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12 What is the Origin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反中亂港的根源和溫床是什麼?

Updated: Apr 24

#HongKong #Intelligence #Report #香港情報分析


假仁慈!派糖派錢收買中小企的「普渡慈航」壟斷資本!


普渡慈航(千年蜈蚣精):「世人愚昧,如無舵之舟去無定向,本活佛體念眾生苦痛, 給你們一個皈依的偶像,追隨的目標。你們竟然執迷不悟,愧負天恩。」


普渡慈航在《倩女幽魂2之人間道》(1990年)中原本是諷刺中共的,然而實際上最適合用以諷刺地產霸權普渡慈航以及無間道都是香港電影創造的讀取香港政治生態的重要觀念。


2019年10月29日是激烈的政宣戰之日


黃之鋒被選舉主任蔡亮DQ(2019年10月29日)之後,壟斷資本主義社會的代表人物,李嘉誠隨即透過電視和網媒大力發出了所謂應急錢六萬元的廣告性新聞!TVB也製造專門節目報道了。


但此種派錢派糖的敷衍民怨的措施明顯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這剛好同一日,2019年10月29日林鄭月娥的記者會談話所遭受的批判大致一致。李嘉誠的明顯則是購買民望和官方免罪符的政宣策略。極為狡猾。


香港面對最先進的顏色革命動亂之下,當局必須採取的一套政策必須是斬草除根的。


明朝,施耐庵《水滸傳》第二十五回所述,這是斬草除根,萌芽不發;若是斬草不除根,春來萌芽再發。過去的推翻董建華反23條示威佔中旺暴學獨恐怖活動等具有顏色革命性質的反中亂港事件中,港府總是不吸收任何教訓,也沒有獨立調查研究暴動的原因和背景,而往往一旦暫時平息了動蕩,就依然守舊,港英官僚們繼續殖民地時代以來的經營管理,高地價政策,所謂官商勾結的利好壟斷資本寡頭的作風不變。這種港英殖民遺存經營模式禍害了一國兩制。


斬草除根!同時處理「結果」和「原因」! 攬炒及其造成的損失都是結果。止暴制亂和紓困措施都是處理「結果」的!然而同時果斷地著手解決地產霸權的跨行業集團代表的壟斷資本主義的社會深層次矛盾結構才是解決「原因」的!此三者同時需要做到,但也不應該混淆此三者!


說到被視為終極幕後黑手的李嘉誠,已有不少無法掩蓋的重要的象徵事件(證據):


「因果由國,容港治己」是香港的分裂主義!港獨!


「2019年8月16日李嘉誠在報紙刊登廣告,用「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來影射中共。另一則廣告,表面寫「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有民眾從中發現了「藏尾詩」,把每句話的最後一個字橫著連起來,就成了:「因果由國,容港治己」。」 看似愛國愛港」的表面上卻隱藏了極為反中反共的意涵,也證明瞭地產霸權將自己造成的民怨轉移到中國🇨🇳身上的媒體戰主旋律,也是香港分裂主義的來源這是勾結美帝英帝的地產霸權繼續爭取香港管治權的敵對矛盾。地產霸權只想利己而害國。



攬炒其實不是攬炒,而是為壟斷資本破壞中資及製造牟利條件


面對叫未來主人翁攬炒的幕後黑手。必須分辨暴徒破壞的是什麼,不破壞的是什麼。暴徒並沒有亂破壞!它們有計劃有目標的。



FILE PHOTO: Proofs of masterminds' involvements during 2019 anti China riots. Copyrighted by Ryota Nakanishi

13歲小暴徒認圍警署有糧出!又出現了大量百佳現金券(藍色100元現金券)李嘉誠!甚至惠康現金券!怡和集團曾是英國向中國的主要鴉片走私商,也是地產霸權。日本軍國主義曾經從它購買了侵略戰爭武器。暴徒們怎麼會有大量港內外地產霸權的現金券?因大量印制現金券,該公司怎不可能不知?暴徒是好顧客?暴徒們越搞事,贊助商越以現金券出糧,結果暴徒們都去贊助商的商店購物!地產霸權罪大惡極!反中亂港生意!暴徒們專門破壞了中資企業,造成了30萬中小企業的貸款慌,裁員潮,倒閉潮,但贊助商在此三個多月暴動期間卻都被暴徒們如此支撐的,也未遭受破壞。這就是敵人所謂的「自由」競爭。難怪李嘉誠出來叫港府網開一面。


梁振英也9/22指摘了大量送給暴徒的百佳的購物券和八達通卡從哪裡來的?明顯是地產霸權李嘉誠!那八達通是港鐵嘛!不過,港鐵本身也是想要榨取最多地皮的壟斷資本的瞄準對象,暴徒專門開始破壞它已久了。


過去所謂深層次矛盾的概念被兩大陣營各自解釋,有爭奪戰。不過沒有明確指摘其含義,更不可能勇敢地指明地產霸權。尤其指地產霸權體現的壟斷資本主義的問題。在扼殺自由競爭的壟斷資本主義社會中,解決地產霸權,壟斷資本主義其實是解決反中亂港勢力!只要沒有地產霸權(內因),外國勢力(外因)就會喪失當地最主要的反共夥伴,而無法繼續有效地攪亂中港。此次終於中共中央明確批判了港人萬年浩劫的地產霸權!這就是終結香港問題的開始!一針見血!地產霸權與貧富差距都是彼此依存的關係,是同義詞。保留寡頭壟斷而只去除貧富差距是政治經濟空想。不斷造成和加深貧富差距的是寡頭壟斷,寡頭壟斷則需要容許貧富差距的政治和文化,因此美帝及其外部勢力隨時可以利用香港的深層次矛盾的權力結構來發動顏色革命。


「外因通過內因而引起作用。」


唯物辯證法認為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

——毛澤東《矛盾論》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rn853ao.html


「法治社會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少數「未來的主人翁」在街頭非法集會、毆打路人、圍攻警察、縱火燒街……種種暴行不一而足。提出對這樣的人網開一面,無非就是縱容犯罪。這可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中央政法委的新媒體「中央政法委長安劍」週四(2019年9月12日)發表評論文章,指長和系資深顧問李嘉誠日前回應香港局勢時表示,特區政府應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如此做法「無非是縱容犯罪,這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文中又引述網民評論指,1997年香港經歷金融風暴時,李嘉誠堅持向小業主追債,網民反問「怎麼當年沒見你給香港市民網開一面」;另有網民指,把樓宇打折賣給未來的主人翁,才是真正為香港好。


該篇文章亦探討了香港樓價高企的問題,指當前香港亂局中,不少年輕人把樓價高、房租貴的不滿及憤怒,發洩到政府頭上,但他們也許搞錯了發洩對象。


文中並稱,特區政府欲推行「明日大嶼」等增加土地供應措施,卻遭反對派一概反對,「不知道李嘉誠等囤地圈錢的房地產商,會不會對香港市民及香港的未來網開一面」。


那反中媒體如何將地產霸權造成的民怨轉移到中國🇨🇳身上?法輪功大紀元是其典型的例子之一。譬如:

「地產商目標就是『依法賺錢』,這也是對股東的負責。至於如何回饋社會,那是不同富豪不同人品做出的不同選擇。如何壓制房價暴漲而對年輕人網開一面,那是政府的責任。中共的本末倒置,正是掩飾他們國家政策對炒高房價的責任,也掩飾97後主宰香港房價的已經不是香港地產商,而是中資企業與大量湧入香港的黑錢。國資委最近接見百家國企要他們進一步投資香港來控制香港的經濟,就在不打自招。」


這是香港的,英美歐的假新聞媒體如何搞議題轉移的極佳例子。議題轉移是民怨轉移。主旋律是將地產霸權自己造成的民怨都轉移到中國身上。這是操縱最深層民怨的洗腦方式。掩飾責任的是地產霸權,而非中共。


除了上述反逃犯條例顏色革命之外,頭號地產霸權李嘉誠曾經支持六四顏色革命以及佔中了。


地產霸權曾經支援和資助六四反中顏色革命


FILE PHOTO: Li Ka-shing advertised his support on the anti China regime change riot on May 22, 1989 via newspaper. Copyrighted by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在2009年5月2日報導:


89年5月22日,北京學運進入高潮,中央政府已宣佈戒嚴,形勢急轉直下。一群理工學院學生到長實集團當時的總部華人行請願,長實主席李嘉誠親自接收請願信。學生要求工商界人士利用與國內的通訊網,把北京學運的消息轉達國內單位,並希望商界以物資包括金錢支持北京學生。


當日李嘉誠公開回應稱,北京學生的動機是愛國的,本港工商界應予支持,包括金錢的支持。至於他會捐款多少支持北京學生,他當時說正在考慮。20年後,本報書面向長實集團公關部查詢,了解他現時對六四的態度,至今未有回應。 李嘉誠與多名香港富商當年均曾公開支持北京學運,公開反對政府鎮壓。1989年5月24日,他們聯同一群社會名人在報章刊登聲明,題為《港澳各界團體及人仕緊急呼籲》,內文稱:「鑑於中國當局對北京學生和平行動採取錯誤措施,不得人心,致令局勢嚴峻。為此,我們向中國政府及黨政領導人緊急呼籲:(1)肯定北京學生的行動是愛國民主運動;(2)決不能採用武力鎮壓北京學生及市民;(3)立即撤銷戒嚴令,解除新聞封鎖。」 上述聲明有數百團體及個人聯署,名字包括李嘉誠、何鴻燊、鄭裕彤、李兆基、陳永棋、羅康瑞、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聯等。當年仍是商人的現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也有聯署,本報今年4月書面向他詢問他現時對六四的態度,至今仍未回覆。


READ MORE:

https://hk.appledaily.com/news/art/20090502/12708802



地產霸權曾經支持2014年佔中顏色革命


在香港雨傘革命前夕的2014年8月,李嘉誠難得談論到政治議題說:「爭取民主的努力,每一步,也不會是徒勞無功的任務。」「我深信,在中華民族的民主進程中,必定有我們香港人智慧的風採。」1個月後雨傘運動爆發......


誠然,香港地產霸權一直以來都支持香港的最主要的反中反共顏色革命。至少,共三次。六四,佔中以及反修例顏色革命。這些都有地產霸權聲援反共反中暴徒的公開紀錄。


READ MORE: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9-26/10812473


李嘉誠在2016年旺角暴亂上影射了中共


李嘉誠引用《黃台瓜辭》詩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來影射武則天(中共)早就在旺角暴亂時也可見。當時比最近一次更有技巧,更曖昧,在影射中共的同時,一定義務性地,儀式般地在形式上,空洞地批評港獨,擺出建制派姿態,不過,就整體而言庇護暴徒的政治言行。與此次相一致的政宣性質。如果不是,那就不可能沒有講明武則天是指誰。這才是重點。


此詩的意思,是以黃台之瓜比喻唐代的宗室,實在不堪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採摘。李賢借此勸告母親武則天,不要再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

這既非唐代盛行的絕句或律詩,而是採用古詩的體裁,卻廣為後世所知,後人更把此詩與三國時曹植的《七步詩》相提並論,同樣是勸告當權者不要再逼害自己的家人

李嘉誠談及香港前景時,用到這一句,卻沒有詳細解釋摘瓜者是何人,留下無盡的想像空間。


READ MORE:

https://www.wix.com/dashboard/533d2154-6a2a-481f-a2b6-f4fa697a6b0e/blog/5db86f148f07880017351faa/edit


2016年3月17日,立場新聞報導:


李嘉誠多番指「對香港唔好嘅事,唔好再搞落去」,希望大家能為香港的整體利益去想,不然香港會一路落後;但被問到「摘瓜」的是誰,李嘉誠則表示「我想知啊」。至於如何看梁振英連任會如何,李嘉誠表示「我無研究呢個問題」,但指梁振英已「tried hard」,盡了全力。

李嘉誠今日至少三次引用「黃台之瓜 何堪再摘」,出自唐朝李賢的詩作《黃台瓜辭》,詩人以詩句暗向皇帝武則天進諫,不可再廢太子。......


對於旺角騷亂,李嘉誠認為,政治人物應該研究「點解會咁樣」。......


記者會尾聲,有記者問及李對2047問題的看法,李嘉誠就回應指到「2047年一國一制都話唔定」,但相信屆時「國內人嘅心會好好多」,呼籲港人可以樂觀一點。


一邊讚賞梁振英與中國,一邊引用「黃台之瓜 何堪再摘」影射當權者中共來庇護未來主人翁(其實是自己的既得利益;他認為畏懼特區,中央的反港獨強硬政策恐怕縮小地產霸權的權力),也暗示目前的國人的心不好。這是公關技巧。當然聽起來不會令人感動的。


READ MORE: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拒直接評價梁振英-李嘉誠-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促各方再傷害香港/



李嘉誠中學聘用反中反共暴徒女教師


大公報在2019年10月5日報導,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證實,被控暴動罪的林翠雯是該校教師,校方已安排代課老師接替有關教學工作。東華三院發言人強調,反對任何暴力行為,期望社會爭議能透過和平理性方式解決。


東華三院昨日回覆大公報查詢時表示,屬校一名女教師於9月29日被捕並被控暴動罪,該院及學校法團校董會對事件深表關注。校方已安排代課老師接替該教師的工作,並與教育局保持緊密聯繫,參照相關條例及規定,考慮適當跟進措施。該院表示,秉承有教無類、作育英才的辦學精神,實施全人教育。該院重申反對任何暴力行為,並深切期望社會爭議能透過和平、理性方式尋求解決出路。


誠然,言行不一。該李嘉誠學校並沒指責暴動和其聘用的暴徒,承襲李嘉誠日前的黃台之瓜之說,採取不批判暴徒,暴動的公關立場。簡直是縱容反中反共暴徒。


香港的各校園都是暴徒工廠,其教師也是個反中暴徒。此事件後來一律被封殺,該暴徒女教師逍遙法外。李嘉誠學校並無處罰該暴徒教師,這證明了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立場。被地產霸權聘用的暴徒教師服務地產霸權的政治利益。


READ MORE: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5/357762.html


中文大學保衛戰中,突破警方包圍運輸物資的百佳


PHOTO FILE: Oligarch, Li Ka-shing's super market PARKnSHOP broke police encirclement and brought aids to occupiers of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on November 12, 2019. Source: Internet.

香港中文大學衝突中突破警方最大防線提供物資的百佳


2019年11月11日到11月15日黑色暴徒們佔據了中大,並與封鎖中大的警方對峙了。另外關於李嘉誠百佳的有趣事件當時也發生了。


日期是11月12日,隨著大學鐵路站附近亦有大量防暴警察戒備,下午3時45分左右中文大學的包圍網大致已經形成。中大運作早已停止,進入了緊急狀況第二日,中大內的商鋪必然暫停營業,以確保員工安全。


不過,以Fusion 超級市場之名位於中大校園的百佳(富爾敦樓低層地下)不僅沒有遭受破壞,甚至在中大黑色暴動第二日生意大好,也在警方成立最大封鎖線之際貿然開貨運車開進校園運輸了物資。頻果日報2019年11月13日報導:


中大內的百佳超市仍如常營業,但記者在下午2時半左右到百佳,發現店內大部份水果例如梨、蘋果、乾糧如餅乾,以及不少飲品都已被掃空,同時仍有不少人在店內購物午飯時間亦有很多熱心巿民買來飯盒,有人自己拿起兩大袋包點走上山,送給留守人士,亦有燒味飯、快餐等,希望為學生打氣。不少網民對中大百佳如常補貨營業表示支持,認為是李嘉誠撐學生的表現。


PHOTO FILE: Police encirclement of Chinese University was quite wide that it even blocked logistic service to occupiers at Sunshine Grove in Sha Tin where distanced from the university. Source: Facebook

令人一頭霧水的是,當暴徒佔據中大,中大停止運作,教員,學生和店員都必須撤離逃難的緊急狀況之下,校園內留下的貨物,物品都必然淪為暴徒可以使用的物質資源之時,包圍中大的警方也在沙田區內扣查物資,截查支援中大暴徒的運輸之際,甚至警方成功建立最大封鎖線後的當日百佳怎能順利進入中大校園輸送物資呢?


就整體而言,在下午3時45分左右警方建立最大封鎖線,午飯時間民眾來送飯盒較容易,不過,百佳補貨時間明顯是傍晚。警方允許了百佳運輸支援暴徒的物資。連頻果日報的記者早上十一時確認了離中大有一段距離的沙田第一城港鐵站旁的晴碧花園那邊帶著物資前往中大的支援暴徒的民眾一一被查封的狀況。有這麼嚴密廣泛的包圍網的警方怎能讓百佳貨車順利開進正在暴徒佔據的中大校園裡面呢?


唯一警方允許百佳到暴徒佔據的中大校園店鋪運送物資外,不可能發生的事。警方封鎖暴徒佔據的中大本來是為了斷絕物資供應,而實際上並沒有斷絕物資供應。這點必須獨立檢討警方運作。


READ MORE: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113/60261859


天狗食月,幕後黑手現形了!李嘉誠基金資助黃色經濟圈


無庸置疑,李嘉誠代表的地產霸權,壟斷資本寡頭是反中亂港的幕後黑手,是最大金主。他為了港燈電費的加價舖陳了所謂十億應急錢,不過他有兩大政治目的在內,第一是賺取慈善大使的社會形象,以抵制愛國愛港勢力的批判,這簡直是真實版的普渡慈航,第二則是變相資助黃色經濟圈,即透過資助黃店來支援未來主人翁的暴徒們。


李嘉誠2019年11月8日起開始了總共3期的階段性資助黃色經濟圈方案,即所謂應急錢。


李嘉誠基金會早前推出支援中小企「應急錢10億」計劃,第一期支援飲食業的2億元,合資格的中小型食肆每間可獲6萬元「應急錢」,第二期支援零售業中小企申請,額度為6億元。第三期則讓旅遊業及小販業申請。


READ MORE:

https://www.edigest.hk/article/121367/熱話/李嘉誠基金會-應急錢-飲食業-6萬-食肆-申請資格/

https://www.lksfsme.hk/zh/#food


李嘉誠寧願資助黃店,而不願意資助香港絕大多數的受害勞動者階級。甚至李嘉誠並沒有推出其長實物業的減租或免租方案,這才是真正能夠紓困的措施。在經濟困難時,地產霸權的利潤來源是穩定的租金,不可能願意減租,甚至免租。


李嘉誠基金會公布,10 億元「應急錢」計劃在壓軸隨機抽簽後已經結束,最終發放總額為10.09億元,受惠的飲食業、零售業、旅遊業以及小販同業共逾2.8萬家

基金會表示,所有成功申請者將會在本月中前,透過銀行轉帳或銀行本票方式,收到資助款項。

基金會又指,會計師團隊在核實和檢視過程中,以其專業判斷,建議基金會把一些由人工智能系統否決的個案,納入為合資格申請者,令整項計劃最終發放總額為10.09億元。


READ MORE: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6683-20191209.htm


港燈加價證明了應急錢的政治本性:地產霸權以慈善菩薩的光環穩定地吃市民血饅頭


李嘉誠在推動應急錢來為港燈加價舖陳了。地產霸權,壟斷資本佔據公共事業,港燈就是電力供應領域的壟斷資本。特區政府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不僅在7個月暴動期間允許了港燈加價,也為此用公帑補貼來掩飾其服務壟斷資本背叛市民根本利益的謀利。如此特區政府的紓困措施只不過淪為了港燈,李嘉誠的補貼。真正為市民著想的話,就絕不可能至少在止暴制亂前,經濟正成長前允許港燈加價的。


兩電連續3年加電費。中電明年加價2.5%,港燈加價5.2%。有立法會議員追問兩電高層可否不「賺到盡」,港燈董事總經理尹志田反駁,今年准許利潤已由9.99%降至8%,「唔係冇同大家共度時艱。」中電指從「社區節能基金」撥出2億元資助中小企和弱勢社群,無損其利潤。港府明年補貼住戶每月210元電費,有議員質疑,變相用公帑「掩護」兩電加價


香港經濟邁入衰退之際,電費連續第3年加價。中電加價2.5%,每度電淨電價由1.188元升至1.218元,主因燃料費加價影響,每度電由0.278元增至0.308元。而基本電費原本加1.2仙,但中電提供同額地租及差餉特別回扣,最終凍結基本電費加幅。

港燈加幅遠超通脹,明年起加價5.2%。每度電加6.3仙。每度電淨電價由約1.201元升至約1.264元。主因是明年不再提供燃料費特別回扣,地租及差餉特別回扣亦大減,令電費反彈加4.2仙。而基本電費和燃料費加幅總共是2.1仙,只佔加幅三分一。


READ MORE: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211/60362194


普渡慈航的李嘉誠應急錢資助的是黃店,應急錢為港燈加價舖陳政治道路,特區港英餘孽為此變相補貼來粉飾加價。這才是香港政治的真面目



黃色經濟圈的創意來自於李嘉誠的應急錢


網民近月不時提倡要支持「黃店」,搞「黃色經濟共榮圈」,同時衍生了不少食肆app,讓網民可以分別「黃店」及「藍店」,方便「懲罰」自己支持的食肆。杜汶澤2019年11月26日在Facebook表示受到李嘉誠中小企「應急錢」的啟發,希望借自己的網台,為一些小店做推廣,更不收分毫,他坦言一定對自己公司的生意有影響,但表明「同舟人,誓相隨,我無畏,更無懼。」


究竟他又以甚麼作為準則去提供免費宣傳呢?阿澤寫道︰「以無分店嘅黃色食店行先(有分店就落廣告啦),只要你話你自己係黃,我哋就會由喱騷起底組作出粗略審查,一經批核,我哋就落去你度食,同老闆傾下計,如果好食,就話好食,不收任何廣告費!萬一唔好(食),都唔會割席,不過會以食客角色比下意見,希望你做得更好,不完美、可改善,因為其實好多黃店,得罪講句認真麻麻,例如某間好多人排隊嘅黃店,真係幾難食。」


READ MORE:

https://www.am730.com.hk/news/娛樂/大搞「黃色經濟圈」-杜汶澤免費為小店賣廣告-197910


聽起來,失敗的國民黨部分極右派所推的極為反動大中華經濟圈構想(反世界經濟市場)一樣,是種極端主義的壟斷市場的經濟封鎖戰術。香港在經濟上去中國化絕對不可能的,哪有一間餐廳的食材或餐具都完全免於中國貨的?甚至,香港的能源基本上是內地來源的,主要客源也是內地來源的。誠然,這是極端反動,反歷史現象。


香港本土並無能源資源。


READ MORE:

https://www.enb.gov.hk/tc/about_us/policy_responsibilities/energy.html


所謂黃色經濟圈,與此對抗的藍色經濟圈都一樣愚蠢至極。如同台灣藍綠一樣淪為同一思路和水準。雙方都這樣會處於反動的歷史一邊,必然會導致整體社會的崩潰,無底洞的頹廢。


READ MORE: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50755863


不過,黃色經濟圈和藍色經濟圈在消費行為上基本上開始成形了。至少藉以罷買行為的範疇已經在港開始存在。但在罷買反中反共店鋪商品服務的範疇內仍然合情合理。


從李嘉誠的慈善應急錢,港燈加價,黃色經濟圈到收受應急錢黃店的李嘉誠優惠的措施


PHOTO FILE: A Proof of Li Ka-shing's Financial Support of Anti China Stores. Image: on.cc

2019年12月27日,東方日報報導了李嘉誠資助黃店特別為黃色暴徒支持者們實施所謂李嘉誠優惠的事實。 億京發展及策劃有限公司的京瑞廣場的西餐廳黃店收受李嘉誠應急錢後開始為黃店支持者提供李嘉誠優惠的事實被曝光了。這如同李嘉誠資助黃店,以間接支持暴徒黃營


網上流傳一張平安夜(24日)當日發出、疑被視為「黃店」食肆的收據相片,顯示一間位於沙田石門京瑞廣場的西餐廳疑為李嘉誠基金會「應急錢」計劃的成功申請者,並以所獲的金額為埋單的食客提供減價優惠。上述收據可見相關食客獲減去一半的飯錢,隨即惹來政界批評此舉如同李嘉誠出錢支持「黃店」


工聯會會長吳秋北認為,此事予人觀感就如同李嘉誠將「應急錢」計劃供黃店作申請,以助他們作出一些支持暴徒的政治宣示。吳認為李嘉誠方面應為此澄清計劃的初衷,若不澄清就易遭誤會為默認支持黃店。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1227/bkn-20191227125816319-1227_00822_001.html



如何庇護地產霸權以及本港既得利益勢力?問政協/反對派媒體星島日報何柱國


FILE PHOTO: Charles Ho Tsu-kwok defended the anti communist oligarch Li Ka-shing on November 30, 2019 via his Sing Tao News. Image: Facebook

本港既得利益者,尤其在商界,以建制派,愛國愛港的名義和社會包裝來從中央/特區政府庇護既得利益的戰略不勝枚舉,已經成了本港商界無間道的慣用手段。


最著名的是在2014年10月29日田北俊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八次會議上被褫奪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資格一事。這是香港歷史上首次非因刑事罪行而失去其資格的案例。無庸置疑,自稱建制派的反對派田北俊因「不聽勸告,公開發表不利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言論」,要求梁振英辭職,而「嚴重違反」了政協決議。恐怕以政協權威專門庇護地產霸權而污損了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的何柱國將來會被褫奪政協委員資格(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特邀香港人士124名之一,包括李澤鉅)。希望如此。


港澳和海外人士想做政協委員,必須經中共統戰部門挑選,只有被認為「對當地有貢獻、有統戰價值」,才有機獲欽點。


從商有政協委員的牌頭,省市領導也敬讓三分,營商方便得多。


READ MORE:

《关于撤销田北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资格的决定》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460400/政協是做什麼的?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

http://www.cppcc.gov.cn/zxww/2014/02/27/ARTI1393487184783942.shtml


誠然,本來該統戰的對象反而對中共成功統戰了22年了結局就是2019年起爆發的史上最大反中反共顏色革命。何柱國之流的確在這國共內戰以來的最大型反中暴亂中,以政協權威出來庇護了造成和資助黃色暴力勢力的本港壟斷資本地產霸權。庇護地產霸權的何柱國在2019年11月30日自己經營的星島日報上,以題為「我所認識的李嘉誠先生」的短文庇護了李嘉誠,同時侮辱了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他唯一的依據是撒應急錢的「慈善」基金活動。政治慈善極端虛偽。


2019年9月香港的中小企業339,678家中,把3到6萬港幣的應急錢給總共3萬多家根本無法紓困,只能用以補償一個月租房費的部分而已。慷慨提供土地房屋,免租屋費,減少租屋費,免除或減少電費才算實際的慈善行為。應急錢的發表時間點也配合了黃之鋒被DQ的,打擊黃色陣營的負面新聞,為日後提高港燈電費鋪路的政治慈善活動的色彩極為濃厚。甚至,真正慈善的話,就應該補助基層勞動者階級。


READ MORE:

https://www.success.tid.gov.hk/tc_chi/aboutus/sme/service_detail_6863.html


為什麼要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


東方日報的陳文鴻在2019年9月5日發表評論抨擊李嘉誠了,這篇也是一針見血的。不過,還不敢直接將李嘉誠之流地產霸權作為暴動幕後黑手來批判。這點社會還要全面地跟進,進行分析調查。絕不應該忘卻地產霸權的種種背後干預。


網開一面?為甚麼? 犯罪的話,是天網恢恢,法網難逃。網開一面,網如何成網?實際是撤網。 網開一面,是對誰開一面?是未來主人翁?誰的未來主人翁?打砸燒、肆意破壞、不守法紀,可以成為香港的未來主人翁嗎?今天犯罪不改,明天仍會犯罪,他們會是明天的犯罪者,不是主人翁。有錯應改,但若放任他們,他們會改嗎? 「佔中」受刑的人,今次一樣支持暴亂,說會改,只是騙裁判官的心軟,輕予刑罰,方便他們捲土重來,作出更大的破壞。頑鹵之輩,不當頭棒喝,怎會醒悟?為了他們還可以作為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倒不如當頭棒喝,喝醒他們麻木的慧根,重新做人。 網開一面,不是婦人之仁。婦人之仁是無原則寵溺子女的香港父母,是那些旁觀吃瓜、不明原由、隨意起哄的群眾。 能公開提出「黃台之瓜」,再「網開一面」,是香港財雄勢大者。是真心真意地維護年輕一輩,不顧他們在近月發展出來的暴戾、無知無賴?抑或是另有用心網開一面,或許可解當前僵局,使示威暴亂者可以大勝而歸,重整旗鼓,再而三地在今後作更大的戰鬥。而在此之前,有人收穫區議會選舉奪取議席之利。 網開一面,便是全面否定特區政府的管治,否定警察這幾個月的辛勞奮鬥、維護治安和社會法制的努力,更會把中央政府的威望、在港的戰略、政策主張破壞。特區政府對暴民投降,實際便是中央政府的投降。 網開一面,是犯法可不追究,踢開法治法制,這幾個月發展出來的破壞性的暴民行為、暴民邏輯便被容忍。小者是乘搭港鐵可以跳閘不用付費;中者是稍有不滿便可以聚眾破壞公共設施,從搗亂港鐵站到砍倒智慧燈柱;重者是聚更大的眾來圍堵警署、衝擊政府部門、攻擊警務人員以及任何與他們意見不合的群眾。 網開一面,是不是要堅持這樣的暴民統治香港城市呢?抑或是讓他們喘一口氣,重新結集,把他們不明所以也不知是甚麼的「革命」,以更暴力的方法來推動? 網開一面,針對法治法制,針對香港的管治,便不可能是菩薩心腸,而是存心良苦,良的是有所圖謀,苦的是香港社會大眾,所圖的是犧牲社會、國家的個人利益。 事實上,香港當前的危機,是百年一遇的大打擊,需要各方齊心協力來克服,資本家不應例外,卻不容渾水摸魚,或是落井下石。態度要端正,話要說清楚,行止是七百萬港人、十四億國人看着。


READ MORE: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915/bkn-20190915000414516-0915_00832_001.html


反地產霸權的愛國愛港評論員屈穎妍的最佳文章


在2019年9月10日,題為《妍之有理\慈悲的超人\屈穎妍》的評論也一針見血。體現了反地產霸權的新興愛國愛港勢力的意識形態。這標誌著新的發展階段。盲撐特區政府及地產霸權的愛國愛港是盲動派,市民需要的新興愛國勢力乃反對地產霸權的


屈穎妍寫道:


  假如這些「未來主人翁」砸爛你的慈山寺、推倒你的觀音像、燒毀你的長江中心……你會不報警、不追究,阿彌陀佛,網開一面嗎?你會大發慈悲,請他們進你的和黃、長江、港燈、百佳當員工嗎?這些年輕人都是未來主人翁啊!


  又或者,你明知他們的憤怒是因為買不到樓、對未來沒希望,你會把長實樓減價放售嗎?如你所言,「一人行一步,為對方想想」,可以嗎?


  今日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只得一百六十一呎,申請公屋要排五年。香港超過二十萬平方米的可開發住宅用地,主要掌握在四大地產商手中,而領頭的,恐怕就是李先生你的地產王國,即是說,解今日香港土地之困、年輕人之苦,如果有李先生一念之仁,也許已能成一半事。


  黃台之瓜,摘了就摘了,觀音像下,承諾為未來主人翁做個慈悲的地產超人,可以嗎?


READ MORE: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910/347163.html


必須以中資企業重構和管理香港統治階級,以終結反中亂港!


貪腐腐敗官僚和政客們都誤以為一國兩制是50年不管!問題不是一國兩制本身,而是你們的反中亂港勢力本身!


反中亂港勢力將香港最主要的深層次民怨歸於中國與中共!假新聞媒體搞黑白顛倒,民怨(議題)轉移壟斷資本掩蓋香港主要的深層次矛盾的責任只要看壟斷資本,這一香港特色反共反中溫床,就很清楚是非。


......................................


After the thorough analysis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2019, I got a conclusion below:

It’s about social hegemony of colonial interests thus their FREEDOM FIGHTERS, HONG KONGERS are destroying mainland China related capitals and facilities at the cost of the class interests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students. Maybe you wonder why they target Metro? Because Metro is a land owner, they want lands as many as possible after Metro gets forced to sell more lands cheaply. Those protests are actual economic tactics to get rid of Mainland China’s legitimacy and competitiveness in Hong Kong.


......................................


香港需要改革開放,即在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上進行去殖民地化的同時修正資本主義的弊端,尤其是解決跨行業集團的壟斷資本主義。此次反修例暴徒的背後處處可見殖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們的身影,甚至暴徒的訴求並不是勞動者階級的訴求,而是商界長期以來的訴求。根本是假草根!幕後黑手的目的即鞏固既得利益,破壞中資,奪取全面管治權。為此地產霸權把外國勢力引進繼續發動職業顏色革命並毀滅競爭對手,以鞏固壟斷資本。港英殖民官僚為此阻礙止暴制亂和改革。


© 2023 by EK.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love-israel-jewish-star-of-david-suppo
  • WZO