一個武器庫及炸藥工場,在單位內檢獲約兩公斤「TATP」烈性炸藥、10枚汽油彈、一把牛肉刀、三枝鏹水及三枝彈叉等武器,當場以涉嫌無牌管有爆炸品拘捕「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綫」的27歲成員盧溢燊,警方進一步調查後,再拘捕兩名分別姓侯及姓鄧(俱25歲)男子,姓鄧之人就是鄧梓聰。


  現場為德士古道142號隆盛工廠大廈20樓一個200呎劏房單位,大廈和單位凌晨已解封,涉事的單位早上無人出入。大公報記者昨早到事發工廠單位視察,據現場所見,該樓層共有四個單位,案發單位內再分間約八個小型單位,每個面積約100至200呎,門外設有一道玻璃門,需按密碼才能進入。


  至警方前日將懷疑爆炸品帶到大廈天台和後樓梯引爆,天台地面和牆身留下爆破痕跡,機房大門懷疑在引爆期間被炸彎,留下的沙包被炸開,沙泥、木糠、玻璃碎片散滿一地,水表也沾滿污漬。


  ISIS常用炸藥 疑外力向「獨派」供原料


  TATP這種烈性炸藥,絕非一般組織可以得到,而是國際恐怖分子常用的炸彈,極端組織ISIS經常使用,敘利亞及伊拉克聖戰分子起初只是初哥,但後來已發展到成立實驗室,上升至工業水平。相關組織亦發表文件教導如何製作TATP。


  倫敦恐襲釀56死


  香港「獨派」組織只是一群嘍囉,今次有兩個「港獨」組織的成員被捕,令人懷疑背後是否有其他境外勢力向本港的「獨派」提供原料以及製作方法。


  簡稱「TATP」的烈性炸藥,化學名稱為三過氧化三丙酮(Triacetate triperoxide)為白色晶體,不溶於水,是由鹽酸、雙氧水及丙酮等物料製取,這些物料也用於染髮劑、洗甲水等用品,在售賣化工原料或家用品的店舖都能買到,一公斤TATP計算足以將整個工廈單位炸毀,甚至上下樓層、鄰近單位都被波及,震裂外牆及玻璃等。


  TATP炸藥的威力比黃色炸藥更大,但穩定性低,靜止時安然無恙,但受到少許熱力、摩擦、電流「閃一閃」,它就會非常不穩定,引發爆炸。


  2005年英國倫敦發生的連環恐襲,就是以TATP引發爆炸,當時至少有56人死亡。


— 大公報 (6)

URL: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722/323454.html


G. 網上有影片流出,顯示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曾與一群白衣人談話,白衣人指:「依家趕晒(市民)上車未先?佢哋唔走畀我哋趕佢走,如果我哋再斬就麻×煩。」李則回應稱:「心領嘅,不過我都唔想大家嘅幫忙,令到我哋辛苦。」據了解,片段並非元朗衝突拍攝,而是本月十六日晚拍攝,李當時在區內處理一宗由公眾集會「黑警惡行觀賞會」引起的紛爭,期間勸喻市民離開時被拍下。

— 東方日報 (7)


URL:

https://hk.news.yahoo.com/光復元朗-暗湧暴現-214500119.html


H.【on.cc東網專訊】西鐵元朗站周日(21日)晚發生白衣人追打市民及黑衫人期間,網上片段見到一名白裙孕婦受襲倒地。不過,醫院管理局昨(22日)表示公立醫院急症室沒接收過任何孕婦個案,惹另一陣營網民批評有人「做戲」。該遇襲女子今(23日)回覆傳媒查詢時,澄清自己確懷有未足3個月胎兒,但因被送到博愛醫院治療時醫護沒問,故沒有透露懷孕。她又指,事後再到診所檢查,證實胎兒安好。


照片顯示該白衫軍並非只針對黑衣衫人士。
照片顯示該白衫軍並非只針對黑衣衫人士。

— 東方日報 (8)

URL:

https://hk.news.yahoo.com/修例風波-西鐵元朗站遇襲孕婦-證胎兒平安-142445014.html


I. 【星島日報報道】元朗西鐵站周日晚有大批穿白衣的人闖入「無差別」襲擊市民,造成45人受傷。當日亦被打受傷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聯同數名傷者與目擊者見傳媒,憶述當時情況。一名事件中受傷的元朗居民馬先生表示,當晚大批白衣人士在站內追打市民,他走得慢最後被人用棍襲擊,他用手保護頭部,手臂受傷留有明顯瘀傷,衣服亦被扯爛。

馬先生說,事發後他到屯門醫院求醫,並即時向警員報案,警方向他索取地址與電話,但至今未接獲警方聯絡。他又說,當日參加完遊行後返到元朗站時被打,他說當晚他是港鐵乘客,又補充就算參與遊行,但香港遊行是合法活動,反問為何參與遊行就要被打。

馬先生的雙手均被白衣人打至瘀黑,至今尚未復原,他形容香港有示威自由,白衣人不論男女以及穿着何種衣服,胡亂襲擊途人,做法與「恐怖襲擊」無異。


— 星島日報 (9)

URL:

https://hk.news.yahoo.com/元朗暴力-遇襲市民指被毆半小時無人協助-林卓廷-會助傷者追究責任-040300225.html


J.【on.cc東網專訊】沙田新城市廣場於本月14日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有多名警員及示威者受傷,警方刑事部就一連串襲警及違法行為展開調查,經過深入調查後,鎖定其中一名涉案人士身份,並於今日(25日)上午採取行動,掩至灣仔拘捕一名報稱無業的姓梁(23歲)男子,他涉嫌襲擊2名警務人員。案中2名便衣警員被示威者包圍、拳打腳踢及用雨傘攻擊頭及身體不同部位,致身體嚴重受傷,警方指會全力追查案件,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對違法行為會追究到底。

商業罪案調查科總督察陳國偉表示,2名受傷警員留醫5日,其中一人的面、鼻有骨折及瘀傷,眼部血腫;另一人則右後腦有裂傷需縫3針,背、肩及手腳等均有瘀傷,被捕男子則無資料顯示有受傷。截至本月15日,警方已拘捕47人,包括29男18女,至於是次衝突中最新的被捕人士數字,陳指暫未有資料。


— 東方日報 (10)

URL:

https://hk.news.yahoo.com/修例風波-涉在新城市廣場襲擊2警員-23歲無業男被捕-125148835.html

Video: https://hk.news.yahoo.com/video/修例風波-23歲男涉新城市廣場襲警被捕-亦疑涉7-21衝擊中聯辦-143749711.html


K. 【星島日報報道】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三個地區辦事處,以及雙親墳頭遭到破壞,疑因他與元朗襲擊市民的白衣人握手有關。何接受官媒《環球時報》訪問,指與片段中的白衣人認識,但只知道他們是防止黑衣人到元朗鬧事。

何表示,21日晚示威者先在西環中聯辦大樓「打頭陣」,後有一批人到元朗。他表示當晚9時許出現在元朗,因晚飯後返回元朗住所、順路送朋友,以及處理法律事務。對於網上流傳的握手片段,何表示,自己是新界西議員,許多元朗居民認識並打招呼是很正常,強調自己不是暴力行為組織者。

何續指,與片段中一名白衣人認識,只知道他們是防止黑衣人到元朗鬧事;又批評黑衣人挑釁在先,有300多人跟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到元朗。

元朗衝突後,英美國家均表達關注,何表示,今年5月訪港的英國駐華大使邀請何與另一名建制派議員,以及4名民主派議員出席飯局,何認為主題是想說明建制派議員倒戈。

何又認為,若香港社會到達不可控制的局面,應按照《基本法》第18條處理,或按照《駐軍法》,在緊急時期,若香港警方難以維護局勢,解放軍可按照法律出動。不過目前首要呼籲一系列「和平遊行」和「光復行動」停止。

— 星島日報 (11)

URL:

https://hk.news.yahoo.com/元朗暴力-何君堯-認識元朗白衣人-防止黑衣人鬧事-140500798.html


L. 就7月21日晚上,元朗區發生的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影視界的香港電影導演會、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發表聯合聲明,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査委員會,「還各方公道,平息民憤。」

而香港電影美術學會早前亦有發表聲明, 對於「有組織的白衣暴徒刻意持械大肆暴力攻擊普通市民及記者一事,表示極度震驚!」

由導演張婉婷擔任會長、莊文強任副會長的香港電影導演會以及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發表共同聲明:


香港電影導演會、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 共同嚴正聲明:

停止白色恐怖

成立獨立調査委員會刻不容緩

明確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2019 年 7 月 21 日晚上於元朗西鐵站內,白衣暴徒向市民進行無差別恐怖襲擊,受襲市民更遲遲得不到警方協助,本會對此表示極度憤怒。 

本會促請特區政府必須立刻成立獨立調査委員會,還原個多月來各爭議事件事實真相,以還各方公道,平息民憤。

本會同時促請特首立刻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以「撤回」二字(withdraw)為草案定斷,以正視聽,杜絕一切字眼之爭。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本會期望行政長官、特區政府與香港警隊重回服務市民正軌。 

香港電影導演會執委會 | 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執委會 2019 年 7 月 24 日


香港電影美術學會日前亦有發表聲明 而在襲擊事件翌日,香港電影美術學會亦於社交平台發表聲明,指出市民「於香港元朗西鐵站內外及車廂內,被有組織的白衣暴徒刻意持械大肆暴力攻擊普通市民及記者一事,表示極度震驚。」,「痛斥警方遲遲未到現場處理情况保護市民」,對於事件予以強烈的譴責以及呼籲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1. 撤回修例 2. 撤銷612暴動定性 3.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4. 停止濫捕濫控抗爭者 5. 追究721元朗白衣暴徒暴力襲擊市民事件 6. 實行真普選


— 香港01 (12)

URL:

https://www.hk01.com/電影/355615/元朗黑夜-電影業界發聲明譴責警方失職-籲成立獨立調査委員會


M. 【星島日報報道】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昨日發聲明,強烈譴責侮辱國家行為及暴力衝突升級,並以「蟑螂」形容涉事的示威者。民陣則指,對於林志偉以強烈侮辱的用字「蟑螂」,形容示威人士表示震驚,並予以強烈譴責。

民陣指,警隊員佐級協會多次在社會行動發生後,以協會身份,代替警隊向立法會主席指控立法會議員觸犯法例,並聯同另外3個警察協會,公開以警隊之名,要求政府不能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民陣指,協會以上的舉動,令人感到有越俎代庖之嫌,更令人感覺到政府不單無力管治香港人,亦無力管理警隊,反被員佐級協會威逼要脅。

民陣亦指,警隊以盧旺達大屠殺及納粹的仇恨用語 「蟑螂」侮辱示威者,並指只有煽動種族仇恨的人才會用蟑螂形容人,超越文明社會道德底線、傷害港人情感。民陣認為,必須予以嚴正、強烈的譴責,並促請林志偉收回言論,並辭任協會主席,讓警隊恪守本份,以中立態度服務港人。

林志偉昨日發聲明,強烈譴責侮辱國家行為及暴力衝突升級,並指衝擊中聯辦及侮辱國徽的行為侮辱國家及中華民族的尊嚴,是所有中國人都不齒的行為。他又指,元朗西鐵站亦發生嚴重的集體打門事件,導致多人受傷。他指,香港是法治社會,不管背景及政治立場如何,香港警察絕不容忍任何暴力傷害到市民,並指警方會作出全面調查,將任何使用暴力人士繩之以法。

他又指,在市民最需要警察協助時,竟有人不顧市民生命安全而呼籲支持者同時致電999報案,意圖癱疾整個報案系統,並指3個小時內收到24,000個求助電話,是電腦黑客攻擊何服器的慣用手法,意圖製造警察見死不救的假現象。他又以「蟑螂」形容涉事的示威者。


— 星島日報 (13)

URL:

https://hk.news.yahoo.com/逃犯條例-林志偉以蟑螂形容示威者-民陣促收回言論並辭任協會主席-141400992.html


N. 2019年7月元朗襲擊事件 (2019 Yuen Long violence)是14K黑道協助的苦肉計, false flag op.。路上監視器的影像證實了所謂白衫軍根本不是原居民,而是黑衣衫暴徒偽裝的。他們換衣,換成白衫軍後,去襲擊了元朗站的西鐵乘客們,以誣賴原居民,何君堯,建制派,警察與中共。(14)



O.因應網民發起明日(27日)的光復元朗遊行,立法會議員梁志祥今日(26日)連同一眾元朗商界及的士業界代表召開記者會,表達對明日遊行的擔憂,呼籲雙方克制。

元朗商戶老闆黃達光指出,商戶要自保只有關門,元朗站暴力衝突發生後的一日即22號,當日其店舖為避免發生衝突就提早關門,擔心明天情況會重演。他指,元朗大馬路租金昂貴,以1000呎商舖爲例,一天租金至少3000至4000港元,關閉一天就等於損失至少3000港元。

的士司機楊益群表示,現時有很多人因安全問題不敢入元朗,亦有行家亦不敢「接Call」,生意損失慘重;另一位的士司機葉國華亦坦言,明天不知道「開車定唔開車好」,擔心唔入元朗會被客投訴,而一旦堵塞被困又不知怎算。


— 東方日報 (15)

URL: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726/bkn-20190726182831874-0726_00822_001.html


P.元朗前日(21日)晚上有大批白衫軍襲擊途人,警方昨日(22日)拘捕6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至今日(23日),警方再於元朗、屯門及機場拘捕5名男子(39至51歲),懷疑與案有關,其中1名男子姓鄧(51歲),在機場準備離境時被捕,警方正進一步調查事件。

消息稱,至今被捕11名男子中,部分人士有黑幫背景,大部分人居住於新界區,包括屯門、天水圍、元朗。案發於本周日晚上,有大批穿白衫人士在元朗手持武器追打途人,並殺至西鐵線元朗站,衝至月台跑入車廂施襲,期間卻遲遲未見有警員現身。警方其後展開拘捕行動,並檢獲一批證物,包括鐵通、木棍及藤條。


— 東方日報 (16)

URL: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723/bkn-20190723164618992-0723_00822_001.html


R. 西鐵元朗站本月21日晚發生的暴力事件,網上後來流傳疑似港鐵職員對話,指控制中心當時曾要求乘客離開車廂,有港鐵車長聯署要求港鐵交代事件,否則採取工業行動。港鐵今晚(27日)提供當日從站內月台閉路電視錄影片整理出來的片段,供公眾自行判斷。港鐵指,當晚10時59分,車務控制中心安排「清客」,當時月台未有暴力事件,至晚上11時06分,有大批人士從大堂湧上月台,然後走入車廂。

港鐵指,過去數天在網上流傳聲稱是今次暴力事件有關的錄影片段和錄音聲帶,由於不了解其來源及有否被改動,因此不作評論,但港鐵21日當晚元朗站發生暴力事件時,站長、站員、車長,以及在車務控制中心當值的人員一直按照既定營運程序,按當時所取得資訊,盡力為乘客提供服務。不過,他們及後受到批評甚至遭受人身攻擊,港鐵公司為員工所面對的遭遇表示極度遺憾。

港鐵續指,事件是港鐵過去40年來從未遇見過,公司知道同事對有關情況的關注和憂慮,管理層近日已多次與各組別同事見面,就日後如何應對同類事情交換意見。公司呼籲各位同事繼續緊守崗位,謹慎用心為乘客提供安全、可靠和暢順的鐵路服務。

港鐵提供的時序:

10時55分 ●相關往屯門方向的列車到達元朗站。 ●列車如常上落客,月台未有暴力事件發生。 ●車長完成月台職務後準備開車,但發現有乘客阻礙車門,導致車門未能關上。

10時57分 ●車務控制中心安排車站職員前往月台協助,嘗試將車門關上,但未能成功。

10時59分 ●車門仍未能成功關上。 ●車務控制中心按相關程序授權列車車長,根據車務安排「清客」,再特別安排另一列車接載月台上的乘客。 ●車長作出有關廣播 。 ●月台未有暴力事件發生。

11時06分 ●有大批人士從大堂湧上月台,然後走入車廂。

11時07分 ●車長收到乘客報告指月台發生打鬥 。 ●車長即時通知車務控制中心,並留意到有人繼續阻礙車門,無法即時將列車駛離車站。

11時13分 ●經過多次嘗試後,車門成功關上。

11時14分 ●列車駛離月台。


— 東方日報 (17)

URL: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727/bkn-20190727230846131-0727_00822_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